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九章 生死之斗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桌上放的是一件毫不起眼的黑sè比甲,皱皱巴巴,就仿佛是百年陈货,使人没有yù望再看第二眼。

    但贺若弼却知道,独孤府中有一件防具至宝,是一件西域胡人常穿的比甲,可以刀箭不入,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它是用什么材料织成,当年宇文泰感于独孤信的功绩,把这件防护至宝赐给了他,便一直代代相传,应该就是桌上这件比甲。

    贺若弼当然知道这不是送给他,而是借给他,就是这样,贺若弼也感受到了独孤家族对他爱护,他心中异常感动,轻轻抚mō这件黑黝黝的比甲,眼中有点湿润了。

    “我大哥希望贺若兄最好明天不要出战,如果一定要出战,那请务必杀了杨元庆?!?br />
    “会的,有这件防具,锦儿便可以瞑目了?!?br />
    独孤整是明天的居间人,也就是他们生死之搏的证人,尽管独孤整希望贺若弼获胜,但当他看见贺若弼对这件防具如此信赖,他的心便凉了半截,如果贺若弼真以为这件防具能抵御住杨元庆千斤一击,那贺若弼必死无疑。

    独孤整再也忍不住,问道:“贺若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杨元庆的马有多快?他的槊有多重?他槊法师从何人?他的双臂有多大力量?这些,贺若兄了解过吗?”

    贺若弼一下子愣住了,这些他都一无所知。

    贺若弼和杨元庆之间的约斗是鲜卑人的一种旧俗,其实很多草原民族都有这种风俗,比如突厥勇士乌图约战薛乞罗,其实也是一样的决斗,双方公平决战,生死由天。

    但鲜卑人入主中原百余年,这种风俗已经越来越少,偶然发生一次也和草原的方式不一样,草原人约战,找一块草地,死者天葬生者离去,无牵无挂。

    而鲜卑人的约斗演变百年后,便多了一点汉人的特sè,那就是要先签生死状,双方必须要找一名居间做证人,然后三方签订生死状,声明这是双方自愿公平决斗无论生死都和对方无关,这主要是应付官府。

    尽管如此,这种决斗还是少之又少,每一次发生,都会引来大批围观者,更不用说是京城活跃人物贺若弼和杨素之孙的决斗,这场决斗经过一天一夜的发酵,已是万众瞩目。

    天还没有完全亮崇仁坊的坊门刚刚开启,从旁边各坊赶来的数百人便蜂拥而入,人人撒tuǐ向左卫校场奔去那里是今天的决战场所。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等这第一批人奔到校场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千余人,这些人都是崇仁坊的居民以及昨晚就没有离开崇仁坊的热心者,他们早已占据了最好的位置。

    左卫军校场是左卫训练骑兵之地,占地近四十亩,是一片广阔草地,四周修建了一座不到一人高的矮矮围墙,事实上这里已经成为崇仁坊居民夜里纳凉的平民广场,也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去处。

    在左卫校场决斗是杨元庆所选,他之所以选这里,是因为他曾在这里练习了两年的骑射,对这块土地上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

    天渐渐地亮了,越来越多的民众向崇仁坊涌来校场四周人山人海,草地上、墙头上都挤满了看热阄的民众,连四周的一圈大树上都坐满了人。

    既然是在左卫校场决斗,那维持秩序的责任自然落在左卫身上,左卫大将军史祥亲自率领一千余名士兵,在校场内忙碌地维持秩序,他们昨天晚上就便用石灰画好了白线,为了?;っ裰诎踩?,不准任何超过这条白线,一队队士兵沿着这条白线来回巡逻。

    除了左卫,京兆府衙和大兴县衙的数百名衙役也出动了,他们负责外围的秩序安全,谁也预料不到,京城的好事者竟然是如此之多,一场简单的决斗,竟jī发起了全城的热情,引来上万民众的围观。

    人人都知道贺若弼是要为子报仇,但杨元庆和贺若三虎之间有什么恩仇,却是众说纷纭,一天一夜,贺杨二人决斗的原因便有各种说法在全城流传,最靠谱的说法是利人市流传出来的夺马案,有很多目击者作证,贺若锦夺走了杨元庆的一百多匹战马,随即杨元庆赶到贺若府将贺若锦打成重伤,这一幕也有数千人目睹。

    不过,真正流传得最广的说法却是贺若锦抢了杨元庆的未婚妻,未婚妻受辱自尽,杨元庆从边疆回来报仇,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人们却更愿意相信这种说法。

