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一章 以刀代令(第320张月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点点头,对众将道:“今晚大家先喝酒吃肉,军务明早再商量,不可再闹事了?!?br />
    他起身向镇口方向走去,侯莫陈坐不下去,悄悄起身跟着杨元庆,走出十几步,侯莫陈追了上来.

    “杨将军,我有话要说?!?br />
    杨元庆放慢了脚步,瞥了他一眼问道:“是关于乔钟葵军队吗?”

    “是!”

    侯莫陈用一种肯定的语气道:“今天这一战,其实胜得很蹊跷,难道将军没有看出来吗?”

    杨元庆停住脚步,冷静地问他,“你继续说!”

    侯莫陈见杨元庆肯听自己的劝谏,不由精神一振,连忙道:“今天一战,王拔明显是故意示弱,以诈败来引将军上当,他只是耳朵被射掉,怎么可能一兵不打就败退呢?我下午特地盘问了被俘的军官,得到准确情报,叛军败退是因为王拔下达了撤军命令,卑职在雁门县城和这个王拔作战多次,他都是有进无退,今天是明显的反常,我认为是乔钟葵为了引将军和他决战,而故意败了这一仗,看幽州军那些将领的立功心切,便知道乔钟葵达到了目的?!?br />
    杨元庆点点头,却没有表态,继续向前走,侯莫陈急了,又追上道:“杨将军,难道你觉得我的话是谬论?”

    杨元庆停住脚步,对他淡淡道:“是不是谬论我不知道,但作为一名客将,最好学聪明一点,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br />
    侯莫陈慢慢回头,只见赵什住、贺兰谊等人,都将手按在刀柄上,一个个盯着他,杀机毕lù,侯莫陈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镇…一名隋军斥候正耐心地等待着,杨元庆很快走上前,笑道:“你就是杨总管派来的信使?”

    隋军斥候立刻单膝跪下行礼道:“卑职正是!”

    “那你怎么证明自己不是乔钟葵派人假冒?”

    斥候沉声道:“五年前,杨总管离开草原回京…曾和将军开玩笑,不要娶回突厥女子?!?br />
    杨元庆会心地笑了,果然是杨义臣派来的人,“那杨总管有信给我吗?”

    斥候将一封信呈给杨元庆,杨元庆就着火把迅速看完,他眉头一皱,“杨总管已经到西陉关了吗?”

    “正是…杨总管率两万军队已经抵达西陉关外,他希望能和杨将军配合作战,共同对付乔钟葵?!?br />
    杨元庆沉思片刻,便对斥候道:“你先下去休息片刻,两个时辰后,我给你答复?!?br />
    杨元庆给旁边shì卫使个眼sè,“带此人下去休息,要好生招待?!?br />
    shì卫领着斥候下去了…杨元庆则背着手,仰望天空一轮明月,他知道西陉关距离枣林镇约五十里…如果杨义臣军队行军速度快,那明天中午便可以抵达枣林镇。

    他又想起侯莫陈的劝谏,其实他也看出来了,今天叛军大败,明显是个yòu饵,关键是,他要怎么说服幽州军那群军官?

    篝火宴会在亥时便渐渐结束了,士兵们都三三两两回镇里睡觉,今晚喝得很痛快,吃得也很痛快…大家心满意足,如果能再有两个女人当然,他们也知道不可能。

    不过赵什住和贺兰谊二人却是可能的,他们俩住在镇上一座大宅内,主人已逃走,留一座空宅…两人便命亲兵去附近村庄抓了两名年轻fù人藏在宅内。

    但这件事做得比较隐秘,他们不敢让杨元庆知道,毕竟在作战时sī藏女人是严重违反军规。

    “老赵,你说杨元庆会不会听了那厮的劝,放过这次机会?”

    和贺兰谊相比,赵什住比较yīn,不大说话,但他却有主见。

    “我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李景派侯莫陈来,我估计是李景怕我们立功,衬托出了他的无能,所以侯莫陈才会拼命阻止杨元庆,这很明显,我觉得我们必须逼杨元庆听我们的话?!?br />
    “老赵的意思,怎么个逼法?”

