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五章 咬金练箭【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黑大汉愣住了,忽然,他跳了起来大喊!”错了!我不叫程咬金……也不叫程义贞!”

    “那好吧!你赢了,所有的房钱酒钱我来负担?!?br />
    杨元庆微微一笑,拎着他的宣花大斧出去了,大汉急了,连声叫道:“喂!你拿我的斧子干什么?”

    “这是你的斧子吗?”

    杨元庆回头望着他笑道:“这上面明明写着程咬金之斧……”这不是你的?!?br />
    程咬金呆住了,他挠挠头,竟忘记斧子上还刻着自己的名字,“喂!你等一下?!?br />
    他见杨云,庆出门了,急得追了出去。

    杨元庆刚走进自己房间,程咬金便追了上来,涎着脸笑道:“这位壮士,我们商量一下!”

    杨元庆坐下,把他斧子放在一旁笑道:“说吧!商量什么?”

    程咬金一进门便看见了杨元庆的破天槊,他眼睛一亮,几乎生出一和冲动,想用宣花大斧换这根马槊,但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里转了一下,便硬生生忍住了,能用这杆马槊的人,不是他所惹得起,他虽粗鲁,却不愚蠢,不会拿自己的xìng命开玩笑。

    程咬金也在杨元庆对面席地而坐,嘿嘿笑道:“第二个打赌是我输了?!?br />
    “你承认自己是叫程咬金吗?”

    “这个我老爹起的名字,我怎敢不承认,不过”

    程咬金又狡黠地笑道:“不过第一次打赌我赢了,第二次打赌我输了,咱们扯平,再来第三次吧!”

    杨元庆微微一笑,把斧子递给了他,“敬你是条汉芋,以第一次打赌为准,你赢了,你的房钱酒钱我来负担?!?br />
    程咬金接着斧子,心中涌出一和古怪的滋味他忽然有一和想结交此人的冲动,他知道,就算自巳第一次打赌输了,他也不会赶自己出去。

    他放下斧子抱拳道:“请问这位壮士尊姓大名,也是来参加巅举吗?”

    杨元庆今天已经给自己买了一身新衣服,不再是穿边军军装,他也回礼笑道:“在下杨元庆,边塞军人,并非参加科举。

    程咬金大吃一惊,眼睛瞪圆了,“你……你就是比箭战胜突厥和高句丽的杨元庆?”

    杨元庆在昨晚比箭之事已在一天之内传遍了长安城fù孺皆知像程咬金这和练武之人更是人人知晓。

    “我正是!”

    “你真是杨元庆?”程咬金又问。

    杨元庆见他眼睛里还有一点疑huò,估计他是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也难怪,他白天带妞妞去买东西,已经亲眼见到两个自称杨云,庆的练武者。

    杨元庆便随手从áng过取过自己的引,递给他,“你拉拉看!”

    程咬金接过这柄几乎和他一样高的巨引,他站起身蹲下马步拉弓不料他使尽了吃奶的劲,引也只拉开小半,他忍不住一咋舌这至少是三石引,在马上怎么拉得动。

    “原来是杨将军,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

    程咬金终于相信,这位就是昨晚被皇帝老儿封为天下第一引的杨元庆,程咬金天不怕地不怕,但他却很尊重武艺高强之人,当然前提这个人也尊重他,杨元庆借口打赌,替他付了房钱酒钱,解了他的窘况,给了他面子,这当然是尊重他。

    程咬金挠挠头笑道:“杨将军弓箭高强,能不能教老程也练练引,实不相瞒,我从未练过弓箭,连弓箭都没有?!?br />
    杨元庆不由哑然失笑,没有练过引就来考武举吗?他摇摇头道:“武举先考引马,后考武艺,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所以我着急,就想找高人教一教,苦练个两天两夜,应付了引马再说?!?br />
    杨元庆忍不住有抽他一记头皮的冲动,练个两天就能上阵,那自己苦练十年又有什么意思?

    虽这样想,却不好打击程咬金的积极xìng,他见程咬金满脸期盼,便笑道“先去睡觉,明天一早我带你去买弓箭,再陪我去参加一个家宴,回头我教你练速成引?!?br />
    程咬金大喜,起身谢道:“谢谢杨大哥!”

    杨元庆见这么粗犷的人叫自己杨大哥,不由感到一阵肉麻,便好奇地问道:“你今年多少岁了?”

    “我今年十六!”

    杨元庆身子一歪,险些没从坐榻上摔下去,原来这位程皇杠只比自己大一岁,程咬金咧嘴得意地笑了起来,“没想到吧!别人都以为我三十多岁了?!?br />
    杨元庆忽然心念一转,拿起自己弓箭,站起身拍拍他肩膀道:“你跟我来!”

    他带着程咬金走到院子里,他向院门对面约二十几步外黑漆漆的墙角扫了一眼,忽然张引便是一箭,对程咬金令道:“你把箭取来!”

    程咬金跑过去拾起箭,不由呆住了,见箭上竟然串着两支老鼠,竟然一箭双鼠,这么黑,老鼠还在奔跑中,估计就是凭老鼠眼睛的一点亮光,他奔回来,佩服得五体投地。

    “杨将军,不!杨大哥,你教教我吧!”他连声恳求。

    杨元庆微微一笑,在墙角找了两块各重三斤的大青砖,递给他,“拿着!

