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章 仓曹参军(560张月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齐王府外堂,新任齐王府仓曹参军事杨嵘正心情忐忑地等待着齐王的接见,据说齐王从不接见任何齐王府新任属官,却惟独接见他,令他万分jī动,当然他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祖父是杨素的缘故。

    杨嵘便是杨玄感的嫡次子,杨元庆的二哥,杨嵘比杨元庆大四岁,在国子监读书,准确说是在国子监待业,尽管他是杨素嫡孙,但他身无寸功,学识也比不上长兄杨峻,既不是嫡长,也不出众,使他的地位颇为尴尬。

    从两年前开始,他的父亲杨玄感便给他张罗谋职,当然,以杨家的权势和财力,杨嵘想谋一份职还是比较容易,去年他被推荐为长安县金曹主事,但只做了半个月,他便辞职不做,一方面金曹主事是吏,而不是官,地位低下,他不喜欢,另一方面,这种底层从事实在太辛苦,他也吃不了这份苦。

    不久,父亲又给他找了一份宫廷shì卫之职,但杨嵘嫌shì卫地位低,便借口自己不会武功,不肯接受,他索xìng向父亲提出,至少要七品以上,这便把杨玄感惹恼了,不再替他谋职。

    今天他的一名师尊给他推荐了齐王府仓曹参军事这份差事,令杨嵘惊喜万分,这种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居然被自己撞上了。

    他知道当今圣上只有两个儿子,长子杨昭太肥胖,而且多病,父亲也给他说过,圣上即位快两个月未立太子,很可能就是不想立晋王,如果圣上不立晋王,那么他必然会立齐王,自己成为齐王属官,将来齐王登基,他就是齐王的老臣,他的前途将无量,这使杨嵘心中对这份差事满怀期盼。

    而且刚才shì卫告诉他…齐王从不接见属官,他是破例的第一次,这又让杨嵘的心中又惊又喜,为什么齐王要单独接见自己?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听见了杨爽朗的笑声,“让杨二公子久等了?!?br />
    杨嵘见过几次齐王,彼此都认识,他慌忙躬身施礼,“卑职杨嵘参见齐王殿下!”

    “不用客气,咱们是老熟人了…请坐!”

    杨拍拍杨嵘肩膀,眼睛笑眯了起来,他不得不佩服自己手下厉害,居然把杨素的嫡孙给挖来了,有这个杨素的嫡孙助自己,杨昭拉拢杨元庆又有屁用,这就叫‘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两人坐下…有shì女上了茶,杨一摆手,从shì女手中接过茶碗…亲自摆在杨嵘面前,他心中大为得意,笑呵呵道:“杨二公子英武神俊,将来绝非池下之物,现在虽只是从六品,只要好好为我做事,我可以保证,一年后,杨二公子将升为正五品的谘议参军事,我绝无戏言杨嵘本来应该是见齐王长史柳謇之…他怎么也想不到,柳长史没有见到,却是齐王来接见自己,还面对面相坐,齐王亲自给他端茶,让他真有点受宠若惊…。

    他连忙起身行礼,“多谢殿下垂青,殿下之恩,杨嵘感jī不尽?!?br />
    杨笑了笑,便不再说此事,他也知道,有些话要适可而止,言多必失,说得太多太早,反而会让杨嵘生疑。

    “请坐下说话!”

    杨话题一转,又笑道:“你兄弟很不错嘛!年纪轻轻居然封爵,杨家真是是人才辈出??!”

    杨说得轻描淡写,但杨嵘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休想逃过他的眼睛,果然,当杨说完后,杨嵘脸sè立刻有些不自在起来,眼睛里掩饰不住他心中的嫉妒。

    “这个里面也有点运气的成份,他正好在开皇十九年救了先帝,所以”

    所以怎么样,杨嵘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杨心中暗暗冷笑一声,自己只是稍微试探,这个杨二公子的内心便立刻袒lù了,浅薄得让人没兴趣,不过这样最好,这种人最容易被控制。

    “好了,我还有点事,明天不!就从现在起,你正式任职,去柳长史那里去备案一下?!?br />
    杨嵘感jī不尽地站起身,长长施一礼,“多谢齐王殿下,卑职一定会效忠殿下?!?br />
    杨嘴角含笑,一直望着他走远,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失,他冷哼一声,回头对陈智伟道:“此人找得不错,必要要用最快的速度控制住他,让他为我死心塌地效忠,明白吗?”

    陈智伟连忙笑道:“卑职明白,其实他的弱点很多人都知道,他喜欢白仙楼的一个名妓,简直为她神hún颠倒,卑职可以通过这个女子控制住他?!?br />
    “不要光说,要去做!”

