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四章 酒楼告别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随着夜幕降临,京城的各大酒肆中开始热闹起来,随处可见携带兵器的武人,今天武举考完了第一科骑『shè』,使很多武人都放松下来,他们三五成群,饮酒作乐。书m

    利人市的‘酩酊醉乡’酒肆中也是热闹异常,几乎整个二楼都被武人坐满,在窗边一张可以坐七八人桌前,单雄信等人正聚在一起谈笑喧天。

    杨元庆带着妞妞也坐在桌前,他给妞妞一一介绍,“这位红脸的是单二哥,旁边是他兄长?!?br />
    妞妞端起酒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单大哥,单二哥,我敬你们一杯?!?br />
    单雄信等人平时虽然开玩笑肆无忌惮,但他们都看得出妞妞是杨元庆的什么人,众人都很客气。

    单雄信豪爽地笑道“妞妞姑娘肯给面子和我们一起饮酒,这就是我们的荣幸,我们人多,你可随意喝,我们喝干!”

    说完他将一碗酒一口喝干,妞妞却不扭捏,将一杯酒一饮而尽,惹来众人一片叫好声。

    单雄忠却老持稳重,他知道,妞妞一人敬一杯,她非要醉倒不可,便笑道“我们其他人一起敬妞妞姑娘一杯?!?br />
    他也向妞妞介绍众人,“这位是单仁杰,是我族弟,这位是徐重山,这是马丁原,他们三人号称上党三虎,还有这位秦琼秦叔宝大哥,那位是程咬金?!?br />
    妞妞嘴很甜,都称众人为大哥,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使众人都对她十分喜欢,纷纷各敬妞妞一碗酒,妞妞一口气喝下两杯,两腮酡红,如如朝霞映雪,但她的心情却异?;断?,紧靠元庆哥哥而坐,和这群豪爽大汉一起饮酒。更让心中她有一种自由自在的开心。

    “元庆哥哥,我还没敬你一杯酒呢!”

    妞妞端起酒杯。笑『yín』『yín』转向杨元庆。杨元庆见她俏脸晕红,便笑道“我发现你还是『tǐng』能喝的?!?br />
    妞妞小声笑道“其实我最多只能喝五杯。超过五杯我就会醉倒?!?br />
    她小嘴一撅又道“先说好??!是你拉我来喝酒的。今天我若醉倒,你可要背我回去?!?br />
    杨元庆见她憨态可爱,心中喜欢,便眨眨眼笑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去刘二婶家偷喝她酿的糯米酒,你就只喝了一口,结果醉倒了,还是我背你回去?!?br />
    妞妞悄悄掐了他一下,低声娇嗔“还说呢!都怪你,那是我第一次被娘责打。我一直没有找你算账?!?br />
    “喂!喂!两位,要喝酒就赶紧喝,『sī』房话回去再说,别让我们看了眼红?!?br />
    单雄信开个玩笑,众人一起大笑起来,杨元庆端起酒碗,轻轻碰了妞妞的酒杯一下,将一碗酒喝干,妞妞被众人笑得不好意思,心中却很欢喜,也将杯中酒喝了。e^看

    “今天骑『shè』大家考得如何?”杨元庆见在坐人中有人欢喜有人愁,便端起酒碗微微笑道。

    “今天我大哥没考好!”单雄信拍了拍兄长单雄忠的肩膀笑道。

    单雄忠叹了口气,“别说了,说起来丢人?!?br />
    “不妨,单大哥说来听听,我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余地?!?br />
    单雄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才苦笑道“考骑『shè』其实很简单,满分十分,骑马奔一千步,完成三个简单的控马动作,调头、跃壕沟和铁板桥,这是四分,然后是骑『shè』、步『shè』在六十步外各『shè』三箭,这是六分,如果『shè』中靶心再加一彩,最高可以获得六彩,骑『shè』我没问题,三箭全中,但步『shè』是八斗弓,我对步弓不行,三箭『shè』飞两箭,唉!算是完蛋了?!?br />
    “今天很多人都栽在步弓上!”

    单雄信也补充道“主要是兵部事先没有说要考步弓,只说骑『shè』,所以大家都想着马上『shè』箭,而且兵部提供的弓让人用得不自在,风力又大,想『shè』中很难,我虽然全中,但只有一箭『shè』中靶心?!?br />
    他又笑道“不过也有发挥很出『sè』的人,比如秦大哥,无论步弓、骑弓,箭箭『shè』中靶心,连加六彩,连考官都给他鼓掌?!?br />
    秦琼在一旁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其实我也有发挥不好的地方,我的马昨天正好拉肚子,四肢乏力,跃壕沟时差点失足,我想应该被扣分?!?br />
    “不会!事先说得很清楚,只看完成没有完成,完成加一分,没完成不给分,你跳过去了,就算姿势不优美,也同样加一分,我觉得你今天应该是满分加六彩,名列第一?!?br />
    这时,妞妞偷偷地用胳膊碰了一下杨元庆,向左边使个眼『sè』,杨元庆笑了,他早注意到了,今天程咬金一声不吭,一碗酒接着一碗酒地喝,已经喝了十几碗了。

    “老程今天失足了吗?”杨元庆笑问道。

    半晌,程咬金瓮声瓮气道“明天我就回家!”

    秦琼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道“其实你也不错了,至少步骑各『shè』中一箭,拿到六分,虽然名次不佳,但也算通过,明天考兵器,你应该没有问题?!?br />
    “可是后天考兵法,你让我怎么办?”

    “还要考兵法?”

    杨元庆也愣住了,“不是只考骑『shè』和兵器吗?”

