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章 紧急受命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现住在杨府东院,这里是杨府重要子刷的集中居住处,待遇要比原来的西外院好得多,每个子别都有一座精致的小院,院门林木茂盛,鲜花竞放,一排平房约有五六间屋,按照杨府的惯例,每名嫡子孙还配有两名丫鬟伺候和一名贴身小厮。

    杨元庆的院子里种着桃、李、杏、柿各一株,枝繁叶茂,房屋有八成新,五间屋子,原是二叔杨玄奖的住处,玄奖成婚后便搬走,这座院子空了十几年,前年才刚刚翻新。

    这是杨府主管事杨玄tǐng的安排,不过杨元庆并没有要丫鬟和小厮伺候,他只是用探亲假回京,住不了多久就要返回大利城。

    杨元庆已经回京城近十天了,他开始有点思念草原的生活,思念他的战友和无边无际的草原,连那种酸涩的马奶酒,他怀念起来。

    杨元庆站在一棵茂盛的柿树下,缓缓拔出锋利的横刀,将刀鞘扔掉,凝视着闪烁着冷光的刀尖,霍地一刀劈出,刀势凌厉,霎时刀光四起,冷锋向四面八方劈去。

    他在三年前便已经体悟出了张须陀的十三式刀法,可以任意组合,使刀法千变万化,他也不再像第一次和鱼俱罗对阵时那样经验不足,lù出破绽,沙场百战,丰富的经验使他的刀法已毫无破绽,使他已渐渐掌握远箭、长槊、短刀的三者配合作战。

    一片柿叶经不住凌厉的刀锋,从树上飘落,在杨元庆眼前飘落的一刹那,一道寒光劈过,战刀迅如奔雷,一一种无以伦比的力量将树叶卷入刀光,眼看这片树叶将被绞得粉碎,可就在这霎时间,仿佛天地万物倏然静止连时间也凝固了,只有那片柔nèn的树叶擦着刀锋飘落而下,叶片完整无缺。

    杨元庆脸上lù出了淡淡的笑容,突破滞固进入破功期后,他已经窥到张须陀十三式刀法中的最精妙之处,那就是力量收发随心,可以从至刚到至柔的转变。

    此时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刀法再高明也难以填平他内心的寂寞和失落,他虽然住在杨府,可他的心却感觉和杨府相隔千万里。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公子!”

    这是刘二叔的声音杨元庆走到门口见刘二叔老远奔来,“刘二叔,出什么事了?”

    “宫中来人了,在门口等你?!?br />
    杨元庆一愣,现在才五更刚过一点,宫中有人找自己做什么?他点点头,快步向府门外走去。

    府门外站着两名宦官,见杨元庆出来两名宦官立刻行礼道:“杨将军,陛下紧急召见,请将军立刻进宫面圣?!?br />
    杨元庆知道祖父也一夜未归估计是有军国大事发生了,他翻身上马,跟着宦官疾速向大兴宫驰去。

    此时正是天sè已经有一点麻麻亮,东天空泛起鱼肚白,在太掖殿杨广的御书房内,依旧是灯火通明,杨广和几名重臣几芋一夜未眠,在商议紧急军情,已经有消息传来,汉王杨谅已经举旗造反了。

    如果说杨勇是杨广政治上的敌人,那么汉王杨谅便是杨广军事上的敌人,汉王杨谅是隋帝杨坚最小的儿子,受封于并州总管,他的封地极大,崤山以东皆为其所属,西起崤山,东至沧海,南至黄河,下辖五十二州,统领数十万军队,仅杨谅的王府亲兵便有五万人之众。

    当然,杨谅的辖地并不是独立王国,隶属于并州的各州县依然属于朝廷管辖,但军队则属于杨谅统帅。

    自从太子杨勇被废后,杨坚便着手削藩,他已先后削掉了蜀王杨秀和秦王杨俊之藩,将杨秀幽禁,而秦王杨俊则不幸病死,就在杨坚准备削汉王杨谅之藩时,却不幸病委,最后不得不把这件棘手之事交给杨广。

