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六章 欲盖弥彰【求推荐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的铁箭和双龙出水的神技令周围的左武卫士兵叹为观止,一名身材偏瘦年轻火长胀得满脸通红,高声大喊:“大丈夫若不学此引术,练引何用?”

    他的叹息却没有引来其他士兵共鸣,众人都对他报以不屑的神sè,此人光喊不做,徒有虚名,在左武卫士兵中是出了名。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回了校场,下面是赤髯汉的三支箭,他的身手不凡,居然敢用牙齿咬住箭,那么,杨元庆能躲过他的三支箭吗?看着杨元庆那漫步悠闲的姿态,众人目光中都闪过一丝忧虑,已在不知不觉中,杨元庆成为了他们心中的偶像。

    杨元庆放慢了马速,在六十步和八十步之间徘徊,他并不用刀,每个人有不同的应对射箭方式,像张仲坚喜欢用兵器格挡,但这也说明他的控马技术不到火候。

    杨元庆却没有固定的方法,他是因地制宜,他身经百战,战场经验远远超过张仲坚,在战场上,冷箭会从四面八方射来,他不仅需要眼睛看,耳朵听,更多是要凭一种直觉,这个时候,他需要调动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杨元庆的马步不快,实际上他已经在寻找那和混战时的感觉了,几乎不看张仲坚一眼。

    张仲坚也并不因为杨元庆漫不经心而手下留情,他武艺极高,经验也很丰富,虽然他没有杨元庆那和从大战中千锤百炼出来的实战经验,但他也看得出,杨元庆并不是真的漫不经心,而是在寻找一种感觉,张仲坚也不会等到杨元庆准备就绪后才发箭,他忽然纵马疾奔,和杨元庆平行而奔只奔出二十几步张引搭箭……”嘣”的一声弓弦响,一支口翎箭闪电般的射向杨元庆的脖颈引来四周左武卫士兵一片惊呼,这个赤髯汉的力量竟也如此强劲。

    所有人的眼睛刷地向杨元庆望去,却惊讶地发现,杨元庆已经不在马上了。

    多年的战场经验使杨元庆掌握了很多难以言述的细微之处,一般人是听弓弦躲闪,而杨元庆从马蹄声便可分辨,不可能在高速奔跑中射箭,在射箭的那一瞬间必然有一个减速尽管这个减速非常微小但在边塞磨练了五年多的杨元庆却听得出来,在减速发生的一霎时,杨元……庆的人已经从马背上消失,而这时,张仲坚的一箭也同时射出。

    在马肚下,杨元庆目光如电,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一箭的射来,他在体会这一箭的速度和力量去和射入车厢的那一箭对比。

    杨元庆有一些失望,这一箭他感觉很涩,虽然速度疾快力量也大,但很不圆熟,没有刺杀之箭那和一气呵成,沛不可当的气势,就像一个普通弓箭手射出。

    不知是他换了箭的缘故,还是自己躲闪太快,令他射箭的瞬间犹豫一下,或者是他刻意保留了实力,不暴lù自巳的〖真〗实箭术?

    箭从空马鞍上破空而过,引起皿周左武卫士兵的一片嘘声,正是这个嘘声让杨元庆忽然有一和明悟,不是前面两个原因,那两种原因只能是稍有影响,不至于让围观士兵们发出嘘声,只能是他刻意保留了实力,那他为什么要保存实力,仅仅是一种比箭的策略,还是怕自己识破他的箭势。

    高手之间比武,从箭势上便能看出很多微妙东西,比如风格,比如力量和速度,还有一些难以言述的东西,就像后世的网球或者乒乓球比赛,仅从球路便能知道对手是谁?

    他杨元庆明白这一点,张仲坚这和高手也同样明白,他的刻意掩盖就和他临战换箭一样,yù盖弥彰。

    杨元庆不lù声sè,继续骑马缓行,手却摁在横刀之上,这一次他不准备躲了,他要感受一下张仲坚的力量。

    张仲坚钦奔几步,第二箭嗖地射出,这一箭却是取杨元庆的战马,杨元庆已拔刀在手,当张仲坚的箭射至,雪亮的横刀闪电般劈出,……当”一声撞击,箭被劈飞,这一箭气势更弱,和练了一两年的引骑手毫无区别。

    嘘声四声,那个年轻火长更是大喊“回家抱孩子去吧!别出来丢脸了?!?br />
    这时杨元庆忽然调转马头,向张仲坚疾冲而去,四周士兵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只有张仲坚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完全明白杨元庆这是什么意思,那天晚上,从围墙到晋王马车,距离三十步,他同样也明白杨元庆来找他比箭的用意了,他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缓缓拉开。

    杨元庆疾奔至三十步,忽然一勒战马,战马扭身一个横跃,这一刹那,张仲坚的第三支箭脱弦而出,直奔杨元庆的面庞,箭势明显加强,杨元庆一动不动,就在箭即将射中他脸庞的一霎那,他脸微微一侧,‘咔!”的一声,他同样也咬住了箭杆,他用牙齿来体会这一箭的力量,那天晚上刺客三十步外一箭,射透车壁一寸,而这一箭,最多只能射透半寸。

    比一般的骑弓手略高明那么一点点,如果张仲坚在防御杨元庆射箭时,表现得不要那么出彩,比如第一箭,他的刀脱手而出,杨元庆就会相信他的力量并不大,比如第二箭和第三箭,他不要计算得那么令人惊叹的精准,而是笨手笨脚侥幸躲过,或者杨元庆就会相信他骑射并不在行。

    但张仲坚却劈飞了他以四百斤力量射出的铁箭,足以说明他力量之强,而第二箭和第三箭,他又以一种常人难以办到的精微之术躲过,说明他的技巧之精,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射出平庸之箭,他就是在故意隐藏实力。

    “杨将军箭法高明,在下自愧不如,告辞了!”