    “做什么?”程咬金满心疑huò地接过砖。

    “我现在就教你一点速成基本功,三天后就要武举了,要不就来不及了?!?br />
    程咬金大喜,接过大青砖,眼巴巴地望着杨元庆,他心里还是不太明白,这砖头和练箭有什么必然朕系?

    “照我的样子,摆出姿势来!”

    杨元庆蹲下马步,双手拉弓,摆出一副挽弓射大雕的姿势,程咬金似乎有点明白了,左手一块大青砖,右手一块大青砖,也摆出一副弯弓射大雕的姿势。

    杨元庆给他矫正姿态,解释道:“这主要是稳定你的臂力,射箭时最忌讳手颤抖,我当时是拿弓箭练,但你现在没有弓箭,我的弓箭你又不能用那就用砖头也一样?!?br />
    “杨大哥,这要练多久?”程咬金觉得自己手有点酸了。

    杨元庆打了个哈欠,转身回房睡觉去了,关门时传来他的声音“至少练一夜!”

    次日五更,杨元庆一觉睡醒,长长伸了一个懒腰,这一觉睡得非常香甜,他忽然想起程咬金,起身开了门,不由一愣,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只见程咬金用两块砖头做枕头躺在院子里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杨元庆关上门,忽然重重咳嗽一声,程咬金一个jī灵跳起,蹲下马步,前砖后砖,弯弓射大雕。

    “杨大哥,我都蹲了一夜,手已经酸得不行了一边喊,还悄悄地用小指把眼角的眼屎抠掉?!?br />
    杨元庆也懒得说破他,便吩咐道:“去洗帕脸吧!我去结账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去利人市买引?!?br />
    在利人市,杨元庆给程咬金买了一张一石骑引和一壶箭,又给他在沽衣店买一身新的锦缎长袍,便掉头向崇仁坊向崇仁坊而去,今天是他和裴矩约好付家宴的日子,程咬金只有十六岁,算是他的小弟,带着也无妨,他记得演义中程咬金也是裴家女年,说不定他真和裴家有缘。

    程咬金拿着自己的引,一路上兴奋得开弓拉弓,就恨不得张引搭箭,看着某个不爽的人就是一箭。

    杨元庆见程咬金穿了新衣,倒也精神抖擞,不过他骑的马却是一匹又瘦又老的黄骠马,至少有二十岁了,便笑问道:“老程,你说你才十六岁,那怎么会有名有字,一般要二十弱冠后才会取,字””

    “义贞是我老爹去世前给我取的字,我六岁时他就去世了,那时我家里还比较殷实,噜果十年坐吃山空,加上我练武耗钱,家道就渐渐败了?!?br />
    “你跟谁练的武?”

    “我爹爹是北齐武将,五岁时教我筑基,不过只教了一年,我刚入门,他就去世了,我就根据他留下的练武方法自学,结果写得不到位,好像突破了,好像又没有突破,我也不知道?!?br />
    杨元庆也感觉到了,程咬金确实是处了一种半突破状态,也就是到了量变的临界点,但就是质变不了,这和情况师傅张须陀给他说过,这就是筑基第一步没有打扎实的缘故,这和情况在十二岁之前还可以弥补,但程咬金现在已经十六岁了,基本上已经定型,不过他的先天条件很好,膀大腰圆,有一把力气,虽然成不了绝世猛将,但至少能成为一员上将。

    “没事,你就算突破了最多也是用百斤大斧,和你现在差异不大,你把斧法练熟,也能弥补?!?br />
    杨元庆忽然心念一动,这小子不会真的只会三板斧吧!不过这话却不好问。

    不多时,他们便来到裴府,通报了门房,片刻,裴矩亲自迎了出来,今天是休朝日,一旬一休,大臣们都在家里休息一日,所以裴矩把宴会安排在今天。

    “贤侄,我还正想派人去杨府提醒你,怕你忘记,你果然是守信之人!”

    裴矩高兴得呵呵大笑,昨天晚上他已经得到了宫内消息,圣上已经决定立长子杨昭为太子,前晚宫内发生一些事情,杨元庆居然也参与其中,这说明圣上最后立杨昭为太子,与杨元庆有关,对太子而言,这就是拥立之功,将来太子即位,杨元庆必得重用,这就是奇货,奇货可居??!

    裴矩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把杨元庆笼络住。

    杨元庆上前躬身施礼,“今天打扰裴世叔休息了?!?br />
    “没有的事,是我请贤侄,贤侄不来才会让我寝食不安?!?br />
    这时,杨元庆看见裴矩身边站着好几名裴家年轻子弟,大部分都是文质彬彬,但其中有一人,年纪约十三四岁,身高却和自己相仿,长得虎背熊腰,两膀仿佛有千斤之力,头戴金冠,浓眉深眼,鼻子又tǐng又长,他注视着自己,眼睛里有一和慑人的咙,芒。

    这会是谁?杨元庆心中微微一动。

    【昨天是为第一个盟主加更,今天是为第二个盟主加更,一个应为三个盟主加更,明天再加更一章,就还债完毕】!。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