    单雄信也眉头一皱道“这个兵法是临时新增的,说是附加科,我们都怀疑这里面有问题?!?br />
    “单二哥是觉得武举有失公平吗?”

    单雄信用目光一扫不远处喝酒的另一桌人,“元庆,你看看他们?!?br />
    杨元庆点点头,他早注意到了,都是一群世家的练武子弟,其中有一个是宇文述的儿子宇文智及,现任左卫直阁将军。

    “我知道,都是世家子弟,怎么了?”

    “这群人今天和我们一起考试,都是考乙榜?!?br />
    杨元庆眉头皱了起来,他知道杨广为了照顾世家子弟,特地分设甲、乙两榜,五品以上官员的子弟考甲榜,民间武人考乙榜,区分得很清楚,怎么这群世家子弟却考乙榜?这不就是抢占了本来就不多的名额吗?

    单雄信叹了口气道“这里面有漏『dòng』。五品以上官员的子弟,每户只有两个名额。但趋之者众。所以他们便想办法报名乙榜,因为规定上说得清楚。甲榜只准五品以上官员子弟报名。却没说他们的子弟不能报乙榜,结果有几百名官员子弟跑来报名乙榜,本来一共只有五百名额,甲榜三百,乙榜两百,这下子,我估计最后能分给我们名额就很少了?!?br />
    “今天主考官是谁?”杨元庆又问。

    “听说是兵部『shì』郎李纲,此人还算正直,但负责具体考试的却是几个兵部的员外郎。尤其一个叫王世充的员外郎,明显偏心,对待世家子弟宽容,对待普通武人却很苛刻,考骑『shè』还有个标准,尤其明天考兵器,使得好不好就完全由几个员外郎说了算,就算你武艺天下第一,他们说你不好就不好,我们都很担心?!?br />
    原来是王世充当考官,这就难怪了,元庆正在思忖,旁边妞妞却拉了他一下,紧张地说道“元庆哥哥,我大师兄来了!”

    杨元庆一怔,他才发现,和他们相隔几桌的一张单人位子上,张仲坚独自一人,刀放在桌上,一边喝酒,一边冷冷地望着他。

    “大家慢慢喝酒,我见到一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br />
    杨元庆给妞妞使个眼『sè』,端起酒杯走了上去。

    “怎么,事情还没有完吗?”杨元庆笑着在他对面坐下。

    妞妞也上前行一礼,“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张仲坚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师妹,你不该喝这么多酒?!?br />
    妞妞紧靠着杨元庆坐下,笑嘻嘻道“我若喝醉了,元庆哥哥会背我回去?!?br />
    “是吗?”

    张仲坚目光像刀子一样盯住了杨元庆,冷笑一声,“你就这么可靠?”

    杨元庆心中也有一点不高兴了,他以为自己是谁,妞妞是他可以管的人吗?

    他握住了妞妞的手,笑了笑道“我为什么不可靠?”

    妞妞也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敌意,其实她也知道大师兄对自己有一点不同寻常的关心,只是她心中只有杨元庆,容不下任何人,她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表明自己态度,不能优柔寡断,那样反而会害了大师兄。

    她也不反对,任杨元庆握住自己的手,张仲坚眼中黯然,他已看出师妹心有所属,他没有机会了。

    张仲坚叹了口气道“杨元庆,陈胤死了,南华会上上下下都认定是你所杀?!?br />
    “不可能!元庆哥哥没有杀他?!?br />
    杨元庆一摆手,止住了妞妞,冷静问张仲坚,“为什么说是我所杀?”

    “因为陈胤就死在你府『mén』前,他的几名心腹都证实是你所杀,进你的府没有问题,出来就死了?!?br />
    ‘出来就死了?’杨元庆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开始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很明显,这和王默要求走侧『mén』有直接关系。

    杨元庆摇了摇头,“我没有杀你们会主,应该是王默所杀?!?br />
    “我知道是他所杀?!?br />
    张仲坚嘴角『lù』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你的实力我很清楚,如果真是你所杀,王默和陈胤的心腹都不可能活着离开?!?br />
    “大师兄,那既然你明明知道,你为什么不给南华会说清楚,却让元庆背负一个仇恨?”妞妞的语气中有了一丝不满。

    张仲坚轻轻叹口气,苦笑道“因为我和元庆背负了同样的仇恨,南华会认定是我出卖会主?!?br />
    他又对杨元庆道“在万『chūn』茶庄,你应该从密室里拿到一份名单对吧!”

    “是!我拿到了?!毖钤斓愕阃返?。

    “那就是王默的栽赃,会主临走前,已把密室中的文书都带走了,结果王默又趁会主不注意,把另一份名单放进密室,而那份名单是模仿我的笔迹所写,可以说一模一样,这样,我就说不清了?!?br />
    “果然是好手段!”

    杨元庆尽管知道自己被利用,但他还是忍不住赞了一声,这个王默不『lù』声『sè』,竟利用了自己和南华会的冲突,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可是他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他是王僧辩的儿子,王僧辩就死在陈霸先手上,王僧辩效忠的是萧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南华会过不了几年,就会变成萧梁的势力。

    杨元庆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萧铣的影子,如果南方也有枭雄的话,非此人莫属。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杨元庆又问。

    张仲坚微微一笑道“我和师妹一样,也被南华会革除了,我从此自由自在,我打算去西域游历一趟,能走多远走多远,过几年我再回来?!?br />
    张仲坚站起身,对妞妞笑道“师妹,希望我回来时,能喝到你的喜酒?!?。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