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六章 解囊救窘(530张月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三名少女正是裴家姐妹,年纪稍长的一点是裴幽,另一个是御史大夫裴蕴的剁女裴喜儿,而失手打碎珐琅瓶的大眼睛少女正是进京没有几天的裴敏秋。

    后天便是乐平公主寿辰,这次寿辰邀请广泛,大臣妻女也能参加,她们三人也将出席,三人便商量着来利人市买几件首饰,三人刚选完首饰付了钱,就在起身时,裴敏秋没站稳,不小心碰到了橱柜,结果橱柜上的一只珐琅瓶便摔落下地,跌得粉碎。

    裴敏秋听说一只花瓶就要价值五千吊钱,她深深低下头,吹弹可破的俏脸胀得通红,她一共只有六十吊钱的积蓄,让她怎么赔?

    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天鹅,怯生生站在角落里,楚楚可怜。

    裴家规矩严厉,一般这和钱物方面的事情,都是各房管各房,家族不会插手,而她的父亲在老家闻喜县,不可能过来替她赔钱,难道要她去找祖父吗?

    这时,裴幽忽然忿忿道:“这也不行,不能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如果你讹诈我们呢?”

    康奈尔见她不信,便把一只花瓶装进盒子里,递给她,“姑娘,你随便去哪家问问,问问他们这只花瓶值多少钱?”

    “我当然要问,不能由着你漫天要价。

    裴幽接过盒引对两个妹妹说:“你们稍等我一下,我去别处问问?!?br />
    她转身便走,却险些和杨元庆撞在一起,杨元庆连忙闪开,这时,裴敏秋也转过身,一眼看见了杨元庆,愣了一下,她脱口而出,“是你!”

    她这一声‘是你!……声音非常耳熟,杨元庆忽然想起来了……这个少女不就是在灞上,坐在马车里那个女子吗?虽然没有见过她的面,但她的眼睛和声音,杨元庆却见过听过。

    “你就是灞上那个姑娘……是吧!”杨元庆挠挠头问道裴敏秋勉强抿嘴一笑,她随即又难过地低下头,小声说:“我今天闯了大祸?!?br />
    康奈尔心中开始苦涩起来,原来杨云bō和这个闯祸少女认识,这一认识可就麻烦了。

    “没事的?!?br />
    杨元庆笑着安慰她,“这个康奈尔大叔是好人,他不会为难你?!?br />
    杨元庆又拍拍康奈尔的肩膀,笑道:“大叔……是吧!”

    康奈尔脸上苦得快拧出水来……这让他怎么说……这时,裴幽回来了,她就在隔壁店里问了问,她的脸sè十分难看,看得出问得结果让她失望,她问到的价格比康奈尔的价格还要贵,这可怎么办?

    “大姐,问到了吗?”裴喜儿上前悄悄问道。

    “敏妹,你过来一下?!?br />
    裴幽向裴敏秋招招手,三个女子聚在一起,裴幽小声对她们道:“隔壁店里说……至少值一万两千吊,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大姐,还是告诉祖父吧!这还能怎么办?”裴敏秋几乎要哭出来了。

    “不到迫不得已,我们不能告诉祖父?!?br />
    裴幽想了想道:“实在不行,我就动用嫁妆?!?br />
    “大姐,不能,不能让你动嫁妆,这绝对不行!”

    裴敏秋坚决摇头,“这件事我去给祖父说,是我犯的错,我愿意承担?!?br />
    “再想想别的办法吧!不然,我们再去找其他姐妹凑一凑?!迸嵯捕膊挥言蕹筛嫠咦娓?。

    杨元庆的听力非常敏锐,尽管她们三人在一旁窃窃sī语,他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暗暗叹息,这三个小娘还是太单纯了,一点不懂人情世故,哪有按卖价赔钱的道理?

    杨元庆知道拂棘国也就是东罗马拜占庭帝国,他听康巴斯说过,从那边运来的货物,一般都是十倍利润,康奈尔这对珐琅瓶要价一万吊,那成本也就是一千吊左右,赔一半就是五百吊,哪有真赔五千吊的道理,这个康奈尔明显是在宰人家,他让那个女孩拿着他的花瓶去问价,人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当然会配合他喊价。

    这三个少女估计真是裴家的千金,天真单纯,怎么斗得过这些老jiān巨猾的粟特商人。

    杨元庆本来不想多事,可是那个闯祸的少女他毕竟认识,既然打了招呼,不管的话,这个面子就有点过不去了,况且那个少女楚楚可怜,使他也心有不忍。

    “康奈尔大叔,这对珐琅瓶我买下吧!”杨元庆笑道。

    三名少女一起回头,惊讶地望着杨元庆,裴敏秋知道是怎么回事,慌忙摆手:“杨将军……”

    裴幽早就注意到杨元庆了,听妹妹的语气,好像还认识此人,便低声问她,“这个人是谁?”

