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倾城 第一百六十九章:解除婚约

作者:采玥 类别:玄幻小说
    第169章:解除婚约

    “余儿,今日是老祖宗寿诞,婚嫁之事不论。而且你还要为你太子皇兄守制呢?!被实哿成飨圆辉玫?。

    拓跋余心里恼怒:婚嫁之事不论?刚刚父皇还要为儿娶王妃呢!

    “父皇,儿臣并非立刻迎娶倾城,只希望父皇将余儿与倾城的名分定下来,宣布倾城为儿臣未来王妃。待守制期满,再迎娶倾城?!蓖匕嫌嗖灰啦蝗牡那肭?。

    正在拓跋焘为难,拓跋却冷不丁出来道:

    “皇爷爷,我鲜卑儿女,率性而为,讲求两情相悦,并无什么娃娃亲之说。

    当年的娃娃亲,顾倾城还懵然不知。如此就决定她的一生,对倾城岂非不公?”

    “儿,这是本王的私事,岂容你多嘴!”拓跋余低低的向拓跋吼道。

    他一身锦蓝鲜卑装束,头上的辫子永远一丝不苟,任何时候都是那么高贵冷然。

    牙关紧咬,一双俊逸的眸子闪烁着冷厉幽深的光盯着拓跋。

    “儿,不许你多嘴!”闾太子妃一听拓跋之言,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见拓跋余怒目而视,赶紧来要拉拓跋离开。

    闾太子妃自从见他儿子与顾倾城共舞,一起飞翔,她便联想到儿暗暗喜欢的女子,原来那人竟是顾倾城,拓跋余的娃娃亲。

    她这会儿算是看出来了,不但她儿子钟情于顾倾城,就连皇帝都爱慕那个顾倾城,才迟迟不肯给拓跋余一个答复。

    她可不能让儿子这趟浑水,否则说不定就步他父王后尘。

    拓跋却岿然不动,又抱拳道:

    “皇爷爷,婚姻是女子一生大事,顾倾城既然统筹老祖宗寿诞有功,就不能随便草率决定她的一生?!?br />
    拓跋余目光如刃,再狠狠的削了拓跋一眼,又向皇帝道:

    “父皇,正是因为顾倾城难能可贵,才要依诺为她定名分,这是我们皇家该做的!”

    拓跋焘脸色下沉,肃然道:

    “余儿,方才儿说得对,我鲜卑族并无什么娃娃亲之说。

    况且今日是老祖宗寿诞,你还得为你太子皇兄守制,不适宜谈婚论嫁!”

    拓跋余斜瞥向闾左昭仪,以眼神向他母妃求助:“母妃!”

    闾左昭仪正为那个出尽风头的顾倾城而气恼,之前她就和陛下勾勾搭搭,如今看陛下的样子,怕是早就喜欢上那个妖魅了。

    虽然余儿之前口口声声嚷着要退亲,但今日见他对那个顾倾城竟是魂牵梦绕,神魂颠倒。

    这万一他们父子为了个妖魅女子相斗,得罪了陛下,余儿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闾左昭仪当然早看出拓跋焘对顾倾城的心意,看来他们是早就勾搭上了。

    虽然她心里着实不愿意顾倾城成为她儿子的王妃。

    但成为她儿子的王妃就是自己的儿媳妇,她这个婆婆还可以拿捏她,兴许让她交出那些信件。

    但是成为拓跋焘的爱妃,看皇帝和老祖宗对顾倾城那般宠爱的架势,就连皇后娘娘的地位也岌岌可危。

    她纵然有千万般不愿意顾倾城成为余儿的王妃,总比顾倾城成为后宫第一人,欺压在她头上好。

    况且她答应顾倾城,承认她为南安王未来王妃,只等一年多后她主动退亲,她退还所有信件。

    而且看样子拓跋对顾倾城也是一往情深,志在必得。

    若自己不帮衬余儿,只能换来余儿对自己的怨恨。

    这些念头在她心里快速闪过。

    于是她福身对拓跋焘道:

