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八章 临战前夜(470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夕阳西下,残阳的余晖映照在晋王府东院内的一片草地上,杨元庆全身盔甲,执槊凝神而立,他一摆长槊,槊影飞舞,槊刃在夕阳映射下如朵朵火光跳动,疾huā渐yùmí人眼,他槊影越来越快,渐渐地变成了一团烈火在燃烧。

    杨元庆全神贯注,他的槊法并没有招数,当初宇文成都给他的册子里只有十六字口诀,他最终悟透十六字口诀的精髓。

    战场之上没有什么招数套路,战局千变万化,招数也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他只要悟透十六字口诀,那他就是一名顶尖的使槊高手。

    杨元庆一直觉得这有点像笑傲江湖中的独孤九剑,确实也真是这么回事。

    明天就是决战的日子,他一点不敢大意,也没有半点轻敌,毕竟贺若弼是军中公认的九大将军之五,武艺超群,尽管贺若弼已经年过六十,他杨元庆似乎有年轻的优势,坊中也是这样传言,但杨元庆心里清楚,真正的高手决战,往往一两招之内便能胜负见分晓,这个时候体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速度、力量和经验。

    杨元庆一招收式,霎时间,槊影消失,他将长槊重重插入土中,这才转过身,对站在他身后已经很久的杨昭笑道:“让殿下久等了?!?br />
    杨昭轻轻鼓掌,由衷赞道:“果然厉害!”

    杨昭身体肥胖,虽然不宜练武,但他见多识广,他会辨识武艺高低,杨元庆的武艺着实令他赞叹不已。

    在旁边一块大石上坐下。杨昭拍拍身旁的空位“你坐下吧!我有话对你说?!?br />
    杨元庆取过毛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慢慢走到杨昭身边坐下笑道:“其实只是寻找一下手感,真的和他一战,恐怕只须两三招便见分晓?!?br />
    杨昭眉头一皱“元庆,虽然现在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但我的本意。这种赌斗生死是鲜卑人陋俗,你是汉人,完全可以不用理睬他这一套?!?br />
    杨元庆摇摇头“这个和民族无关,我和他之间仇恨太深。确实到了非生死了断不可?!?br />
    “可是你才十六岁不到,而他已经享受够了荣华富贵,这对你太不公平?!毖钫烟玖丝谄?。

    “殿下,为什么一定会是我输?”

    杨元庆笑道:“我可是很自信,我认为一定是他败?!?br />
    “说说看,为什么自信?”杨昭笑着问。

    杨元庆淡淡道:“很简单,他的刀已经被温柔乡泡软了,而我刚从沙场血战归来。杀气未消?!?br />
    “有道理!”

    杨昭赞许地点了点头,他沉吟一下,又缓缓道:“刚才父皇又派人送信来,他还有几句话要补充,让我再交代你一下?!?br />
    齐王府,齐王杨暕的幕僚陈智伟急匆匆奔进王府,他一路快步疾走,片刻便来到杨暕的书房前。书房门关着,他刚想敲门,两名杨暕的贴身shì卫却拦住了他,向他摇摇头,陈智伟一怔,他忽然听见房间里传来女人的dàng笑声,顿时明白过来。连忙站到旁边等待。

    大约过了一刻钟不到,门开了,一名头发略显凌乱的年轻女子快步走出,脸上红晕未褪,陈智伟心中暗吃一惊。这女子是齐王妃的姐姐,嫁给大将军元寿之子,她怎么和齐王勾搭上了?

    “外面是谁?”屋里传来齐王杨暕的问话。

    “是属下,陈智伟?!?br />
    “进来!”

    陈智伟快步走进书房,书房内弥漫着一股令人难受的气味,陈智伟想到这间屋子曾经发生过的事,他的鼻子就忍不住抽了抽,杨暕坐在桌案后冷冷地望着他。

    杨暕那冷酷的眼神使陈智伟打了一个寒战,他慌忙躬身道:“卑职已经得到最新消息,贺若弼和杨元庆的生死斗,将由独孤整做居间?!?br />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杨元庆现在住在晋王府内?!?br />
    杨暕脸sè稍稍和缓一点,又道:“这个我已知,我是想知道,贺若弼他们有没有什么别的手段?”

    “应该没有,我们的人说,贺若弼今天在府中拼命练武?!?br />
    “哼!”

    杨暕不屑地冷笑一声“平时玩女人玩到tuǐ软,现在才想起练武,晚了!”

    “殿下,要不要我们出手,帮一帮贺若弼,直接让他干掉杨元庆?!?br />
    杨暕起身背着手走了几步,他心里很矛盾,杨元庆住在杨昭府上,让他感到一种潜在的威胁,他深知杨素的份量,一旦杨素真的因为孙子杨元庆而被拉到晋王一边,对他非常不利,如果能借贺若弼之手,杀掉杨元庆,铲除这个潜在的危险,倒也不错。

    但杨暕却在想另一件事,听说父皇已经以某种方式介入这起争斗,如果自己事机不密,被父皇知道是自己在暗中操纵此事,恐怕这会引起父皇的极大震怒,对自己更不利。

    杨暕心中权衡利弊,着实感到很矛盾,陈智伟很了解杨暕的担忧,他笑着献计道:“其实杨元庆不过只是杨家的庶子罢了,据卑职所知,他从小就独行特立,杨家上下并不喜欢他,今天他之所以住到晋王府,就是因为他在杨府呆不下去了,殿下不如在这上面做做文章,降低他对杨素的影响力,这样我觉得更稳妥?!?br />
    陈智伟这条计策叫釜底抽薪,让杨暕十分满意,而且杨元庆应该很快就会回大利城,他确实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他点了点头“这次生死斗我们就不要参与了,可以置身事外,不过杨素那边要争取,要用点心,必须想办法让杨素支持我?!?br />
    “卑职明白了,卑职再去寻找一条路?!?br />
    “等一等!”

