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七章 三方对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走进了内殿,“臣杨元庆参见陛下!”他长长地行了一礼。

    “是这个杨将军吗?”杨广问小宦官。

    “是,就是他,上次他进宫时奴才见过?!?br />
    “嗯”。

    杨广点点头,又漫不经心地问杨元庆,“杨将军,你身上应该有一块宦官铭牌吧!”

    已经没有必要解释,也没有必要否认,杨元庆取出宦官的铭牌,呈给杨广,一名shì卫接过,递给了杨广,杨广看了看,宦官李义,齐王府内shì。

    “你说见!关于这块铭牌,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你老老实实给联交代?!?br />
    “卑职遵旨!”

    杨元庆沉吟片刻,便从他去见晋王时讲起,一直说到他把宦官的尸体塞进井中,所有的细节都没有隐瞒,基本上和小宦官所说一致,最后杨元庆掀起外衣,lù出了里面黑黝黝的防护宝衣,“陛下,若不是晋王殿下送给臣这件事衣服,宦官那一刀,臣必定难逃一死?!?br />
    杨广看了一眼宝衣,这件衣服他是知道的,是他赐给晋王,见上面居然被刺了一个洞,足以说明那把匕首的锋利。

    杨广点了点头,证词对上了,说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真的,那齐王为什么要杀杨元庆?

    这时,外面传来禀报声,“陛下,齐王殿下到了?!?br />
    “让他进来!”

    齐王拖牖匆匆走了进来,他心中十分紧张,shì卫已经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他派去杀杨元庆的宦官李义暴lù了,但杨睐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李义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儿臣参见父县!”

    杨广也非常喜欢这个酷似自已的次子,但他并不像萧后那样溺爱儿子,他是父亲,是从另一方面去关心儿子,他会给两个儿子请最好的师傅,培养他们的学识,塑造他们的品德。

    而且杨广长期负责经略南方,事务繁忙,没有时间和儿子们呆在在一起,对两个儿子成长方面的细节,他并不太了解。

    “睐儿,联问你,你为何要派人假冒母后的命令,刺杀杨将军?”

    杨暕愕然,一脸无辜,“父皇,这……这是从何说起?儿臣没有派人去杀杨将军?!?br />
    杨瞰矢口否认,李义已死,他只要坚决不承认,父皇拿他也没有办法,杨睐的态度使杨广有些不悦,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儿子居然还要否认,他将铭牌重重扔在杨晾面前,冷冷道:“这个杀人的宦官就是齐王府之人,你怎么解释?”

    “父皇,儿臣不知,真的不知道此事!”

    杨睐也急了起来,他跪下磕头泣道:“这个李义不是儿臣的近shì,他只是齐王府的一个普通内shì而已,儿臣根本就没有带他来参加宴会,这或许是有人和他sī通,假冒儿在之名,栽赃给儿臣,父皇,儿臣真的没有??!”

    杨晾再次故技重施,泪如雨下,但他面对的并不是心软溺爱他的母后,而是头脑精明无比的大隋天子,杨广一下子便听出了杨睐的破绽,刚才铭牌滚落在地上,是齐王府一面朝上,姓名一面朝下,从杨睐进来到现在,至始至终就没有提到李义这个名字,那他怎么知道是李义去杀杨元庆?这不明摆着就是他派的吗?

    杨广微微冷笑起来,“是吗?谁说是李义去杀杨将军,你怎么知道是李义,联说了吗?shì卫告诉你的吗?”

    “这……”

    杨睐张口结舌,他望着地上的铭牌,只有齐王府三个字在上面,是??!他怎么知道是李义?

    他忽然心一横,索xìng死赖到底,“父皇,是刚才shì卫告诉我,说我府上有宦官刺杀杨将军,我大急,立刻追问乎下shì卫是哪个宦官?有人说在府中看见过李义,儿臣便以为是他,父皇,儿臣先入为主,以为是李义?!?br />
    这个说辞虽然拙劣,但勉强可以搪塞,让旁边一直揪心的萧后微微松了口气,她悄悄瞥了一眼丈夫,其实按照她的想法,都是自已儿子,何必这样较真?先安抚一下杨元庆,再借口追查幕后凶乎,最后不了了之,这件事不就解决了吗?

    杨广脸sè变了数变,一言不发,他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内殿里鸦雀无声,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杨元庆也没有说话,他心里很清楚,这其实是一个家庭矛盾,他作为一个外人,最好免开尊口。

    就在这时,shì卫在门口藜报,“陛下,晋王殿下求见!”

    “宣他进来!”杨广立刻命道。

    萧后在旁边劝道:“陛下,这件事和昭儿无关,最好不要牵连到他?!?br />
    萧后是不希望家庭矛盾扩大,两个儿子都参与到此事中来,那样想大事化小,就有集难了。

    杨广自有他的想法,他摇摇头,“这件事,联心里有数?!?br />
    杨昭肥胖的身影出现在殿门口,他慢慢走进大殿,跪倒在地,“儿臣参见父皇,参见母后!”得昭儿,你起来吧!”

