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 七章 生死之约【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天下枭雄7,天下枭雄正文第七章生死之约

    本文来自杨元庆一路跋涉,他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回京的第一晚,他睡得格外香甜,竟一觉睡到天亮。

    天刚亮,杨元庆便被一阵敲mén声惊醒,他从áng榻上一跃而起,快步向院走去,“是谁?”

    “元庆,是我!”是大管家杨玄tǐng的声音。

    在杨元庆所有的叔父和祖父中,只有这个杨玄tǐng和二叔杨玄奖对他一直不错,其他叔父兄弟都对他并不太友好,包括他父亲杨玄感,他两次回京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见过父亲,当然,第一次是因为杨坚驾崩,而这一次他夜里回府,没有惊动任何人,父亲不知道他回来,也是在清理之中。

    杨元庆开了mén,笑着打个招呼,“六叔早!”

    杨玄tǐng笑得有点勉强,“我是听mén房说起,知道你昨晚回来?!?br />
    杨玄tǐng应该心情很好,他刚刚因为叔父功绩而得到册封勋官,但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却实在和高兴搭不上边,一脸的无可奈何,杨元庆也察觉到了,便问:“六叔,出什么事了吗?”

    “贺若弼来了,就在府mén口,他不肯进mén,指明了要找你?!?br />
    停一下,杨玄tǐng又苦笑一下,“建议你带上兵器和战马?!?br />
    杨元庆不由冷笑一声,贺若弼好快的消息,是谁给他通风报信,连杨府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已回来,他却已知道了,来找自己报仇,来得好,他正等着呢!

    杨元庆转身回屋,穿上了他的边塞军服。内披细甲,头戴铁盔,腰挎横刀,提着破天槊快步向马房走去……

    杨府mén前小广场上已聚集了人山人海,几乎一个坊的人都跑来看热闹,一个令人震惊且极为趣味xìng的消息在迅速向附近街坊传播,宋国公贺若弼率领三百家丁来杨素府上挑衅了。

    这种事情只有在十七八年前平陈之战后发生过,当时贺韩争功。贺若弼带领数百家将到韩擒虎府mén前挑衅,闹得满城风雨,而今天。恰好又是当年争功案的主角贺若弼。

    此时,杨素府上的数百家丁也全部出动,将大mén严严实实护卫住。两排列戟也搬回府mén内,正好杨素之弟杨约前天刚从太原宣旨回来,今天在府内休息,他闻讯而出,正在劝说贺若弼回去。

    贺若弼全身铠甲,手提八十斤重的板mén大刀,骑在一匹高大的战马之上,他眼睛里悲愤万分。他最心爱的次贺若锦在一个月前因伤口不慎感染而病死了,他和杨元庆的仇恨只能用死来了结,要么他死,要么杨元庆死,没有第二条路。

    杨约因成功夺取京城军权立下大功,而被封为内史令,位高权重,但他的劝说也没有使贺若弼动心。

    贺若弼冷冷道:“杨内史请回府。这件事是我和杨元庆的sī仇,和杨府无关,杀死杨元庆,我贺若弼愿任由杨太仆处置,是杀是剐,悉听尊便,但今天杨元庆非死不可?!?br />
    杨约也有点恼火了。这贺若弼好歹也是六十岁的人了,爵封国公,怎么做事像个不懂事的máo头小,来杨府面前撒野,这算什么?;箍诳谏岛脱罡薰?,这叫无关吗?

    “贺若国公,你对我杨家有什么不满,可以去找圣上告状,我杨家该承担什么责任,由圣上来裁决,我杨家无话可说,但你是堂堂国公,却来杨家府mén前挑衅,我决不能接受,我最后警告你,回去!否则,我到圣上面前参你犯上。[本章由为您提供]”

    杨约的威胁,贺若弼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心中只有儿失去一只手臂的惨状,只有儿最后临终要他报仇的哀求,此时他心中已经被仇恨填满,他只有一个念头,杀死杨元庆,用他的人头给儿祭奠,至于是否得罪杨家,他已经豁出去了。

    贺若弼的眼睛忽然一亮,随即闪烁着一种深深的仇恨,轻轻扭动肩膀,肩膀骨骼咔咔作响,目光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杨府mén前随即一阵sāàn。

    杨约一回头,见杨元庆骑马出现了,他心中一愣,元庆什么时候回来了?

    他见杨元庆全身盔甲,手执长槊,顿时脸一沉,呵斥道:“元庆,你要做什么?”

    杨元庆向杨约一拱手,“二祖父,有人要来找我杨元庆麻烦,我当奉陪!”