    杨广最初是想用计谋将杨巅骗回京城,在杨坚病重期间,他便假借杨坚的名义派屈突通赴相州召杨谅进京,不料杨坚驾崩的消息泄lù,杨谅不肯返京,举旗造反已是必然,尽管现在杨谅还没有公开造反,但他们必须要及早准备,以免被杨谅杀得措手不及。

    御书房内,除了杨广外,还有杨素、宇文述、长羽员等大臣,另外还有晋王杨昭和豫章王杨睐。

    他们协商一夜,都着实有点疲惫不堪了。

    重大事项都已经定下来,晋王杨昭极力推荐杨素为主帅,而豫章王杨睐则主张宇文述为主帅,一度让杨广有些为难。

    尽管宇文述和杨素一样,也是大隋王朝的百战之将,但杨广在再三考虑后,还是决定慎重起见,以更稳重更有军事才能的杨素任主帅,封并州道行军总管、冀州道安抚大使,长羽晨为副帅,封相州刺史,宇文述为后军都粮总管,杨素统帅十万关中军,并征发崤山以东军队,共二十万大军征讨汉王杨谅。

    长刷鬣还有一点犹豫,“陛下,臣长子长羽行布在汉王手下做事,臣担心受杨谅制约,不能尽心为陛下效命?!?br />
    杨广摆了摆手,“长孙爱卿能够体谅国之艰难,临危受命,联相信爱卿不会因为儿子而损害国之大义,委公重任,公勿要推辞!”

    杨广见杨素也有话要说,便微微笑道:“莫非太仆也有什么为难之事吗?”

    杨素连忙道:“陛下,老臣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刚才长别将军推荐元庆去幽州,臣有点担心,他毕竟年少,臣怕他误了陛下的大事?!?br />
    杨广准备征调幽州军队向西进攻杨谅,但他得到消息,幽州总管囊抗和杨谅关系密切,杨广怀疑他和杨谅已有勾结,决定秘密抓捕寰抗,长刷员便推荐杨素之孙杨元庆来执行这个任务,杨广对杨元庆印象极好,他当即同意了。

    杨素知道刷子颇有能力,抓捕囊抗他并不反对,但他担心杨元庆统帅不了三万幽州军队。

    杨广背着手走了几步杨素说得有道理,杨元庆虽然善于随机应变,但毕竟年轻,资历不足统帅三万军队恐怕有点吃力,一旦幽州军败,形势就有点严峻了。

    杨广点点头,“那依太仆之见何人人统帅幽州军更为合适?”

    “老臣推荐两人,可其中选一,一个是老臣旧部李子雄,前任江山刺史,现人在洛阳,统帅能力极强……”

    他话没有说完,宇文述立刻反对,“陛下,李子雄资历不足,恐怕难以胜任,老臣推荐代州总管李景,此人武艺高强,统帅能力不亚于老臣,他定能担当此重任?!?br />
    杨广也统帅大军出身,他深知帅将合心的重要,宇文述推荐的李景虽然是名将,如果和杨素不配合……极可能就会导致兵败,他便摇了摇头道:“代州也同样重要,不可临时换将,李子雄联也了解他,平陈时屡立奇功,就以他统帅幽州之军,杨元庆可为其稗将?!?br />
    杨广当即立断,“立刻赴洛阳传联旨意,封李子雄为上大将军、岚州刺史,命他即刻赶往幽州?!?br />
    宇文述今晚只是一个配角,他想和杨素争主帅,失败了,他又推荐心腹大将李景,还是失败了,连杨素的别子杨元庆都得以重任,令他沮丧不已,他一直是杨广的心腹,在杨广登基后,他便渴望成为大隋第一臣,超越杨素,现在他终于明白,不管他再怎么受杨广宠信,他都无法超越杨素这棵根深蒂固的老树,他心中暗暗叹一口气,只能再继续隐忍。

    这时,一名宦官在门口禀报,“回禀陛下,杨元庆将军到了?!?br />
    杨广立刻笑道:“让他进来!”

    片刻,杨元庆快步走了进来,他身着军服,单膝跪下行一军礼,“丰州大利城守将杨元庆参见皇帝陛下?!?br />
    杨广眼睛眯了起来,这小子溜得tǐng快,仁寿宫后便不见了他的踪影,他有心开两句玩笑,不过在重臣面前,他必须保持帝王的威严。

    “杨将军免礼平身?!?br />
    谢陛下!”