    “是!卑职这就去?!?br />
    杨元庆从酒肆回来,他心情着实高兴,今天居然和秦琼交了朋友,秦琼可不是一般人,马踏黄河两岸,锏打山东六府,为人豪爽仗义,好交各路豪杰,演义上,就是各路英雄给秦母祝寿,才引来了贾家楼结义的壮举,从而拉开了瓦岗英雄传的序幕。

    虽然那是演义,但现实中,通过秦琼,他杨元庆也同样可以结识各路山东豪杰,虽然为此得罪了齐王,杨元庆也丝毫不后悔。

    心中正想着,已经到了门口,他翻身下马,忽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一回头,见是他的次兄杨嵘,正快步走来,杨元庆眉头一皱,想闪开已经来不及,杨嵘已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只能勉强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上次杨元庆回京,便见过杨嵘一面,两人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一句话,从小两人关系就不好,实在找不到共同语言。

    杨嵘升为齐王府仓曹参军事,正兴冲冲赶回府给母亲报喜,不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三弟元庆。

    想不理睬似乎又不太好,父亲也叮嘱过他,要善待兄弟,可要他真像兄弟手足那样亲热,他又不愿意,从小在母亲的熏陶下,他根本就瞧不起杨元庆…一个sī生子罢了,他心中对杨元庆没有一丝一毫手足之情,尤其杨元庆有官有爵,这种轻视中又多了几分嫉妒的成分。

    杨嵘便咳嗽一声…拉长脸道:“这是去哪里?”

    “出去走走?!?br />
    杨元庆也同样对他没有好感,更不愿看他拉长脸的样子,便淡淡应付道:“二哥有事请忙,小弟不打扰?!?br />
    尽管杨嵘对杨元庆没什么好脸sè,但他却不愿意杨元庆也同样以冷脸sè对他,他希望看到杨元庆对他谦恭有加,满脸陪笑。

    不料杨元庆对他也是冷冷淡淡…便使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想训斥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重重哼了一声,也不理杨元庆,快步进屋去了。

    杨元庆轻蔑地瞥了他一眼,他心中对这个杨嵘相当反感,从小两人就关系恶劣…记得就在这个位置,多年前他还和杨嵘因为跪不跪贺云娘而吵了一架。

    杨元庆不屑一顾,牵着马向马房而去。

    杨嵘兴冲冲进了内府…一进母亲的院子便嚷道:“母亲!”

    “哥哥!”

    妹妹jiāo娘从窗子lù出头笑道:“好像有喜事??!”

    杨玄感一共有三子两女,除了元庆是庶出外,另外小妾芦娘也给生了一个女儿,芦娘是郑夫人的陪嫁丫鬟,按照礼制,杨玄感便收他为妾。

    郑夫人生了两子一女,最小是女儿,名叫jiāo娘,今年十一岁,长得身材jiāo小…眉目清秀,人也比她母亲厚道一点,深得全家人的喜爱。

    杨嵘笑道:“是有点喜事,要给母亲禀报?!?br />
    “什么喜事??!还不进来给娘说说?”房间里传来郑夫人的声音。

    杨嵘走进母亲房间,只见母亲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两名丫鬟在旁边伺候…隋人大户人家女子化妆非常繁琐,每次要花很长的时间,每天一早起来后,郑夫人便开始化妆,盘头、化妆、服饰打扮,要耗去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每天如此。

    今天是不小心把头发弄散了,又得重新盘头,郑夫人正在慢慢盘整头发,见儿子兴冲冲进来,便笑道:“说说,什么好事?”

    郑夫人的两个儿子中,她最喜欢次子杨嵘,长子杨峻有点老成稳重,不苟言笑,她不太喜欢,而次子聪颖外向,长得俊朗飘逸,再加上嘴甜,很会讨好人,深得郑夫人宠爱。

    “怎么,又在街上遇到你的未婚妻了?”郑夫人和儿子开了一句玩笑。

    隋朝也并不是人人早婚,很多人都是在成丁后才娶亲,而杨广前几天刚刚下旨,男子二十二岁成丁,也就是说二十几岁才娶妻,大有人在,杨嵘也是晚婚,他今年十九岁,前年定的亲,未婚妻是太原王氏的女儿,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因为母亲去世,守孝一年,准备年底完婚,所以郑夫人也总用这件事取笑儿子。

    “不是那件事,母亲,我要当官了?!?br />
    “这是好事??!什么官职?”郑夫人惊喜地问,为次子谋职也是她心病之一,为此,她也没有少向丈夫施压。

    “是教我音律的葛师傅推荐,出任齐王府仓曹参军事,从六品官职,听说很清闲?!?br />
    郑夫人知道儿子不喜欢忙碌,虽然她希望次子也像长子一样,出任县令、主簿之类,不过她又不愿意儿子离开自己身边,在齐王府任职也不错,容易得到提拔,她便欢喜地问:“已经定下来了吗?”

    “回禀母亲,已经定下来了,明天正式赴职?!?br />
    杨嵘又问:“母亲,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父亲?”

    “他这几天很忙,可能连家都回不了,以后再告诉他吧!”

    郑夫人对丈夫有点不满,堂堂的柱国、鸿胪寺卿,居然还要儿子自己去谋职,这个父亲当得不够格。!。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