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二章 千金一箭【1510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副主考兵部郎中贺*接到杨素一个古怪的任务,他的孙子杨元庆要和十分以上的骑射考生们比箭,虽然今天不是考骑射,但贺懂还是忠实地执行了杨素这个建议,他大概懂杨素的心思,他的孙子箭术很高,想借这个机会在武者们心中扬名,这些武者会把杨元庆的威名带回各地,从而真正的威震天下。

    此时离下午的正式考试还有一个半时辰,考生们大都在房间内休息,听说有比箭夺金,考生们纷纷奔出看热闹。

    很快,两千余名考生陆陆续续聚集到了训练场上,围城了一个大圆,有考场从事在训练场上用石灰画了一条线,又在百步外立一根木桩,用细绳悬空挂一个铃铛。

    六十二名考中十分的武者纷纷骑马上前,手执弓箭,有人〖兴〗奋,也有人忐忑,贺懂对众人大喊道:“杨太仆悬赏,百步外射下铃铛者,赏黄金五十两!”

    四周武者一阵sāo动,那根绳子太细了,百步外看都看不见,莫说射断它,这怎么可能?但五十两黄金又是那么yòu人,那可是一千吊钱??!

    六十二名十分考生泾混分明,四十八名世家子弟,十五名外地武者,他们分为两拨,跃跃yù试,秦琼和单雄信也在其中,秦琼是十分六彩,是成绩最高者,单雄信是十分一彩,也是很不错。

    单雄信老远看见了杨元庆,便低声对秦琼笑道:“还没见过元庆箭法,今天和他较量一番?”

    秦琼没有说话,虎目注视着杨元庆tǐng直了腰,他对自己的武功很自负,箭法也极高,听说杨元庆得圣上钦封天下第一箭,jī起他的极大兴趣,自己能和他一较高低吗?

    程咬金拉过单仁杰,低声对他道:“我和你打个赌,赌十吊钱我赌元庆胜,随便你押谁。

    单仁杰气得抽了他一个头皮“没见你这么黑心的人,我不跟你赌!”

    “我跟你赌!”

    旁边除重山笑道:“我押单二哥,就赌十吊钱?!?br />
    程咬金大喜,押秦琼,化还略略没把握,对方押单雄信,那他肯定赢了“我们一言为定!”

    看台杨素目光冷淡地注视着这群武者,所谓比武,他只是想亲眼证实一下这些世家武者的水平,考骑射和考兵器不同,考兵器主要是压鼻,压低那些武艺高强者的分数而考骑射是提分提高关系者的分数,比如他孙子杨巍分数就从五分提高到九分。

    并不是世家子弟武艺不行,相反,大隋绝大部分武艺高强者都是世家子弟,问题就在于武艺高强者早通过别的途径从军提升,像薛万彻兄弟,他们不需要考试,他们武艺高强自然会有机会和推荐,而赶来参加武举的世家子弟,大部分都是没有推荐门路,或者武艺低微,或者是偏房庶子,而他们比起寒门子弟,却又多一点门路可以找到宇文述这个关系,正是因为这样,跻身乙榜的世家子弟大多水平不高,要想压过从各地慕名而来的练武者,他们只能huā钱找关系晋升。

    虽然有些寒门子弟也是家境富裕像单雄信和秦琼,但他们没有官宦家世光有钱,宇文述也不会帮忙,金钱加上世家,这才是仕途的敲门砖。

    这时,贺懂奔来请示“太仆,开始吗?”

    杨素看了一眼孙子,杨元庆顶盔冠甲,手执大弓,准备就绪了,他点点头“开始吧!”

    贺懂奔去大喊:“横跑三十步,每人最多三箭,依次骑射!”

    六十二名武者纷纷排成了长队,鱼贯奔出,为首者是邱和的侄子邱志雄,他也没有得到名额,只能来拼乙榜,他也走了人情,huā了一千两百吊钱,保证他能考上武举并且授官,邱志雄这种地位较高的世家子弟,他们并不仅仅是想考中武举当宫廷shì卫,他们主要是想授军官,乙榜成绩优秀者,可授军职,他们便是冲这个而来。

    邱志雄战马疾奔,张弓搭箭,一箭向百步外铃铛射去,骑射的难度很大,要用双tuǐ控制住战马,身体必须保持最佳姿态,才能顺利射箭,而且身体始终处于一种高度〖运〗动中,想瞄准射箭几乎是不可能,张弓便是一箭射出,想要精准,非常艰难,不下五年以上的苦功是办不到。

    邱志雄用的是一石骑弓,弓力还算强劲,但准头却差远了,百步外,他的箭从木杆上方三尺射过,他脸一红,在奔出二十几步时又张弓一箭射去,这次略低一点,但还是偏出了近一尺。

