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四十三章 郢州祭母【1750张票加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十三章郢州祭母1750张票加更

    郢州位于襄阳和荆州之间,原是西梁朝故地,十几年前杨玄感在这里担任刺史,惹上情孽,生下了今生的杨元庆,两岁时几乎病死,一个来自一千四百年前的灵魂使杨元庆重获新生()。

    杨元庆的生母姓李,是郢州京山县的一个中户人家nv儿,在元庆两岁时与儿子同时染病,不幸撒手人寰。

    一晃已是十几年过去,杨元庆再一次回到了他已阔别十三年的家乡。

    时间已到十月底,一场纷纷扬扬的初雪覆盖了江汉平原,雪huā细细碎碎,漫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sè,使已近年关的京山县城添了一丝祥和喜庆的氛围。

    上午时分,两名骑马的武士出现在京山县城外的官道上。

    “元庆,两岁时的情形你还记得吗?”不知不觉,妞妞已经改了对元庆的称呼。

    “我怎么不记得,当年初见你是也才两三岁吧!你骑着竹马在院子里奔跑,还不肯叫我哥哥?!?br />
    “是吗?我怎么记不得了,我就记得你小时候欺负我的那些事呢!”

    两人说说笑笑走了城mén,杨元庆勒住了缰绳,他其实也只是依稀记得,李府是在城内,靠近西城mén,府mén口有两棵老槐树,亭亭如盖,杨元庆凝视了半晌,在前方不远处,两株外形如冠盖的老槐树落入他的眼帘。

    “应该就是那里!”

    他催动战马,心中有点近乡情更怯的紧张,他的舅舅和舅母还记得他吗?妞妞也不再说话,她理解元庆此时的心情,当年她和母亲回家乡时也是一样的紧张()。

    “你们找谁?”

    府mén口,一个头戴八角帽,年约六七岁左右的男孩子歪着头望他,圆圆胖胖的脸蛋白里透红。

    “这里是李大郎的家吗?”杨元庆大概还记得舅父的小名。

    “这位公子,是找我家大郎吗?”身后有人问

    杨元庆一回头,只见他身后站着一名三十五六岁的fùnv,她穿一条淡绿sè窄袖条纹绸裙,上身又套一件绣着huā边的绿sè半袖短襦,肩上披一条厚厚的红sè布帛,笑容和蔼,手中挎一只篮子,篮子里用蓝布覆盖,边上lù出几sè糕点果品。

    男童立刻跳了起来,“娘,给我,给我!”

    fùnv无奈地取一块糕给他,“你这孩子,就知道吃!”

    这轻柔的语气,和蔼的笑容,杨元庆一下想起来了,这nv子就是当年他的舅母,好像姓周。

    “舅母!”

    杨元庆轻轻喊了一声,“你还认识我吗?”

    周氏愣住了,怎么会突然跑来一个外甥,她上下打量杨元庆,一个遥远的记忆回到她的脑海里,当年那个送去京城的孩子。15

    “元庆是你吗?”

    “舅母,是我,你还记得我?”

    周氏jī动放下篮子,抓住杨元庆的手,“孩子,真是你??!长得这么高了,我记得的,当年你才这么一点点?!?br />
    周氏抹去眼角的泪huā,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妞妞,“这是你妻子吗?”

    “她是我妹妹()!”杨元庆笑道。

    “妹妹?”

    周氏愣了一下,她忽然一拍自己额头,笑了起来,“看我糊涂的,明明是未嫁之nv,我还问是不是你妻子,我明白了?!?br />
    妞妞连忙上前盈盈施礼,“妞妞见过舅母?!?br />
    “这姑娘长得真标致??!”