    离左卫校场不远便是闻喜县公裴矩的府邸,裴矩时任吏部shì郎,一早,裴矩便上朝去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从裴府的东院便可直接看到校场内的情形,裴府东院离校场最近处是裴氏族学,数十名身在京城的裴家子弟在这里读书,族学内有一座博识楼,是族学的藏书楼,共有三层高,站在三楼可以清晰地看见校场内的情形。

    不过裴家子弟却没有福气目睹今天的盛况,学监裴知清手拿一把铁戒尺,目光严厉地盯着每一个生徒,所有人必须老老实实读书,不准去凑热闹。

    这裴老学究略略有点偏心,他不准自己的弟子荒废学业,却准许裴家姑娘上楼去观战,让裴氏子弟们好生不服,不服归不服,却没人敢抗在博识楼三楼的窗前,已经站了五六名裴家女孩子,她们正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今天的生死决战。

    “我听秦管家说,是贺若锦抢了杨元庆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未婚妻,他的未婚妻自尽身亡,引来杨元庆从边疆回来报仇?!?br />
    说这话的少女是裴矩长子裴文靖的女儿裴幽,她是这群裴家女孩子中年纪最长的一个,今年十六岁,已经和太原王氏有了婚约,她xìng格比较外向,消息来源也广,其他几个少女都在全神贯注听她讲述今天贺杨决斗的前因后果。

    “那后来呢?”

    一名大眼睛的少女问道她一双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

    大眼睛女孩叫做裴敏秋,小名敏娘,她原本叫悯秋,但祖父嫌她这个名字太悲戚便把‘悯秋,改成了‘敏秋,。

    她是裴矩次子裴文意的小女儿,今年只有十二岁,前天才从老家闻喜县裴家村来到京城,她便是杨元庆在灞上酒棚内遇到的中年管家所护送的女孩。

    裴敏秋已经知道杨元庆就是那个在灞上打抱不平的年轻公子,所以她格外关注。

    裴幽看了她一眼,便又继续道:“杨元庆回来后,自然要为未婚妻报仇结果把贺若锦打成重伤,不料那家伙是短命鬼,前些日子一蹬tuǐ死了,贺若弼当然要为儿子报仇,所以就有了今天.的决斗?!?br />
    “那他可以报官呀!也可以找皇帝申诉呀!”

    另一个少女不解地问道:“听说贺若弼还是宋国公,这么高的爵位还和年轻人决斗,是不是有点太不自重了?”

    “哎!那杨元庆是杨太仆的孙子,贺若弼能去哪里告状?”

    众少女都一声惊呼原来杨元庆是杨素的孙子,难怪呢!裴敏秋却眉头一皱道:“连杨太仆孙子的未婚妻都敢抢,这个贺若家也未免太张狂了一点?!?br />
    “可不是贺若三虎在京城横行霸道,不过杨元庆听说只是庶孙,那他的未婚妻估计也是小户人家女子,所以被抢也正常?!?br />
    几个少女正说着,校场上传来一阵bō浪般的呼啸声,裴幽急道:“别说了,好像来了,我们快看!”

    几名少女一齐涌到窗前,伸长脖子向远处的校场望去,裴敏秋双手握放在xiōng前瞪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了担忧,那个杨元庆会不会被杀死?

    杨元庆和贺若弼几乎是同时到来,贺若弼在三百名家将以及数十名关陇贵族子弟的簇拥下从东面进入校场,他也没有料到会有数万人来围观他的决斗,一场本想在sī底下解决的恩怨变成了京城盛况。

    居间证人独孤整也没有料到会来这么多人望着一双双热烈而充满期盼的眼睛,独孤整眉头一皱道:“贺若兄,不如改个日子吧!或者换个地方,这么多人,有点不妥?!?br />
    “不换!”

    贺若弼毫不犹豫拒绝了,他狞笑一声,“我就要让他在众目睽睽下,被我一刀劈成两段,方解我心头之恨?!?br />
    独孤整只得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声。

    杨元庆是从北面骑马进入校场,他身后只有五六名晋王府shì卫的陪同,这种个人决斗,人多也没有必要。

    挤坐在在北面草地上千余围观民众纷纷让出了一条路,只见杨元庆身材高大魁梧,头戴鹰棱盔,身着明光铠,脚穿高筒马靴,手背弓箭,腰挎横刀,手执破天槊,骑一匹强健高大的骏马,鹰棱盔下目光锐利而深沉,充满了年轻军人特有的朝气和英武。

    顿时几乎所有人都鼓起掌来,人人都赞叹不已,好一名英武的将军。

    “杨贤弟,等一等!”身后忽然有人大喊。

    杨元庆一回头,只见五名名大汉骑马追来,为首之人一头红发,手执一柄金钉枣阳槊,正是赤发灵官单雄信,在他身后是他兄长单雄忠和上党三虎,他们带来一面大鼓。

    单雄信飞马上前,豪爽大笑道:“听说今天贤弟大战贺若弼,我们特来助威!”