    杨素摇摇头,他久经沙场,眼力很好,这个邱志雄考骑射最多八分,但他的成绩却是十分双彩,双彩都在骑射上,明显有问题。

    邱志雄沮丧地低头离开了考场,后面的人一个接一个上前,轮番骑射,杨素越看越摇头,甚至有几人连八十步都射不到,何谈能考十分,还有几人虽然不错,勉强能算九分,但百步外想射下铃铛,根本差得太远,杨素甚至可以断言,这四十八名世家子弟,全部都是作弊。

    不仅杨素摇头,下面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不满的情绪在积累,所有人亲眼目睹了这些世家子弟的水平,很多人都愤怒起来,这些就是考十分的本事吗?

    尽管愤怒,但还没有到爆发的程度,武举最后的成绩没有下来,众人还不敢闹事,众人默默地望着训练场,喧闹声渐渐消失,变得异乎寻常地安静,站在场外的兵部员外郎王世充也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杨素搞这个悬金试箭,不就是从一个侧面暴lù了他们武举舞弊吗?

    他紧张地看了一眼贺懂,这个贺懂也有十几个人情,他却似乎毫无察觉王世充慢慢走到贺懂身旁,低声道“使君,这样有点不妥吧!”

    贺懂明白他在说什么,迅速瞥了王世充一眼“有些事你不要想得太多了?!?br />
    王世充无奈,心中忐忑不安,纠结到了极点。

    单雄信是倒数第七人出场,他催马乌睢马纵马如飞,奔出七八步,张弓便是一箭,箭速极快,擦着铃铛而过,jī起的箭风使铃铛晃动一下,引来一片遗憾的嘘声,只差一点点。

    单雄信再次抽箭,又是一箭射去,箭去如飞“咔”这一箭射中了木桩的横粱,箭钉在木桩上,显然他是想射断横粱上系的绳子,但还是差一点点,但第三箭已经来不及,单雄信奔出骑射区他恨得狠狠一拳砸在马鞍上就差这么一点点。

    四周响起一片鼓掌声,两箭都只差一点点,这不是运气,这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连杨素也忍不住点点头,此人箭术不错,能拿十分是情理之中。

    在单雄信后面不久便是秦琼,他是最后一个出场他刚一出场,四周便响起一片掌声,很多人大喊:“秦二哥,lù一手??!”

    秦琼人缘极好,很多人都认识他,秦琼向四周人抱拳,崔马而出这时,贺*走到杨素面前低声道:“此人叫秦琼,历城人,唯一的十分六彩?!?br />
    杨素眼中涌出兴趣,轻轻捋须他对此人拭目以待。

    秦琼远远看了杨元庆一眼,两人目光相触都会意地笑了,竞争对手并不一定是敌人,朋友之间也有竞争。

    琼双tuǐ一夹马肚,纵马疾奔,奔出十步,扭身便是一箭,箭力强劲,气势和前面的考生完全不同,这才是真正的猛将之箭,鼓掌声、叫好声响成一片。

    箭快如闪电,和单雄信的第二箭一样,也是射向横粱,这是一个聪明的办法,因为细细的绳子在横粱上绕了两圈,无形中,成功的可能就增加一倍,尽管绳子还是太细,但对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高手来说,这增加的一根绳子,意义完全不同,更重要是,箭钉在横粱上,绳子还可以被箭刃砸断。

    秦琼这一箭精准地射在两根细绳之间,绳子没有断,训练场上响起一片惋惜声,真的是只差一粒米。

    连杨素也不禁为之动容,秦琼这箭术几乎可以和杨义臣一争高下,他不由有点担心地向孙子元庆望去,只见孙子稳如泰山,一动不动,尽管妞妞拉着他的胳膊jī动得直喊,但元庆却丝毫不为所动,仿佛山一般凝重。

    杨素忽然有一种感悟,他的孙子身上竟隐隐具备了一种主帅的气度,明察秋毫,xiōng有良策,稳重如山,不为外界所动,杨素想起了长孙晟曾给他说过,元庆在哈利湖一战中担任了主帅,率三千人击溃了两万薛延陀军队。

    这一刻杨素改变了主意,这次对付宇文述他要让孙子单独去完成,他不用再替他出谋划策。

    这时,秦琼的第二箭射出了,每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第一箭只差一粒米,那第二箭呢?

