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七章 发现契苾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突厥王帐内灯火通明,染干铁青着脸盯着桌上一支铁箭,箭头之毒已经被史蜀胡悉的血溶解,不再有碧鳞之光铁箭杆上……“杨元庆之箭”五个字异常显眼。

    在王帐正中间,阿努丽和阿思朵跪在地毯上,阿思朵低着头,一言不发,长子咄吉则站在大帐边,一样的脸sè铁青,恶狠狠地盯着两个妹妹,他们兄妹三人是一母所生,平时关系非常亲密,但此时,咄吉却恨阿思朵帮助外人,毁了东-厥称霉草原的机会。

    阿努丽上前一步道:“父汗,这件事是我唆使妹妹干的,她不懂事,我却明白,我愿意接受父汗的一切惩罚?!?br />
    “不!”

    阿思朵抬起头道:“这件事和阿努丽无关,我偷听到父汗和史蜀胡悉的谈话,我喜欢杨元庆,我不要父汗杀死他,是我告诉了他,父汗的金箭也是我偷的,一切惩罚由我来承担?!?br />
    “你大胆!”

    旁边的咄吉暴怒起来,指着妹妹大吼:“偷父汗金箭是死罪,你以为只是小小的惩罚吗?”

    阿思朵的脸sè刷地变得惨白,半晌,她一咬嘴chún道:“就算是死罪,我也愿意!”

    “好了!”

    染干一摆手,打断了他们罗妹三人的争吵,他对阿思朵道:“草原上的雄鹰不会杀死自己的孩子,我也不会,但偷可汗金箭是滔天大罪,我如果不严厉处罚你,别的酋长会不服,我处罚你在别帐监禁三年?!?br />
    阿努丽大惊失sè,失去自由是仅次于处死的惩罚,这太严厉了,她磕头哀求道:“父汗,妹妹年幼无知,你饶了她这一次吧!”

    阿思朵拉住了姐姐,“阿努丽,父汗在别帐监禁我……而不是地牢,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恩恕,不要再为难父汗了?!?br />
    她向父亲磕了一个头,“阿思朵愿接受父汗安罚?!?br />
    染干点点头……“收拾你的东西去吧!三年后,你依然是我最心爱的nv儿?!?br />
    阿思朵向父亲磕了三个头,转身走了,阿努丽不放心,追了上去。

    咄吉望着妹妹走远,心中气也消去几分,监禁三年,他心中也有点不忍。3∴35686688

    “父汗……现在我们怎么办……带兵去追吗?”咄吉又转身问父汗道。

    染干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史蜀胡悉死有余辜,就算杨元庆不杀他,我也要杀他,你明白吗?”

    咄吉明白父亲其实指的是自己sī自派兵杀杨元庆之事,他不敢顶嘴,低下了头。

    染干见一向xìng子暴烈的长子竟然没有顶嘴,眼中冷意也消去几分,柔和了一点……他缓缓说道:“咄吉,你是我继承人,我希望你不仅勇烈,更要有头脑和眼光,你才能带领部族走向强盛,我知道你不愿意被隋王朝控制,其实我也不想,我更愿意像朋友一样和杨广并肩而坐,而不是向他下跪称臣,但现在不行,我们还不够强大,羽翼还没有丰满,不能像雄鹰一样傲视山巅,所以我才没有答应史蜀胡悉的建议,杀死杨元庆,他是隋使,我们不能杀他,但史蜀胡悉却背叛了我,他让杨元庆知道了我的不义,隋王朝迟早也会知道?!?br />
    “可是父汗,泄密是的阿思朵,不是史蜀胡悉?!?br />
    染干摇摇头,“阿思朵只是个孩子,心地单纯,一心想救情郎,我不会真的怪她,但史蜀胡悉却是有sī心,当初他在哈利湖sī自接受达头的贿璐,我没有追究他,而这一次他为了得到乙失钵的重谢,便要借你的手杀死杨元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亲自去杀吗?因为杀了杨元庆,他就直接拿他的人头去薛延陀请赏,不会再回来,你被他利用了?!?br />
    咄吉满脸羞愧,再次低下头,他本想说,再去追杀杨元庆,把他杀在半途,可现在他不敢再说。

    染干仿佛知道儿子的心思,他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想让我追杀杨元庆,半路把他杀死,义成公主也不会知道,如果你还这样想,那刚才我的话就算白说了?!?br />
    “咄吉愚钝,请父汗明示!”

    染干点了点头,又继续道:“如果杨元庆不知情,我或许能杀他灭口,可他已经知情,他那么傻地等我去追杀他?他必然已有准备,而且他们有骑驼,可以在深雪中奔行,我们却不行,更重要是,杨元庆并没有和我们撕破脸皮,还有缓和的余地?!?br />
    咄吉愕然,“父汗怎么知道他没有和我们撕破脸皮?”

