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二章 最后抉择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不屑地冷笑一声,指着杨铁善众人笑道!”这个老sè鬼还有脸谈族规,族规中说六十岁后不得再娶,他这个老sè鬼八十岁了,还娶一个比他重羽女都小的丫鬟为妾,居然还有脸在这里道貌岸然谈族规?!?br />
    大堂内哄地大笑起来,但随即又鸦雀无声,一种恐惧感压过了心中的可笑,在所有人印象中,大凡杨家子弟带到这里接受族规处罚时,每个人都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请求家族宽恕,像杨元庆这和进门不跪,还当面辱骂辈分最高的长者,恐怕杨家百年来从无一人,但不少人心中暗暗叫好,早就看不惯这个杨铁善娶少女了,骂得痛快。

    杨铁善气得怒发冲冠,满面胀的通红,几乎要晕厥过去,五十岁以后,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而且是在家庙。

    他拼命拍桌子,“反了!反了!给我拉下去打!”

    杨约却心里有数,这是杨元庆先声夺人,先指责杨铁善违反族规而不被罚,这样就不好处置他了。

    他连忙劝道:“二伯息怒,不可被这逆子气伤了身体,我们可再加他一条欺祖之罪?!?br />
    旁边几咋,长老一起劝他,杨铁善慢慢平静下来,脸sè铁青地盯着杨元庆,恨不得一口将他咬死。

    此时杨元庆早已眼前这笳人视为陌路,他的骨子里从小就是叛逆,从小被杨家歧视使他对杨氏家族的观念很淡,只是看在祖父的面上,才勉强承认自己是家族一员,而现在,家族居然要定他欺母、欺君罔上之罪,他心中便已把杨家的宗族礼法踏在脚下了,脸皮既然已经撕破,他也不再委屈自己,但同时他也要讲技巧,不能让自己陷于不义必须要jī怒他们,让杨家来革除他,而不是他反叛出杨家。

    杨约要控制经节奏,不能杨元庆牵着他们鼻子走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缓缓问道:“元庆,你为何不跪?”

    杨元庆笑了笑道:“杨史令这话奇怪了,圣上亲口对我说,以后见他不用下跪,难道杨史令坐得比圣上还要高吗?”

    “??!”

    族议堂内一片惊呼,杨元庆这句话简直是胆大包天,几个长老更晃骇然变sè连杨约也无法冷静了他猛地一排桌子一声怒吼,“杨元……庆,你大胆!”

    杨元庆霍地将磐郢剑横举起,冷冷道:“这是圣上的天子剑,你要让天子剑跪你吗?”

    大堂内鸦雀无声,人人面带恐惧,杨约更是脸sè大变,死死地盯着磐郢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后面的杨铁善年纪太大,尿都吓出来了,他颤求着声音道:“不如改天再审!”

    “不!”

    这一声‘不,字是杨约和杨元庆同时喊出杨约也是打过仗之人,xìng格强硬,不会轻易认输,而杨元庆也不想再拖下去了。

    他将剑一收,“你们说吧!定我什么罪,怎么处置,我洗耳恭听?!?br />
    其实此时杨约心中已经有点疑huò了,他并不知道杨元庆手中有磐郢剑,此时他见杨元庆手中有天子之剑,就不知道今晚的处罚是否明智,但上?;噬锨卓诟嫠咚?,不满杨元庆干涉家事,让他严加管束,这又明显是希望借他的手来教训杨元庆。

    他感觉这两者之间似乎有点矛盾,可当他又想到两次退回的奏折,若再有第三次,他就要被免职丢官了,巨大的压力使他没有选择,他站起身,拿起家族定罪书读道:“庶子元庆,目无族规,不敬尊长,sī取族时……”

    “等一等!”杨元庆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叫sī取族财?就是那一千亩土地吗?那是先帝赐给祖父的土地,祖父把其中一块给我,和尔等何干?”

    “可是族规明确规定,百亩以上土地,未经族会同意,不得分割给族人?!?br />
    杨元庆看了一眼两边的杨家子弟,摇摇头,“堂堂的杨家子羽,不把心思放在建功立业上,却一个个鼠目贪婪,盯着微薄的家产,躺在祖父的军功上享受,祖父已改封尚书令,你们还能享受几天?”

    杨元庆一番话,骂得两边族人都羞愧地低下头。

    杨元庆回头又注视着杨约道:“这块土地是祖父给我,是我祖父的军功之田,我不管杨家有什么规矩,土地我不会还,具体原因你可以去问祖父,建议你sī下去问,不要让祖父再遭大罪!”

    杨约咳嗽一声,也不提还土地之事,继续道:“第二条欺母之罪,你认吗?”

    杨元庆看了郑夫人,摇摇头道:“她不是我母亲,何罪之有?我的母亲姓李,在我两岁时去世了,我还有一个养母姓沈,我只有这两个母亲,我对她们铭记不忘,再没有第三个母亲?!?br />
    说到这里,杨元庆的眼睛有点酸,心中也有些歉疚,他该去给自己的生母上上坟,告慰她地下之灵。

    杨元庆当众否认,让郑夫人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她提高声音,冷冷道:“你难道不承认我是你正房母亲吗?”

