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九章 风过雁门(第四更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雁mén县以北二十里便是着名的雁mén关,南方五台山山峦起伏,北方长城巍巍,雁mén县便位于两条巨大的山岭之间,一条河流蜿蜒流下,贯穿全县,这是滹沱河,它发源于东北方向两百里外的繁畤县,是雁mén县最重要的灌溉水源,是也代州的母亲河。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而此时,雁mén关没有发挥重要军事关隘的作用,敌人是从南方而来,五台山脉也没有能阻挡住杨谅大军铁骑,杨谅先后投入五万jīng兵,大举进攻代州。

    代州南接太原府,又通过飞狐道和幽州相连,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更重要是,代州刺史李景是最坚决反对杨谅的急先锋,他第一个发出告并州书,斥责杨谅谋逆造反,大多数河东各州都就是因为李景的坚决反对而保持了观望的态度,这便使得李景成为一把悬在杨谅头上的利剑,在他正式举旗造反后,首先便是要拿下代州,斩下李景人头威慑以河东各州。

    杨谅知道代州兵力微薄,城池破旧矮小,他派出大将刘暠率兵三万进攻代州,不料仅过了三天,代州便传来消息,刘暠被李景斩于马下,军队大败,杨谅这知道了李景的厉害,他不敢再轻敌,派出他左膀右臂之一的乔钟葵又率三万jīng兵进攻代州。

    惨烈的攻城战已经打了五天,城墙内外血流成河,尸横遍地,破旧城墙经受不住数十架投石机的轮番投石击打,城墙轰然坍塌。

    但杨谅大军并没有因此攻入城内,刺史李景率领数千骁勇善战的守军与杨谅军殊死血战,他手下官员也各施其职。代州司马冯孝慈、司法吕yù勇猛善战,他们身先士卒,率领士兵在城墙崩塌处一次次地击败了杨谅大军的进攻,同时组织民夫修筑崩塌的城墙。

    尤其州兵统领侯莫陈乂极善于防御坚守战,由他负责调动全军在城墙各处防御。

    而李景则坐镇城中,稳定军心和民心,正是这四人默契配合,使得破旧的雁mén县城在五万叛军的猛攻下始终屹立不倒。

    但在第五天的夜里。一个巨大?;鱿至?,一队看守粮仓的士兵发生兵变,放火烧毁了代州粮仓,使两万石粮食毁于一旦,这个意外事件严重动摇了军心。

    雁mén县城内。刺史李景正带领一队士兵挨家挨户动员,希望居民能把家中存粮拿出,由军队统一调配。

    李景出身陇西李氏名mén,身高六尺三,膀大腰圆,他尤其刀法高超绝伦,被誉为huā刀将,再加上他长一对卧蚕眉、丹凤眼。又得了一个‘小关羽’的绰号,他非常喜欢这个绰号,又特地将自己的刀换成青龙偃月刀,他最大的心愿是再博一个‘西刀’之名,和北刀鱼俱罗,南刀张须陀并驾齐驱。

    这时,几名士兵从一户占地三亩的中等民宅内走出,肩上扛一袋粟米。也就二十几斤的样。

    李景眉头一皱,脸上lù出失望之sè,“只有这么多吗?”

    为首百夫长摇摇头,“我们都搜遍了,在地窖里就只找到这一袋粟米?!?br />
    李景不由暗暗叹息一声,其实雁mén县并不大,只有不到千户人家。这两天共搜出三百石粮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这三百石粮食要供养三千军队和上万民众,最多只能坚持五天,五天后就将粮食断绝。

    他又回头问兵曹张志?!跋衷诔悄诨褂卸嗌俾砥??”

    “回禀使君,还有五百余匹战马和七百多头畜力。e^看”

    实在不行就杀马杀畜,估计还能支持几天,李景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援军身上,他已经派人向朔州总管杨义臣和幽州代总管李雄求救,只希望他们能及时赶到,否则代州就完了。

    “使君!”

    远处一名骑兵疾速奔来,在马上拱手道:“侯莫陈将军命我来禀报使君,叛军退兵过河了?!?br />
    “什么!”