    裴敏秋俏脸一红,期期艾艾道:“他就是那个杨元庆?!?br />
    “哦!”裴幽眼睛顿时一亮,“原来他就是杨元庆,好一个英武的年轻将军,难怪他能把贺若弼一招扫下马?!?br />
    那天比武,因为距离太远,她们都没有看清杨元庆的长相,但杨元……庆当时的勇猛英姿给她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裴幽,她自小崇拜武将,她已经在有意无意中把杨元庆当成了她的偶像,今天见到真人,她心中忍不住怦怦跳了起来。

    栖元庆笑了笑说:“没事的,我有一个朋友也是粟特商人,我让他从楠棘国带一对同样的花瓶回来,你们回去吧!这件事我来解决?!?br />
    “杨将军,这不行,这么花瓶这么贵,不能麻烦你?!迸崦羟镆廊徊豢?。

    裴幽虽然没有什共商场经验,但她十分聪明,她一下子听出这里面的名堂,对??!去楠棘国买肯定要便宜得多,她怎么没有想到。

    她拉了妹妹一下,低声道:“先让杨将军替我们垫上,我们再还给他?!?br />
    “可是那么大一笔钱,我们怎么能让人家垫?”

    裴敏秋十分着急,关键她和杨元庆也没有什么交情,也就是问个路,一面之缘而已,怎么能让人家垫钱,她知道杨元庆是正好碰到了这件事……面子上过不去,人家是不好意思不管,自己怎么能厚颜接受。

    她向杨元庆婷婷行一礼,“多谢杨将军仗义……心意我心领了,但这件事,还是我们自巳解决,我这就去找祖父?!?br />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杨元庆认识对方,又开了。,康奈尔这个人情就得给了,否则他对康巴斯也交代不过去,况且他们毕竟是粟特人……在异国做生意……尽量不要得罪当地权贵,给杨元庆一个面子,说不定以后有事还可以求他帮忙~

    “算了,三位姑娘,这对珐琅瓶我和杨公子谈,我们之间好说,也不一定要赔钱,你们回去吧!以后要当心一点?!?br />
    裴敏秋还想婉拒……裴幽却拉了她一把,不准她再说多余的话,人家都说到这个程度……自己再坚持就傻了,她向杨元庆行一礼,笑吟吟说:“多谢杨将军相助,所垫之钱,我们一定还上?!?br />
    她拉住裴敏秋的手,小声道:“敏妹,喜儿,我们走吧!”

    裴敏秋走了几步,却又回头向杨元庆望去,一剪盈盈秋bō里充满了感jī之情。

    杨元庆笑着向她点点头,等她们走远了,这才对康奈尔笑道:“算一下,我需要赔多少?”

    “杨将军,算了,这对珐琅瓶本钱也只有九百吊,我下次再去君士坦丁堡买一对就行了?!?br />
    杨元庆却从袋子里mō出六十枚东罗马金币,价值六百吊钱,放在桌上笑道:“我只有这么多,多了我也赔不起?!?br />
    离开bō斯邸,时间已到中午,杨元庆便来到西市门口的一家规模颇大的酒肆,酒肆叫做‘酩酊醉乡”足有四层楼高,占地约两亩,前天他和单雄信等人在这里喝过一次酒,对这里感觉不错。

    他刚走到门口,一名伙六便热情迎上来,“客人,上楼喝一杯吧!今天小店刚进了荥阳的土窟春,上等美酒,机会可不能错过?!?br />
    “二楼天堂有位子吗?”

    “有!有位子,客人楼上请?!?br />
    杨元庆把马缰绳扔给他,便向二楼走去,此时正值午饭时间,酒肆里格外热闹,二楼摆了二十几张坐榻,一大半都坐满了客人,都在窃窃sī语,谈论着昨天晚上发生的大事。

    “听说贺若弼刺杀晋王被处死了!”

    “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刺杀晋王?”