    “胡闹!”

    杨约怒道:“这里是杨府大mén,你们难道想在杨府mén前杀人吗?”

    杨元庆也不想把杨家卷进此事,他催马上前,对贺若弼冷冷道:“我与你签个生死状,异地决战?!?br />
    面对杀仇人,贺若弼的瞳孔收缩成了一条线,他恨不得一刀将杨元庆剁成两段,但这里毕竟是杨府,贺若弼狞笑一声:“好!我来找居中人,你来定时间地方,我们不死不散?!?br />
    杨元庆毫不畏惧地迎着贺若弼凶狠的目光,平静地说道:“地方很简单,就在崇仁坊左卫校场,时间就订在明天中午午时正,我们不死不散?!?br />
    “不死不散!”

    贺若弼回头怒喝一声,“我们走!”

    他带着三百家丁浩浩dààng而去,杨约气得满脸通红,他狠狠瞪了杨元庆半晌,却不知该怎么说他,杨元庆异常冷静道:“此事和杨家无关,是我个人恩怨,希望杨家不要chā手此事?!?br />
    张口杨家闭口杨家,就好像他不是杨家人,杨约恨不得给他一记耳光,但又想到大哥纵容此,他只得无可奈何道:“好吧!你既然要赌这条命,那你是死是活,与杨府无关?!?br />
    杨元庆调转马头便务本坊外奔去,杨约愣住了,他望着杨元庆渐渐远去的背影,也不得不佩服这孩的硬气,当真是不求杨家,以一己之力与贺若弼对抗……

    杨元庆直接去了晋王府,此时。杨昭正在餐堂吃他的早上第二顿饭,他自己都不知一天要吃几顿饭,反正肚饿了就要吃,不吃他就有一种将饿死的痛苦,听杨元庆到来,杨昭连忙笑着吩咐道:“请他到这里来!”

    片刻,杨元庆跟着一名宦官走进了餐堂,杨昭呵呵笑道:“来得正好。一起吃一点吧!”

    杨元庆上前施一礼道:“殿下,我有一件重要之事,要禀告殿下?!?br />
    杨昭见杨元庆表情慎重,便点点头,吩咐左右把饭菜端走。宫人又给他们上了茶,杨昭这问道:“什么事?”

    “殿下,今天上午贺若弼来找过我了?!?br />
    “果然被你猜中了!”

    杨昭冷笑一声道:“若不是某个人通风报信,贺若弼怎么可能这么快知道你回来,然后呢,你准备怎样应对?”

    “幕后之人我不管,但贺若弼我已经和他定下了生死斗,就在明天?!?br />
    “生死斗?”杨昭一惊?!澳阆肷绷怂??”

    杨元庆笑了笑,“或许是他杀了我呢?”

    停一下,杨元庆又道:“不过这件事我倒有一个想法?!?br />
    杨元庆便凑上前低声给杨昭说了几句,杨昭眼睛顿时瞪圆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天??!这个杨元庆的胆也未免太大了。

    “不行,这办法太狠毒了,我不能答应你!”杨昭一口回绝。

    杨元庆也知自己的办法狠毒。但他现在要抱牢杨广的大tuǐ,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要赌这一把,杨元庆摇摇头道:“殿下,要做大事,光有fù人心肠可是不行的,该狠的时候还得狠。否则殿下有一天就会因为心肠太好,而败在齐王手上,请殿下三思?!?br />
    杨元庆的话击中了杨昭的要害,他沉思良久,终于点点头?!罢饧挛沂遣荒芙邮?,不过我可以去和父皇说一说,看父皇态度如何?”……

    杨素之孙要与贺若弼生死决战的消息像一阵风似的传遍了大兴城,绯闻和决战一向都是普通人最感兴趣的话题,一时间,贺杨之战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焦点,甚至取代了十天后将举行了三品十八将之争,酒肆、青楼、乐坊、客栈、赌馆,几乎所有人公共场所都在谈论这场生死之战,每个人都在兴奋地期待着结果。

    不屑之人也有,堂堂的宋国公不顾身份,竟然要和一个边军偏将进行生死之战,令人不齿。

    但也有人明白,以杨素现在如日中天的地位,贺若弼想告倒杨素的孙几乎是不可能,他也只能用这种sī人决斗的方式来报杀之仇。

    这个消息越传越广,甚至传进皇宫,最终惊动了皇帝杨广。

    太掖殿御书房内,杨广坐在御榻上,正在听取杨玄感讲诉贺杨之争的前因后果,其实这件事杨广也知道一点,他听nv儿南阳公主讲过杨元庆冲击贺若府的经过,他也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

