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章 将帅交心【求推荐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十章将帅jiāo心求推荐票!

    五原县位于河套平原南部,是丰州州治所在,从两汉以来便进行移民屯田,兴修水利,虽两晋南北朝以来屡遭胡人毁坏破坏,但基础灌溉沟渠仍然在,使这一带灌溉便利,加之土地féi沃,人口十分密集,成为了河套平原最主要的产粮区。书mí群2

    五原县离大利城约三百余里,一路上都是平原和低缓的丘陵,大片森林覆盖在这片富饶féi沃的土地上,三天后,杨元庆率领三百骑兵带着几十头满载一万张上好羊皮的骆驼,出现在五原县城之外。

    杨元庆来五原县已是轻车熟路,守mén的士兵也都认识他,向他行一礼,便直接放他进城。

    和大利城不一样,五原县城内绿树成荫,宽敞整洁的道路,白墙黑瓦的汉人民居,各种商铺的旗幡在风中飘扬,和中原的城镇没有什么区别,不时也会看到一两栋新修的占地稍大的宅院。

    这也是内迁民众喜欢五原县的原因,这里充满了故乡的感觉,但这里也同样的寒冷异常,大街上行人往来不多,各家店铺内生意也不是太好,冷冷清清,jiāo市北迁,大利城商业的崛起,严重影响到了五县的贸易繁华。

    杨元庆在丰州总管府前停下,翻身下马,老远便听见鱼俱罗的笑声从大mén内传来,“元庆,是几时回来的?”

    鱼俱罗便是声音威猛而著称,就仿佛佛家修炼中的狮子吼,甚至有一种夸张的说法,他的声音在整个战场上都听得见,他不要战旗指挥,据说跟他时间稍长的亲兵都会有一点耳鸣失聪。

    杨元庆指挥士兵们将货物卸下,几名驼夫将骆驼牵到对面等候,这时,鱼俱罗大步走了出来,一眼便看见了一百捆包扎好的羊皮,顿时笑了起来,“元庆,这是你从京城带给我礼物吗?”

    “是大帅的礼物不假,但不是从京城带来,从大利城带来?!毖钤煲残Φ?。

    鱼俱罗上前给了杨元庆肩窝一拳,这才和他拥抱大笑,他们两人名为将帅,实为师徒,jiāo情十分深厚,杨元庆的箭法就是鱼俱罗传授。

    “我也听说了一点你在京城的事迹,给咱们丰州军长脸??!好小子,天下第一箭,那我算什么?”

    “你就是天下第一箭的师傅,别人提问到杨元庆的师傅,就会有人介绍,这是鱼俱罗的徒弟,他们就会说,难怪,果然是名师出高徒?!?br />
    杨元庆的马屁拍得鱼俱罗呵呵直笑,虽然明知道徒弟是奉承他,但他听得还是很舒服。

    “让我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

    鱼俱罗掀开上面盖的粗麻布,脸上一阵惊讶,“是羊皮!”

    他提起一捆羊皮仔细看了看,又mō了mō上面的细máo,眉头一皱,“还是金山羊皮!”

    他疑huò地向杨元庆望来,这至少一万张金山羊皮,他从哪里得来?

    “我在来丰州的路上遇到了薛延陀的劫匪,我干掉了他们,其中一人便是乙失钵的儿子刺铎,这是乙失钵的赎金?!?br />
    鱼俱罗的眉头皱成一团,“你把刺铎杀死了?”

    杨元庆点点头,“要么是他死,要么是我死,我既然好好的,那就是他死了,师傅不应奇怪才对?!?br />
    鱼俱罗半晌,叹息一声道:“你让我尴尬了?!?br />
    他一拍杨元庆的肩膀,“走吧!到房间里去说?!?br />
    他带着杨元庆走进大堂,大堂里有几名文职军官正等着汇报事情,见鱼帅带着杨元庆进来,他们对视一眼,只得无奈地离去,谁知道这爷俩会聊到什么时候?

    鱼俱罗是个xìng子很急的人,他也不寒暄,便直接苦笑一声道:“薛延陀人南迁之事,我没有向朝廷汇报,乙失钵给我的解释是暂避风雪,明年开chūn回去,我就不想告诉朝廷那帮闲得没事干的人,怕他们干涉这件事,反而把事情nòng糟,却没想到你把刺铎杀死了,事情恐怕就要起bō澜了?!?br />
    “我不光杀死刺铎,乙失钵的次子薛乞罗也死在我手上?!?br />
    “问题就在这里,搞不好薛延陀会因此进攻丰州,我和薛延陀可汗乙失钵打个几次jiāo道,此人脾气暴躁,极易记仇,和当年的达头有得一比,我会有麻烦了,朝廷会问我,为什么不及时报告?”

    “那师傅可以现在向朝廷报告,把信上的日期提前一个月,再让报信人说,路上被大雪堵路耽误了,不就解决了吗?”杨元庆笑着建议道。

    鱼俱罗一呆,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滑头,倒是很有办法嘛!你是不是也像这样对付过我?”

