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一章 仇恨深化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众人又商议了片刻,这才各自起身回府去了,只有元胄未走,元胄和独孤罗是亲家,独孤家的儿子娶了元家之女,今天元胄是随族弟元寿而来,他来的真正目的是想让独孤罗帮他谋一份官职。

    他已经整整赋闲两年,现在新皇登基,必然会大赦天下,那么他的出头之日也就到了,他希望独孤家和云,家能朕合向圣上推荐他,这样他复出就万无一失。

    两人正在谈话时,独孤翰走了进来,向父亲行一礼,“父亲,贺若弼来了,在客房等候多时?!?br />
    独孤罗知道贺若弼已到多时,他也知道贺若弼来找他做什么,本来他对这件事并不热心,他认为贺若弼不顾身份,和一个后生晚辈争斗,实在是有失体统,不过当他听说,对方竟然是杨素之孙,他的想法便有些改变了,如果能用这件事牵制住杨素,倒也未必是坏事。

    独孤罗点点头,“请他进来!”

    元胄还没有来得及说谋官之事,却被贺若弼这个不速之客给打断了,他心中着实有点不高兴,便眉头一皱道:“他来做什么?”

    元胄并不知道今天中午校场比武之事,独孤罗便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简单告诉了元胄,冬摇摇头道:“我们都没有想到贺若老弟竟如此托大,明明已经年迈,却不服老,要和杨元庆赌生死,结果反被其辱,这个奇耻大辱,我看比杀了他还难受?!?br />
    牙,胄当年被罢免就是杨素一手主导,他和杨素sī仇极深,听说杨素之孙羞辱贺若弼,他不由勃然大怒,“一个黄毛小儿竟然敢如此欺辱大隋功臣,简直是反了天了!”

    这时,身后传来贺若弼的声音,“才,公能这样说,贺若弼感jī不尽?!?br />
    贺若弼在独孤翰的引领下走进了内堂,独孤罗连忙起身拱手笑道:“贺若老弟,失迎了!”

    贺若弼却忽然跪倒在独孤罗面前,掩面哭泣,“恳求独孤公为我主持公道……贺若家族将铭记于心?!?br />
    其实贺若弼也不是不能杀杨元庆,他有这个实力和财力,比如他悬赏千金,肯定会有亡命之徒替他卖命,关键是善后,他贺若弼若杀了杨元庆,如果没有人帮他善后,杨素的惨烈报复不是他贺若家族能承受得住,而独孤罗是关陇贵族的领袖……只有他能和杨素抗衡……贺若弼便想把独孤罗也拉下水。

    独孤罗连忙扶起贺若弼,埋怨他道:“你这是做什么,为这点小事,还要下跪吗?”

    贺若弼眼中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他咬牙切齿道:“这对我已经不是小事,我曾以为韩擒虎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敌人,现在我才知道韩擒虎根本不算什么,杨元庆才是我真正的仇人,杀子之仇,羞辱之耻,我只有一句话……不是他杨元庆死,就是我贺若弼亡?!?br />
    独孤罗用一种怜悯地目光注视着他,半晌,他淡淡问道:“你真的决意要杀他?”

    独孤罗这里所说的杀,已经不是公平决斗所说的杀,而是一种暗杀,用一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杀死杨元庆,他知道贺若弼没有能力杀死杨元庆,所以他才来求自己。

    贺若弼眼中射出果断之sè,毫不迟疑道:“是!我决意杀他?!?br />
    独孤罗从本意上说,他并不愿意介入这件事,不过贺若弼亲自登门来求,又给他下跪,情面难碍,他也推脱不掉了。

    独孤罗沉思了片刻,这才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就杀了他,我会祝你一臂之力?!?br />
    旁边元胄也接口道:“我手下也有一些能人,也可以助贺若兄一臂之力?!?br />
    房间里非常安静,月晃从窗户照进来,桌上、地上都映着雕花窗帷的影子,杨元庆盘tuǐ坐在墙边的榻上,呼吸十分均匀,清亮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月光就像一个温柔的女子依偎在他怀中。

    这时,院子里传来敲门声,“元庆公子!”

    好像是管家在敲门,杨元庆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站起身,快步走到院子,将门打开。

    “什么事?”

    “公子,门口有人找你?!惫芗夜ЧЬ淳吹?。

    “是什么人?”

    “来人不肯说,还停着一辆马车?!?br />
    杨元庆沉吟一下,他回屋取一把匕首揣进怀中,跟随着管家向大门外走去。

    杨府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二十几名shì卫严密护卫在马车四周,车窗已经打开,车帘也拉开了一条缝,晋王杨昭面带笑容,耐心地等待着。

    杨元庆快步走出大门,便听见了杨昭的声音,“元庆,这边!”

    原来是晋王,这让杨元庆轻轻松了口气,快步走上前,躬身施礼道:“参见殿下!”