    尽管贺若弼在这件事情上遭受了奇耻大辱,最后儿也病死了,可谓遭受重创,但杨广并不想管,一方面固然是杨元庆救过他的命,而另一方面,贺若弼支持前太杨勇,令杨广一直耿耿于怀,他怀疑贺若弼也参与了仁寿宫之变,只是没有证据,柳述自杀,把所有的证据都湮没了,贺若弼若由此而死,是最好不过。

    杨广见杨玄感忧心忡忡,希望自己能够出面制止这场sī斗,他不由微微一笑,“杨爱卿,其实朕以为应该是贺若弼那边来求朕制止对,难道杨爱卿以为元庆会遭遇不幸吗?”

    杨玄感苦笑一声道:“陛下,元庆是臣的儿,不管是他被杀,还是他杀了贺若弼,臣觉得都不妥,毕竟贺若弼是朝廷重臣,在朝廷有很深的人脉,就算是公平决斗而死,可元庆还是会竖立很多敌人,陛下,元庆还太年轻,不懂这种人情世故,而且这场sī斗也有失朝廷体统,臣恳求陛下下旨,制止这场不必要的sī斗?!?br />
    杨广沉思片刻便问:“谁是他们生死之战的中间人?”

    “微臣听说是独孤整?!?br />
    独孤整是独孤罗之弟,也是关陇贵族中重要人物,杨广有点愣住,他脑海里在这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尽管这个念头还不是很清晰,仅仅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但他还是jī动得忍不住微微手抖,但杨广很快克制住内心的jī动,淡淡一笑道:“这样吧!你让元庆来见见朕,我来劝劝他?!?br />
    “陛下,元庆已经不住在府中,臣听说他暂时住在晋王府内?!?br />
    杨广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这件事朕心里有数,爱卿退下吧!”

    “微臣谢陛下!”

    杨玄感退了下去,杨广见mén口一名宦官yù言又止,便问:“什么事?”

    “陛下,晋王殿下来了,说有急事求见?!?br />
    “宣他进来!”

    片刻,杨昭艰难走进御书房,给父亲跪下,“儿臣参见父皇,祝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自从仁寿宫事件后,杨广对长杨昭的印象好了很多,长虽身féi胖,但头脑很清醒,办事也得力,关键是他待人宽厚,让杨广很欣慰,他来把一切阻碍都扫平,再让儿施仁政,这也不错,只是他的身体让人揪心。

    想到这,杨广柔声问儿,“皇儿最近身体如何?”

    杨昭鼻猛地一酸,多少年了,父亲都没问过自己身体,今天又关心自己了,他哽咽地道:“多谢父皇关心,儿臣很好,体重已经有所下降?!?br />
    “这是好事,你要控制住自己对食物的,这样会慢慢瘦下来,你的身体就会变好,朕很期待你身体变得强壮?!?br />
    杨昭磕了个头,红着眼睛道:“儿臣铭记父皇之言,绝不放纵自己?!?br />
    “这样朕就放心了?!?br />
    杨广笑着点点头,又问道:“皇儿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父皇,关于杨元庆和贺若弼之斗,杨元庆给儿臣提了个建议?!?br />
    杨昭向两边宦官看了看,没有再说下去,杨广向两边挥挥手,“你们都下去!”

    所有宦官都退下,御书房里就只剩下杨广父二人。

    “你说吧!杨元庆提了什么建议?”……

    几名小宦官躲在角落里低声窃语,言语中充满了对杨玄感的不满。

    “杨使君也是,圣上朝务这么繁重,他还拿这些家事来烦恼圣上,圣上还真听他啰嗦了半天?!?br />
    “哎!你们不懂,毕竟贺若弼是宋国公,他堂堂一介国公,还跑出去写生死状,和人斗生斗死,这样太失体统?!?br />
    “错!你们统统都错了,根本原因是杨元庆是杨太仆之孙,圣上必须看杨太仆的面,所以过问?!薄?br />
    几个人窃窃议论,这时,房间里传来皇帝杨广的声音,“进来一人?!?br />
    几名宦官慌忙推mén进去,只见杨昭垂手站在一旁,而杨广背手站在窗前淡淡对杨昭笑道:“这小头脑不错,居然和朕不谋而合?!?br />
    “陛下,请吩咐!”宦官请示道。

    杨广立刻回头吩咐道:“去晋王府把杨元庆给朕找来?!薄?br />
    天下枭雄7,天下枭雄正文第七章生死之约更新完毕!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