    “陛下当日确实答应臣妾,若顾倾城主持老祖宗寿诞有功,便正式承认顾倾城为余儿的未来王妃。

    如今顾倾城圆满主持老祖宗寿诞,令老祖宗及陛下皆大欢喜。

    皇家一言九鼎,我们确实不能亏待顾倾城。就请陛下履行当日之诺吧?!?br />
    “什么未来王妃,”拓跋焘登时脸色不悦:“你们大人当初的一句戏言,就要人家一个尚未懂事的孩子,承认这所谓的娃娃亲,对倾城可是一点都不公平?!?br />
    拓跋焘此话犹如一滴凉水落在滚油中,溅起阵阵油花,在座所有人都震惊。

    皇帝明摆着不肯承认顾倾城是南安王的未来王妃??!

    闾左昭仪微微撇嘴,不紧不慢道:

    “陛下,这没什么公平不公平之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原就是汉人的规矩?!?br />
    拓跋却对皇帝那番话非常赞同,虽然他也担心皇爷爷觊觎他的倾城。

    拓跋又一本正经道:

    “皇爷爷,大魏虽有鲜卑族和汉族之分,但无论何族,皆为大魏子民。

    大魏源自鲜卑,既是大魏子民,那么顾倾城也可尊从鲜卑习俗!”

    闾左昭仪一脸尴尬的抽搐,冷冷的瞥了眼拓跋。

    拓跋余的脸色铁青,眼神阴鸷的看着拓跋焘与拓跋。

    “既是大魏子民,确实可遵从鲜卑习俗!”拓跋焘深以为然的颔首道。

    看看众人一眼,再继续道:

    “我鲜卑族豪迈不羁,自由奔放,哪有汉人这些迂腐的臭规矩。

    自己喜欢谁,就大胆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追求。

    汉人的文化,确实源远流长,有很多是值得推崇。

    可就这些迂腐的陈规陋俗,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

    拓跋焘此番说话,不管他用意如何,都令顾倾城与拓跋肃然起敬。

    即便是对手,拓跋也敬佩这样胸襟坦荡的对手。

    “皇爷爷果然高瞻远瞩,一语中的!”拓跋不无敬重道。

    拓跋余脸色早已红一阵,白一阵,平时面无表情的脸,竟忍不住杀气外泄。

    闾左昭仪眼看拓跋余瞪着拓跋焘,剑拔弩张。

    她知道拓跋焘的心思,是想把顾倾城占为己有。

    余儿之前是不喜欢所谓的娃娃亲,但他知道顾倾城就是那娃娃亲后,已经喜欢到失魂落魄了。

    若陛下把顾倾城夺了去,余儿怎会善罢甘休。

    如此一来,拓跋余与陛下必誓成水火。父子关系一僵,势必影响余儿的前途。

    她想到顾倾城手上的信件,若她成为陛下的妃嫔,她随时随地就会把信交给陛下。

    若她是余儿的王妃,自己是她的婆婆,一荣俱荣,她应该还会顾忌点。

    最后她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顾倾城退亲。

    闾左昭仪又软软道:

    “陛下,咱们既许下承诺,便应一言九鼎,才不失皇家体面。

    顾倾城毕竟是汉人,汉人此习俗礼教,千年以来亘古不变,她必须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否则,她便成了不孝之人,让她有何面目,面对九泉之下的母亲?”

    她特别提到顾倾城的母亲,死者为大。

    “……”拓跋焘一时哑口,闾左昭仪正暗自高兴。

    拓跋焘心情复杂的看着顾倾城,心里琢磨着:

    拓跋余和闾左昭仪说得合情合理,纵然儿说大魏没有娃娃亲之说,但自己既许下承诺,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得不承认顾倾城未来王妃的身份。

    拓跋焘踌躇着。

    拓跋翰见父皇喜欢上了那个顾倾城,而拓跋余拓跋也好像志在必得。

    他何不从中挑起风波,让他们鹬蚌相争,激起父皇对他们的仇恨厌恶,他可渔翁得利。

    “父皇,儿所言有理,我们鲜卑族确实没什么娃娃亲之说。

    只要是喜欢的,谁有本事就抢过来。

    若怕亏待了顾倾城,世人诟病,封顾倾城更好的位分,给她一个更好的前程,顾倾城未必就不乐意?!?br />
    拓跋翰明里暗里,让父皇以自己的权力将顾倾城收入后宫。