    张仲坚一掉马头,向校场外疾奔而去,杨元庆望着他的背影,他已经有八成把握判断,此人就是那个刺客。

    恐怕张仲坚做梦也想不到,他的yù盖弥彰,反而暴lù了自己的秘密。

    这时……三百余名左武卫骑兵一起围上,纷纷拱手施礼“杨将军,请指点我们骑射!”

    杨元庆也不推辞……对众人笑道:“缝两只铁砂袋,各重十斤,绑缚在手臂上,每天射箭一千支,三个月便会有效果,三年后,你们也能超过我?!?br />
    众人默默点头,杨元庆的篌术令他们神往……有的明确的目标和方法……他也觉得有了练箭的毅力,那名瘦高年轻火长又大声道:“从今晚开始,我要苦练三年?!?br />
    众人响起一阵轻蔑的笑声,有士兵大笑道:“侯君集,你若能坚持三天,我就把这个月的俸禄输给你?!?br />
    杨元庆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侯君集,他一调马头,离开校场。

    刚来到校场门口,却见对面有三匹马疾速奔来“……杨将军,请等一等!”

    有人在大声喊他,杨元庆勒住战马……等对面三人奔近,他才发现,竟然是三名宦官,为首之人是一名老宦官,满头大汗。

    他们奔到杨元庆面前,三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半晌,老宦官才道:“杨将军,我们满京城跑,都找了你一个上午了?!?br />
    杨元庆见他们都累得筋疲力尽,心中不由歉然,连忙拱手道:“三位中官,真是抱歉了!”

    “没什么,杨将军,我们有圣上口谕,请将军接旨?!?br />
    杨元庆连忙翻身下马,单膝跪下“臣大利城镇将杨元庆接旨!”

    几名宦官也下了马,老宦官肃然道:“传圣上口谕,朕体谅杨元庆失族之忧,深表抚慰,特赐玉天鹅镇纸一只,钦此!”

    “臣杨元庆谢圣上之恩?!?br />
    杨元庆心中有些感动,没想到杨广如此心思细腻,以帝王之尊来关心他一个上镇将的内心失意。

    不过他内心也有点奇怪,杨广的消息怎么这样快,昨晚上才发生的事,宦官说他们已在城中奔跑了半天,难道一早他便知道了,可是天不亮杨广就会上朝,很可能他昨晚就知道了,更要命是这和家族丑事一般不会外扬,杨广怎么会知道?

    杨元庆忽然有一和明悟,杨广很可能在杨府中安有眼代,这人会是谁?

    老宦官将将一只玉匣递给他,打开来,显lù出了匣子里的碧玉天鹅,老宦官又道:“圣上让我转告你,希望你能理解这只玉天鹅的含义?!?br />
    杨元庆接过,他又笑着问宦官“公公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咱家也说不清楚,不过这只天鹅展翅高飞,我想,圣上的意思是鼓励将军要志向远大,目光长远,不要因为家族的失意而困扰?!?br />
    杨元庆默默点了点头,天鹅的意思还代表草原,恐怕杨广的意思还打算让他在边塞发展。

    杨元庆将玉匣收好,却从马袋中mō出三锭黄金,一锭二十两,两锭各十两,塞给了老宦官“辛苦三位中官替我奔跑一个上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三位中官笑纳?!?br />
    “不!不!这个不太好?!?br />
    老宦官只是一种礼节xìng的推辞,脸上早笑开了huā,黄灿灿的金子动人心,他们怎么推迟得掉,老宦官笑纳了,暗赞杨元庆会为人,出手大方,不让他们白跑一个,上午,他也笑道:“在下李全忠,负责圣上起居,杨将军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br />
    说完,他又觉得这句话太淡了,又低声道:“杨将军,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建议,让杨将军考虑?!?br />
    “公公请说!”

    李宦官见四下无人,便低声道:“杨将军被家族革籍,虽然圣上不在意,但对杨将军的名声还是有影响,尤其士族名门很看重这个,杨将军最好造一个……势,要让世人明白,杨氏家族是迫于某种势力的压力才把杨将军赶出家门,而并非杨将军的品德出问题?!?br />
    杨元庆沉思片刻,他原以为很多事情不必说,大家心里都应该明白,但他不仅需要在名门士族中保住名声,而且也要让普通民众明白,要自己被迫害这件事成为所有人的共识。

    还是这些老宦官思虑周全,考虑问题比自己想得深远,他又沉声问:“请公公提示,我该从哪个方向去造势?”

    李宦官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老于世故的jiān笑,附耳对杨元庆小声道:“齐王!”!。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