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九章 萧后召见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主殿的后半部分隔成几座小型宫殿,每一座小宫殿都布置得富丽堂皇,正中间挂着一架来自西方的银质吊灯,东方的能工巧匠又在上面镶满夜明珠和宝石,在烛光的映照下,吊灯上的宝石璀璨夺目,美奂绝伦。

    宫殿四周的每一个角落放着精美的瓷器,或是huā瓶,或是容器,一只只瓷器如冰似玉,在灯光下流动着玉一般的晶润,宫殿里铺着厚厚的bō斯地毯,中间放着两张象牙坐榻,坐榻上铺着锦缎坐垫。

    此时,在璀璨的宝石光耀下,大隋帝国的萧皇后正背着手来回踱步,她头梳成半月髻,青丝间点缀着宝石,一根长长的碧玉簪子穿着发髻,面容修长俏丽,涂一层淡淡的脂粉。

    她穿着一袭非常合身的黄sè锦缎长裙,长裙上用金丝线绣了一幅百鸟朝凤图,她虽已三十有五,生了三个孩子,但身材保持得非常好,苗条而高挑,曲线起伏,显得风姿绰约,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萧后和皇帝杨广已经到了半个时辰,杨广因为身体疲倦,去隔壁宫殿小睡片刻,萧后则来宫殿里来回踱步,想着心事。

    大约在近再个月前,杨元庆在仁寿宫救了天子杨广一命,萧后一直对他十分感jī,在杨元庆没有得到赏赐时,萧后还不断吹杨广的枕边风,埋怨丈夫知恩不报,也正是萧后不断提及此事,才最终促使杨广决定效仿父亲,赐剑给杨元庆。

    但对于一个女人,丈夫并不是第一重要,在她心中最重要的,是她的孩子,萧后生了两子一女,其中她最疼爱次子杨睐,不仅是杨*从小聪明可爱,长得英俊潇洒,更重要是杨*酷似她的父亲。

    人人都说杨睐长得像他父皇,但萧后心里清楚,实际上她的次子长得酷似自己的父亲,西粱孝明帝萧岿。

    萧后虽然幼时生活艰难,但她毕竟是华族公主,对故国一种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但她也知,故国已如水中之月,不可复归,她便把这种对故国的思念寄托在了儿子的身上,对这个次子宠爱有加。

    杨睐像匹脱缰的野马,日益放dàng不羁,最终成为京城首恶,可就算这样,萧后依然对他宠爱有加,对他所犯恶事不但不斥责,反而替他掩盖,替他打压,不准任何人向圣上提起这些事,正是母亲的纵容和撑腰,才让杨*更加肆无忌惮,敢大白天闯入民宅抢人。

    可以说,萧后就是杨睐的后台靠山,当杨睐对母亲的一番哭诉后,萧后心中对杨元庆的印象便改变了,不再是感jī,而是一种厌恶和恨意。

    此时,杨*就跪在母亲脚下,泪珠儿一颗颗从眼角流出,滚落在地毯上,他从小哭到大,很清楚该怎么对付自己母亲。

    “母亲大人,杨元庆拿着父皇之剑到处宣扬,说这是因为他在仁寿宫有救驾之功,父皇才赏他,孩儿觉得他这话不妥,便当众斥责他张狂,他恼羞成怒,竟用这柄剑逼孩儿下跪,因是父亲之剑,孩儿不得不跪,孩儿遭遇奇耻大辱,求母亲大人为孩儿做主?!?br />
    萧后看了一眼儿子,儿子的眼泪让她异常心疼,同时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

    “他只是一个子爵,一个小小的上镇将,你是堂堂亲王,是大隋天子之子,难道你还对付不了他?还要向为娘求救,你真的没出息,让娘感到羞耻?!?br />
    “可是母亲,那是父皇的天子剑??!”杨*哭了起来“孩儿不敢??!孩儿冲撞了父皇之剑,若被御史看见,又会弹劾孩儿藐视父皇,有取代哥哥的野心,会给母亲带来烦恼,母亲,人言可畏,孩儿正因为是亲王,才活得比别人更加憋屈,有的时候,孩儿也恨……、“你恨什么?”萧后霍地回头,注视着儿子,她体会到了儿子语气中的悲怅。

    杨*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在地毯上,他频抖着声音“孩儿也恨……恨自己生在帝王家?!薄拔业亩?!”

    萧后眼中的泪水汹涌而出,她想到了自己年幼时的苦楚,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和儿子抱头痛哭起来。

    萧后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儿子在泪如雨下的同时,嘴角竟lù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得意,杨睐心里很清楚,他又一次成功了。

    杨*的眼角余光迅速瞥了一眼旁边宦官,两人交换了眼sè,彼此会意。

    杨*擦去眼泪,扶起了母亲,他按着xiōng口道:“母亲,孩儿心口有点痛,想休息一下?!?br />
    萧后也知道儿子有这个问题,每次一哭,心口就痛,有的时候她也怀疑儿子是装的,可毕竟是她的心头肉,她也说服自己相信了。

    “那你到侧殿休息一下?!?br />
    她立刻吩咐左右宫女,还不快扶殿下去休息?,几名宫女上前,扶着杨睐到旁边侧殿去了,萧后脸sèyīn沉如水,她又冷冷问道:“怎么杨元庆还不来?”

