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三章 都市买礼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从郑府家中回来后,杨玄感也没有问杨元庆具体情况,他子那里已得到消息,郑府已婉拒了这门婚事,这让杨玄感着实有些恼火,这可是父亲的意思,郑家却不领情,尽管妻子没有明说,杨玄感也隐隐猜到郑家嫌弃是元庆庶出,重视嫡庶血缘,是郑家的一贯传统。

    既然郑家不答应,杨玄感也不再给元庆提这件事,不过这两天启民可汗、契丹、高句丽、新罗等国特使陆续进京贺新皇登基,他是鸿胪寺卿,负责接待安排,格外忙碌,没有时间和元庆细谈。

    一早,杨元庆便离开杨府,前往都会市,后天便是乐平公主寿辰,朝廷遍请在京五品以上官员,他也收到了一份请柬,这样,他就不用和晋王一同前往。

    杨元庆的独立xìng极强,他既不愿意别人说他是杨素之孙,也不愿意身上打上晋王的烙印,晋王杨昭虽对他笼络有加,但他始终和杨昭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次乐平公主寿宴虽然是杨昭提出要他参加,但杨元庆既然答应前去,他便想以独立的身份参加寿宴,而不想成为杨昭的shì从官之类。

    既然要以独立身份参加乐平公主寿宴,那他就必须出一份寿礼,虽然杨元庆从边塞带回来几件草原特产,但那是准备给婶娘和妞妞,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去都会市买一份礼物。

    杨元庆依然穿着他的蓝衣布袍,腰束革带,革带上空空dààng,他虽然得赐紫金鱼袋,却不肯挂在革带上以显荣耀,骑马而行,不多时便来到了都会市。

    都会市和利人市相比,所卖货物档次更高,价格也昂贵…一般是供应名门大户和公卿权贵,所以店铺并不多,只有利人市的一半,也以各种行来分类。

    杨元庆轻车熟路…直接到了珠宝行,找到百宝斋珠宝店,他和这家店铺很熟,当年他打到的第一只金钱豹,便是卖给百宝斋吴掌柜,后来他又陆续猎到金钱豹和云豹,也都是百宝斋给他找买家…一到门口,伙计便认出了他。

    “哟!这不是杨哥儿吗?好多年没来,都长得这么高了?!?br />
    杨元庆翻身下马,开玩笑道:“宝儿,你怎么还是伙计?吴应礼怎么也不提升提升你,他在吗?”

    伙计宝儿挠挠头,小声对元庆道:“那个剥皮鬼你是知道的,他只管自己?!?br />
    “呵呵!这是他的一贯为人…他在吗?”

    “在的,有客人在卖珠宝,杨哥儿…你这是”

    伙计见杨元庆没有拿猎物,便不知他的来意了,杨元庆笑了笑道:“我来买两件珠宝,要上好珠宝,这里收拂国金币吗?”

    拂国也就是东罗马帝国,粟特商人往来于丝绸之路,也把东罗马帝国的金币带到中原,由于东罗马帝国金币含金量很高,在隋朝很受欢迎,虽然不是隋朝法定货币…但很多大商家都收,一枚金币能抵十吊钱。

    “拂国金币可以用,小哥哪里弄来的?”

    “我和粟特商人换的?!?br />
    杨元庆跟伙计走进店铺,店铺客堂不大,没有什么橱窗之类,墙上也没有挂什么大众首饰…这里的珠宝都是价格昂贵,一般不会轻易取出,基本上都是伙计和客人一对一介绍。

    他们走进内堂,内堂里摆了五六张坐榻,这里才是交易处,或许是时间稍早的缘故,内堂里没有什么人,只有大掌柜吴应礼在接待一名卖珠宝的客人。

    吴应礼是杨元庆的老朋友了,杨元庆所猎的第一只金钱豹便是卖给此人,吴应礼在东市有个绰号,叫吴剥皮,盘剥上家极狠,怎么还会有人卖珠宝给他?

    杨元庆不由向卖珠宝之人望去,这是年轻男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材中等,相貌斯文清秀,穿一件灰衣布袍,头戴平巾,衣服和平巾都显得有点破旧了,看得出这个很寒酸,他身边带着一名约六七岁的小娘,年纪虽小,却长得俏丽可爱,一双幽静明亮的大眼睛,乖巧可爱的鼻子,鲜红的嘴chún,她非常文静,乖乖地坐在一旁,应该是男子女儿,和她父亲一样,她也穿着粗麻布裙,但干净整洁,让人心生喜欢。

    杨元庆刚坐下,便听吴应礼那职业xìng的盘剥之刀举了起来,“这位公子,你这祖母绿是哪里得来?若被官府知道,恐怕你会吃官司的?!?br />
    “这是我的祖传之物,和官府何干?你要买就买,不买,我换别家去?!?br />
    这男子颇为硬气,让吴应礼的盘剥之刀劈了个空,吴应礼干笑两声,又道:“你这祖母绿是不错,但你要价太高,我最多给七百吊钱,你卖不卖?”