    李景顿时愣住了,叛军退兵过两次,都是假退,不会退过滹沱河,如果叛军退过河,那就是另一回事。

    他心中又惊又喜,也顾不得粮食,翻身上马,向城墙疾驰而去。

    城墙之上,侯莫陈乂默默注视着远处一队队叛军渡河东撤,他眼睛里异常平静,并没有半点喜悦和jī动,他看出叛军退兵井然有序,没有半点慌luàn,这说明他们并没有遭遇到什么太大的压力,仅仅只是一种战术的变化,他们还会再回来。

    侯莫陈氏是鲜卑大姓,孝文帝改制后,南下的侯莫陈氏便改为陈姓,但北方六镇的侯莫陈氏并没有改姓,他们依然保留着祖先留下的姓氏,以及祖先留下的勇烈和传统。

    侯莫陈乂的先祖便是当年的六镇军士,六镇兵变被镇压后,他祖先被遣送到幽州,从此他的祖籍变成了幽州。

    侯莫陈乂今年只有二十三四岁,但他却从军近八年,累功升为仪同三司,统领代州数千州兵,他富于谋略策划,极善守城,调度有力,竟使数千士兵抵御住了数万jīng锐叛军的进攻。

    大隋的军队是实行府兵和州兵并存的两种体系,府兵主要驻扎在重要州县,由总管统率,而州兵则是各州地方兵,一般归属地方管辖,这也是刺史为什么能带兵打仗的缘故,实际隋初刺史是军政合一,既有一套文官班,又有一套武将班,都由刺史兼任。

    侯莫陈乂便是统领代州州兵的军官,顶头上司便是刺史李景,他正在考虑叛军退兵的缘故,耳畔忽然响起刺史李景的声音。

    “是援军来了吗?”

    侯莫陈乂点点头,“应该是的,就不知是朔州援军,还是幽州援军?!?br />
    “使君快看!”

    旁边几名士兵大喊:“北方有一队骑兵来了?!?br />
    李景和侯莫陈乂都看见了,一队由十几名骑兵组成的队伍从北方飞驰而来,叛军已撤远。片刻,骑兵队渡过浮桥疾驰而至。

    骑兵驰至,为首军官在城下大声道:“在下苏烈,奉杨元庆将军之命前来通报李刺史?!?br />
    李景在灵丘县飞狐陉入口处见过一次苏烈,他心中大喜,果然是杨元庆的援军到了,简直来得太及时,他立刻令左右道:“开城放他们进来?!?br />
    吊桥缓缓放下。苏烈带着手下进了雁mén县城,片刻,几名士兵将苏烈带了上来,此时苏烈已经加入军籍,在飞狐陉口一战中斩杀百余人立功。被杨元庆提升为百人长。

    他上前单膝跪下,行军礼道:“百人长苏烈参见李刺史?!?br />
    “苏小将军请起!”

    李景态度很客气,尽管苏烈只是一个百人长,但他没有半点怠慢,李景微微笑道:“可是杨将军率领援军到来?”

    苏烈躬身道:“杨将军率领五千骑兵日夜行军,已经抵达四十里外的枣林镇,特命卑职前来报信,请李刺史务必鼓舞士气。不要在最后关头被攻破城池?!?br />
    “多谢你们的救援,请苏小将军回去转告杨将军,围攻代县的叛军是杨谅jīng锐之军,一共有四万余人,主将乔钟葵更是足智多谋,切不可轻敌?!?br />
    李景还是有点担心,只有五千骑兵,杨元庆的兵力还是偏少。再加上他太年轻,他能否敌得过文武双全的乔钟葵?

    这时,侯莫陈乂忽然道:“不如使君前去统领幽州骑兵,城池我来防守?!?br />
    他这句话明显有点轻视杨元庆,苏烈的脸蓦地胀得通红,怒道:“你敢如此无礼,我们立刻返回幽州。不救也罢!”

    李景连忙使个眼sè止住侯莫陈乂,对苏烈歉然道:“侯莫陈将军绝不是无礼,实在是你们兵力太少,而对方有四万多jīng兵,很担心你们抵挡不住?!?br />
    苏烈冷笑一声?!袄畲淌芬蔡】次壹医?,几个月前,他率三百隋军骑兵和一千余启民可汗的卫兵,在哈利湖畔大败薛延陀部二万余人,亲手杀死西突厥达头可汗,威震草原,只是你们无知罢了?!?br />
    李景和侯莫陈乂对望一眼,眼中动容,苏烈所说的战役他们竟然闻所未闻,侯莫陈乂心动了,他很想见一见这位威震草原的年轻将军,看他如何战胜杨谅的四万jīng锐。

    他向李景躬身施礼道:“卑职愿意去协助杨将军,请使君准许!”

