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六章 阴山可汗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大隋地方官都是有两套班子,一套是朝廷吏部任命,主要是主官,像州官,便是刺史、司马、长史、录事参军事等待,而县里便是县令、县丞和县尉,这些主要官员都是朝廷吏部任命,而下属的诸多县吏则是县令自行辟置。

    但就算自行辟置,也基本上是当地的名望士族推荐,用于县令笼络地方望族名门,而杨元庆说的公开考试招募,杜如晦闻所未闻,他有些愣住了。

    “杨将军,这个有些不妥吧!”他迟疑着道。

    “有什么不妥?”杨元庆笑问道。

    “这个考试招吏好像没有先例,而且吏部那边知道了,可能会有微词?!?br />
    杨元庆能理解杜如晦的担忧,他一直在吏部做事,几百年的九品中正已经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他是无法理解公开考试的意义,杨元庆并不想强迫他接受,也不想惊世骇俗,如果是在内地,他也不想这样做,这样首先得罪的就是地方大族。

    但大利城却可以这样做。

    “杜县丞的担忧我理解,但大利县是新设之县,凭空而建,几乎所有县民都是外来移民,没有什么地方名流,也没有人会给我们推荐,如果不考试,你怎么知道张三能干、李四博学,总不能来一个人说他想当主簿,我就让他当吧!总有一个什么尺度,吏部那边,我想他们也能理解,再说,衙役我准备从军队中抽调,其实就是六曹主簿之类的佐官,最多也就十几人?!?br />
    说到这里,杨元庆的眼睛流lù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而且公开考试招募县吏,圣上也会很高兴?!?br />
    杜如晦本身也是一个务实能干之人,只是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他一时改不过来,杨元庆这一说·他便理解了。

    “我明白了,我支持将军的想法,公开考试招募县吏?!?br />
    杨元庆点点头,“我会从军中调几个协助你·这件事由你全权负责?!?br />
    “由我负责?”

    杜如晦这下真的愣住了,这可是县令的选吏大权,他居然交给自己,他有点感到头晕,但一转念他便明白了,杨元庆只是兼职县令,他是上镇将·更重要是军职,他没有时间和精力管这么多地方琐碎事情,估计这个县大部分杂事都会交给自己。

    一念至此,杜如晦顿时精神振作起来,他本来对自己被分配到边疆苦寒之地就有点郁郁不乐,这时他忽然发现,大利县一切都是从空白开始,他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学识和理念来治理这座新县·实现他xiōng中的抱负,这种机会到哪里去找?

    他立刻向杨元庆深施一礼,这也是他第一次向杨元庆长施行礼·“属下一定不会辜负将军的厚爱,尽心尽力治理好大利县,”

    此时天sè已经渐渐到黄昏时分,杨元庆一路疲惫,也想回去休息了,同时也放心不下妞妞,他便让杨思恩安排几名官员的食宿,自己先回后府了。

    他的新宅占地约四亩,正门开在庆州街上,是一座完全新修的宅子·连一棵树都没有,大利城也是这一点让杨元庆很不舒服,那就是城内没有一棵树,光秃秃的看不见绿sè,只有房子和土街,背靠的巨石山也是寸草不生·不过数里外倒是有一大片森林。

    走进宅子,却迎面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娘走来,穿着绿裙袄,梳着双环鬓,眉清目秀,她上前施礼,“公子是县令杨老爷么?”

    又是公子又是老爷,不过她口齿倒也清晰,杨元庆打量她一眼便问:“你是谁?”

    “我是老爷的丫鬟,我叫绿茶?!?br />
    杨元庆一怔,自己怎么会有丫鬟?是谁替他安排的。

    “你是哪里人,是谁把你安排在这里?”

    “回禀老爷,我是延州人,是方夫人把我买来,把我安排在这里?!?br />
    说到这里,小丫鬟有点紧张起来,声音也变得胆怯,她怕杨元庆不要她,再把她送回去。

    “老爷,我今年十一岁了,只是个子矮一点,我很能干的?!彼忧由?。

    杨元庆已经知道,方夫人就是杨思恩的妻子,这是杨思恩夫fù替他安排,其实他并不喜欢丫鬟,他不喜欢被别人伺候,他从小就喜欢自在的生活,在京城时他就拒绝了杨府替他安排的丫鬟,但他心里也明白,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县,一个军镇的总管,包括他和他的手下都渐渐稳定下来,他必须要逐渐适应另一种生活。

    杨元庆便点点头,“你就留下吧!另外,不要叫我老爷,叫我公子就好了?!?br />
    绿茶心中欢喜之极,她连忙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杨元庆,“这是姑娘给公子的?!?br />
    杨元庆心中有些奇怪,妞妞给自己纸条做什么?他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了一句话,‘从开始,不要再称我妞妞,叫我出尘。,杨元庆笑了起来,今天刘简和胖鱼妞妞长、妞妞短地叫她,让她有些不高兴了。

    “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姑娘头有点热,已经喝了一碗姜汤睡了,公子要去看看她吗?”