    “回禀娘娘,已经去宣了,估计人太多,须找一找?!?br />
    “再派人去催!”

    “是!”

    一名小宦官奔出去了,这时,著后的心腹宦官赵进贤上前道:“娘娘,要不要补一补妆?“赵进贤今年五十余岁,他原来是西粱朝的宦官,一直服shì萧后的父亲,西粱灭国后,他便来投靠当时还是晋王妃的萧后,便开始服shì她,十几年来忠心耿耿,是萧后最信赖的人。

    正如萧后要在两个儿子间选择一下,赵进贤也需要在两个小主人之间进行选择,当他得到齐王一千两黄金和五百顷良田的重贿后,他便倒向了杨*,常常在萧后面前说杨睐的好话,而杨昭稍有不当,他便会立刻汇报,并夸大杨昭的缺点。

    日久天长,萧后受化的影响,也开始对长子厌弃起来,继而更宠爱次子。

    萧后摆摆手“等会儿吧!我接见完杨元庆再补妆?!?br />
    “夫人,老奴敢断言,杨元庆一定在晋王那里?!?br />
    萧后点点头“我想也是,昭儿颇看重这个杨元庆?!?br />
    “娘娘,老奴有一句心里话,一直想说,可总找不到一个合适机会?!?br />
    “你说就是了,在我面前,你随时可以说,要找什么机会?”萧后看了他一眼,语气有点不满。

    赵进贤叹了口气道:“老奴是看着两个小王子长大的,老奴还清晰记得,他们两人在一起读书写字的亲密场景,那种手足情深让老奴记忆深刻?!?br />
    “是??!我也记得,有一次睐儿调皮摔倒,鼻子流血了,昭儿便把他扶起,用袖子给他擦去鼻血,劝他别哭,可现在他们怎么变得这么冷漠,难道就因为生在帝王家?”

    萧后叹息一声,心中很难过,两个儿子关系恶劣,一直是她心头之病。

    “娘娘,血浓于水,手足情深,这是天xìng,老奴觉得两兄弟不和,很大程度就是他们手下挑拨,尤其是杨元庆,老奴也听晋王宫中小宦官说起,他仗着自己是杨素之孙,时常替晋王出谋划策,如何夺取东宫之位,如何对付齐王?”

    不愧是萧后的心腹,赵进贤对萧后的心思了如指掌,这几句话比齐王哭诉还要管用得多,任何一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之间能和睦友爱,相互扶持。

    萧后只有两个儿子,她当然希望长兄爱幼弟,幼弟敬长兄,这是一个母亲的最大心愿,尽管她也知道兄弟之间有帝位之争,但她的心愿是这样,希望两个儿子有手足之情,尤其她目睹了丈夫和几个兄弟之间的手足相残,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步长辈的后尘。

    赵进贤的话使她脸sè一寒,眼中怒火燃烧,她心中对杨元庆的极度不满便几乎要克制不住,如果说,杨睐的哭诉是使萧后开始厌恶杨元庆,那么宦官的话便使她开始仇恨杨元庆。

    这也是大多数女人的通病,不管平时再怎么精明,再怎么大度温婉,可一旦涉及到儿女,女人的精明就会被亲情méng蔽,大度温婉就会dàng然无存。

    但萧后毕竟是皇后,与普通女人不同,她有自己的做事方法,任何事情她都要亲自问一问,不会因为赵进贤的几句话,她就坚信不疑,况且杨元庆去边塞从军五年,最近几个月才回来,如果是挑拨他们兄弟关系,那应该还另有人在。

    而且杨元庆毕竟救过她的丈夫,正是这一点使萧后没有失去理智,她知道杨素是丈夫的第一重臣,不可胡乱下结论。

    萧后看了一眼赵进贤,淡淡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多说,尤其在圣上面前更不可失言,记偻了吗?”

    “老奴记住了?!?br />
    这时一名宦官进来禀报“娘娘,杨将军来了,在外面等候?!?br />
    “在哪里找到他?”

    “回禀娘娘,是在晋王殿下那边?!肮皇窃诮跄抢?,萧后的拳头捏紧了,赵进贤暗自得意,他并不是一定要证明杨元庆怎么样挑拨晋王和齐王关系,他没有证据。

    他其实只需要在皇后心中投下一个yīn影,有了这个yīn影存在,皇后和杨元庆的谈话就不会顺利,必然会翻脸,从这一点看,他的计划…

    成功了,萧后已经对杨元庆有了一个不良印象,他慢慢退到一边,剩下的事就和他没关系了。

    萧后克制住怒火,吩咐道:“宣他觑见!”

    “皇后娘娘有旨,宣杨元庆甑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