    若父皇真的就如此做了,拓跋余拓跋定会与父皇反目,他这个东平王岂不是一人独大了。

    拓跋焘已经有些心动……

    “翰儿,你是否越扯越远了?”一直没说话的老祖宗陡然喝道。

    她并非老眼昏花,只是偶尔故意装装糊涂罢了。

    她可是听出拓跋翰弦外之音,撺掇皇帝将顾倾城收纳进后宫。

    他这是想鹬蚌相争,皇帝和拓跋拓跋余失和,他可渔翁得利。

    她的龙头拐杖又重重的杵了下地面,发出轰的一声。

    “鲜卑即便没什么娃娃亲之说,也讲求两情相悦,更有法度,岂容你们胡作非为!

    什么叫喜欢就抢过来?你们当哀家的小倾城,是一件货物,是一头牲口,说抢就能抢吗?

    有哀家一日,哀家看你们谁敢强迫我的小倾城!皇家的一举一动,世人都看在眼里呢!

    没规矩不成方圆,大魏国法森严,条条都悬在你们头上。

    难道你东平王平日里,就是抢夺掳掠,视国法等同儿戏吗?!”

    拓跋翰一听,吓得汗流浃背,一边擦汗一边跪下老祖宗面前,颤声道:

    “老祖宗教训得对,是……翰儿口没遮拦,说话不经脑子啦?!?br />
    “一个口没遮拦,说话不经脑子而又骄奢yin逸的皇子,皇帝万年后,能将祖宗来之不易的百年基业交托给你吗?”老祖宗又咬牙道。

    “翰儿谨遵老祖宗训诫,回去定当好好反省,于宗庙面壁思过?!蓖匕虾采馁橘朐诘厣?。

    天底下,除了父皇,他最怕就是这个位高权重的老祖宗了。

    老祖宗骂拓跋翰,其实是敲山震虎,让皇帝不可以胡作非为。

    皇帝当然听出弦外之音。

    眼下他也不敢忤逆老祖宗,对于顾倾城,他只能是缓缓图之。

    拓跋眼看皇爷爷不得不宣旨,他又急道:

    “皇爷爷,倾城既筹备老祖宗寿诞有功,您何不问问她本人,是否愿意接受这门娃娃亲?”

    拓跋焘看着顾倾城。

    顾倾城却垂眸,心里千回百转,尽是想着拓跋方才要娶公主为妃的话,她已经万念俱灰了。

    他说早就认定自己是他的新娘,原来一切只是南柯一梦。

    自己只不过是他高阳王的玩偶!

    又或者只是他喜欢的女子之一。

    他既不要自己,自己怎么会赖在他身边。

    而自己身子已被拓跋玷污,她又怎能带着不洁之身,去侮辱了南安王。

    闾左昭仪一见拓跋从中作梗,陛下又心存欲念,而余儿早已经剑拔弩张。

    她又急道:

    “陛下,鲜卑纵然不讲究娃娃亲,但顾倾城是汉人,她母亲生前为她定下的亲事,她不会忤逆不孝,置自己亡母之命不顾的?!?br />
    她再看着顾倾城,几乎有些咄咄逼人道:

    “是吧,倾城?你当初不是希望本宫,能履当年之约吗?”

    顾倾城心道:

    我当初也只是想暂时履约,但你闾左昭仪不是想去抓我奶娘师傅他们,还想毒害我吗?

