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四章 杀鸡儆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黄昏时分,礼部尚书宇文弼的马车驶进了崇仁坊,停在裴府门前,裴矩已先得到禀报,在门口等候,宇文弼走下马车,向裴矩拱手笑道:“事先未约,打扰裴使君了!”

    裴矩现任黄门shì郎,也是朝廷重臣之一,他身材中等,容貌清瘦,留三缕长须,虽年近六旬,但外表显得很年轻,颇有点仙风道骨之感。

    裴矩也已听说贺若弼、独孤罗、元寿等人被抓捕之事,而这个时候,平时来往不多的宇文弼却上门拜访,他便隐隐猜到,十之**和独孤罗等人之事有关。

    但面子上,裴矩却十分热情客气,他呵呵笑道:“公辅兄这是什么话,怎么能叫打扰?平时请都请不来,今天好容易上门一趟,今天不把公辅兄灌醉了,我是不会放你走?!?br />
    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罢,裴矩一摆手,“公辅兄请!”

    “裴贤弟请!”

    两人亲热地走进裴府,在裴矩的外书房落坐,家人给他们上了几个小菜,又热一壶酒,裴矩给宇文弼倒上一杯酒笑道:“灌醉只是玩笑话,不过公辅兄确实要与我喝上两杯?!?br />
    他又给自己杯里倒满,举杯笑道:“公辅兄,先敬你一杯?!?br />
    “贤弟客气了,我先干为敬?!?br />
    宇文弼一饮而尽,他却拎过酒壶,给裴矩斟满了,两人喝了几杯酒。又寒暄几句,便渐渐把话题引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上来。

    “公辅兄,听说贺若弼竟然刺杀晋王,这有点奇怪,这是什么缘故,公辅兄知道吗?”

    宇文弼苦笑一声道:“就在昨天中午,裴府旁边的校场上发生了一次比武,这件事裴贤弟知道吗?”

    裴矩点点头?!拔一馗笥兴?,听说是贺若弼和杨太仆之孙的sī人恩怨,不过贺若弼为老不尊,和晚辈斗气,有点不成体统?!?br />
    “哼!他因为儿子被杨太仆之孙所杀。一心报仇,其实今天发生在郊外的刺杀案,就是昨晚之事的延续?!?br />
    裴矩眉头一皱,“公辅兄的意思是,贺若弼其实是想杀杨太仆之孙,既然如此,那为何把晋王扯进去,我听说晋王当时也才现场。难道贺若弼不知道,晋王在场而动武,那就变成行刺,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还都不懂吗?”

    “是贺若弼大意了,他没有想到晋王会送杨元庆,而且他事先也有所探查,却没有查到,马车里坐的竟然是晋王。这也是贺若弼命该如此?!?br />
    宇文弼不敢告诉裴矩,这是一个圈套,如果说了,裴矩恐怕就不会帮他了,宇文弼又道:“其实贺若弼鲁莽,那是他咎由自取,我们并不关心。关键是他竟然把独孤大将军和元寿他们牵扯进去了,现在独孤兄弟被抓,元氏兄弟被抓,弄得人心惶惶,他们其实无辜。作为同僚,我们应该替他们说几句公道话,裴贤弟以为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裴矩便完全明白宇文弼来意了,就是想让自己替独孤罗他们说说情,但裴矩不知道,宇文弼是专门来找自己,还是自己是众人说情者之一,做一个联名上书之类,他便笑问道:“那需要我做点什么呢?”

    其实张瑾的意思,迁都之事最好找宇文述去说情,而且宇文弼和宇文述是同族,说情的效果会更好,但宇文弼却很了解宇文述此人,让宇文述去说情,最后的结果很可能非凡救不了独孤罗,宇文述反而会落井下石,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不可信任。

    宇文弼和裴矩的关系很好,而裴氏兄弟最近深受圣眷,在圣上面前说话很有份量,让他做中间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宇文弼便笑道:“其实那天朝堂上谈论迁都之事,并不是说大家反对迁都,只是觉得太仓促,圣上刚刚即位就要迁都,大家都担心圣上是一时兴起,没有意识到迁都的重要,如果圣上能够考虑周全,我想大家都会心平气和地坐下商议,想请裴贤弟替我把这个意思转达给圣上?!?br />
    裴矩心中跟明镜似的,圣上果然有手段,略施小计便让关陇贵族们屈服了,裴矩是河东士族,他对迁都持中立态度,不过有一点,迁都后,关陇贵族的势力肯定会下降,那么此消彼长,北方士族的影响力就会加大,迁都对裴阀有利。

    既然关陇贵族们屈服,那他也愿意做这个中间人。

    “好吧!我可以去圣上说一说,不知公辅兄希望我什么时候去?”