    杨广又命左右给长子搬一个软墩,这才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杨昭在软墩上坐下,擦檫额上的汗道:“刚才儿臣听说有一件刺杀杨将军的案子,这件事儿臣多少知道一点,特来禀报父皇?!?br />
    “你知道什么?”

    “回禀父皇,当时杨将军是在儿臣那里,儿臣送给他一件宝衣,就是独孤家的那件,正好这个时候,母后派人来宣杨将军,儿臣就信以为真,让杨将军去了,不久杨将军跑回来说,那个宣他的宦官是刺客,儿臣就有点奇怪了,母后派来的人怎么会刺杀杨将军?就在这时候,母后派来的人到来,有母后的凭信,这才是真正母后派来的人,儿臣便发现一个问题,刚才那个宦官报信时,并没有什么凭信,为诃通报者认定他是母后派来的人?事后儿臣追查,才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br />
    “昭儿,什么秘密?”连萧后也沉不住气了。

    “昭儿,发现了什么?”杨广也问道。

    杨昭瞥了一眼脸霎时变得苍白的杨暕,道:“请父皇容许儿臣命一个人证进来,就在宫外?!?br />
    “可以!宣他进来?!?br />
    片刻,几名shì卫将一个三十余岁的宦官带进内殿,宦官进来便跪倒在地,浑身颤抖,一句话不敢说。

    “昭儿,此人是谁?”杨广疑huò地问道。

    “父皇,他便是替那个刺客宦官通报的人,他没有验来人身份,导致杨将军险些被杀,他说是自己失职,儿臣觉得有些蹊跷,这么基本的规矩,他在儿臣身边呆了十年,怎么会犯这种低等错误?儿臣便派人去搜查他的房间,结果发现了令儿臣震惊的秘密,他竟然已经被二弟买通?!?br />
    “你狠说!”

    杨睐忽然歇斯底里地狂吼起来,他终于恼羞成怒地爆发了,“我没有,我没有收买任何人,没有!”

    他一指那名宦官,怒吼道:“你说,我收买你子吗?”

    宦官深深低下头,颤抖着声音道:“殿下……给了我黄金?!?br />
    “胡说八道!”

    杨睐恨中迸再耕也他鬼然从靴中拖开饼,解名官官猛扑而去,“我宰了你这个混蛋!”

    突来的变故使内殿里一片惊呼,觐见皇帝,只有直系皇室不用搜身,可谁也没有想到,齐王身上竟然带有一把匕首,几名shì卫想扑上去,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杨暕扑经杨元庆身边时,被杨元庆一把抱住,将他的匕首夺下。

    杨睐忽然清醒过来,心中顿时惊恐万分,杨广铁青着脸走到他面前,抬手便是狠根一记耳光,把杨瞰打翻在地。

    “逆子,竟敢在联的面前杀人!”

    杨晾倒在地上瑟瑟发抖,杨广又走到杨昭面前,冷冷问:“除了人证,还有什么别的证据吗?”

    杨昭从怀中取出几张纸条,“这是在这个宦官房中搜到,是二弟写给他的命令,原本是让他烧毁,但他偷偷保留下来了?!?br />
    杨广打开看了看,愤怒地目光射向杨睐,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杨瞰彻底呆住了,他眼中lù出了恐惧之sè,他忽然放声大哭起来,跪在地上,头磕得砰砰直响,“父皇,儿臣有罪,儿臣不该欺瞒父皇,儿臣该死!儿臣该死!”

    他忽然又跪爬到母亲面前,抱住母亲的tuǐ大哭道:“娘,孩儿有罪,你救救孩儿吧!”

    “那么说,你承认是自己刺杀了?”

    萧后眼中闪烁着泪光,“其实就只是一件小事,你为什么非要恨到杀杨将军的程度?你去给杨将军赔罪吧!”

    杨晾转过身,向杨元庆磕头赔罪,“杨将军,我不该嫉妒你得到父皇的剑,是我心xiōng狭窄,我向你赔罪!”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杨元庆望来,包括杨广,都在等待他的态度,杨元庆看了一眼杨昭,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祈求之sè,他明白杨昭在祈求什么?

    缓缓地,杨元庆叹了口气道:“我只是一个臣子,怎么敢记恨殿下,我希望六十年后,我依然能陪同殿下去郊外行猎?!?br />
    谁也不明白杨元庆这句话的意思,只有杨广听懂,他心中如同被铁锤重重一击,他忽然觉得自己疲惫不堪,转身慢慢走到窗前,良冬,他叹了口气,向后摆摆手,“你们都退下吧!联想一个人静一静?!?!。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