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七章 秋风至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虽然是在裴府做客,但杨囘元囘庆还是忍住大笑起来,裴矩也有些好笑道:“贤侄,这是为何?”

    杨囘元囘庆忍住笑,指着程咬金道:“我这位小弟没喝过蒲桃酒,不久前他和别人打赌赢了,别人要请他喝半个月的蒲桃酒,每天喝五斤,结果人家用兑了水的李子酒冒充蒲桃酒给他,他足足喝了半个月,所以刚才……”

    杨囘元囘庆说完,裴府子弟都哄堂大笑起来,程咬金胀得满脸通红,但他的眼睛却时不时溜一眼裴幽,见她也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不由心中大为得意,或许是对上了眼,虽然旁边的裴敏秋和裴喜儿都比裴幽漂亮,尤其裴敏秋更是美若天仙,他却不喜欢,他就喜欢裴幽那对粗眉毛。

    裴矩忍住笑道:“既然程贤侄这么喜欢蒲桃酒,我就送你两坛让你喝个够了……”

    程咬金大喜,急忙起身道:“多谢大叔!”

    他这句话又引来裴家一片哄笑,居然叫‘大叔”连裴矩也忍不住捋须呵呵直笑,对杨囘元囘庆道:“贤侄,你这位小弟有趣??!”

    杨囘元囘庆微微笑道:“他是很有趣,他要参加武举,后天就要开考了,他昨天才找我教他射箭?!?br />
    旁边裴行俨,噗!,一声笑出芦来,他忍住笑道:“不过他不是第一人,我父亲有个徒弟也和他一样,这两天也在拼命练箭,父亲让我教他,这人杨将军可能认识?!?br />
    “是谁?”杨囘元囘庆饶有兴致地问道。

    “也是杨府之人,叫做杨巍,杨将写认识吗?”

    原来是他,杨囘元囘庆怎么会不认识,他笑了笑道:“我从小和他打到大,怎么不认识他?他怎么会跟令尊学武?”

    “他是怖傅是右卫丘和将军,丘将军封为代州刺史,不久前赴任去了,他和父亲关系极好便托我父亲教他射箭,我父亲又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听他说,杨府有两个甲榜名额但杨府人人都想要,阵以要先内部比试?!?br />
    裴矩见三个孙女都在默默吃饭,谁也不和杨囘元囘庆说话,咳嗽一声,给裴行俨使了个眼sè,裴行俨会意,便笑了笑,不再多说。

    这时裴喜儿笑问道:“听说还有什么三品十八将的排名比赛杨将军要参加吗?”

    杨囘元囘庆摇摇头“这个比集我不想参加?!?br />
    “哦!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不感兴趣工……”

    杨囘元囘庆回答得很平淡,就像他对这个裴喜儿也不感兴趣一样,裴喜儿感觉得到杨囘元囘庆是在敷衍他,她心中失望,侃下头吃饭,也不多说什么了。

    三个少女之间有点微妙,她们谁都不说话,裴幽其实是个话多之人只要她肯开口,肯定不会冷场,但祖父安排的座位却让她黯然伤神很明显,她只是陪坐之人,她已经没有这个机会,裴幽也知道自己要嫁给太原王家,可一想到那个痨病鬼,她心中就很不舒服,本来年初她就该出嫁,但她的未来夫婿却病情恶化,使婚期一拖再拖,既然祖父不给她机会,她也懒得开口,她便一直沉默吃饭。

    而裴敏秋本身就是一个安静之女,如果和杨囘元囘庆单独相处,她还能说几句话,可当着家族的面,她是绝对不会开口,惹人注意。

    况且她也明白,祖父让喜儿坐首位,就是有意让他们多交谈,自己只是一个陪客,可不能喧宾夺主,正是这样考虑,裴敏秋才安安静静吃饭,一言不发,就好像她和杨囘元囘庆从不认识:至于裴喜儿,她更是有点茫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也没有想过要和杨囘元囘庆有什么瓜葛,仓促上阵,当她感受到杨囘元囘庆的淡漠后,她也沉默了。

    裴矩看在眼中,他只得微微叹一口气,是他有点一厢情愿了,或者说,他的方法有点不对。

    今天是十天一轮的旬休,绝大部份官员都在家中休息,享受这难得的片放闲暇,但在空空dààng的承天门大街上,一辆马车在迅速驶向承天门:马车车窗上,lù出了内史令杨约那有些忧心忡忡的双眼,望着一栋栋无比熟悉的巨大建筑,他的头脑里却在考虑一些家族大「孒辰乄水印」事。

    一早,他已经得到了一个消息,他的大哥杨素已经被升为尚书令,这是尚书省的最高长官,也整个大隋王朝的最高职官,看似很风光,但杨约却读懂了这里面隐藏的另一层意思,那是他的大哥杨素失去了权力,尚书令不过问朝务,所有尚书省的六部大权都在左右仆射手中。

    大哥已经功高震主了,杨约体会到了皇帝对大哥的忌惮,这是一和狡兔死,走狗烹的必然结局,平息杨谅之乱,大哥就失去了利用价值,而且他在朝中威望太盛,已经威胁到了皇帝的权威。

    让杨约忧心忡忡的是,圣上的剑仅仅只是针对大哥,还是针对整个杨家,如果是后者,那他杨约就将是第二个被收拾的人。

    他不知道圣上今天为什么要召见他,难道也要宣布对他的处理?