    “事态紧急,我希望裴贤弟现在就去?!?br />
    御书房里,杨广刚刚用完晚膳,他和往常一样,又回到御书房批阅奏折,他每天都有大量的政务要处理,使他这个皇帝做得颇为辛劳。

    此时,杨广正在听取刑部尚书张衡汇报,张衡负责审理贺若弼刺杀晋王案,他非常得力,一切都按照杨广的意思处理得妥妥帖帖。

    “殿下,元胄也承认了他参与了谋杀晋王案?!?br />
    “独孤氏呢?还有元寿,他们承认了吗?”杨广又问道。

    “独孤罗和独孤整都不肯承认,元寿说如果陛下想让他承认,他就承认?!?br />
    “是吗?此人倒tǐng圆滑?!?br />
    杨广笑了笑,接过他们的供词看了看,独孤罗的供词用血写成,‘无罪!’两个字,殷红的血格外刺眼。

    独孤整的供词却写了很多,前因后果,写得清清楚楚,最后写道:‘臣赞成贺若弼杀杨元庆,此行为不当!但刺杀晋王,绝无此心,望陛下明察?!?br />
    张衡小心翼翼察言观sè,他见杨广语气虽然随意,但还是掩饰不住他心中的不满,张衡连忙道:“陛下,臣可以保证,明天天亮前可以重新拿出他们的口供,一定让陛下满意?!?br />
    杨广沉思了片刻,就在这时,宦官在门口禀报,“陛下,黄门裴shì郎说有重要事情求见陛下?!?br />
    “宣他觐见!”

    杨广还需要再考虑一下独孤罗等人的事情,便对张衡道:“你在外稍候片刻,朕再考虑一下,等会儿再宣你?!?br />
    “遵命!”张衡慢慢退了下去。

    片刻,裴矩被宦官领进了御书房,他上前深施一礼,“臣裴矩参见陛下?!?br />
    “裴爱卿,这么晚来见朕,有什么急事吗?”

    “陛下,关于明天朝会,臣有一个奏案,想提请朝会讨论,请陛下先过目?!?br />
    说完,裴矩将一本奏折恭恭敬敬递给杨广,杨广接过奏折看了一遍,心中微微一怔,竟然是提议迁都洛阳的奏案,他看了一眼裴矩,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裴矩很有眼光??!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抓住了机会。

    “裴爱卿,你怎么会想到提议迁东都之事?”

    裴矩躬身道:“陛下,上次陛下在朝堂上提出迁都洛阳,臣一时没有心理准备,事后臣反复考虑,臣非常赞同陛下迁都洛阳的深思熟虑,臣以为,迁都洛阳是我大隋中兴的关键,绝不能被少数sī利者阻挠。臣明日将坚决支持陛下迁都洛阳?!?br />
    “朕理解裴爱卿的忠心,可是反对者众??!仅裴爱卿一人之力,恐怕还是有点吃力?!?br />
    杨广在暗示着裴矩,裴矩心里明白,他微微笑道:“臣可以说服吏部尚书牛弘,御史大夫裴蕴、内史shì郎虞世基等人一并支持臣的方案,并不是臣一己之力?!?br />
    “好!”杨广拍案而起,“朕就期待你明天的表现?!?br />
    裴矩又和杨广商议一下明天朝会的具体细节,便退下去了,杨广心中已经有处置独孤罗等人的方案,他立刻令道:“速宣张衡觐见!”

    裴矩走出大兴宫,登上了马车,马车内坐着他的族弟裴蕴,裴蕴时任御史大夫,也是裴阀在朝廷中的重臣,等裴矩一上车,他便急问道:“情况如何?”

    裴矩半天没有说话,等马车开动,他闭上眼睛,身子随着车壁轻晃,半晌,他才淡淡道:“圣上的意图很明显了,他要扶持士族对付关陇贵族,但他又不想士族坐大,所以我估计他对关陇贵族的打压也不会太狠,我们裴家的地位就将在明天早朝决定?!?br />
    当天夜里,杨广便下旨宣布了对贺若弼、独孤罗等人的处置决定,宋国公贺若弼yīn谋刺杀晋王,证据确凿,罪不容恕,将贺若弼处死,剥夺一切官职及爵位,全家流放岭南。

    前右骁卫大将军元胄为从犯,遣家将参与刺杀晋王,同样证据确凿,将其处死,夺其爵位,家人可赦免。

    幽州刺史独孤整,同样为从犯,遣家将参与刺杀晋王,证据确凿,但念其家族旧功,赐死,家人赦免,准其长子继承爵位。

    蜀国公、左武卫大将军独孤罗与太府寺卿元寿虽未参与策划刺杀案,但知情不报,同样有罪,罪可稍减,免独孤罗大将军之职,贬为庶民,免元寿大将军及太府寺卿之职,贬黜为汉阳县令。

    杨广的旨意当夜便生效,贺若弼等三人当天晚上便在大理寺被处死,独孤罗和元寿则在次日夜里被释放回府,元寿被勒令三天之内离京赴任。!。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