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一章 雪后归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在返回大利城的途中,一场暴风雪袭击了河套平原,那是从傍晚时分骤然刮起,暴风雪极其猛烈,过早降临的冬季总会带着一些不祥事情的发生,比如过于严寒的冬天,还有就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赣蛎氪蠹沂熘?

    天地间变得一片昏黑,风雪摧残、蹂躏着地面上的一切,低洼处被雪堆填平,从丘陵上『tiǎn』去最后的草茎,暴风雪狂暴地肆虐,大树在风力的压力下呻『yín』、倾斜,一切都弯曲、蜷缩、颤抖、凄厉地呼啸着。

    杨元庆一行人因为暴风雪而耽误了两天,在清晨昏红的阳光重新普照在人间,他们才终于回到了已成为冰雪之城的大利城。

    大利城内并不清冷,一队队士兵在大街上忙碌,清扫道路上的积雪,替被大雪覆盖的人家清理屋顶积雪,一群群孩子在雪地里奔跑打滚,嬉戏着,欢笑声回『dàng』在城内。

    士兵们都各自回军营休息,驼夫也得到丰厚的奖励,杨元庆则骑马向杨思恩的府宅奔去。

    杨思恩的府宅位于洛阳大街,紧靠穹窿石山,是一座占地三亩的中宅,大利城狭小,无法容纳大宅占地.

    杨思恩不在府中,一名老管家将他带进内宅,还没有到出尘住的院子,杨元庆便听见一阵剧烈咳嗽声传来,仿佛气都喘不过来,出尘的病情明显加重了。

    在院『mén』口,杨元庆遇到了方夫人,方夫人从杨元庆眼中读到了关心和担忧,她摇摇头叹息道“一直没有停住咳嗽,白天稍微好点。夜里咳嗽得厉害,董医生说,她必须回南方去,肯定熬不过这个冬天?!?br />
    杨元庆默默点了点头。走进了院子,正在院子里堆雪人的绿茶一眼看见了他,惊喜得叫喊起来,“公子回来了!”

    『mén』猛地开了,『lù』出出尘削瘦苍白的脸庞,才十天不见。她的脸瘦成一条,一双大眼睛也深深地凹陷下去,她被病魔折磨得完全没有了红拂『nv』的英姿形象。

    她满眼幽怨地注视着他,就仿佛他是一个晚归的丈夫,杨元庆一阵心疼,上前将她搂进自己怀中,亲了亲她的额头?!巴饷胬?,快进屋去?!?br />
    “下了两天的暴雪,我都睡不着觉,就担心你被大雪淹没?!?br />
    出尘伏在他怀中喜极而泣,几天来被担忧折磨的她,在见到爱郎的一刻让她情绪终于失控了,她竟失声痛哭起来。

    “我们在一座山脚下躲避两天,等雪稍小才出发?!毖钤烨崆崧ё潘?。安慰她,抚『mō』着她的秀发,让她的情绪在自己怀中发泄.

    出尘渐渐平静下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擦去眼泪,牵着他的手走进房间,拉他在火盆前坐下,房间里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弥漫着一浓浓的『yào』味,房间不大,确实比他们的县衙新宅暖和。

    出尘用火钳将炭火拨了拨,连忙推开元庆?!栲枧九尽淮鹦亲颖?,她有些歉然笑道“我总是忘记,还不小心被烫了一下?!?br />
    “哪里被烫了?让我看看?!毖钤齑丈锨靶ξ刈⑹幼潘饨嗟牧撑?。

    “这里,你看见没有?”

    她秀眉微蹙,撅起嘴。指着自己的下巴,仿佛满心委屈?!疤塘艘桓龊诎?,我用脂粉遮住了?!?br />
    她小心地把脂粉擦去,杨元庆看了她下巴半天,才终于看见一个和针尖一般大的小黑点,他不由哑然失笑,此时他的眼睛离她的下巴只相隔一寸,望着她宛如天鹅般秀美优雅的脖颈,那白皙细腻的肌肤,杨元庆心神『dàng』漾,慢慢靠近她,轻轻在她撅起的小嘴上一『wěn』,那柔嫩的感觉让杨元庆有些『mí』醉了。

    出尘浑身一震,大眼睛里慌『luàn』而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她脸蓦地一红,羞涩地低下头,她的爱郎竟然亲了她。

    “元庆,要成了亲才能这样?!彼∩?。

    “我来给火盆加点碳!”

    杨元庆笑着岔开了话题,他起身拖过碳筐,用火钳夹了两颗碳放在火盆里。

    出尘也将一只沙罐架在火盆上,从旁边橱柜里取出一把细颈雕『huā』银壶,将一股浓浓的姜汤倒进沙罐里,她抿嘴一笑,“我直觉你今天会回来,所以天不亮我就给你熬了姜茶,已经冰凉,热一热再喝?!?br />
    杨元庆长长伸个懒腰,慢慢躺靠在软褥上,一种和暴风雪搏斗后的深深疲惫渗入进他身体的每一块肌『ròu』里,在这温暖的房间里,飘着浓香的姜茶味儿,他觉得自己快要『mí』失在爱人恬静的笑容之中,不知不觉,他竟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午后才醒来,房间里很安静,出尘也躺在『áng』榻上睡着了,身下垫着细软的羊皮,这是杨元庆分到的一份,身上盖着厚厚的『máo』毯,她睡得很香甜,呼吸时缓时而急促。