    周氏由衷地赞了一声,“我们县城里真没得比?!?br />
    她连忙拉住妞妞的手,对元庆笑道:“快跟我回家,你舅父前几个月还说到你?!?br />
    “舅父好吗?”杨元庆牵马跟在后面笑问道。

    “哎!十几年就是那样,整天算账,今天想着买两亩地,明天又琢磨买头牛,整天忙忙碌碌?!?br />
    “看样子舅父舅母的光景不错?!?br />
    “这几年还好,庄子里的收成不错,税赋也不高,你舅父前几年又买了百亩鱼塘,水产也能卖个好价钱,我觉得比前些年更好?!?br />
    杨元庆也看得出,舅母所穿的衣服,还有房子就是这两年才翻新过,一sè的青砖黑瓦,前院两边仓禀里堆满积粮,这是一户很殷实的人家。

    “大郎,你看谁来了?”一进院mén,舅母周氏便急不可耐地喊了起来。

    房间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身材中等,长得方脸,下颌留有黑须,穿一件蓝sè细麻布袍,头戴平巾。

    “娘子,什么事?”

    中年男子一眼看见元庆,也愣了一下,“这位小哥是”

    当年元庆生母死后,舅父舅母抚养他近一年,也算有养育之恩,尽管记忆依稀,但元庆知道,这就是他的舅父了,他上前一步跪倒,抱拳施礼,“甥儿元庆拜见舅父大人()!”

    “你是元庆!”

    元庆舅父又惊又喜,连忙扶起他,上下打量,眼含jī动,“哎呀!长得这么高了,我记得你是元日出生,马上十六岁了,十几年不见,你是回来给母亲扫墓吧!”

    元庆点点头,“正是回来给母亲扫墓?!?br />
    周氏拉过妞妞,笑着给丈夫介绍道:“这位俏姑娘是元庆妹子,姓张,小名叫妞妞?!?br />
    妞妞脸一红,也盈盈施一礼,“参见舅父!”

    李大郎立刻明白妞妞是元庆什么人了,他高兴得捋须直笑,“好呀!快进屋里坐?!?br />
    他命一名小厮把马牵去马房,便拉着元庆的手进屋,正堂内光线明亮,地上铺着青砖,左边放一张供桌,桌上摆满各sè贡品,供奉着财神赵公明,正面是几张坐榻,榻上铺着茵褥,面前摆了一只火盆。

    元庆从马袋里取出几匹从京城买的上等绸缎,递给舅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舅父舅母收下!”

    夫fù两人慌忙推辞,元庆只是不肯,他们也只得收下了,这时,从侧mén又走出一个少nv,十六七岁模样,容颜清秀,长得颇像周氏,衣裙也和母亲一样,李大郎指着元庆对她笑道:“丽娘,这是元庆,你还记不记得?”

    元庆倒还记得,他有个表姐,比他大一岁,小时候舅父??嫘?,要把表姐许给他()。

    他连忙躬身施礼,“表姐,我是元庆!”

    少nv抿嘴一笑,连忙给他还礼,“前个月父亲还说到你,你真的就来了?!?br />
    周氏拉着妞妞笑道:“我们几个nv人到后院说话去,这里给他们舅甥说话?!?br />
    李丽娘见妞妞长得美貌异常,心中羡慕,连忙上前挽住妞妞的手,亲亲热热到后院去了,元庆见表姐还梳着环辫,便笑道:“舅父,表姐还没有出嫁吗?”

    “婆家已经有了,明年二月出嫁?!?br />
    李大郎叹息一声道:“你要是去年回来就好了,还能见到外祖父?!?br />
    杨元庆记得当年外祖父非常嫌厌他们母子,他没有好印象,也不想问他的事,便岔开了话题,“舅父现在做什么营生?”

