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章 恩怨分明(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二十名守门大汉被雷鸣般的马蹄声惊动了,他们见一人高骑战马,执槊向这里冲来,杀机凌厉,他们顿时慌了手脚,一面后退,纷纷拔刀大喝:“停下,这里是贺若府,不得无礼!”

    杨元庆霎时间疾冲而至,他挥槊横扫,左边九支长戟齐刷刷被斩断,戟头落满一地,引来看热闹之人一片惊呼,门前列戟是地位高崇的象征,十八支戟是一品之位,代表了贺若弼的荣耀和尊贵,现在居然被斩断了。

    二十名门卫更是大惊失sè,他们慌乱地向台阶上后退,杨元庆破天槊劈砍,右边的九支长戟也一齐被斩断,他大喝一声,挥槊向二十名家丁杀去,杨元庆沙场百战所迸射出的杀气,吓得家丁们个个hún飞魄散,他们调头便跑,手脚并用,跌跌撞撞逃进府内。

    杨元庆冷笑一声,他横槊于马上,取出弓箭,他张弓搭箭,一箭射向府门上的描金牌匾,‘宋国公府’,箭破匾而入,射断了牌匾后的细绳,牌匾轰然坠落,只剩一根绳将牌匾坠在半空。

    几名家丁吓得轰地关上大门,只听‘咔’的一声,一支铁箭破门而入,大门是木门,外包铜皮,黑黝黝的箭尖竟然射透了大门,几名家丁惊得心都要碎裂,回头大喊着向府内跑去,“不好了,有人上门砸府了!”

    斩毁长戟,射破牌匾,射穿大门,这就是给贺若弼一记响亮的耳光,也是一种奇耻大辱。

    杨元庆横槊立马,目光冷冷地等待着贺若弼和他的三个儿子到来。

    外面观战的民众为之轰动,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胜景,简直大快人心,无数人鼓起掌来,尽管他们不敢惹贺若府,但有人敢惹,还是令人jī动,但也有人担心,贺若三虎是出了名的强横,这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惹下滔天大祸了。

    消息越传越广,越来越多的人赶来观战,广场一边黑压压挤满了数千人。

    尉迟绾和胖鱼在二十几步外,她有些担忧道:“胖鱼,将军这样闹会不会惹下大祸?”

    胖鱼恶狠狠道:“他们不把老康交出来,不还老子的马,老子踏平贺若府!”

    片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侧面马宅传来,尘土飞扬,贺若三虎带着一百余名家丁疾速奔来。

    不用说府牌坠落、府门洞穿这样的的奇耻大辱,仅一个长戟被毁便令三兄弟暴跳如雷,他们顾不上问原委,立刻点集家丁向府门杀来。

    贺若弼此时并不在府上,基本上朝廷重臣都赶去了仁寿宫,贺若府便以长子贺若胜做主,贺若胜并不是贺若弼的第一个儿子,第一个儿子贺若全在十年前便去世了。

    长子贺若胜年约三十五六岁,也和其父一样,长得容貌粗犷,一只大鼻子,手执一把雁翎金刀,他年纪稍长,也略微冷静一点,他远远看见了杨元庆,杨元庆胯下那匹赤烈马便让贺若胜吃一惊,他父亲贺若弼常常自诩有一匹千里驹,可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战马一比,父亲的千里马便立刻逊了一筹。

    拥有这样战马的人,应该不是普通人,贺若胜心中惊讶,可就在这时,台阶上传来‘轰!’地一声闷响,吊在半空的‘宋国公府’牌匾支撑不住,轰然落地,摔成两半。

    贺若胜的冷静只是相对而言,面对门戟被毁,门匾被砸,这样的奇耻大辱,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吼一声,“是什么人,敢来贺若府闹事!”

    他的三弟,老三贺若驹早已暴跳如雷,催马向杨元庆杀去,他脾气暴躁,头脑简单,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将此人千刀万剐,难平他心中怒火。

    老二贺若锦却明显放慢马速,他已审问过那个粟特人,已得知他们的将军叫杨元庆,是杨素之孙,这个人贺若锦五年前便知道了,他父亲当时嫉妒杨元庆获得金麟剑,曾提起过这个名字,而且杨元庆得罪过他的姑母贺若云娘,自己曾替姑母出头,狠狠教训过杨元庆的rǔ母和妹妹,若不是她们跑得快,此时她们已是贺若府的奴婢。

    难道他来找自己复仇了?还是仅仅因为马匹之事,贺若锦心中有些狐疑,他便放慢马速,让兄弟先上前去试探。

    就这时,贺若锦忽然看见了杨元庆的破天槊,竟是他从未见过,他爱马槊如命,自己就使用一杆狼牙槊,在愤怒的同时,他顿时贪念之心大起。

    杨元庆缓缓举槊,指着冲上来的老三贺若驹,冷冷道:“滚回去,让贺若锦上来!”

    贺若驹是三兄弟中武艺最高之人,今年二十八岁,体格健壮魁梧,深得他父亲真传,也和他父亲一样,使一杆金背雁翎刀,此刻他怒极反笑,大吼一声,“小贼,拿命来!”