    杨约叹了口气,不知前方的承天门内隐藏着他的什么命运。

    旬日对于皇帝杨广,这却是一个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的日子,隋初虽已实施三省六部制,但皇帝的权力却依然很大,大部分朝务都要皇帝批准,每天来自全国各地,堆积如山的奏折让杨广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而且他还有很多重大的事情要考虑,从一大早,杨广便来到御书房,开始批阅奏折。

    他打开一份折子,这是吏部的一份任命书,任命西粱朝宗室之后萧铣为罗县县令,这个,萧铣是他妻子萧后的侄子,萧后求他给侄子安排一个职位,这份吏部任命也就是根据他的意思下发。

    杨广随手在上面画了一个,敕”放在一边,他又拿起一本奏折,脸sè立煎变得凝重起来,这是杨素的最新任命诏书,望着这本诏书……杨广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从杨识之乱平定后,他便一直在考虑三件大囘事,迁都洛阳,继承者的问题,还有是朝廷权力布局,随着前天晚上他正式下定决心立嫡长为太囘子,前两件大囘事他便已经解决了,然后他将开始着手朝廷的权力格局。

    作为一个帝王,讲究的是平倒之术,绝不准许一家独大,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也没有把关陇贵囘族赶尽杀绝,他要留一部分来对抗北方士族……同时他还要扶持南方士族,形成三权鼎足的局面了这里面杨素的存在就成为他权力平倒的难点,他不仅是朝廷第一重臣,而且是军队第一统帅,军政两手都很硬,这让杨广深为忌惮,在杨素面插,他感觉自己很渺小懦弱,他皇帝的威望还比不上杨素的权势,天下人只知杨太仆,而不知皇帝狴下:无论是从权力平倒考虑,还是从增加自己威望考虑,杨广都无论如何不能再容忍杨素了,当然,他不可能一刀把杨素杀了,那样会引起朝纲大乱,那也不是一介,皇帝该做的事情,毕竟杨素有拥立之功,杨广还一时下不了狠手。

    他便用了最巧妙的办法,明升暗降,夺他的政务大权,同时命他营造东宫,不准他返回京「孒辰乄水印」城,他也就接触不了朝廷,使朝廷慢慢地将他淡忘:同时还要打「孒辰乄水印」压杨家,使杨家在士族中的地位降低,从北方士族领袖,降为一个普通的二流世家:对杨家的打「孒辰乄水印」压,使杨广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杨囘元囘庆,这是杨家中他唯一想重用之人,他准备在几年后让杨囘元囘庆替代长孙晟成为新一代的突厥使,突厥从来都是大隋头号威胁者,突厥使非重臣不能担当,他必须找一个能干、忠心、文武双全、熟悉突厥、精通突厥语且和突厥关系极佳的年轻才俊,杨囘元囘庆无疑就是最佳的人选,他想不到还能有谁比杨囘元囘庆更合适:将来他还能再辅佐自己的儿子,正如他自己所言,他愿意成为大阵之盾。

    但重用杨囘元囘庆又和他打「孒辰乄水印」压杨家的策略有点抵触,打「孒辰乄水印」压杨家会使杨元……庆降低对他的忠心,这又是杨广不愿看到的,他必须想个办法把杨元……庆从杨家里剥离出来,使杨囘元囘庆不受杨家的影响。

    “陛下,杨史令来了,在外候见!”门口一名宦官禀报。

    “宣他觐见!”

    宦官出去,随即传来悠长的高喝声,“陛下有旨,宣内史令杨约觐见!”

    “陛下有旨,宣内史令杨约觐见!”

    一声声高吗下去,片竟,杨约在一名宦官的了导下进入御书房,杨约上前一步,深施一礼,“臣杨约参加皇帝陛下!”

    “杨爱卿,旬休日把你召来,朕很过意不起?!?br />
    “臣不敢,狴下有召,臣当随时应候?!?br />
    杨广点了点头,他从旁边桌案取过厚厚一叠诏书,‘哗!……地扔到杨约面前,“这些诏书朕很不满意,你拿回去重拟?!?br />
    杨约吓得一介,jī灵,这已经是三天之内第二次退还草旨给他了,第一次是递给他,而这一次是直接摔到他面前。

    他慌忙拾起圣旨,居然有十七八份之多,“臣这就回去让内史重拟?!?br />
    杨广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朕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二次了吧!”

    “是!”

    杨约心中惊恐万分,他擦了一把汗,低声道:“是第二次了。

    “朕不希望有第「孒辰乄水印」三次,明白吗?”杨广缓缓道。

    “臣明白,绝不会再有第「孒辰乄水印」三次?!毖钤加械憔?,他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圣上到底有哪里不满意?

    停一下,杨广便把话题扯到了杨囘元囘庆身上,“杨爱卿,还有一事,是关于你兄长的孙子杨囘元囘庆,朕也要和你好好谈一谈他?!?!。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