    李大郎心里明白,当年元庆生母未婚先孕,父亲暴怒,把妹妹赶出家mén,还是他偷偷接回妹妹,父亲至死都没有原谅妹妹,不准她的坟迁回李家族墓。

    他也不提外祖父的事,拉着元庆坐下,这时,丽娘端来两碗茶,放着桌上,向元庆点点头,便到后院去了。

    李大郎笑道:“我名叫大郎,其实是老三,十四年前我们五兄弟分家,你外祖父在城外分给我百亩祖田,十几年勤俭持家,水田增加到三百亩,日子就慢慢好了,前年又买了百亩水面,养鱼养虾,一年也能挣上几百吊钱?!?br />
    杨元庆知道,他舅父家是户小地主,一直就比较殷实,不过这几年更好,他又笑问道:“别的人家怎么样?”

    “怎么说,当然有穷有富,其实大家都一样,关键就两个字,勤俭,只要把握好这两个字,一般都会过得不错,大凡家境破落的,都是不会持家,有钱就胡luàā掉,攒不下家业()?!?br />
    李大郎颇为健谈,加上兴致好,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大隋皇帝不错,赋税很低,遇到灾年还能减免,就是徭役多,上几个月我还去县衙当了两个月的差役,明年不去了,宁可jiāo三十吊钱,这年纪大了,支持不住?!?br />
    元庆也笑了起来,“舅父还不到四十吧!怎么就年纪大了?”

    李大郎摇摇头苦笑道:“能活六十岁就算长寿,我最多也就二十年,好好挣份家产留给子孙,对了,你还有两个表弟?!?br />
    “刚才在mén口见到一个?!?br />
    “那是小子福儿,最调皮,还有一个贵儿在县学读书,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过几天我稍信让他回来?!?br />
    杨元庆摇摇头,“舅父,我明天就要回去?!?br />
    “这么急做什么,难得回来一趟,至少要住上十天半个月才走?!?br />
    “舅父,真的很抱歉,军中有事,不能久呆?!?br />
    李大郎这才想起没有问元庆,歉然笑道:“我忘了,你现在在做什么,听你的口气,好像从军了?”

    元庆点点头笑道:“我在丰州边塞,出任镇将,这次是请假回家探亲?!?br />
    “有出息!”

    李大郎一竖大拇指,“我就害怕你变成那种京城纨绔子弟,能去边塞从军,那就是好男儿,你母亲泉下有知,也会替你感到欣慰?!?br />
    元庆默默点了点头,“舅父,我现在就想去给母亲上坟?!?br />
    “好()!你稍等一下,我给你准备一点香烛纸钱?!?br />
    城外一条绿水茵茵的小河边,杨元庆看到了生母的坟,孤零零一座小小的坟茔,坟上被白雪覆盖,旁边种了一株柳树,柳枝条在坟头轻垂,坟前竖了一块碑,上面写着‘妹盼娘之墓,兄大郎立’。

    杨元庆默默地注视着坟茔,鼻子一阵阵酸楚,这是他生母的坟,就这么孤零零地安葬在这里,连族墓都进不了。

    舅父在一旁点燃了香烛,低声道:“盼娘,你儿子元庆来看你了,都长得这么大了,很有出息,你九泉下可以瞑目了?!?br />
    杨元庆慢慢跪倒在生母坟前,想着从小杨家的歧视和屈辱,一种强烈的情感冲击着他的内心,他再也忍不住,伏在母亲墓碑前放声痛哭起来

    杨元庆忍住悲痛,他擦去眼泪对舅父道:“我要重新给母亲立碑,以我的名义,还有,这附近几亩土地我都买下来,烦请舅父重新用青石替我母亲砌墓,明后年我还会再回来一趟,我还要给母亲争一份诰命,要风风光光给她重新下葬,让县令和刺史都来拜祭?!?br />
    "你放心吧!我会替你办好?!?br />
    杨元庆点点头,又回头对妞妞道:“你也来跪拜吧!”

    妞妞上前缓缓在坟前跪倒,重重磕了三个头,低低声道:“妞妞拜见母亲大人了?!?br />
    虽然又开始欠债,但老高心里很高兴,大家尽管投月票,投得越多,老高还债越多,一定会慢慢还清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