    杨元庆起身,又向几名重臣行礼,“参见各位大臣?!?br />
    长别足笑呵呵道:“元庆,我向陛下推荐你,有一个棘手的任务?!?br />
    杨元庆毫不犹巅道:“微臣万死不辞!”

    连宇文述也忍不住点头了,且不说这个杨元庆能力行不行,但这个态度就不错,果断坚决,铿锵有力,难怪杨素说,他刷辈中以此人为最,果然是有点名堂。

    杨广也很欣赏杨元庆的态度,便微微一笑道:“你去一趟幽州,替联抓捕幽州总管窦抗,但你不可伤他xìng命,抓捕此人后,由李子雄掌管幽州大军,你可为稗将?!?br />
    “微臣明白了,微臣可带多少军队?”

    杨广摇了摇头,“一兵一卒都不准带,你单枪匹马前往,联给你五百两黄金,你可就地招募军队,天亮后就出发?!?br />
    离开皇宫,杨素有些疲惫不堪,坐在马车内闭眼休息,杨元庆却默默注视着窗外,脑海里却在思考他的任务,不知该感谢长刷足,还是该骂他一顿,长别民明明知道自己是来京城休假,却把这个棘手的任务推给他,不带一兵一卒,让他去抓捕幽州总管,那个武艺高强、骁勇善战的囊抗,让他不得不苦笑。

    这时,前面的杨素微微笑了起来,“怎么,现在才知道很难吗?”

    “祖父,我在哈利湖的军功兵部没有上报吗?”杨元庆却想到了另一件事,他在哈利杀达头的军功,至今一点消息没有。

    “哈利湖的军功圣上已经知道了,昨天还和我说起此事,问我怎么封赏你,我替你推掉了?”

    “为什么?”杨元庆悄然。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还只是一棵幼树,现在是需要根深,而不是长高,元庆,你是祖父藏在沙中的明珠,祖父不希望你过早放光,包括这次幽州任务,我也替你推脱,但推脱不掉,让我忧心??!”

    杨素长长叹了口气,目光中充满了忧虑,他的家族风头太劲,绝不是好事,功高震主??!

    杨元庆沉默了片刻,便道:“我能理解祖父的思虑,我无所谓,但我的手下怎么办?有功不赏,我将来怎么领军,祖父考虑过吗?”

    “这个我知道,我考虑过了!”

    杨素淡淡道:“现在你的名下已经有了一座田庄,是家族的正常分配,你可以把它卖掉,奖赏有功将士,阵亡者的抚恤,我知道你敲了贺若弼五百两黄金,这个我就不管了。

    停一下,杨素又缓缓道:“记住了,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卖田庄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半点关系没有,将来圣上问起来,你就这样说?!?br />
    杨元庆默默点了点头,他能理解,他只是个小军官,sī自犒军问题还不大,但祖父就不一样,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明白。

    杨素见他能接受自己的苦心,不由暗暗点头,孺子可教,孙子武艺超群,顶多只是将才,但要成为帅才,他就必须要懂得一些禁忌规矩,元庆没有让他失望,这些事情当然不会天生就会,但要能举一反三……点通透,这才是天赋。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杨素微微笑道。

    “别子还有一个问题,那这次幽州任务我该怎么办?”

    “你还是去,我会派铁影十八骑跟随你前往,让他们助你一臂之力,但你要记住两点,窦抗的母亲是先帝之姊,也就是安成长公主,窦抗其实是圣上表兄,你决不可伤他xìng命:其次,圣上不准你带兵,是因为你要经过汉王控制之地,你千万不可招摇,让汉王发现你的意图?!?br />
    杨元庆点点头,“孙儿记住了?!?br />
    这时,杨元庆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道:“祖父,这次东征汉王,给我师傅一次机会吧!”

    “张须陀吗?”杨素眯着眼笑了起来,“可以,我明天就让人去招他回来助我?!?br />
    此时在杨府大门口,站着一名年轻的银甲小将,手执金背虎牙刀,正耐心等待着杨元庆归来。!。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