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一章 争锋相对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大殿白玉台阶前,李纲高声读着武举的录取情况说明.

    “本次武举秉承圣意,以公开、公平考试的方式共录取五百名武将良才,又分甲、乙两榜,其中甲榜录取三百人,乙榜录取两百人”

    李纲说话的声调比较嘶哑,内容冗长,听得满朝文武昏昏yù睡,连杨广也不听了,他慢慢展开刚刚递上的录取名册,目光冷冷淡淡地看着一个个名字,对甲榜他不感兴趣,他的目光落在乙榜上,只有一个个的名字,后面标注着他们骑射出众,兵器娴熟,至于是真是假,他无从查证。

    但杨广已经安插了一个证据,渐渐地,他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看见了,‘隋光阳’名列第八,这是他随口编出的一个名字,就是他自己,光阳,也就是他名字的谐音反过来,再加个一个隋朝的姓,居然被录取为第八名,杨广的心中不由迸出一道杀机。

    这时李纲读完了,躬身道:“陛下,这次武举完全符合规则,众考官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五百优秀者已录取完毕,请陛下批准放榜?!?br />
    宇文述的心中也有点紧张,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拿到朝会上说,这就多了一点变数,比如刚才杨元庆就在雍王面前说他舞弊,但凭着他几十年的为官经验,他知道,就算大家心里明白也不会有人说出来,这件事涉及不少权贵门阀,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没有谁会轻易得罪人。

    他看见圣上已经提起笔,准备批准。心中不由一喜,但又随即将御笔放下了,杨广看了一眼众臣,笑道:“朕不能太独断专行。该问问大家的意见,各位爱卿,对武举可有不同意见!”

    “陛下,臣有不同意见!”

    所有人的目光刷地向大殿外方向看去,只见站在旁听爵官队列中,一人高高举起手??觳阶叱隼?。

    大殿内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居然是旁听官员提出反对意见,而且是个很年轻的官员,看他的动作姿态,应该是个军人,这很令人惊讶,像裴矩、长孙晟等人认出了杨元庆。他的心都悬了起来,元庆怎么会上朝了?而且居然为武举出头,这可容易得罪人??!

    杨玄感站在第三列,他的武艺也不错,目光敏锐,一眼认出了儿子,他的心不由一沉,这是怎么回事。元庆居然要为武举出头?杨玄感也猜得到武举中必然藏有猫腻,但这是官场潜规则,大家心里都知道。却没有人会说,因为这很难有证据,得罪人不说,还会自取其辱,所谓审议,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反正也不是什么士子科举之类的大事。

    杨玄感却没想到儿子居然冒头出来检举,令人他心中紧张之极。脸sè发白,额头上的汗已经出来了。

    宇文述的瞳孔剧烈收缩,恶狠狠盯着杨元庆,他没有想到此人真敢站出来,一个小小的边塞镇将竟然敢得罪朝廷重臣。当真是活腻了。

    杨广眼中却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赞许,倒并不是因为杨元庆出头检举此事。而是他事先并没有让元庆上朝堂检举,但元庆却想到了,说明元庆很了解自己的心思,知道自己要拿此事做文章。

    这让杨广感到一种配合默契的愉悦,双方都没有说,但彼此却心领神会,杨广迅速瞥了一眼杨素的位置,发现杨素并没有上朝,他心中一转念,难道这是杨素的安排,但只一念之间,他又知道不是,杨素不会这么刻意的落痕迹,如果是他安排,他就会上朝,以显示和他和此事无关,这应该是元庆自己的安排。

    “杨将军,你有什么不同意见?”

    杨元庆把一本奏折高高举起,“臣弹劾右武卫大将军宇文述操纵武举,营sī舞弊!”

    杨元庆此言一出顿时满朝哗然,议论之声响彻大殿,谁也没有想到杨元庆竟然把矛头直接指向宇文述,站在前排的内史令杨约轻轻摇头,这就是大哥看中的杨家良才吗?鲁莽、无知、自取灭亡,把他逐出杨家,是杨家大幸,否则此人会害死杨家。

    “陛下,老臣不服!”

    宇文述厉声大喝,从朝班中挤了出去,他气得浑身发抖,脸上似火烧一般,拳头捏着咯咯直响,就恨不得将杨元庆一拳打死。

    他指着杨元庆大喊:“你血口喷人,老夫今天与你没完!”