    那能令女子血枯而亡的剧毒女儿红,竟然就在闾左昭仪的手上。

    如今自己的母亲不知是否被闾左昭仪所害,若母亲是被闾左昭仪所害,当年所谓的娃娃亲之约,母亲肯定也是被逼迫的。

    拓跋余的眼眸,早瞪向顾仲年,示意他出来为自己的女儿说话。

    顾仲年立刻屁颠屁颠的赶到闾左昭仪身边,向皇帝跪下道:

    “陛下,小女倾城的亲事,是微臣已故贱内王氏,与闾左昭仪娘娘一早就为她定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女自己不能做主,这是我们汉人的规矩。

    微臣虽自知高攀皇家,但南安王殿下与小女倾城,倒是一双璧人。微臣对小女倾城与南安王的亲事,是非常乐见其成的?!?br />
    顾倾城一见顾仲年出来,就知道事情怕是难以转圜。

    她深知自己的父亲,只要价高者,就可以把这个女儿卖出去。

    况且,她只是高阳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可有可无的女人,她凭什么厚颜无耻留在他高阳王身边。

    身为汉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不能反抗,若她反抗,便是对亡母的不敬。

    可是若母亲是死在闾左昭仪之手,嫁给她的儿子,那更加是对亡母不孝!

    既然高阳王殿下对当初的那场婚礼视为儿戏,他要娶的是倾国倾城的公主,那她可以离开他,离开皇宫,回去找奶娘和师傅。

    “倾城,你对当年母亲为你定的亲事,可有反对?”拓跋焘又问顾倾城,希望她能拒绝。

    拓跋见皇爷爷征求顾倾城的意见,他知道倾城一定会拒绝的。

    他终于微微翘起嘴角。

    可是,他听到的却是另外的回答。

    “陛下,这门亲事若真是倾城亡母所定,倾城便答应?!惫饲愠堑?。

    拓跋就像被什么重物,砸向他的胸口,呆若木鸡的看着顾倾城。

    此时纵然是老祖宗,见顾倾城答应,也是哑口无言,无能为力了。

    拓跋焘也暗暗心痛,好在余儿现在还不能娶顾倾城,一切尚未尘埃落定。

    拓跋余深邃难测的眸眼,噙上笑容。

    “可是,”顾倾城的话还未说完,稍顿一瞬,话锋陡转,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母亲毕竟仙逝多年,谁能证明是我母亲心甘情愿答应这门亲事?”

    “……你的意思?”拓跋焘蹙眉问。

    “若倾城找到证据,证明是我母亲答应这门亲事,我便会顺从。否则,倾城不能答应?!惫饲愠怯镆舨恢?,却掷地有声。

    拓跋几乎又开心得想笑出声来。

    “丫头,”拓跋焘也惊喜的看着她:“那你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倾城的意思,是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是我母亲所定,我不会答应?!惫饲愠侨先险嬲娴?。

    拓跋余刚刚欣喜的眸眼,转瞬又顿时失望:倾城真的一定要退亲?

    闾左昭仪一脸的愤怒:

    顾倾城之前要挟自己,让她顶着南安王未来王妃的身份,过一年半载再由顾倾城自己主动提出退亲。

    如今她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想退亲攀上更高的枝头吗?

    拓跋余再睨了一眼顾仲年。

    顾仲年马上道:

    “倾城,为父可以证明,那确实是你母亲亲口许下的亲事?!?br />
    “本宫也可以证明,那确实是你母亲与本宫定下的亲事?!便套笳岩且裁缓闷?。

    有这两个人证明,顾倾城大概是无话可说了吧。

    拓跋和拓跋焘有一瞬的失望。

    “母亲已死,当年就算表面答应,也不知是否她心甘情愿,所以任何人都证明不了什么。

    倾城会亲自问我亡母,让母亲告诉我,是否心甘情愿,或者被逼?!?br />
    顾倾城这番话,让很多人听起来有些不可理喻。

    闾左昭仪便是觉得最不可理喻之人,她实在忍不住了,再也顾不得仪态怒道:

    “顾倾城,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当初你母亲不过一介庶民,你以为本宫还会逼迫她与本宫结亲不成?!”

    “不管事情到底如何,倾城总会向母亲问个明白?!惫饲愠堑ǖ?。

    闾左昭仪气极而笑,银牙顿挫:“笑话!你母亲已死,你如何向她问个明白?!”