    “你上车,我有话对你说?!?br />
    杨元庆拉开车门上了马车,马车起动,缓缓向坊外驶去。

    马车内,杨昭神情有些凝重,对杨元庆道:“我刚刚得到消息,贺若弼去了独孤罗府主?!把钤炖湫α艘簧?,“他还当真不死心!”

    “他当然不会死心,你在万人面前扫了他的面子,只会更坚定他杀你之心?!?br />
    杨昭笑了笑,又道:“不过还有个消息,我没想到独孤罗居然答应帮助他,真的没想到,这样会省去我们很多麻烦?!?br />
    杨元庆瞥了他一眼,杨昭这句话就等于说,他在独孤罗身边安插有亲信,或者是杨广布下了眼线?

    “殿下的意思是说,这次独孤罗耍亲自对付我?”

    “他不会亲自出手,只是协助,对付你应该还是贺若弼的人?!?br />
    “那会是什么时候,殿下知道吗?”

    杨昭想了想道:“这个我倒是不知,不过独孤罗做事非常果断,按常理推断,最快应该就是明天?!?br />
    “那我们该怎么应对?”

    “你不用担心,若有最新进展,我会及时通知你,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声音巅来越低,马车很快便驶出了务本坊。

    次日上午,杨府门前来了两名兵部官员他们很客气地问门房,“请问,大利城镇将杨元庆在吗?”

    门房立刻进去禀报,片刻杨元庆快步走出,对两名官员拱手道:“我是杨元庆!”

    一名官员上前施礼,“在下兵部郎中元尚凯,兵部有令给将军!”

    说着,他将一纸文糕递上,杨元庆看了一眼,眉头一皱道:“让我今天就回去吧!”

    元尚凯点点头,“兵部收到丰州急报有西突厥骑兵出现兵部希望将军即刻返回大利城?!?br />
    兵部的急令不容推辞杨元庆点点头,“好吧!我这就收拾物品回丰州?!傲矫僭备娲嵌?,杨元庆则回房收拾东西,他的东西很少,片刻便收拾完毕,但他并没有立刻走,他依然在耐心地等待着什么。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门房又奔来禀报“元庆公子,外面来了三辆马车,说是你买的东西?!?br />
    杨元庆立刻起身牵马向府门外走去,府门外停着三辆装饰普通的马车,和一般店铺送货的马车没有什么区别,没有车窗,只有一个小小的通气口,车壁上贴着一张封条,上面盖有利人市市署的红印,很显然是运货马车。

    两辆旁边跟着二十几名黑衣随从,身上是杨府家丁的服sè。

    “公子,这买的是什么东西???”门房好奇地笑问。

    “我买了几百斤茶叶,大利城没有?!?br />
    杨元庆笑了笑,他开车门进了第二辆马车,车厢内坐着的,赫然就是晋王杨昭,他的周围堆满了一包包的茶叶。

    “想不到我居然变成了卖茶叶的商人?!毖钫芽嫘Φ乜嘈σ簧?。

    “殿下,兵部命我立刻回大利城?!?br />
    “我已知道!”

    杨昭笑容消失,他用一种淡淡的语气道:“贺家三百家将今天天不亮便出城了,还有十九名神秘的灰衣人,这十九名灰衣人才是真正的杀手,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独孤家所养的云冈十三骑,另外六人估计是牙,胄的家将,你能对付吗?”

    “我一个人问题不大,大不了就逃走,他们也追不上我,只是……”

    杨元庆有些担忧道:“只是我担心殿下,殿下就不要送我了,万一殿下出了点什么事,卑职担待不起?!?br />
    “你放心吧!我只是短途送送你,不会进他们埋伏圈?!?br />
    杨昭微微笑道:“不管怎么说,你既然要回大利城,我应该送你一程,不是吗?”

    杨元庆飞身上马,跟随三辆马车和二十几名黑衣家丁一起向城西的金光门疾速驶去。

    杨元庆刚启程不久,贺若弼的长子贺若胜便得到了消息,在贺若胜的身旁,还有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便是独孤罗的孙子独孤器,独孤器是奉祖父之命协助贺若家完成今天的行动。

    他见贺若胜的眉头稍皱一下,便问:“怎么,有意外吗?”

    贺若胜摇摇头,“没有什么意外,只是多三辆运货的马车,里面似乎装满了东西,颇为沉重,还有利人市署的封条,应该是杨元庆带回大利城的东西?!?br />
    他又问报信人,“具体是什么东西?”

    报信人道:“听门房说好像是茶叶?!?br />
    独孤器为人谨慎,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便道:“速派人去利人市查一查,杨元庆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贺若胜点点头,立刻吩咐一人去利人市查探消息,他又对另一名心腹说:“速去通报老爷,杨元庆已经出发?!?br />
    贺若胜的心腹猛抽一鞭战马,向城西方向疾奔而去。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