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九章 承天广场【1690张月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就在宇女智及即将进入利人市大门时,几名武者拦住了他的去路。

    为首之人正是秦琼,他手执一根齐眉哨棍,目光冷视宇文智及,身后跟着他的几名兄弟,程咬金和单雄信等人。

    “是什么人,敢拦住大爷去路?”宇文智及马鞭一指秦琼骂道。

    今天他带着一百多名家丁,胆气十足,谁敢惹他,他都绝不会容情,旁边一名家丁认出了秦琼,低声对他道:“公子,这人就是那天晚上,老爷想认他做假子,被他拒绝的那个人。

    宇文智及长长‘哦”了一声,眼中里充满嘲讽之意“秦琼,你现在后悔了吗?”

    “我落榜果然是你们宇文家弄的鬼?”秦琼满眼怒火地盯着他。

    “没错,一点没错,你本来考第一名,但我父亲不喜,命兵部把你的名字划掉了,怎么样你后悔吗?”宇文智及得意地大笑起来。

    “今天我要讨个公道,我要打烂你的狗头,然后去天下宣扬,让天下人都知道贪赃枉法的宇文家族!”

    宇文智及勃然大怒,他一挥手“给我打,打死这几个狗贼!”

    百余家丁一拥而上,抡起铁棒长刀向他们杀去,单雄信等人早已等不及,他们大吼一声,甩开膀子,舞动哨棒呼啸着打去,当头打翻数人。

    就在他们动手的同一时刻,〖广〗场四周的小巷冲出数百名武举考生,手执各种棍棒、锄头,他们都很谨慎,没有人拿兵器,这就是一个‘度”拿兵器聚众是造反,拿棍棒打人是闹事,他们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武举舞弊不公,使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怒火和仇恨他们个个身材高大,武艺娴熟,打得众家丁哭爹叫娘,仿佛无头苍蝇四散奔逃。

    宇文智及心中害怕他调转马头要逃,就在这时,秦琼高高跃起,劈头一棒向他打来,宇文智及躲闪不及,被一棒打在额头上,他惨叫一声,翻身落马十几名大汉一拥而上将他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秦琼见宇文智及已被打得奄奄一息他一挥手止住了众人,对众人喊道:“武举不公,我们去兵部昝个说法!”

    众人齐声响应,扔下棍棒,数百人浩浩dààng向朱雀门而去。

    让我们把时间再向前推一个时辰,天还没有亮,夜空依然漫天星斗,点点繁星如璀璨的宝石缀在天鹅绒般的深蓝sè天幕之上。

    低沉而巨大的钟声回dàng在京城上空钟声里一辆辆马车和牛车,无数骑马的官员从四面八方向向朱喜大街汇拢,车辕上挂着的橘sè灯笼如浮光点点和星空交映生辉。

    这是京城独有的一景,每天天不亮,伴随着低沉的钟声,数千朝臣会浩浩dààng地离家上朝,上朝时间一般都会很早,天不亮,卯时一刻举行朝会,这样可以保证朝会结束后,大臣们可以进行正常的公务,不会因为朝会而耽误了处理政务。

    每天上朝是京城官员一项痛苦的煎熬,而地方官员就会好得多,杨元庆是属于在京的地方官员,尽管他的品阶已经有了上朝的资格,但他一般不用上朝,如果他某一天想和京官一样上朝,就必须事先向殿中盅申请,得到批准后,以飞狐县子爵的身份旁听朝会。

    天不亮,杨元庆也出现在已聚集子数千朝臣的承天门〖广〗场上,时至初冬,北风强劲,承天门〖广〗场上寒意森森,四周挂满了大灯笼,在风中摇摆,将〖广〗场照如白昼,此时上朝时间还没有到,大部分官员怕冷,都躲到承天门楼内,〖广〗场上等候上朝的官员并不多,三三两两,低声谈论着最近朝中发生的一些趣闻。

    所谓‘天凉好个秋”在这个时候,在官员群集的场所,没有谁会随意谈论朝务是非,万一旁边长只耳朵,被政敌听去,就会成为‘妄议犯上,的弹劾借口,谈论朝政,那只是在书房和餐桌上做的事情。

    杨元庆身着刚刚领到的四品绯sè朝服,头戴纱帽,站在〖广〗场一个角落里,百无聊赖地等待着上朝开始,周围的朝官他几乎都不认识,也没有可谈之资。

    他脑海里依然在想着今天要发生的事情,武举终审发榜,昨天上午他去殿中监申请上朝资格时,便得到今天的朝议议程,其中第二项就是审议武举名单,今天,他需要在众朝臣面前表态,他心中略略有些紧张。

    “元庆!”

    旁边有人叫他,杨元庆回头,见是雍王杨昭,他满脸笑容,步履蹒跚地向自己走来,看起来似乎瘦了一点,以前走路都需要人扶,今天居然能自己走路了,这倒是个可喜的进步,旁边的大臣纷纷向他点头行礼。

    杨元庆连忙向他躬身施礼“殿下!”

    杨昭拉着他笑道:“今天怎么会上朝?”

    “我只是旁听朝会,在临走之前感受一下朝会的气氛?!?br />
    “哦!那你什么时候离京?”