    他催马疾奔,一道金光在阳光下闪过,挥刀向杨元庆的脖子劈去,引来周围人一片惊呼,此时在人群中出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数十名骑马shì卫护卫左右,因为观战人太多,遮住这辆马车,前马车前排坐着一名长得极为肥胖的年轻公子,年约二十岁上下,透过车帘望着远处的杨元庆。

    在他身后则坐着两人,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长得貌美无双,气质卓然,而她身旁坐着一名容貌清秀的男子,看样子他们应是夫妻,一行人本来只是路过平康坊,却见许多人跑进坊看热闹,他们也跟了进来。

    “夫君,这个人是谁,竟然敢挑战贺若府?”女子问旁边的丈夫。

    容貌清秀男子眉头轻皱道:“看他们的装束应该是边军,或许是跟贺若家结下仇了?!?br />
    女子冷哼一声,“跟贺若家结仇还不正常吗?他们仇家满京城,若不是皇祖父宠着贺若弼,他们早该灭门了?!?br />
    “嘘!别说话,打起来了?!狈逝帜昵峁又浦棺∷翘富?。

    贺若驹凌厉一刀劈头砍来,杨元庆战马向后一退,闪过这一刀,就在贺若驹一刀劈空的同时,杨元庆一槊刺去,速度之快,如迅雷不及掩耳,一槊刺穿了贺若驹战马的脑袋,战马惨嘶一声,横摔出去,将贺若驹摔出两丈远,金刀也脱手而飞。

    杨元庆冷冷道:“滚回去告诉贺若锦,他若不放人还马,我火烧贺若府!”

    贺若驹被两个家丁扶起,恶狠狠地盯了杨元庆一眼,拾起金刀奔了回去,老远便大喊:“二哥,你抢马抓人,人家现在打上门了?!?br />
    贺若胜不满地瞪了贺若锦一眼,“二弟,这是你的事情,你去解决了,否则,你去跟父亲解释?!?br />
    贺若锦见杨元庆一个回合便将三弟拿下,他心中有点发憷,但他又不敢不上前,杨元庆毁戟砸门,他无法向父亲交代。

    贺若锦挥槊上前,大喝一声,“小贼,你欺人太甚!”

    杨元庆看见了他手中的狼牙槊,他的瞳孔像狼一般地收缩成一线,就是这个人,打断他婶娘的胳膊,烧了他的家,欺辱他的手下。

    杨元庆一言不发,他策马猛冲,分心便是一槊刺去,一刹那,贺若锦眼前出现了九个槊头,他顿时慌得手忙脚乱,挥动狼牙槊抵挡,九个槊头突然间消失了,使他一愣神,可就在此时,他的右臂传来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狼牙槊拿不稳,当啷一声落地。

    一齐落地的,还有贺若锦的一只右臂,竟被杨元庆齐根斩断,血喷涌而出,贺若锦痛得惨叫一声,翻身落马。

    突来的变故使广场上的一片惊呼,随即鸦雀无声,很多人都捂住嘴,惊恐地望着眼前血腥一幕,马车内的少女也吓得惊叫起来,双手捂住眼睛,年轻胖公子却眯起了眼,“好,够狠!”

    杨元庆用槊尖顶住贺若锦的脖子,冷冷道:“四年前,你烧我的房子,打伤我养母和妹妹,你可想到会有今天?”

    剧痛已经使贺若锦几乎晕厥,但求生的yù望使他保持一丝清醒,他喉头咯咯作响,气息微弱哀求,“饶我一命!”

    “你想不死,可以!你知道该怎么办?!?br />
    贺若锦挣扎着扭头,向兄长望去,贺若胜急得大吼,“快放马放人!”

    “还要赔偿五百两黄金!”杨元庆厉声喝道。

    贺若胜咬了一下嘴chún,五百两黄金,这太狠了,杨元庆冷哼一声,用槊基一击,只听‘咔嚓’一声,贺若锦的左大tuǐ骨硬生生被打断,贺若锦‘嗷!’一声惨叫,晕厥过去。

    贺若胜心痛如绞,五百两黄金??!可是眼看兄弟已经流血太多,他拖不起了,只得大喊:“再去取五百两黄金!”

    片刻,一群战马和康巴斯被送了出去,两名账房也端来两盘黄金,康巴斯被打得很惨,浑身是血,胖鱼和尉迟绾立刻迎了上去,将战马和康斯思接下,胖鱼同时毫不客气地将黄金收下。

    贺若胜见今天被欺辱得太狠,他实在是恼羞成怒,恨得双眼冒火,大喝道:“你是什么人,敢留下姓名吗?”

    “你听好了,我就是丰州偏将杨元庆,有种,咱们再干一场?!?br />
    杨元庆一收槊,“我们走!”

    四人牵着一百五十余匹战马浩浩dààng而去,周围人这才明白,原来是贺若三虎抢马抓人,惹来了狠人,四周顿时响起一片鼓掌声,胖公子缓缓点头,眼中恍然,“原来是他!”

    “王兄,他是谁?”女子好奇地问。

    “杨太仆的孙子?!?br />
    胖公子忽然想到什么,立刻吩咐左右,“追上他们!”

    【求推荐票!】

    C!。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