    “这位掌柜,你也太狠了吧!这对手镯至少值两千吊,我要一千吊已经是折一半价,你还要再压价,不行,最少一千吊?!?br />
    杨元庆探头看了看,只见桌上摆着一对用祖母绿雕成的手镯,材质碧绿晶莹,有种水一般细润之sè,毫无一丝杂臁式样古朴,一看便是极为名贵之物,卖一千吊确实不贵。

    吴应礼却摇摇头,“你这玉镯虽然不错,但一般人还真不敢买,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最高只能出七百吊,若你不卖,我就还给你?!?br />
    男子的脸微微一红,似乎吴应礼的话戳中了他的要害,他不想卖得太贱,可是他又急需用钱,让他着实有点难以决定。

    吴应礼眼光毒辣,已经看出对方动心了,便又鼓动他,“怎么样,答应了,我马上把钱给你,而且是给你黄金,现在一般店里还付不出黄金?!?br />
    男子心一横,正要答应,杨元庆却在一旁笑道:“一千吊,我买了?!?br />
    吴应礼仿佛一脚踩空,险些滑倒在地,他一扭头,满脸愤恨之sè,这是他的店,谁敢在他的店里抢他的生意…对他却一下认出杨元庆,愣住了。

    “杨哥儿,是你?”

    杨元庆慢慢走上前,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吴??!做人要有点底线,你若下手太狠,当心把自己的皮给剥了?!?br />
    吴应礼当年就知道杨元庆武艺高强,现在长这么高了,更不会简单,若打起来,自己店中几个护卫根本不是对手…自己会吃大亏,这对祖母绿玉镯名贵异常,京中权贵会人人争着要,他至少能卖六七千吊钱,这笔大买卖,他可不想让给杨元庆,“这个好吧!既然杨哥儿说情,那就这样定了…一千吊,我们成交?!?br />
    不料那男子却摇摇头,从桌上拾起玉镯…“我不卖给你,我卖给这位公子?!?br />
    他对杨元庆道:“一千吊,我们成交?!?br />
    吴应礼急了,“这样吧!我出一千五百吊,你卖给我?!?br />
    杨元庆身上只剩下一百枚罗马金币,他双手一摊,无可奈何道:“我一共只有一千吊,一千五百吊我拿不出?!?br />
    吴应礼大喜,“那就我买下了,一千五召吊…我马上给你现钱?!?br />
    年轻男子轻蔑瞥了一眼吴应礼,不耻他的人品,他把玉镯递给了杨元庆,“只要一千吊,我卖给你?!?br />
    吴应礼嘴张得老大,半天也合不?!壑械陌没诹鱨ù无遗,为了三百吊钱,他竟丢了一笔净利几千吊的大买卖,他真是把自己的皮给剥了。

    玉镯进杨元庆手中,他立刻感到一种温润之感,果然名贵异常,他取出一只钱袋,递给年轻人,笑道:“这里面是一百枚拂国金币,去柜坊可以换一千吊钱,公子请看一看?!?br />
    年轻公子打开袋子看了一眼,便塞进自己怀中,杨元庆笑道:“公子不数一数吗?”

    “不用,多一枚少一枚其实无所谓,多谢杨公子?!?br />
    年轻人向杨元庆一拱手,便牵住女儿手道:“月仙,我们走。

    杨元庆跟他走到大街上,在他身后拱手笑道:“公子贵姓?”

    年轻人犹豫一下,但手中牵的女儿却抢先说道:“我爹爹免贵姓萧,我叫萧月仙,多谢大哥哥?!?br />
    “原来是萧公子!”

    杨元庆笑着向他行一礼,“以后有缘,我们再见?!?br />
    “好!有缘再见?!?br />
    年轻人牵着女儿快步向都会市大门方向走去,渐渐地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此人不错!”

    杨元庆心中暗暗称赞,他又从怀中mō出这对祖母绿手镯,越看感觉越好,带上手臂会感到一种温暖,本来他是要买寿礼给乐平公主,这一刻他改变了主意,这对手镯他决定给自己婶娘,婶娘手臂疼痛,这对镯子对她最好。

    至于乐平公主那边,反正他也给过她人情,身上还有几吊钱,就买两匹绸缎给她做寿礼。

    这时,吴应礼在店里喊:“杨哥儿,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镯子不是一般人能用,里面刻有一行字,你自己看看吧!”

    杨元庆又仔细看了看镯子内面,确实刻了一行小字,‘萧梁皇室宫藏,,杨元庆微微一怔,原来这是梁朝皇宫之物,那这个姓萧的年轻人,难道也是梁朝贵族?

    杨元庆随后又在都会市买了两匹绸缎,伙计替他包裹好,他又写了张名帖,命伙计替他直接送去乐平公主府。

    想到明天便是乐平公主寿辰,他的衣服要么是边塞军服,要么是一身蓝衣布袍,显得有点寒酸,不说需要穿得多华丽,至少要买一身过得去的行头,他转身便向沽衣店而去,可走了几步,他似乎想起什么,一mō怀中,脸上渐渐出现了一抹苦涩的笑意,他才发现,此时他身上竟已是分文皆无。

    【猜猜这个男子是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