    她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暴风雪,整整一天一夜,窗外一片漆黑,就仿佛天地都被风雪之魔吞噬了,她担心爱郎在暴风雪中的安危,已经两夜未眠,现在爱郎平安归来,她终于不再担心,一根心弦蓦地松弛,她也疲惫不堪地睡着了。

    杨元庆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碗尚有余温的姜茶,碗下压着一张纸条,‘喝掉!’就写了这两个字。

    杨元庆心中有一种被爱人关心的感动,他端起碗一口气将姜茶喝干,这才慢慢走上前,低下头凝视她的脸,她脸庞是一种病态的削瘦,长长的眼睫『máo』使杨元庆想起她曾经美貌绝伦的容颜。

    或许是睡得香甜的缘故,她的上『chún』略略调皮的微翘,透过『chún』缝隐隐可以看见她洁白的贝齿,『chún』『sè』也比刚才多一点红润,嘴『chún』圆腴而丰满,双『chún』的线道非常纤细『jīng』致,竟是如此的姣柔妩媚。

    杨元庆忍不住慢慢靠近她。在她丰腴的嘴『chún』上轻轻一『wěn』,出尘长长的眼睫『máo』迅疾地抖了两下,却依然在睡梦中。

    杨元庆小心地给她掖好被角,快步出去了。出尘似乎还在沉睡,但她的眼角却悄然闪动着一颗晶莹的泪珠。

    在杨思恩府上匆匆吃了午饭,杨元庆在后山找到了康巴斯。

    穹窿山就像一只圆馒头被切去了一半,当地牧民也叫它半帐山,大利城就紧靠在悬崖峭壁而建,巨大的山体横切面光滑而陡峭。山顶上修了一座瞭望塔兼烽火台,阳光明媚时,草原上的空气清晰洁净,眺望台上可以看见十几里外的情形,发现危险,会及时敲响警钟,每天都会有一火士兵在山顶执勤。

    石山无路可攀。但城内的居民用木头在绝壁上搭建了一座通往山顶的栈道,并且充分利用绝壁,坚固的『huā』岗岩是开凿山『dòng』的天然石材,不用担心它会坍塌。

    在山脚下,士兵们在三年前便开凿了五个巨大的石『dòng』,石『dòng』内干燥、明亮,通风良好,成为大利城的天然官仓。杨元庆和康巴斯从京城带来的物资便储存在这里。

    而且杨元庆在前年又命令士兵继续在山腰处开凿山『dòng』,他希望这些人工开凿的山『dòng』能成为大利城被敌人攻破后,城内居民最后的庇护之所。高达十几丈的绝壁上,足以能开凿出容纳一万人藏身的山『dòng』。

    工程很浩大,至今还没有完工,至少要到明年才能完成。

    在第二号仓库内,杨元庆找到了康巴斯,康巴斯忧心忡忡,“将军,我可能等不到从启民可汗那里回来?!?br />
    按照计划。杨元庆要带他去启民可汗的牙帐,将他的货物顺便卖掉,然后他回来后带妻『nv』返回京城,同时出尘也将跟他一起回去,但康巴斯眼中的忧虑让元庆感觉到计划似乎改变了。

    “出什么事了?”

    “我小『nv』儿也病倒了?!?br />
    康巴斯揪心地叹了口气道“和出尘姑娘一样。她熬不住这里的寒冷,她年纪太小。医生说她再不离开寒冷之地,就会死去,我必须带她尽快回京,将军,我不能和你去启民可汗的牙帐?!?br />
    杨元庆默默点头,向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冷,出尘也一样熬不住,白天房间里虽然暖和,但夜里那种无孔不入的极寒会侵入肺腑,令身体稍弱的人都抵挡不住。

    从北极来的寒『cháo』越过『yīn』山,直扑大利城,使这里的冬天每年都苦不堪言,今年冬天尤其寒冷,相比之下,五原县稍微好一点,杨元庆甚至在考虑,冬天就让居民迁到五原县过冬。

    他叹了口气,“准备什么时候走?”

    “后天,先去五原城,在那里呆几天,等天气晴朗,就从五原县直接南下,出尘姑娘也已和我们说好,大家一起走,还有一百多户同样熬不住严冬的居民,我们一起南下?!?br />
    杨元庆心中一怔,出尘竟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一种潜意识告诉杨元庆,她是不想和自己共同面对这份别离的伤感。

    杨元庆心中黯然,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会派一支军队一直护送你们进京,别忘了替我找几名『yù』匠,军队会带他们回来?!?br />
    “放心吧!我不会忘记,这些货物就拜托将军替我卖掉,把妻『nv』在京城安顿好,我会和『yù』匠一起回来?!?br />
    杨元庆拍了拍他肩膀,“一路替我好好照顾出尘,就当她也是你的『nv』儿?!?br />
    两天后,杨元庆护送着他们一路南归,送出了五十里外,他立马在一座山丘上,默默注视着他的爱人远去,在白雪皑皑的苍茫大地上,一队长长的小黑点渐渐从他视野里消失,他喃喃地自言自语,“妞妞,相信我们还有再见的一天!”

    两行热泪竟从他的眼中滚流而下,模糊了他的视野,天地间变得一片朦胧……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