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二章 仁寿宫变(四)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孙儿拜见皇祖父!”

    杨昭在杨坚的病榻前跪了下来,杨坚此时精神却颇好,虽然身体依然动不了,但眼睛里有了亮sè,他指了指旁边的坐榻,示意孙儿坐下。

    杨昭的肥胖使很多人都不喜欢他,但杨坚却很喜欢这个胖孙儿,认为他宽厚、仁慈,颇像自己,当初杨广曾想立次子暕为世子,却被杨坚一顿训斥,正是杨坚的决定,才使杨昭得到了父王世子的地位,杨昭心中也同样对祖父感jī不尽。

    杨昭坐下来,握住皇祖父的手,皇祖父的衰弱使他忍不住哭了起来,杨坚轻轻拍了拍他的手,低声道:“痴孙儿,天地轮回,人终有一死,不用难过,说点让祖父高兴的事?!?br />
    杨昭点点头,强颜笑道:“皇祖父还记得杨元庆吗?就是杨太仆之孙,开皇十九年上元节前,他曾经在西内苑外救过皇祖父,皇祖父还记得吗?”

    “记得,听说他在漠北立下不少功劳?!?br />
    杨昭便将杨元庆给他的包裹放在膝盖上,笑道:“这就是他让我转给皇祖父,皇祖父知道这是什么吗?”

    “你说!”杨坚微微笑道。

    “这里面是西突厥步迦可汗的人头,是他亲手在战场上所杀,是他献给皇祖父?!?br />
    杨坚的眼睛亮了起来,达头一直是他的心腹大患,如果达头被杀,那西突厥势必分裂,这个消息让杨坚欣喜若狂,他挣扎要坐起身,旁边几个宦官连忙扶起他,给他后面垫了一áng被褥。

    此时,杨坚脸上出现了一抹奇异的光泽,两腮竟像葡萄酒一般酡红,让杨昭心惊胆战,他连忙扶住皇祖父,“皇祖父,你不要紧吧!”

    杨坚坐起身,已经非常吃力,他气喘吁吁道:“突厥是朕心头大患已近二十年,这个消息是让朕最高兴,朕要亲自见一见他,当年朕就说过,他会为我大隋建功立业?!?br />
    杨坚立刻对旁边宦官道:“传朕旨意,宣杨元庆立刻来觐见?!?br />
    杨坚哆嗦着手,慢慢打开箱盖,箱子里是栩栩如生的达头的人头,杨坚眯眼笑了起来,“达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他放下箱盖,忽觉觉得一阵心绞痛,他摁住了xiōng膛,脸上的光泽迅速消退,开始变得惨白,吓得杨昭连忙扶住他,杨坚痛苦地摆摆手,“你且去,朕想休息!”

    杨昭慌忙起身,对外间喊道:“太医!太医!”

    几名太医冲了进来,他们七手八脚,将杨坚扶躺下,杨坚突然大叫一声“痛杀我也!”

    他眼前一黑,顿时晕厥过去,杨昭惊得捂住嘴,眼中lù出恐惧之sè,皇祖父刚才脸上的光泽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一名太医上前安慰他道:“殿下不用担心,昨天圣上也晕厥过,让他休息一下,我们会尽力抢救,殿下先下去吧!”

    杨昭点点头,退了下去,他吃力地走到门外,两名shì卫连忙扶住他,杨昭忽然想起一事,便对shì卫道:“请扶我去见父王?!?br />
    杨元庆并没有意识到两个前太子杨勇出现的诡异,但晋王杨昭却意识到了,首先杨勇出现就不正常,而且还同时出现两次,父王怎么可能容忍他这样自由?

    杨昭心中疑huò,立刻赶来见父王杨广,房间内,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父王,杨广正在看书,儿子的话顿时使他愣住了,出现两个杨勇,这是什么意思?

    他背着手在房间走了几步,忽然他停住了脚步,一种意想不到的恐惧向他突袭而来,他的后背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难道还有一个假杨勇不成?”