    杨元庆冷视着她,毫不容情地反驳,“我是曾经叫过你母亲,我也曾希望你是我母亲,可是,你当过我是你的儿子吗?哪怕只有一次,郑夫人,你配不上‘母亲,这两个字,当然,对你的两个儿子,你是母亲,可对我,你配不上,难道你非我要说出来,我一个月的月钱有多少?我为什么连族学都没有资格上?你难道要我说出来吗?”

    郑夫人被杨元庆凌厉的目光盯得一阵心虚,她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

    杨元庆的目光又移回杨约,“还有什么罪名,一并说吧!”

    杨约感觉到整个节奏都被杨元庆掌握住了,他被牵着鼻子走,好像不是家族在审他,而是他在审家族。

    但杨约也无可奈何,只得道:“还有就是你欺君罔上?!?br />
    杨元庆注视着他的眼睛,半晌,摇摇头道:“杨史令,你好歹也是堂堂三品重臣……希望你不要再说这么幼稚的话,我不妨告诉你一件事,今天中午我去裴府赴宴,是裴矩裴shì郎亲自邀请我……如果我欺君罔上,他会邀请我吗?如果我欺君罔上,圣上的天子?;嵩谖沂稚下??”

    杨元庆指指自己的太阳xué,“杨史令,你用这里好好想一想?!?br />
    杨元庆长长的吐了口气,“好了,罪名宣读完,下面是处罚了……该怎么处?!蛋?!”

    杨约呆呆地坐在榻上……句话没有说,杨元庆话让他心中乱作一团,虽然他看见磐郢剑时便觉得有点不对,但他心中已先入为主,不肯面对,而现在杨元庆强行把这个疑点塞给了他,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难道是他误读圣意?圣上的意思不是让他教训杨元庆……而是让他培养杨元庆,是这样吗?

    可是萧皇后却真的对他不满,这又是千真万确……他脑海里一团浆糊,以致走神了,忘记了现在该宣布罪名。

    这时杨铁善却恢复过来了,他忘不了杨元庆当众辱骂他老sè鬼,他颤巍巍站起身,盯着杨元庆恶狠狠道:“按家族的第二条处罚,革除族籍三年,鞭一百,逐出杨府!”

    杨元庆摇了摇头,“让一个老sè鬼来宣读处罚,真是羞辱我了?!?br />
    他又压低声音对郑夫人道:“我知道你现在窃喜,我不妨告诉你一个消息,圣上已经听从我的劝告,决定立晋王为太子,你的儿子给齐王做事,真的没有前途,你来求我吧!我可以让他做晋王府的谘议参军?!?br />
    说完,杨元庆又对杨约微微一笑,转身便扬长而去。

    大堂内一片寂静,谁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处罚,很多人都察觉到不太对劲了,可是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

    杨约望着他的背影,刚才杨元庆对郑夫人说的话他却听见了,他忽然有一种一脚踩空的感觉,圣上已听从他的劝告,决定立晋王为太子,这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有一种极度不安的躁动,他觉得自己似乎做下了一件很不明智之事。

    夜sè笼罩着大兴宫紫薇殿,高大的树木掩映着宫阙,灯光微明,数百名shì卫列队在大殿附近来回巡逻,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情形,这时,一名老宦官步履匆匆从回廊出来,快步向正殿走去。

    “李公公,这么晚了,还有事情禀报圣上吗?”一名shì卫开玩笑道。

    “哎!没办法,圣上在等着消息呢!”

    “李公公,什么消息??!这么晚圣上还等,能不能透lù一二?”

    “唉!你们好好值勤,别多问了,不是什么军国大事?!?br />
    老宦官走上正殿,一直向内殿走去。

    内殿御书房,杨广正在灯下全神贯注地批改一份圣旨,这是即将在明天宣布的一份旨意,进封晋王杨昭为雍王。

    本来封杨昭为雍王并没有必要,当年他是以晋王入主东宫,那自己的长子也是以晋王入主东宫,这很正常,但他听到禀报,最近朝野上下人人都在关心谁为太子,心思都放在这上面去了,而且很多大臣都面临站队,弄得人心惶惶。

    他便觉得有必要将自己立嫡长为太子的决定,明确地告诉大臣,这样,进封晋王为雍王就是最好的明示,一般而言,封都城所在地的亲王,便是册封太子的先兆。

    旨意写得不错,他很满意,杨广便提朱笔在圣旨上批下了一个……赖,字,这时,一名宦官禀报,“陛下,李公公回来了!”

    “让他进来!”

    杨广放下朱笔,将圣旨放到一旁,见老宦官进来,便笑问:“杨家处罚了吗?”

    “回禀陛下,处罚了,是革除族籍三年,鞭一百,逐出杨府?!?br />
    “哦!鞭打了吗?”

    “没有,杨元庆很硬气,转身就走了,杨府上下没人敢动他?!?br />
    杨广眯着眼笑了起来,不错,结果很让他满意,杨约不愧是善于揣摩圣意的高手。

    杨广从御案上取过一只玉天鹅镇纸,天鹅展翅高飞,栩栩如生,递给老宦官,“明天你把这个替朕给元庆,就说朕很体谅他的心情,让他好好理会这只天鹅展翅的意思?!?br />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