    当着陛下和老祖宗面前,又不敢太失态,只能强忍着一腔怒气,只气得胸脯汹涌起伏。

    否则,她早就咆哮跳起来了。

    “娘娘错了,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活人会说假话,死去的人不会说假话。我母亲会进我梦里头,告诉我实话的?!惫饲愠抢淙竦目醋陪套笳岩堑?。

    闾左昭仪与顾倾城针尖对麦芒,顾倾城那些话,令她尴尬之余,更像吃了狗屎,却不得不咽下一般难受。

    “简直是不可理喻!”闾左昭仪怒哼,又压下满腔怒火,强牵起笑脸,转颐向陛下问:“陛下,您相信有报梦之说吗?”

    拓跋焘迟疑着,还踌躇着未回答。

    顾倾城却煞有介事的问闾左昭仪:“娘娘不信有报梦之说,是否需要请我亡母上来,晚上与娘娘叙叙旧?”

    顾倾城这煞有介事的表情,弄得闾左昭仪又惊又怕,恐惧的看着顾倾城,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声音居然带着些许颤栗道:“本宫……本宫才不相信那些鬼神之说!”

    老祖宗却半阖着眼,适时道:“哀家相信!”

    大家都觉得老祖宗又偏帮顾倾城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她是大魏至高无上的老祖宗啊。

    她的话,又有谁敢反驳。

    “你们都以为哀家偏帮小倾城了吧?”老祖宗饧涩着眼睛问。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讪笑。

    “报应不爽,鬼神莫测。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事一同。为当梦是浮生事,为复浮生是梦中?!崩献孀陧郯脬?,半梦半醒道,“浮生若梦,梦如浮生,虚幻飘渺,真亦假时假亦真?!?br />
    老祖宗这些话,听得闾左昭仪身子狠狠的一抖,遍体生寒,竟情不自禁的起了鸡皮疙瘩。

    这些话,其他人不相信,顾倾城和拓跋拓跋余却不得不相信。

    顾倾城又道:“况且,倾城认为,这所谓的娃娃亲,不但对倾城不公平,对南安王殿下也并非公平?!?br />
    拓跋余微微蹙眉的看着顾倾城。

    顾倾城迎视他的眼眸,软声问:“殿下是喜欢倾城本人,还是喜欢那所谓的娃娃亲?”

    “本王当然喜欢倾城本人?!蓖匕嫌嘧旖乔F鹨荒ㄐσ獾?。

    顾倾城微微颔首,也报以浅笑:

    “一桩无法选择的婚约,就像枷锁,会让我们窒息。倾城记得,殿下也一直抗拒所谓的娃娃亲。

    而且殿下也曾许诺,要退了那娃娃亲。

    倾城觉得,两个人若真的有缘,又有谁能拆得散?

    若无缘,再怎样的撮合,也不会在一起。何必被一桩娃娃亲约束?”

    拓跋余纠结的看着顾倾城,心里头交战良久,难割难舍,最后默默颔首:

    “倾城所说,言之有理。再说,本王确实答应你,要退了那娃娃亲。虽然你那时的身份是慕容飞雪?!?br />
    “殿下心胸宽广,不但不计较倾城隐瞒真正身份,还一言九鼎,果然是大丈夫所为?!惫饲愠窍蛲匕嫌嘁纠?,顺便再真心恭维几句。

    “倾城,你讨厌本王吗?”拓跋余情深款款的问。

    “最起码,目前没有讨厌之说?!惫饲愠瞧叫亩?,粲然一笑。

    拓跋听了顾倾城的话,很是不爽:什么叫目前没有讨厌!

    她的笑还艳压世间一切的繁花,拓跋心里醋味泛滥了。

    却看得拓跋余和拓跋焘痴了。

    “那……倾城接受本王追求吗?”拓跋余又一往情深的问。

    “……这?”顾倾城看着那么多人,终究是脸红羞赧的垂首,轻轻点点头。

    拓跋余心神一荡,心花怒放。

    其实接受追求不等于就要喜欢他嫁给他,可以作为参考的对象罢了。

    他拓跋不也是想娶什么倾国倾城的公主吗?