    杨广忽然意识到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天大的yīn谋,难道杨勇并不是哭诉翻盘,而是要进行宫廷政变,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将自己推翻?夺回皇位。

    一定是这样,如果真有一个假杨勇,那说明他们策划已久,真杨勇应该在三天前的晚上就潜入了仁寿宫,而马上要见父皇的,是假杨勇,他们知道自己会命宇文述拦截住杨勇。

    汗珠从杨广的额头滚落,他不知道自己的发现是否已经晚了,是否还来得及。

    “昭儿,你带来多少shì卫?”杨广蓦地回身问杨昭。

    “回禀父王,儿臣带来两百人?!?br />
    杨广心中迅速计算,他在下面别宫有八百名shì卫,加上长子的两百人,一共有千人,而仁寿宫的内宫shì卫有三千人,如果这三千人都已被柳述和元岩控制,那么形势就对自己相当不利了。

    杨昭已猜到了危险出现,他心中暗暗惊骇,难道大伯最后要孤注一掷吗?

    “父王,儿臣建议父皇立刻离开仁寿宫?!?br />
    “不!”杨广果断地摇了摇头,“这个关键时刻我决不能离开,我若离开,他们就会矫诏废我,现在谁能抢到父皇,谁就胜利!”

    杨广觉得自己有点失策了,他什么都想到了,惟独就没有想到柳述和元岩等人会在最后关头铤而走险,发动宫廷政变。

    此时他非常被动,他在明处,对方在暗处,对方了解他,而他却对对方一无所知,更重要是,他准备不足,信息不畅,得不到外援。

    杨广知道自己必须要控制住仁寿宫,这个关键时刻,他还得指望杨素、宇文述等人,他沉吟片刻,取出自己金牌交给杨昭道:“你立刻下山找到杨素,命他率领我的东宫shì卫,抢先抓捕柳述和元岩二人,然后立刻上山接替戍卫,另外,把你母亲也一同带走?!?br />
    杨昭拖着沉重的身躯去找母亲了,杨广在房间焦躁不安,这些年他一直收罗罪名想杀掉大哥杨勇,但父皇却始终不准,不仅不准,还重新重用支持杨勇的柳述、元岩、元胄等人,尤其驸马柳述,官拜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权倾一时,这对杨广如鲠在喉,杨勇始终像一根刺,钉在他的后背上,他总觉得早晚会出事,没想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们终于出手了。

    他心中大恨,负责看守鹰犬坊的官员是他心腹赵汝仁,连此人都被柳述收买,他还能再相信谁?

    杨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他只能一赌,他赌并不是所有的宫中shì卫都被柳述等人收买。

    “太子殿下,安奴紧急求见!”

    杨广一惊,连忙道:“快让他进来!”

    小宦官安奴哭着奔进来,“殿下,圣上、圣上他崩了?!?br />
    俨如一个晴天霹雳,这个消息把杨广惊呆了,半晌,他一把抓住安奴的襟袍,大吼道:“消息传出去没有?”

    安奴被吓得浑身发抖,他慌忙摇头,“太医都害怕极了,他们不敢说,连陈贵人都被瞒住,他们不知该怎么办才好?!?br />
    杨广心中乱作一团,他只觉有千头万绪之事要做,所有的事情都万分紧急,可他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但杨广毕竟是太子,在心慌意乱中,他还是想到了最关键的东西——父皇的兵符!

    他一把推开安奴,便匆匆向父皇的寝宫而去,此时杨广心急如焚,由快步奔走变成了小跑,他已经顾不上痛哭父皇的驾崩,在这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他只有一个念头,要抢先夺到父皇的兵符,若被陈贵人抢先拿走,他大势休矣!

    奔出回廊,前面就是父皇杨坚的寝宫,杨广放慢了脚步,尽量表现得神情平静,他虽带来八百东宫shì卫,但他们却不能进仁寿宫内,只能在山下等候,在宫内,杨广只有一名贴身宦官照顾他起居,还有四名贴身shì卫,但四名贴身shì卫根本出不了北斗殿。

    杨广脑海里迅速思考对策,必须要找借口骗过守卫,否则他进不了父皇寝宫,但无论怎么想,他都找不到借口,尽管他贵为太子,没有父皇召见,他也不能随意进入父皇寝宫,那里是防卫最为严密之处。

    杨广走到的小广场上,这里是大同殿的入口,远远杨广看见台阶前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军官,看服饰不像是宫中shì卫,像是一名边军将领,他心念一动,‘难道会是杨元庆?’

    杨广刚才听儿子杨昭说过,父皇要召见杨元庆,一定是他,杨广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杨元庆的意外出现,使他就像在bō涛汹涌的大海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的大木头,杨广此时太需要一名勇猛大将在他身旁,杨元庆是杨素之孙,这不就是老天爷赐给他杨广的战刀吗?

    杨广大喜,“元庆!”他高喊一声,快步走上前去。

    C!。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