    杨元庆连忙摆手,“我怎么会这样对付师傅,再说也没有必要?!?br />
    “那可不一定,你这家伙既然脱口而出,必然是做过,算了,我就当不知道?!?br />
    鱼俱罗笑着采纳了杨元庆建议的方案,“那就依你的办法,我马上就向朝廷汇报?!?br />
    鱼俱罗准备提笔写报告,又将笔放下了,对杨元庆笑道:“先把你打发走再说,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找大帅两件事情,一是要粮食,二是要钱?!?br />
    杨元庆不再称师傅,而开始公事公谈,他们两人五年来一直是这样,在师徒和将帅之间变换角sè,谈到公事,两人间的玩笑就会消失,语气和话题都会变得严肃。

    鱼俱罗眉头一皱,“你要粮食我可以给你,你要钱做什么?”

    “我要在明年黄河解冻前把城墙修缮结束,需要钱招募民夫工匠?!?br />
    鱼俱罗低头沉思,他明白杨元庆的意思,如果乙失钵要报杀子之仇,很可能会黄河解冻前进攻大利城,薛延陀的带甲士有十几万,是一支很强大的力量,足以和东西突厥抗衡,如果薛延陀真的决定大举进攻丰州,莫说大利城,整个丰州的军队都抵抗不住,大利城首当其冲,所以城墙必须要及时修缮。

    鱼俱罗点了点头,“我会给你一年的备粮,但大利城我来负责修,现在主要是工匠都回家过年祭祖了,这个时候给再多的钱也不会出来,过完年后开工,最迟一月底修完,你看怎么样?”

    时间有点紧张,如果薛延陀真的会进攻大利城,很可能就是在一月二月初左右,杨元庆想了片刻,他可以动员大利城的人先准备材料。

    “好吧!”

    杨元庆点头答应了,他又将那一叠县考布告取出,笑道:“另外还有一件,请师傅替我四处贴一贴,延州、原州那边也贴上几张?!?br />
    鱼俱罗接过布告看了一眼,不由愣住了,“你考试招县吏?”

    “大利县是新县,现在只有我和县丞两人,缺少很多官吏,所以我想以考试方式招募一批读书人充当县吏?!?br />
    鱼俱罗眉头一皱道:“这个何必呢?我这边有不少大户人家子弟,都是读书人,可以从他们中间挑选,一般也是这样,何必要考试,nòng得与众不同,这会让别的州县反感?!?br />
    杨元庆笑着摇摇头,“别的州县反感没有关系,只要圣上喜欢就行,这件师傅可以写份详详细细的奏折,向圣上禀报,说不定师傅会因此升官?!?br />
    “是吗?你怎么知道圣上会喜欢?”鱼俱罗有些困huò地望着杨元庆。

    “师傅,这几个月我在京城发生了很多事,有的事师傅可能知道,像汉王之luàn、比箭夺冠之类,但有的事师傅不知道,我给师傅看一样东西?!?br />
    杨元庆将腰间的盘郢剑解下,放在桌上,“师傅认识它吗?”

    “盘郢剑!”鱼俱罗失声喊道,那黑sè的剑柄让他一眼便认出来,使他为之动容,这是天子之剑??!

    “元庆,圣上之剑怎么会在你这里?”鱼俱罗惊讶万分,眼睛蓦地瞪大了,目光炯炯地盯着杨元庆。

    “这是圣上赐我的天子剑,具体原因我不能说,但师傅要明白一点,朝廷实行科举,收回地方吏权,是迟早之时,圣上不久前办武举,其实就是科举的试探,这是圣上的心思,如果我们能够在丰州先施行县考,师傅必然会获得圣上的赞许?!?br />
    杨元庆推行县考,首先就是要获得丰州支持,丰州总管是鱼俱罗,政务也是他负责,虽然鱼俱罗是杨元庆师傅,两人开玩笑可以无所顾忌,但并不代表在一些重大原则问题上,鱼俱罗也会支持他,在重大事件上,鱼俱罗从来有自己的考虑,不会为人情所困。

    尤其这种县考招吏,可以说是大隋建国以来第一遭,这种会引起朝廷和天下瞩目的大事,鱼俱罗更不会轻易遂他的意,所以必须要说服他,杨元庆便利用天子剑的说服力,并给给分析其中的利益得失,他必须很明确地告诉鱼俱罗,这是一件朝廷反感而圣上喜欢的两难之事,并且这个功绩他可以送和鱼俱罗共享。

    鱼俱罗沉yín良久,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影响很大,可如果真是如杨元庆所说,这是想圣上之所想,那他也愿意冒个险。

    鱼俱罗抬头向杨元庆望去,他看到的是一种满怀期望的眼睛,目光明亮,坦诚而没有一丝虚伪,这是和他共处五年的徒弟,他不会欺骗自己。

    鱼俱罗终于点了点头,“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你?!?br />
    向大家求推荐票?。?!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