    “初步定在后天,先去郢州一趟,然后直接回大利城?!?br />
    杨昭点点头,叹息道你这一走,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了?!?br />
    “应该不会太久,最多一两年,我还会回京?!?br />
    杨昭向左右看了一眼,便拉了杨元庆一下,走到旁边一个僻静处,低声问他:“刺客之事有消息吗?”

    杨元庆向四周看了看,尽管他们站在一个僻静处,但旁边的大臣依旧偷偷向这边望来,可以看见他们眼中lù出的嫉妒之sè,杨昭已被封为雍王,即将入主东宫,能和雍王有着这么亲密的关系,着实会让很多人心里不舒服。

    杨元庆摇了摇头“很抱歉殿下,刺客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一点头绪?!?br />
    杨昭也叹息一声“确实也是这样,仅凭两支箭想找到刺客,确实比登天还难,此事就算了,以后我会当心,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br />
    杨昭拍拍他肩膀笑道:“在大利城有什么难处,可以写封信给我,我会督促各部,及时给你们运送物资,还有你家族的事,不要成为负担,在边塞好好效力,早日得到提升,让那帮势利小人后悔去?!?br />
    杨昭的诚恳使杨元庆内心有些感动,他默默点点头“殿下也要保重身体,希望下次回来,我能陪殿下去打猎?!?br />
    “我现在控制住口腹之yù,调理身体,你看,已经明显瘦了一圈,力气也长了,一个人走三百步没有问题?!?br />
    两人正说着话,旁边忽然出现一人,给杨昭深施一礼“微臣参见殿下!”

    两人一回头,竟然是大将军宇文述,他满脸笑容,艰中只有雍王杨昭,对旁边的杨元庆正眼也不瞧一下。

    “原来是宇文大将军,看大将军样子,好像最近又发财了?!毖钫芽鐾嫘λ频男α诵?。

    宇文述尴尬一笑道:“殿下说笑了,老臣就靠一点俸禄过日子,家境紧紧巴巴,哪里谈得上发财,哎!京官穷啊,比不上地方官,那些地方官耳是财源滚滚?!?br />
    “宇文大将军日子过得紧巴,可是令郎却过得很滋润,前两天在利人市酒楼里,我看见一群人拼命给令郎塞钱,还说武举关照关照,那些黄金白银把我眼睛都照hu元庆在旁边轻描淡写地笑了笑道。

    宇文述脸sè一变,厉声道:“你是何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尽管他在杨广的御书房见过杨元庆一面,但他已经忘了,此刻杨元庆当着雍王舟面揭开他儿子武举受贿之事,他的脸上挂不住了。

    杨昭心中也暗暗一惊,他没有想到杨元庆说话竟如此犀利,这种当面揭丑,是朝臣关系的大忌??!会得罪宇文述,他连忙向杨元庆使眼sè,让他不要再说。

    杨元庆却似乎没有看见杨昭的眼sè,他依然淡淡道:“宇文大将把我忘了吗?两个多月前,宇文将军不是派家将告诉汉王,说我去幽州抓捕窦抗,让杨谅半路截杀我,这么深的交情,宇文大将军居然不认识我?”

    宇文述吓得后退一步,死死地盯着杨元庆“你是……杨元庆?”

    “我们见过,不是吗?或许是大将军贵人多忘事,不过没关系,我想今天以后,大将军会牢牢记住我,就像我一直没有忘记大将军一样?!?br />
    杨元庆的语气中带着赤luǒluǒ的威胁,使宇文述的脸sè一连数变,他不知道杨元庆想做什么,但在杨昭面前,他却不敢示弱,他眯着眼哼了一声“杨将军,你不过是个小小的镇将,你这样没有证据地污蔑我,可是犯上??!我参你一本,你会吃不了兜着走,年轻人,你还是太nèn了点?!?br />
    他向杨昭拱拱手“殿下,此人污蔑微臣,我自会向圣上讨回公道,请殿下不要相信他的胡言,微臣先告辞?!?br />
    他狠狠瞪了杨元庆一眼,转身走了。

    杨昭摇摇头,对杨元庆道:“元庆,他是军中重臣,你不该这样得罪他?!?br />
    杨元庆望着宇文述的背影冷冷道:“殿下,此人贪赃枉法,公开受贿以破坏武举,在天下武人心中严重损害圣上的名誉,杀他不足以赎其罪,我若惧他,那天下还有谁敢在圣上面前说实话,我连齐王都不惧,我还会怕他?”

    杨昭心中暗忖,‘元庆xiōng怀磊落’不畏权贵,胆识过人,是一员悍将,自己将来有这么一个左膀右臂,倒也不错……

    他点点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有些事一定要讲证据,没有证据,千万不可随即开口,以免被他反咬你一口诬陷?!?br />
    “殿下,臣明白!”

    这时,大兴殿的钟声敲响,在承天门〖广〗场上回dàng,这是进殿的钟声,承天门〖广〗场上,数千大臣迅速按品阶和部寺列队,沿着高高的白玉台阶,向大殿走去,台阶两旁站满了手执各种武器的殿前武士,个个身材魁梧,盔明甲亮,气势威武,日复一日的朝会,在shì卫的注视平正式拉开了序幕。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