    赵什住冷冷道:“杀了侯莫陈,用他的人头逼杨元庆就范?!?br />
    两人边说边走,便来到所住的大宅前,他们翻身下马,把缰绳扔给亲兵,赵什住拍了拍贺兰谊肩膀笑道:“先找两个女人消消火,半夜再动手?!?br />
    “正、弟之意?!?br />
    两人走进大宅,却一下子愣住了,只见院子里灯火通明,站满了数百名士兵,杨元庆全身顶盔贯甲,手执金鳞剑,正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两人惊得向后退了一步,大门轰然关上,藏在门后的十八名铁影卫一拥而上,将二人摁倒在地。

    贺兰谊抬头大喊:“杨将军,你这是何意?”

    杨元庆一摆手,十几名士兵从房间里带出两名哭哭啼啼的年轻女子,皆衣衫不整,贺兰谊和赵什住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这是谁告的状?

    赵什住克制住心中的惊慌,问道:“杨元庆,你不会为两个女人和我们翻脸吧!”

    杨元庆冷冷道:“在作战期间藏匿女人,严重违反军规,念在你们破敌有功,我可以不计较,但你们二人sī通汉王,企图谋反朝廷,该当何罪?”

    贺兰谊大怒,“我们几时sī通汉王?”

    杨元庆将两支汉王令箭扔在他们面前,“这是从你们房中搜出,证据确凿,不容抵赖,来人,给我斩了!”

    赵什住一眼认出,这两支令箭明明是从王拔军中缴获,怎么变成在他们房间里搜出?他忽然恍然大悟,大吼,“杨元庆,你是栽赃陷”

    他话没有说完,两名铁影卫同时手起刀落,将他二人人头砍下,脖腔喷出一地鲜血,杨元庆冷笑一声,立即吩咐左右道:“将他二人首级传令三军…二人在军中藏匿fù人,勾结叛王,罪不容恕,有为二人说话者…同罪!”

    停一下,他又令道:“第二骑兵团由侯莫陈将军统帅,第一骑兵团由我亲自统领,命所有百夫长以上军官,皆到义仓听令?!?br />
    杨元庆以雷霆手段夺取了五千骑兵的完全指挥权,用贺兰谊和赵什住的人头震慑住了中级军官,杨元庆随即下令…将战场上缴获的军资财物全部作为赏赐按军功分给五千骑兵,一时欢声如雷,士兵们皆把贺兰谊和赵什住忘之脑后领军的关键就是要军法如山,同时要让士兵们战有所获,这样士兵们才会感恩戴德,才会卖命作战,这是杨素一生作战的经验,杨元庆继承了祖父的风格。

    贺兰谊和赵什住既死…没有人再敢逼战,杨元庆随即带兵离开了枣林镇,向东北方向的繁县而去…脱离了战场,这便使乔钟葵的yòu敌之计落空,使他不得不面对最坏的结果,将同时面临杨义臣和杨元庆的两军夹攻。

    次日中午,杨义臣率二万骑步兵军队抵达了枣林镇,自从五年前他随杨素北征大破西突厥后,便被封为大将军、朔州总管,这次代州危急,他亲率二万大军赶来援助。

    杨义臣一直很忧心,他兵力要逊于乔钟葵军…只有他的一半,两军对垒,,他必败无疑,但听说杨元庆也率五千幽州骑兵来援,他一颗心立刻放下…有这五千骑兵相助,他就有八成胜算。

    不过杨义臣还是有点担心,杨元庆肯不肯与他合作,毕竟与他合作,首功是他杨义臣,杨元庆只有从功,这个,他觉得有必有和杨元庆好好谈一谈,或许,他可以在别的方面能做出一点让步。

    正想着,有士兵在门口禀报:“禀报总管,杨元庆派使者求见?!?br />
    “快请进!”

    杨义臣慌忙起身,他正想这件事,杨元庆便派人来了,片刻,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走进房间,杨义臣微微一愣,他只觉此人很面熟,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参见杨总管!”男子进门长施一礼,显然他不是军人,没有行军杨义臣忽然想起来了,他指着男子道:“你是甲壹?!?br />
    这个男子他见过,就是杨素铁影十八卫的首领,没有名字,叫甲壹。

    甲壹裰微笑道:“几年不见,杨总管风采更胜往昔?!?br />
    “哎!在马邑那个地方,哪里敢奢谈‘风采,二字。

    杨叉臣苦笑一声,连忙道:“请甲老弟进来坐!”