    第二箭同样地箭速极快,力量强劲,这一箭却是直取铃铛,很明显,他是想用力量射飞铃铛“当”的一声脆响,铃铛被射准射中,一个抛物线般高高抛起,随即dàng回来,众人的心就仿佛一下子踩空,最后一箭射中了,却可惜没掉下。

    尽管如此,鼓掌声依旧响彻全场,非常精彩,连杨素也忍不住鼓掌,这员大将不错,他要推荐。

    程咬金jī动得重重拍了一下除重山的肩膀,咧嘴道:“假如你押秦大哥,我也算你赢,偏要去押那个不靠谱的单老二?!?br />
    单雄信蓦地回头,怒视程咬金,程咬金一阵心虚,调转马头到另一边去子,自言自语道:“明明箭术不行还不让人说,这人真没治了?!?br />
    这时,训练场上鸦雀无声,程咬金一抬头,见是杨元庆出场了,他〖兴〗奋得挥手大喊:“贤弟,给哥哥鼻一手,把这帮龟儿子干下去?!?br />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冲他怒目而视。

    杨元庆在校场上策马疾奔,这是一种声先夺人的气势,他头戴鹰棱盔,身着铁灰sè明光铠,手执一把五尺大弓,后背两壶箭,胯下一把百战横刀,在阳光下,铠甲映出森森的光泽。

    他的目光深邃如水,目扫众人时有一种俨如夜间猫眼的瞳孔射出的那种光,直透人心,他身高六尺三,肩阔腰圆,尤其两臂极长,头发高高束起,胯下大宛汗血宝马奔腾咆哮,宛如天龙下凡。

    杨元庆在训练场上纵马疾奔,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这其实是一种杀气,杨元庆的每一块肌肉都已蓄劲待发,他的一举一动都到了一种爆发的临界点,这是只有沙场百战之将才有的一种威慑xìng力量,他所经过的每一个人,都会感到一丝即将被袭击威胁,仿佛杨元庆会随时一刀向他劈来,每一个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杨素捋须点点头,这是战场上常用的威慑,通常是用重甲骑兵在敌阵前奔腾,威慑敌军心理,元庆此举如同一撤,秦琼上场获得满场鼓掌喝彩声,而元庆则反其道行之,以一种威压之势压迫众人,从这一点便可看出秦琼和元庆的不同,秦琼是以义气服人,而元庆是以威压制人,和自己的风格极其相似。

    当真是有其祖必有其孙,杨素忍不住有一点暗暗得意,但同时他又有一点担心,如果光威慑而后劲不足,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会令人反感和鄙视,只有威慑后战胜,才会获得最好的效果。

    元庆的箭法真的能胜过秦琼吗?

    杨元庆已经奔到白线外,一百五十步,他竟是站到一百五十步外,引来在场两千余人一片惊呼,秦琼的神sè变得异常凝重,这是杨元庆在展示他三石弓的威力。

    杨元庆缓缓抽出一支铁箭咬在口中,随即又抽出一支狼牙箭,他策马疾奔,马蹄声如雷,十步刹那间冲出,随即二十步冲过,他依然没有射箭,杨素的脸上lù出担忧的神sè,只剩下十步,元庆最多只能射一箭。

    此刻万众瞩目,所有考生的目光都盯住了杨元庆,很多人都lù出了不屑的眼神,二十步居然还不射,这也未免太自负了,程咬金忍不住重重一拍大tuǐ,哀声求道:“我的娘??!杨大哥,你倒是射啊,我十吊钱没了?!?br />
    秦琼的目光却是盯着杨元庆口中的铁箭,他听师傅说过,西北名将鱼俱罗用铁箭,他不相信杨元庆也能用铁箭。

    已经二十七步了,眼看就要冲出骑射去,很多人都嘲笑地大喊起来“喂!边塞军,到底行不行??!”

    就在这时,杨元庆身子一侧,张弓便是一箭,狼牙箭如流星赶月,向绳索上方的横粱射去,就在箭脱弦而出的同一时刻,他身子向后一仰,几乎是平躺在马背上,取下口中铁箭,双膀拉弓如满月,一箭射出,铁箭如一条黑龙,向狼牙箭直追而去。

    “咔”狼牙射中了横粱上细绳,细绳断裂,铜铃蓦地向地上坠落,可就在离地面还有三尺,铁箭瞬间而至“砰”的一声脆响,铜铃在半空被铁箭射得爆裂粉碎,四散落地。

    四周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呆呆地望着地上的铜铃碎片,目光充满了难以形容的震惊,半天,很多人嘴都合不拢,秦琼轻轻叹息了一声,论技巧和力量,他远不如杨元庆,论霸道他更是相差太远,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杨元庆会被皇帝封为天下第一箭。

    直至过了良久,鼓掌声才忽然如雷鸣般响起,呼喊声直冲云霄,这一箭将他们彻底征服了,连杨素也忍不住为孙子鼓掌,这是他所见过的最精彩的一箭。

    妞妞jī动得捏紧粉拳,泪眼都要流出,杨元庆的雄姿英发和霸道绝伦的箭法将她的芳心也彻底征服了。!。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