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媓 277章 鸿门之宴

作者:佛佛 类别:玄幻小说
    生不如死,玉醐一字一顿,附带上阴鸷的表情。

    杜斯夫既然用过蛊毒,就知道此物的厉害,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接着,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从何处买到的那种毒物大栅栏,铁家药房。

    有话说,在北京,看玩意上天桥,买东西到大栅栏,大栅栏买卖铺子云集,常宁没想到,繁荣下面,还有这种腌的交易,而自己身边最得宠的门客,竟然也干这种勾当,若是传出去,自己颜面何在,顿时大怒,喝令侍卫:“将杜斯夫推出去砍了!”

    杜斯夫明知道挣扎无用,长叹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玉醐还想知道他因何利用那个卖唱的小姑娘,可是王府侍卫下手何其快,拉着杜斯夫就走,玉醐想,此人杀了那个小姑娘,砍头,也是罪有应得,只可惜他十年寒窗,最后竟然因为一个错觉,而害己害人,不禁暗自嗟叹:逝者如斯夫,老兄,你这名字取的不好。

    常宁又让人将那卖唱女的尸首弄走,下令丢到城外去喂野狗,想自己南征北战戎马倥偬,为国为民,肝脑涂地,不图个万民敬仰,竟然家宅不宁,后院起火,还是最宠爱之人,杀了杜斯夫丢掉卖唱女,这样似乎还不解气,怒目而视吴氏。

    玉醐心里一抖。

    常宁虽然没说什么,却也没让吴氏离开,自己倒站了起来,对玉醐道:“今儿把玉小姐请来,不单单是为了这桩事?!?br />
    玉醐也站起,眼角余光瞧着旁边的吴氏神色不安,道:“王爷有话直说?!?br />
    常宁非常诚恳极其恭敬:“不知玉小姐能不能将那打穴手教给本王?”

    玉醐毫不犹豫:“当然可以,不过王爷该明白,这种打穴手不是江湖上那些功夫高手所修习的,而是从医之人治病的手段,若没有三年两载的工夫,怕是很难学会,手下没轻重,本来想救人,却害了人,本来想制人,却根本不管用?!?br />
    常宁有些失望:“原来如此,那就作罢,不过玉小姐既然来了,就请留下用了晚膳再走?!?br />
    玉醐一个迟疑。

    常宁赶忙补充:“本王还有些事请教,一句半句是说不完的?!?br />
    玉醐勉强道:“好吧?!?br />
    常宁就吩咐下去,准备酒宴。

    王府的人手何其多,不出一个时辰,酒宴就置办好了,席面开在后宅的花厅,在坐的却只是玉醐同常宁两个人,一女一男,玉醐有些不自在,可也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

    望着一桌子的珍馐美味,玉醐毫无胃口,常宁殷勤相劝,她也只是略略抿了一点点酒,沾唇即放,初次登门,又是男女之别,留了个心眼。

    常宁就东拉西扯的说了开去,玉醐偶尔回答一句半句,大多的时候在听,总感觉常宁在拖延时间,最后想告辞,常宁才道:“玉小姐是药材这上面的行家,明天本王想亲自去大栅栏查一查蛊毒的事,想请玉小姐一道去,不知可否?”

    玉醐道:“王爷吩咐,民女安敢不从?!?br />
    常宁一笑:“好,就这么说定了?!?br />
    正此时,跌跌撞撞的跑来了个小丫头,见了常宁匆匆一礼,道:“王爷,大事不好了,庶福晋上吊了!”

    庶福晋,当然是指吴氏。

    常宁手中的筷子啪嗒掉在桌子上,分明是骇然至极,瞬间恢复常态,怒道:“贱人,以死谢罪?!?br />
    玉醐赶着问那丫头:“你家吴夫人,现在怎么样?”

    那丫头答:“庶福晋命是保住了,可是人不大好,所以大福晋请王爷过去看一看?!?br />
    大福晋,也就是嫡福晋那拉氏。

    常宁一阵沉默,玉醐知道他心里着急又碍于面子,或是咽不下杜斯夫的那口气,劝着:“王爷明鉴,吴夫人冤枉?!?br />
    常宁冷眉一横:“她冤枉何来?”

    玉醐道:“明明是杜先生会错意,并非是吴夫人同他如何如何,王爷何必迁怒吴夫人呢?!?br />
    常宁抓起酒杯灌了口,戎马之人,即使他生的清秀,也习惯了这种粗狂,随后咚的撂下酒杯,余怒未消:“即使她没同杜斯夫相好,让一个男人为她朝思暮想以至于害人,她也有错?!?br />
    玉醐心道,按你说的,我岂不是罪过更大,对我朝思暮想的男人可是皇上。

    此念才出,噔噔跑进来个侍卫,匆匆打个千道:“王爷,圣驾已经进府门了?!?br />
    玉醐脑袋嗡的一声,好的不灵坏的灵,只是偷着想了想,那瘟神就从天而降,突然感觉,恭亲王盛情邀请自己吃饭,原来竟是鸿门宴。

    常宁已经起身:“赶紧接驾?!?br />
    他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玉醐愣愣的站着,进退维谷,思量再三,逃跑似乎不大可能,王府守卫森严,藏起来又觉滑稽,最后只能追他而去。

    此时康熙已经过了垂花门即将到花厅,常宁遥遥就拜:“臣接驾来迟,皇上恕罪?!?br />
    身后的人悉数跪了下去,玉醐跪在那里,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

    康熙哈哈一笑:“老五,朕来的不是时候吧?”

    常宁一愣,发现他的目光是看着最后头的玉醐,便晓得皇上大概的用意了,灵机一动道:“皇上来的正是时候?!?br />
    康熙道了声:“唔?”

    常宁分明指的是玉醐在此,开口却道:“臣刚刚同玉小姐商量呢,听闻京中有人买卖蛊毒,就在大栅栏,臣想同玉小姐明儿去查一查访一访,皇上来了,刚好请皇上示下?!?br />
    康熙眉头一皱:“竟然有这种事,朕听闻那蛊毒远来南国,烟瘴之地巫术横行,都是害人的手段,恭亲王既然想亲自过问此事,朕岂有不准之理?!?br />
    常宁再次拜下:“谢皇上恩准?!?br />
    随后请康熙往席面上去坐,后头的众人一直跪着,康熙走到玉醐身边时,侧目看了看,什么都没说,迈步而过。

    入了花厅,常宁已吩咐将席面撤下,断不敢给皇上吃残羹剩饭,虽然那饭菜他同玉醐谁都没动一筷子,再吩咐重开席面,请康熙上首位坐了,他在下首位陪着,玉醐在内的所有人,只能侍立一旁。

    康熙左右看看,道:“都下去吧,吃个饭而已,不用这么多人?!?br />
    他金口一开,带来的太监宫女都退了出去,常宁也屏退了自己家里伺候的人,玉醐跟着那些人往外走,听康熙喊她:“玉小姐留下?!?
欢迎您阅读佛佛所写的小说药媓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