    染干拾起杨元庆的铁箭,“他只shè死了史蜀胡悉,而没有杀你的人,这就是他没有撕破脸皮,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隋使,更知道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隋和突厥决裂的程度,杀死史蜀胡悉只是他的一个警告,你明白了吗?”

    咄吉低下头,“我明白了?!?br />
    “去吧!以后不要这样鲁莽,和我商量一下?”

    “是!”

    咄吉躬身退出了大帐。

    染干眯着眼盯着帐顶沉思,现在他又有了新的想法,如果他联合契芯,先把薛延陀干掉倒也是可以,还有隋军可以配合,然后他再调头吃掉契芯。

    看来他还是有必要把nv儿阿mí先许配给契芯歌楞的儿子,只是杨云……庆那边……

    染干叹了口气,但愿他能逃过薛延陀人的截杀。

    天已经大亮,经过两天的疾速行军,他们已经远远离开了突厥牙帐,不用再急着行军,隋军士兵便放慢速度,在雪原上缓行。

    又走了十几天,他们已经渐渐靠近yīn山,时间已经过了新年,现在应该是大业元年了,大隋上下都沉浸在新帝开牙,的盛世喜悦之中,这一支隋军还艰苦地在茫茫的雪原上跋涉。

    这天下午,在一片不大的森林旁,隋军扎下了营帐,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数千里再没有别的颜sè,这对人的心理是一和巨大的压力,远处已经有一条黑线,那就是yīn山,过了yīn山再走四五天,他们便可以回家了。

    不过森林边时常出没的黄羊和马鹿却给他们带来一和生机之感,使他们心中不至于那么感到孤独,隋军士兵食物充足,带有大量的牛羊ròu,足够他们食用一个月,隋军士兵也箭下留情,不想去伤害这些给他们带来生机感受的草原生命。

    漠北草原的好处就是森林较多,奔行百余里便能遇到一片不大不小的森林,给他们提供的足够的燃料取暖。

    隋军士兵们点燃了二十堆篝火,开始聚在一起烧烤羊ròu,煮茶喝酒,谈笑声喧天,保持着乐观而旺威的jīng力。

    另外两百人却在远处训练骑shè,他们在骆驼身上生活了近一个月,每个人都能非常熟练地驾驭骆耻,一路上他们骑骆驼练习骑shè,分成两军进行对阵演练,赢取彩头,以解除旅途的枯燥无聊,这一个月,他们已经成为了一支优秀的骆驼骑军,让杨元庆生出了训练一支骑驼骑兵的念头。

    杨元庆坐在一块大石上,远远地望着士兵们训练骑shè,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他们现在面临着两个威胁。

    首先便是骖耽食料,虽然人的粮食充足,但骖耽的草料却成了问题,尽管骖骖耐xìng很强,但必须也要定期补充,几天前他们给骆驼喂了一点从雪地下挖出来的草根,不料部分骑驼开始出现不适,还倒毙了三头骑驼,让众人不敢再喂雪下草根。

    只能派斥候出去寻找突厥人穹帐,看看能不能找到草料。

    其实杨元庆想得更多却是薛延陀,阿思朵告诉他,史蜀胡悉还出了一个计策,就是把他的消息泄lù给薛延陀,让薛延陀在半路截杀他,杨元庆认为染干极可能会采用这条计策,在突厥牙帐追杀他,应该是史蜀胡悉擅自所为。

    自己毕竟是隋使,杀了他,义成么主会知道,染干就无法向隋朝jiāo代,染干是一竹,很慎重之人,不到迫不得已,他绝不会这样做,而把消息泄lù给薛延陀却极有可能,这样更隐蔽,染干同时也能收买薛延陀,而且他还可以把这件事赖给已被自己杀死的史蜀胡悉,是史蜀胡悉擅自所为。

    杨元庆目光投向了百里外的yīn山山线,他可以肯定,薛延陀已经枕戈以待,等待着他自投罗网。

    “将军!”

    远处传来士兵的喊声,“他们回来了!”

    杨元庆一回头,只见胖鱼带着数名士兵骑着骆驼从远处疾奔而至,杨允庆站起身,从胖鱼满脸笑开huā的脸上,他便知道他们必有收兑

    胖鱼自从离开突厥牙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格外卖力,一路上的斥候之事他都抢着干,拼命讨好自己。

    杨元庆也不知道他和尉迟谈得怎么样,不过这小子真想赢得心上人,道路还很艰难漫长,尉迟的婚约就是他最大的坎,他不一定迈得过去。

    “将军!”

    胖鱼狂奔而至,高声喊道:“西面三十几里外,我们发现一个契芯人小部落,有几百人?!?br />
    杨元庆一怔,他以为是突厥人部落,怎么会是契芯人部落,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只要有部落就有草料,他们的骆驼得救了,他一挥手令道:“弟兄们都起来!我们去契蒋部落做客?!?br />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