    李景缓缓点头,“你可率五百人前去协助,一切服从杨将军指挥?!薄?br />
    乔钟葵原是岚州刺史,文武双全,华出众,不仅能治理地方,也善带兵打仗,他是杨谅的坚定支持者,也深得杨谅器重,被杨谅封为上柱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之一。

    这次杨谅特地将攻打代州,稳定太原北部局势的重任jiāo给了乔钟葵,同时先后拨出五万jīng兵,jiāo给乔钟葵指挥,使得代州战场成为杨谅夺取并州北部的关键。

    乔钟葵今天约四十岁出头,身材中等,长相很平庸,外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他学问却很好,兵书谋略也很jīng通,他练过武,弓马娴熟,使一支亮银枪,上阵也能冲杀,当然,他不属于猛将类型。

    乔钟葵已经得到情报,五千骑兵从飞狐陉杀出,正向雁mén县而来,同时他又得到另一个情报,朔州总管杨义臣也率二万骑步兵正向代州赶来,最多两天后,杨义臣军也将进入代州。

    这两个消息让乔钟葵十分紧张,他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苦思应对之法,他在思考先撤回太原府,还是集中兵力将两支援军逐个攻破。

    撤回太原府几乎不可能,一仗不打就撤回,杨谅也不会饶他,他只能选择后策,集中兵力将两支援军逐个攻破。

    如果是选择后策,那肯定是在杨义臣军未到代州前,先击败杨元庆部,然后再调头西陉关,以逸待劳,击败杨义臣军,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可问题是,杨元庆肯乖乖和他jiāo战吗?他们是骑兵,来往如风,如果杨元庆知道杨义臣军到来,那他肯定会让自己先和杨义臣作战,然后他会在关键时从背后杀出,使自己腹背受敌,如果他是杨元庆,他也会选择这个策略。

    乔钟葵背着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他在想,用一个什么办法把杨元庆引来和他决战,他坐下闭上了眼睛,杨元庆的弱点在哪里?年轻,这应该是他最大的弱点,年轻将领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贪功求战。

    乔钟葵脑海里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若不下点血本,杨元庆是不会上当……

    杨元庆的五千骑兵驻扎在距离雁mén县约四十里外的枣林镇,枣林镇顾名思义就是多枣林而得名,在小镇东头,确实有一片一望无际的野枣林,占地近千亩,包括了几个山丘,漫山遍野,大树成群,最高大树达五丈以上。

    滹沱河紧靠枣林镇流过,给枣林镇不多的二十几顷良田带来了丰沛的灌溉用水,整个枣林镇并不大,只有不到两百户人家,这里最出名的有两样东西,一个是雁mén小枣,皮薄ròu厚,甘甜悠长,曾作为贡品送进京城,每天红枣丰收,都能卖个好价钱。

    第三个出名的东西是木杖,枣木坚硬细致,不易变形,是制作各种杖器的上乘材料,尤其适合军中所用的白蜡杆和旗杆。

    所以枣林镇虽小,但家家户户有粮食、有副业,倒也普遍富裕,但战争爆发,却给枣林镇带来巨大的影响,甚至是灭顶之灾,军队到来首先就是收掠粮食,如果军纪好一点,或许只是破财,如果军纪恶劣,那便是家破人亡。

    此时,枣林镇的二百余户人家大半都已逃进县城,小镇上冷冷清清,家家关mén闭户,五千骑兵一到,小镇顿时又热闹起来,每家每户都住满了军队,他们昼夜援驰,都已经疲惫不堪,倒头便睡,战马也在休整之中。

    在短暂的热闹后,小镇又安静下来,绝大部分士兵都进入睡熟状态,只有数百名斥候分布在小镇四周二十里内,一支五十人的哨兵也在小镇上来回巡逻。

    这时,一队五百人的骑兵从西南方向疾奔而来,为首之人正在去县城送信的苏烈和代州将领侯莫陈乂,他们刚到镇口便被巡逻兵拦住了。

    “请下马说话!”一名百夫长厉声喝道。

    众人纷纷下马,苏烈上前拱手道:“这是雁mén军统领侯莫陈将军,特来见杨将军?!?br />
    “军队不能入镇,入镇者不能超过五人?!卑俜虺ず敛豢推?。

    苏烈立刻对侯莫陈乂道:“将军先安置一下军队吧!再随我进镇?!?br />
    侯莫陈乂无奈,只得吩咐手下在镇外休息等候,他跟着苏烈进了镇,离巡逻兵稍远,侯莫陈乂回头看了一眼刚的巡逻军官,终于忍不住道:“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就这么威风么?”

    苏烈冷冷瞥了他一眼,“职权范围内,他一个百夫长可以杀你无罪?!薄?br />
    【老高个人感觉,李景应该就是隋唐演义中huā刀将魏文通的原形】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