    “谁知道呢?他一向鲁莽,先帝时几次差点被杀,但先帝都饶他了,这次他遇到了厉害的皇帝,新皇帝就不会饶他了?!?br />
    杨元庆穿过人群,找到一个靠窗的空位坐下,一名伙计立刻上前应话,杨元庆对吃饭不讲究,随意道:“一壶土窟春,一盘肉馅蒸饼,三斤酱羊肉?!?br />
    “客人再来条鱼吧!小店的红烧渭河鲤鱼是京城一绝,也不贵?!被锛菩σ饕魅暗?。

    这里的烧鱼是不错,味美绝佳,杨元庆上次吃过,他便点点头,“可以,就来一条?!?br />
    “好咧!客人稍坐,我去给你上酒?!?br />
    伙计快步下楼去了,片刻端上来一壶热酒,杨元庆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边慢慢喝,一边想着自巳心事。

    刚才康奈尔又告诉他,前两天来了一名从大利城过来的粟特商人,商人说,大利城正在重新扩建城墙,由鱼俱罗亲自主持,整个城池内外非常忙碌热闹,这让杨元庆有点想回去了,在他心中,大利城才是他的家。

    其实乐平公主和他并没有什么交情,她过寿辰,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去也无妨,只是不去便扫了晋王的面子,这让杨元庆又有点过意不去。

    杨元庆又喝了一杯酒,这酒不错,味道很醇正,他可以买一点回去。

    正考虑时,楼梯口腾腾腾跑上一名商人,焦急地大声喊道:“大家知不知道,圣上要迁都了!”

    这句话顿时在酒肆内引起轩然大bō,酒堂内的人纷纷跳起来,围了上去。

    “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杨元庆也停住酒杯,心中也有点惊讶,迁都这么快就决定了吗?难怪昨晚杨广要连夜处置独孤罗等人,杨广俐很会趁热打铁,杀了贺若弼和元胄等人,也就没有人敢反对迁都。

    杨元庆心中忽然生出个念头,迁都可以买地皮大赚一笔,他慢慢喝了一口酒,暗暗思忖,这倒是个不错的赚钱好机会。

    报信商人又继续大声道:“早朝已经散了,听说黄门shì郎裴矩提出了迁都建议,得到了苏威、牛弘飞裴蕴、虞世基等大臣的一致支持,朝廷三读后,没有反对意见,圣上便当场拍板,决定迁都洛阳。

    这个消息使酒肆一片哗然,这些酒客大都是利人市的商人,如果迁都,对他们影响相当大,吵嚷叫骂声顿时响成一片。

    有人大吼,“那些关陇贵族呢?他们怎么不反对,他们都死了吗?”

    杨元庆端起酒杯微微冷笑起来,他当然知道杨广制造晋王刺杀案的真正的目的,杀鸡儆猴,贺若弼被杀,独孤氏、元氏两大关陇贵族首领遭到重创,谁还敢反对杨广迁都,他也忍不住有些得意,这其实是他杨元孤提出来的方案,和杨广的想法不谋而合。

    又听那人高声道:“关陇贵族没有一个人出头反对,听说上一次他们反对jī烈,而这一次,竟然整个大殿内鸦雀无声,事关他们的切身利益??!却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br />
    “杀了独孤整和元胄,独孤罗和元寿也完了,谁敢反对??!”

    “各位,京城已经完了,大家快去洛阳买地皮买房子吧!”

    酒堂内吵闹成一团,就在这时,楼梯口上出现一人,焦急地探头张望,他忽然看见了杨元庆,顿时又急又喜,“元庆,你果然在这里!”

    来人身材魁梧,一头赤发,正是单雄信,单雄信快步走上前急道:“我到处找你?!?br />
    杨元庆见他满脸焦急之sè,便笑问:“单二哥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出大事了!”

    单雄信连连作揖,“兄弟??!你一定要帮帮二哥,就当二哥求你了。

    “什么事,有这么严重?”杨元庆笑容消失了,他感觉到了单雄信的焦急惶恐。

    “严重,非常严重!再晚一步,我那朋友就没命了,你一定要救救他?!?br />
    【先给大家作个揖,这三十票加更活动,就到六百五十张票结束吧!身体实在是支持不住了,准备下午去挂水,大家放心,老高会力所能及多写点,而且写快了质量也下降,我自巳都感觉到了,盟主加更我也会一一补上,不会欠更,但恳求大家不要就因此就抛弃老高??!订阅、月票,老高要养家糊口??!】!。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