    陈智伟刚要走,杨暕又叫住了他,冷冷吩咐道:“贺若弼府上那个小管家。把他杀掉!”

    陈智伟不由打一个寒颤,正是这个小管家告诉贺若弼,杨元庆已经回京,昨天他才刚刚收买,今天就要杀掉吗?陈智伟不敢分辩,答应一声,慢慢退下去了。

    杨暕目光又落到桌上的一支玉角子,他拾起玉角。轻轻掂量了一下,又忍不住放在鼻子前嗅了嗅,脸上lù出了一种得意的笑容。

    …………,

    贺若弼近二十年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专注于武艺,在后huā园里。贺若弼身穿一件紫sè武士袍,头束金冠,将一把板门大刀舞得风声大作,刀光如雪。

    贺若弼今年六十岁,但依旧筋骨强健,武艺高强,尤其箭法出众,五年前。他曾和突厥人比箭,百步外,一箭射中墙上鸟羽,折服了突厥人,令杨坚大为赞赏。

    贺若弼武功虽高,但xìng格人品却不好,他脾气暴躁,xìng子鲁莽。尤其心xiōng狭窄,眦睚必报,开皇九年灭陈,他和韩擒虎同时进攻南朝都城健康,在攻进皇宫时,贺若弼慢了一步,被韩擒虎抢先抓住陈后主。令贺若弼暴跳如雷,几次拔剑找韩擒虎决斗,yù争头功。

    一个小小的战功他都不肯放过,更不用说杀子之仇,杨元庆离京北上??坦堑纳弊映鸷拊诤厝翦鲂闹谐粱艘桓龆嘣?,这次杨元庆再次回京,他心中的仇恨之火便再也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

    贺若弼舞动八十斤重大刀,在面前有一根木桩,此时,这根木桩在他眼中渐渐变成了杨元庆,他眼中恨得要喷出火来,大吼一声,拦腰劈去,‘喀嚓!’一声,木桩被劈成两段,贺若弼将大刀往地上重重一插,得意得哈哈大笑起来,他脑海里仿佛出现了杨元庆被他一刀劈为两段的情形。

    一名身子丰满的丫鬟连忙端着木盘上前,将盘中一碗酪浆高高举在他面前,贺若弼端起酪浆咕嘟咕嘟一口喝干,毛耸耸大手却从丫鬟衣襟内探入,使劲揉捏着丫鬟丰满的xiōng脯,丫鬟脸胀得通红,低低喊了一声“老爷!”

    贺若弼这才发现长子贺若胜就站在身后,他只得抽回手,不悦地问道:“什么事?”

    贺若胜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幕,满脸尴尬,躬身道:“父亲,平乡侯来了,在外书房等候?!?br />
    “我知道了!”

    贺若弼从盘子又取过毛巾擦擦汗,扔给了丫鬟,便向外书房而去,贺若胜快走几步,跟上了父亲,在身后道:“父亲,不如明天让孩儿上吧!”

    “你?”

    贺若弼回头看一眼儿子,哼了一声道:“你那个武艺连一般边将都比不上,还想和杨元庆斗,你不是送死吗?”

    “可是父亲年事已高,若有三长两短……”

    “够了!”

    贺若弼不高兴地打断儿子的话“现在别说这些废话!”

    停一下,他又冷冷道:“我若死了,你自然会继承我的爵位,你担心什么?”

    贺若胜不敢吭声了,父亲这么大年纪,堂堂的宋国公,还要和一个年轻小将决斗生死,他实在是觉得丢脸。

    …………,

    贺若弼推门进了书房,书房内,一名中年男子正慢慢喝茶,贺若弼并不喜欢喝茶,他府上有最好的méng顶茶,一般都是用来待客。

    中年男子见贺若弼进来,连忙起身笑着行一礼“看样子贺若兄很有信心嘛!”

    中年男子名叫独孤整,是北周名将独孤信的第七子,今年五十岁,官拜幽州刺史,因杨谅造反而回京暂避,正是他向杨广告密,幽州总管窦抗有勾结杨谅的嫌疑。

    独孤家族可以称得上是关陇贵族第一门阀,不仅是因为独孤信是北周顶梁之柱,同时也因为杨坚皇后独孤伽罗便是独孤信的女儿,使独孤家族在隋初尤其受宠,独孤信的八个儿子和几十个孙辈或者是朝廷高官,或者在军中任要职,掌握着很大的军权。

    独孤家族与贺若家族是世交,也有姻亲关系,贺若弼死去的次子贺若锦就是娶了独孤家族的女儿。

    贺若弼点点头“七郎请坐吧!”

    两人分宾主坐下,独孤整便从身边包里取出一件东西放在桌上,笑道:“这个是给你的?!?br />
    贺若弼的眼睛顿时一亮。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