    一名内shì已经将杨元庆的弹劾奏折接过,递给了杨广,杨广却不看,笑着问杨元庆,“杨将军,你怎么说宇文大将军操纵武举?”

    杨元庆不理睬宇文述,朗声道:“宇文述操纵乙榜,乙榜录取的二百人中,至少有百人是由他内定,他每人收取一千到二千吊的贿赂,使乙榜录取不公,他毁了这次武举?!?br />
    宇文述愤怒之极,指着杨元庆大吼,“杨元庆,你说我受贿,操纵武举,你有什么证据?”

    “我亲眼看见你儿子宇文智及在酒楼上收贿,很多参加武举的世家子弟向他行贿!”

    宇文述怒极反笑,指着杨元庆对杨广和满朝文武道:“陛下,各位大臣同僚,你们听听,这就是他的证据,他看见我儿子收钱,他就说**纵武举,他有什么证据说我儿子收钱?退一万步,就算我儿子收钱,那就和武举有关吗?他借钱给别人,别人还钱给他,又怎么说?”

    朝堂内响起一片笑声,这个杨元庆一介勇夫罢了,官场上太幼稚,他居然看见宇文智及收钱就跑来检举,这也叫证据吗?

    左骁卫大将军张瑾也轻轻摇头,他以为这杨元庆很厉害,能让贺若弼送命,重创独孤家和元家,没想到他却是如此不堪,不过他却没想到宇文述居然安插了一百多人。这也太过份了,他自己也只安排了十二个人情。

    只有裴矩表情肃然,脸上没有一点嘲笑之意,他了解杨元庆此人。绝不会幼稚到这个程度,他是在yù擒故纵,故意示弱,一步步引宇文述上钩。

    杨广却不lù声sè又问:“杨将军,你还有别的证据吗?”

    杨元庆点点头,“陛下。臣有一个族兄,他参加了乙榜考试,也向宇文智及行贿了二千吊钱,他的骑射不行,却考了九分,他知道自己行为不当,便退出了武举。陛下可让他来作证,他此时就在朱雀门外,名叫杨巍?!?br />
    杨约一怔,怎么积善的儿子和杨元庆混到一起去了?他心中很是不悦。

    杨广点点头,“传人证杨??!”

    “陛下!”

    宇文述再次反驳,“他是杨元庆的族兄,他怎么能作证?他完全可以帮助杨元庆做伪证,陛下。这不可采纳?!?br />
    杨广却摆摆手,“宇文将军不要急,等人来再说?!?br />
    宇文述恨得咬牙切齿。心中郁闷之极,圣上竟然一点都不帮他,难道他真怀疑自己受贿吗?他心中也有一丝不安了。

    裴矩心中一惊,他已看出一点端倪了,宇文述可是圣上的亲家,杨元庆说这些毫不靠谱的证据,就算是一般人,也要给亲家一个面子。把这件事中止,更何况宇文述还是重臣,圣上更应该帮他说话,但现在圣上却似乎在帮杨元庆抬杠,难道圣上早已知情吗?

    片刻。杨巍被shì卫领进了大殿,他身份只是庶民。白身不得进殿,他没有资格进大殿,因此shì卫官又给他穿了一件七品官服。

    杨巍心中很紧张,跪倒在大殿上,“小民杨巍参见皇帝陛下?!?br />
    “你也是杨太仆之孙吧!”

    杨广笑了笑,问道:“你也参加这次武举了吗?”

    “是,小民参加武举,但半路退出了?!?br />
    “你为何要退出?”

    “因为小民骑射很差,便找到宇文智及的关系,希望他能帮帮忙,他就问小民要了两千吊钱,结果小民只有四分,却被提到九分,小民心中害怕,就退出了?!?br />
    宇文述大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陛下,请听老臣一言,老臣也可能说自己骑射低微,然后行贿考上九分,老臣也可以表现得很低微,陛下信不信呢?”

    此时杨广的耐心已经渐渐没有了,他不理宇文述,转而问李纲,“李shì郎,这杨巍究竟考了几分?”

    李纲摇摇头,“具体怎么考试臣不知,可问郎中贺慬,他是乙榜的直接主考?!?br />
    “你是主考官,你居然不知,却告诉朕武举完全符合规则?!?br />
    杨广冷笑一声,立刻喝道:“郎中贺慬何在?”

    贺慬就在大殿上,见杨巍出现,他就胆寒了,杨巍中途退出,名字已经被他抹掉,改成了隋光阳,这叫他怎么说?