    杨元庆摇摇头,“让她睡吧!我也有些疲乏了?!?br />
    他长长拉了一下身子,向内宅走去,绿茶又跟在后面笑道:“公子,我会做胡饼,让我给做你几张胡饼吧!”

    “好!再去给我买一壶酒,顺便买两个小菜?!?br />
    yīn山南麓一片牧草丰美的草原上,矗立着一望无际的帐篷,大大小小有数万顶之多,这里是薛延陀可汗乙失钵的牙帐所在,在所有帐篷中间,有一顶极大的羊毛穹帐,大帐旁,一杆高高的旗杆上挂着金狼头大旗,这是薛延陀可汗的王旗,这座大帐,也是可汗的王帐。

    薛延陀可汗乙失钵今年约四十余岁,身材高大,长得极为健壮,他原本是薛部落的首领,从二十岁起他便率领本部战士不断侵袭延陀部,渐渐将其吞并,最后形成了铁勒最强大的薛延陀部,部族有五十余万人,带甲士十余万人。

    这次金山发生雪灾,乙失钵被迫率领部族南迁,乙失钵也知道,yīn山以南是隋王朝的势力范围,但隋王朝并没有实际控制yīn山以南·他们的实际控制线在北黄河一线,乙失钵便钻了这个空子,将部族南迁到yīn山南面,同时他派人去告之隋军丰州总管鱼俱罗,他们只是暂住一冬,开春后,他们就将返回金山。

    尽管乙失钵小心翼翼控制部族,不去sāo扰隋境,但他却没有能控制住自己的小儿子,刺铎不断带领部族袭扰丰州,烧杀抢掠,令他又气又恼,却又无计可施,除了向鱼俱罗道歉外,他没有别的办法。

    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个寒冷的冬天里,他竟然听到了最心爱小儿子的死讯,这一刻,他心都要碎了。

    乙失钵跪在儿子的弓箭前,他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像,四十余岁的他难以承受晚年丧子的打击,他的心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

    在他身后,大帐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个身材和他一样高大,浑身充满了彪悍之气的年轻男子,这便是他的长子夷男,也是薛延陀可汗之位的继承者。

    夷男已经在父亲身后站了半个时辰,他在等父亲从悲痛中恢复,草原上,失去儿子,失去丈夫和父亲的事情实在太多,这种事情已经是家常便饭,对于夷男来说,兄弟刺铎之死已经触动不了他的悲痛,相反,他心中多多少少还有一种解气的喜悦,尽管刺铎是亲弟,但同时刺铎也是他最恨的人,不仅要和他争夺可汗继承者之位,三年前,刺铎在酒后杀死了他的儿子,抢走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这个仇他至今没有报。

    刺铎既死,仇恨也在他心中化解了。

    “父汗,我去一趟大利城,把刺铎的尸体要回来吧!”

    “他杀死了我的两个儿子!”乙失钵低声自言自语。

    “父汗,我们不能得罪隋朝,西突厥一直在猜疑我们,而东部突厥又对我们虎视眈眈,还有契和我们争夺铁勒之主,如果我们再得罪隋朝,就会处于四面受敌不利局面?!?br />
    “他杀死了我的两个儿子!”乙失钵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依然在自言自语。

    “父汗,他是死在丰州隋境,你先考虑一下怎么向隋王朝交代吧!”夷男的语气变得严厉。

    乙失钵沉默了,就像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找不到回头的路。

    “杨元庆,你杀死了我的两个儿子!”乙失钵的脸部忽然变得狰狞起来,语气变得异常凶狠,就像他在黑暗中被恶魔附上了身。

    夷男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父亲的王帐,望着西天边热量微弱的夕阳,他忧虑地长长吐了一口气,刺铎之死是咎由自取,父亲却似乎为他丧失了理智,这是一个很不明智的先兆,此时达头可汗刚死,草原正处于局势最复杂多变的时刻,和隋王朝保持友好并获得支持,才是明智之举,父亲似乎已被仇恨冲昏头脑,令夷男心中沮丧万分。

    就在这时,乙失钵走出了大帐,脸上的狰狞已不再,表情变得十分平静,“我要亲自去一趟大利城,要回刺铎的尸首?!?!。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