    他一时想不起一个比较好的称呼,似乎这个甲壹和他年纪差不多,叫一声老弟也不错,他又命亲兵上两碗酪浆。

    甲壹坐下道:“公子已经给我起名为杨家臣,我现在已从军为仪同,协助我家公子掌管第一团骑兵?!?br />
    “杨家臣!”

    杨义臣笑了起来,“这名字不错,就像我兄弟一般,以后我就叫你一声家臣老弟?!?br />
    “不敢,家臣怎敢和杨总管称兄道弟?!?br />
    杨家臣谦虚两句,随即歉然道:“我家公子本想亲自来拜会总管,怎奈他刚掌军权,不能离开,只能委托我来和总管谈一谈。

    “刚掌军权?”

    杨义臣有些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杨家臣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率地说道:“贺兰谊和赵什住在军中藏匿fù人,并有sī通杨谅之嫌,已被我家公子斩首示众了?!?br />
    杨义臣眯起眼笑了起来,他暗竖大拇指,杨元庆不愧是杨素之孙,果然有其祖风范,手段狠辣果断,很有魄力。

    他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本来我也想派人去和杨将军谈一谈,想请他的骑兵配合我作战,不知他是否”

    杨家臣微微一笑,“我来就是转告总管,公子说,这次代州之战,他会全力配合杨总管?!?br />
    杨义臣大喜,他没想到杨元庆这么爽快,连条件都不谈便答应了,这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他连忙道:“我会向圣上禀明杨将军的功劳,绝不会让他受委屈?!?br />
    “我家公子倒不在意什么功劳,他只希望以后大利城出来的人,请杨总管多多关照?!?br />
    杨义臣呆了一下,他忽然明白了,原来杨元庆是要给自己做个人情,杨义臣也是爽快人,他仰头笑道:“好一个聪明的杨元庆,好!这个人情我记住了,将来我杨义臣一定会关照他的手下?!?br />
    杨家臣不由暗赞杨元庆有眼光,其实他也知道,主人杨素在刻意打压孙子杨元庆,不让他风头太盛,这次抓捕窦抗,又支援代州,虽立下大功,估计封赏也高不到哪里去,还不如给杨义臣做个人情,结交有用之人,为将来做铺垫,不计较一时名利,这才是目光长远之人,杨家臣跟杨元庆的时间并不长,他已感觉到,杨家上下,也只有杨元庆才是主人杨素的真正继承人。

    想剿这,杨家臣便站起身告辞,“这样,我就回去给公子复命?!?br />
    “稍等!”

    杨义臣急道:“元庆还没有说具体怎么配合作战?”

    杨家臣深施一礼道:“我家公子说,杨总管尽快计划作战,他自然会在关键时候出现?!?br />
    杨义臣缓缓点头,“我明白了,那我在战场上和他相会?!?br />
    战争固然讲的是诡道,但有的时候把诡计摆明了,对方虽然知道,却也无可奈何,这就叫阳谋.

    这次代州之战就是典型的阳谋,乔钟葵将以不到四万军迎战二万军的杨义臣部,他明明知道杨元庆的五千幽州骑兵会在某个关键时候杀出来,他却毫无办法,也无从选择,杨谅已经传来命令,三天内拿下代州,没有什么可以解释,杨谅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军队和时间。

    乔钟葵唯一能做的是,保留一部分军队,作为对杨元庆骑兵的防御,可那样一来,他对杨义臣之战就没有多大的把握了。

    时间又到了次日上午,杨义臣的两万两千朔州军和乔钟葵的三万七千并州军终于相逢,两支军队在雁门县以东约二十里一片旷野上摆下了战场。

    “咚——咚——咚!”

    战鼓在一声声敲响,节奏并不快,更像一种战备中的提醒,但一声声战鼓,每一下都像敲到人的心脏上,让人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一种大战来临前的压抑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乔钟葵打手帘向光秃秃的旷野深处望去,他很想知道,此时杨元庆的五千骑兵在哪里?!。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