    杨元庆心中感动,前天自己不过是举手之劳,帮他一次,单雄信便记恩于,这才是真正的豪杰好汉,他抱拳道:“多谢单二哥!”

    这时,一名军官骑马奔来,大声问道:“哪位是杨元庆?”

    杨元庆调转马头,“我就是!”

    “时辰马上要到了,居间人请你去签生死状?!?br />
    杨元庆点点头,对单雄信等人一抱拳笑道:“你们给我助威,看我如何干掉贺若老贼?!?br />
    他一催战马,向校场中间疾奔而去,贺若弼已经在生死状上签字画押,他冷冷地盯着杨元庆,此时在他眼中,杨元庆已和一具尸体没有区别。

    “杨将军,请吧!”

    独孤整将笔和生死状递给了杨元庆,杨元庆读了一遍,便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又用拇指蘸墨,按下了自己的指印。

    他把生死状还给独孤整,“可以了吗?”

    独孤整看一眼,便高声道:“时辰已到,生死决斗开始!”

    校场四周轰动起来,数万围观民众等了大半天时间,就是为了这一刻,四周响起一片尖声叫喊,“杀了他!”

    俨如围观菜市口杀头一般的兴奋,数万人所等所盼就是四个字:‘血腥之杀!,裴家藏书楼上观战的几个少女心都提了起来,裴敏紧张得不敢再看,她闭上眼,扭过头去,她害怕看见血腥的一幕,更怕倒在血泊中的是杨元庆。

    她的堂姐裴幽却兴奋得直拍窗子,“快点!快点动手!”

    杨元庆和贺若弼已经奔到各自边缘,随着校场上传来一声长长的喝喊,“开始!”

    杨元庆缓缓举起长槊,直指前方。贺若弼也横劈出一刀,刀光闪过,四周顿时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保持着各种姿态,身子一动不动。

    杨元庆催动战马,向校场中央奔去,单雄信敲响了大鼓,‘咚!咚!咚!,鼓声jī励着杨元庆斗志,杨元庆嘴chún紧咬,目光沉静,破天槊尖刃上闪烁着死亡的冷光,马速越来越快,如风驰电掣。

    贺若弼也催动他的宝马,马速疾奔,他高举大刀,气势如山,企图用无比威猛的气势,将杨元庆一刀劈碎,在他十几年的征战生涯中,不知有多少名将,就是被他力劈泰山般的气势压倒,最后死在他的刀下。

    两匹战马如两条巨龙之首,在电光石火的瞬间交错而过,谁也没有看见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杨元庆冷冷一挥槊杆,他的眼睛充满了蔑视,校场上顿时爆发出一片惊呼声,贺若弼的战马上已经没有人了,战刀飞出几丈远,只见贺若弼面朝下,趴在草地上,他想爬起来,可是爬了一半又倒下了,几名家将急忙跑上前将他扶起。

    单雄信却看清楚了,贺若弼是被他自己击倒,他用力过猛,一刀劈空,杨元庆用槊杆在他后背轻轻一按,便借力将他扫下战马,这是一副典型的、被酒sè掏空了的身躯,当年排名大隋九将之五的贺若弼,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杨元庆骑马缓缓从贺若弼身旁经过,他冷冷地抛下一句,“你这种人,连达头都不如,你不配我杀?!?br />
    他不再理会贺若弼,催马迅速离开了校场,单雄信等人也跟着离去,贺若弼已站起身,头盔掉了,披头散发,脸上、身上都草,狼狈不堪,校场响起一片嘘声,杨元庆竟然没有杀贺若弼。

    贺若弼掩面而奔,这种当着几万人面的羞辱,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裴家藏书楼上,裴幽重重一拍窗台,大声抱怨道:“真是太没劲了!”

    裴敏秋悄悄睁开眼,校场上,杨元庆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愣了半天,才怯生生问:“大姐,是谁死了?”!。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