    他战战兢兢走出列,躬身道:“这事要问具体考官,臣也不知!”

    ‘砰!’杨广重重一拍御案,怒喝道:“一个是主考,一个是副主考,全部都不知晓,那考分名册来,朕自己来看?!?br />
    贺慬tuǐ一软跪倒在地,他不敢再隐瞒,低声道:“回禀陛下,杨巍已经弃考,名册里已经没有他的名字和成绩?!?br />
    “贺郎中,不会吧!”

    杨元庆笑了起来,“一共二千零八十三名考生,据我所知除了杨巍以外,还有另外两人也弃考,幽州的邓狄和相州的赵翼,那应该是二千零八十名考生,可你最后的名册中却是二千零八十一名考生,多出一人,这多出的一人是谁?”

    大殿里一片窃窃sī语,众人都渐渐看出来,杨元庆并不是真的幼稚,他是有准备,一步步引出了兵部舞弊之事,很多人都觉察到,这次兵部舞弊恐怕要事败了。

    贺慬回答不出来,极度的恐惧使他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旁边的宇文述急了,提醒他道:“贺郎中,难道没有特殊情况吗?”

    杨元庆也笑道:“是??!特殊情况,比如这个人没来,你却替他事先安排考试,不就正好多一个人吗?”

    大殿内再次哗然,这时所有人都知道,兵部被抓住把柄了,有人没来,却替他考过了。

    宇文述却像一脚踩空,他呆住了,他心中有一种极度不妙之感,难道那个隋光阳

    杨元庆盯着他,目光变得凌厉起来,“宇文大将军,那隋光阳是怎么回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杨元庆又对杨广高声道:“陛下,宇文述贪赃枉法,一名叫隋光阳的考生根本就没有来,宇文述却收受了对方五百两黄金,替这名隋光阳安排假考试,最后还考中了第八名,陛下,此人就是铁的证据?!?br />
    大殿内议论声快沸腾,越来越精彩了,宇文述的老底眼看快暴lù,有人欢喜,有人担忧,更多人是对杨元庆刮目相看,此人由示弱到强硬,一步步将宇文述逼到了墙角。

    宇文述大喊起来,“陛下,老臣不知,老臣不认识什么隋光阳,杨元庆是在污蔑臣,陛下替老臣做主??!”

    杨广暗暗叹了口气,为了将来在科举之事上立威,这个宇文述必须要给他当祭品了,他从御案上取过一张纸条,递给宦官,“把这个给宇文将军看一看?!?br />
    宦官接过递给宇文述,宇文述看了一眼,他浑身一震,顿时瘫倒在地,他翻身跪倒,连连磕头,“老臣知罪!老臣知罪!这个隋光阳确实是老臣安排,臣愿接受陛下一切处罚!”

    一幕极具戏剧xìng的变化使满朝文武轰动了,圣上究竟给宇文述看了什么?刚才还信誓旦旦不承认的宇文述,立刻跪倒认罪,后面的朝臣纷纷向前涌,企图看清纸条上的内容。

    此时,几乎满朝文武都明白了一件事,杨元庆弹劾宇文述,圣上事先已经知道。

    就在这时,一名shì卫在大殿门口禀报,“陛下,朱雀门外有千余名武举考生静坐请愿?!?br />
    “为何事请愿?”杨广怒道。

    “回禀陛下,他们举报宇文家族收受贿赂,操纵武举,请求陛下严惩舞弊者,给天下武者一个公平交代?!?br />
    千余名考生请愿如火上浇下的一瓢油,点燃了杨广的震怒,他一拍御案怒喝道:“传朕旨意,免去兵部shì郎李纲和兵部郎中贺慬之职,着令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组成大三司会审,严审武举作弊案,凡参与武举舞弊者朕一个不饶?!?br />
    杨广又看了一眼宇文述,冷冷道:“宇文大将军,你太让朕失望了,这个隋光阳,你还想不到是谁吗?你让朕以后还怎么相信你?”

    宇文述脸sè刷地变得惨白,他忽然明白了,隋光阳就是隋杨广,他上当了,这一刻,他又猛地想起了两个月后将要开曹选官,惊得他一**坐在地上,他没有机会了。

    “传朕旨意,免去宇文述右武卫大将军之职?!?br />
    杨广对杨元庆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杨元庆胆识过人,谋略出众,而且善解圣意,令他刮目相看。!。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