    就像当初白无瑕还是娶了九重天霓裳公主一般。

    罢了,南安王,为了要解除这婚约,免不了要小小的利用你对倾城的感情了。

    拓跋的心揪着痛,她虽要与拓跋余退亲,却又……当着……他的面……接受他的追求?!

    老祖宗却乐呵呵的笑道:

    “陛下,既然小倾城希望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那哀家就向陛下求个情,让小倾城和余儿解除这娃娃亲,自由选择。

    从今以后,任何人不能逼迫顾倾城。

    说不定没有那所谓的娃娃亲束缚,两个人倒是能真正快乐的走在一起呢?!?br />
    “余儿,老祖宗今日大寿,向朕讨这个人情,你意下如何?”拓跋焘众目睽睽,面子上还是尊重的问问自己的儿子。

    拓跋余见顾倾城虽决意要退亲,却能接受自己追求。老祖宗也亲自开口求情,自己也曾答应顾倾城要退了那娃娃亲。

    他也不能失信与倾城。

    于是向拓跋焘道:

    “父皇,余儿相信,即便我与倾城没有这娃娃亲婚约,如今倾城接受余儿追求,余儿会用真心,打动倾城的?!?br />
    傻孩子,倾城答应追求,不等于答应嫁给你呀。

    拓跋焘一脸欢喜道:

    “……好!就依老祖宗所请,解除当初余儿与倾城的娃娃亲之约,让倾城和余儿自由选择她们的婚姻?!?br />
    “谢老祖宗和陛下成全!”顾倾城跪下来磕谢陛下。

    双腿并拢,左手按右手,掌心向上,拱手于地,头也缓缓至地,再分别向老祖宗和陛下行稽首大礼。

    再真诚道:“老祖宗和陛下用心良苦,对倾城的厚爱,倾城铭感五内?!?br />
    “倾城,你无须再行如此隆重的稽首大礼,快快起来?!蓖匕响庥致獾亩怨饲愠堑?。

    不管如何,顾倾城总算是恢复自由身了。

    拓跋余见顾倾城对陛下能解除他们的婚约,如此感恩戴德,仿佛摆脱了枷锁一般。

    他的心不由得沉下去,难道倾城对自己,真的一点情意都没有?

    但她又接受自己的追求……

    拓跋见倾城行此大礼,恍然大悟:方才倾城答应拓跋余的追求,原来是缓兵之计。

    只为了能够退亲!

    他们终于自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不用偷偷摸摸了。

    “倾城,本王相信,一定能打动你的?!蓖匕嫌嗝加罹澜岬目醋殴饲愠堑?。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什么信心,倾城若喜欢自己,还会想方设法退亲吗?

    顾倾城也向他微微一笑,便垂眸。

    拓跋虽然很不满意顾倾城与拓跋余秋波暗送,倒也暗暗吁了口气。

    但看顾倾城与拓跋余虽然解除了约,却反而是更加的眉来眼去了。

    他不由得又醋意泛滥。

    闾左昭仪简直怒不可遏,气冲九霄:

    顾倾城可真是可恶透顶啊,当初要她退亲她不肯,还要挟自己,自己不惜为她举荐帮老祖宗办寿宴。

    如今如她所愿,自己还舔着脸求陛下承认她的身份,能成为南安王未来王妃了,她又不肯履约。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置她堂堂左昭仪于何地?

    她袖子里的拳头,指甲几乎攥穿她白嫩的柔荑。

    拓跋焘却想,世事瞬息万变,即便答应让顾倾城婚姻自由,他是天子,天威不可犯,未来之事,谁能预测?

    顾仲年一脸沮丧的看着顾倾城,心里怒道:

    这个不成气器的死女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别人恨不得杀了亲爹卖了亲娘,削尖了脑袋想攀上王妃,她倒好,居然千方百计要退亲!

    他这南安王老丈人的美梦不是破灭了吗?

    但他继而又想到不但是老祖宗疼爱倾城,就连陛下,对他的倾城也是那么的宠幸。

    难道,是陛下想纳她为妃?

    那这样子,他岂非成了国丈大人?

    如此一想,他又更加的眉飞色舞了。
欢迎您阅读采玥所写的小说飘渺倾城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