炮灰打脸日常 第467章 重礼之下有所求

作者:火焰淡黄 类别:玄幻小说
    “不!”傅佩瑶恨不能将脑袋摇成“拨郎鼓”,“那郑少主,真疯了!哪有人会特意送‘座钟’这样的礼物!”

    真敢这样做,那已不是分分钟就被赶出去,而是分分钟就被断交了??!

    “哦?”长公主挑了挑眉,在这一刻,倒是再次和老夫人“心有灵犀”了一回只觉得那郑皓轩身上,还真是验证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

    前面三十年,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尊贵荣耀”这类的字眼来形容,也不为过。后面三十年,那是真正每日里都将自己给憋屈成一只气球,却还得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一个临界点,以免一着不慎而爆炸了,不小心伤到自己,也就罢了,万一伤到了自己捧在心尖尖上呵护疼宠的“姑娘”,那可该怎么办?

    在长公主看来,以郑皓轩的能耐,绝不会到现在,还没察觉到傅佩瑶那张温婉柔和面容下掩藏着的冷漠疏离!偏偏,郑皓轩竟仿若被傅佩瑶给“凌虐”上瘾,最终,生出甘之如饴的情绪,不论傅佩瑶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都特别殷勤地往傅府跑!

    然而,换了傅佩瑶呢?

    平日里,每天都能见到郑皓轩在自己眼皮子下晃悠,倒没甚么感觉。然而,一旦郑皓轩突然不出现了,就难免生出一种类似于“好奇”的情绪来。

    这一点,傅佩瑶自己还未察觉到,但,老夫人和长公主这两位“人老成精”的长辈,却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几分。

    而,人们常说“好奇心害死猫”,而,在一对青年男女中,好奇的情绪,也往往意味着爱情的萌芽。

    心里转悠着这些念头的同时,长公主也深深地看了眼傅佩瑶一眼,佯装随意地问道:“那换了你,会送什么样的礼物?”

    顿了顿,长公主还不忘记补充一句:“和这座座钟价值相等的礼物?!?br />
    “那可多着呢!”傅佩瑶微抬下巴,一脸的骄傲和自豪,“不论是天上飞的,抑或是地上跑的,再或者是水里游的,我都能弄到手!”

    “你还挺有能耐的???!”长公主嘴角额头飘过三条黑线,这姿态,这语气,活脱脱又一个特别张狂霸道的傅四爷!

    唯一有所不同的,大抵就是傅佩瑶的张狂,大多是基于自己“用钱砸人的”豪爽底气。

    傅四爷的张狂,则是基于自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虽被人冠以“毒舌犀利到没朋友”评价,私下里,却在三教九流中都特别混得开,可谓是真正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那是!”傅佩瑶脸不红,心不跳,毫不谦虚地说道:“也不看看,爷、奶、外公、外婆、舅舅、爹和娘都是什么样的人!”

    “你们是随便站在那儿,都能将世人的目光吸引过来,轻轻跺跺脚,都能让盛京晃上几晃的能耐人!我不求未来能和你们一样,成为‘名传千古’的能耐人,但求能学到你们为人处事十分之二三的精髓,都够我这辈子受用无穷了!”

    老夫人&长公主:“……”

    这话,真是夸奖人的?

    咋听着那么诡异呢?!

    然而,在见到傅佩瑶那一脸诚恳坦荡的神情时,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对望一眼,毫不犹豫地将心里浮现出来的疑虑掐灭。

    “可还要看看其它东西?”

    “娘,我听你的?!备蹬逖睦锔∠忠荒ú幻畹脑じ?,总觉得眼前笑盈盈的长公主,心里正盘算着些什么,然而,绞尽了脑汁,也没能想明白这样的情绪由何而来,只能一眨也不眨地望着长公主,生怕错过长公主脸上任何细微情绪的转变。

    然而,若,长公主是一个轻易就喜形于色,并会被傅佩瑶这样一个没多少历练和阅历的小姑娘就能窥知到一二的,也不可能数十年如一日地荣耀加身,并得到两任帝王的信任和器重。

    故,哪怕,傅佩瑶的脑子转动得飞快,并“脑补”了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却依然不得不在长公主那“一举一动皆可入画”的悠哉惬意姿态中,败下阵来。

    长公主放下手里的茶杯,唇旁的笑意并未淡去,甚至,若傅佩瑶的感知没出错的话,那么,长公主脸上的笑容还加深了几分。

    “真听我的?”

    “对!”傅佩瑶深吸了口气,以一种“壮士断腕”的姿态,斩钉截铁地说道。

    长公主意味深长地看了傅佩瑶一眼,就对一旁侍候的嬷嬷吩咐道:“那就将其它的箱子也打开?!?br />
    ……

    然后呢?

    傅佩瑶就真正见识到了一个真正的“土豪”,真“壕”起来的时候,会是多么地没人性!

    犀牛角的茶具,象牙做的文具,玳瑁琥珀摆件……

    “太炫了……”哪怕拥有“星宝”这只金大腿,在这一刻,傅佩瑶也不由得羡慕嫉妒恨起来,“简直是连我这双钛合金眼都快要给闪瞎了!”

    “嘶……”就连生长在皇宫里,这一辈子,见多了各类稀罕之物,早已练就出一幅见到任何宝物时都“处变不惊,镇定自若”姿态的长公主都倒抽了口冷气,就更不用说,虽然征战边疆多年,早就习惯了那些蛮夷人眼里并不值得多少银钱,偏偏,在大唐王朝就会被炒上高价的各类所谓“稀罕”之物的老夫人!

    在这一刻,老夫人和长公主两人再次对望一眼,彼此都瞧见了对方眼底的郁闷和懊恼,抓狂和纠结。

    世人常说“重礼之下,必有所求”。

    那么,对郑皓轩来说,这世间,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他突然选择送上这样一份厚礼?

    当然是隐讳地透露出“求娶”的意思!

    虽然,她们很欣赏郑皓轩这个人,并给予郑皓轩充足的时间,与傅佩瑶私下里相处,从而达到“增进彼此感情”的目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愿意让两人的婚事早早就敲定。

    哪怕,大唐不像前朝那般,注重礼教到了一种近似于“苛刻”的程度,世家贵族们订婚后,倘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依然不愿意走到一起,缔结婚姻的话,那么,取消两个家族的订婚,也并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然而,对每一个真心疼爱自家儿女的父母长辈们来说,若能一蹴而就,谁愿意中间又出茬子呢?

    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相处过,都难免付出一定的情感,更难免对日后的生活带来不好的影响……
欢迎您阅读火焰淡黄所写的小说炮灰打脸日常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