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八章 契苾助力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契苾是铁勒诸部中实力最强大的两个部族之一,另一个是薛延陀,契苾主要生活在天山以南、焉耆以北的广大地区,也有一部分生活在金山以南地区,这就使契苾和薛延陀一样,地域横跨东西突厥,从而它们也成为两个突厥拉拢和打击的对象。

    在达头时期,西突厥强大,薛延陀和契苾都臣服于西突厥,开皇十九年和开皇二十年,在隋王朝的两次重击下,西突厥损失惨重,尤其哈利湖一战,达头阵亡,西突厥内部贵族争权夺利,出现了内讧。

    薛延陀和契苾趁此机会都先后脱离了西突厥,被西突厥的铁勒诸部推举为大小可汗,使草原的局势发生微妙变化。

    隋军斥候发现的这个契苾部落很小,只有几百人,基本上都是老幼fù孺,这一点让人很奇怪,部落里几乎没有青壮男人,而且他们居然会出现在离薛延陀极近的地方,这让杨元庆心中很困huò。

    隋军斥候事先解除了契苾的担忧,使隋军得到了热烈的欢迎,数百名契苾男女老幼出帐欢迎隋军,由于部落太小,五百隋军并没有进部落去sāo扰他们,而是在部落旁扎下了营帐。

    隋军的善意赢得了契苾人支持,他们帮助隋军士兵扎下营帐,送来了羊肉和美酒,当然也送来了大量的草料。

    杨元庆则被两名契苾长老请进了部落内的议事大帐,大帐内温暖如春,铺着地毯,火上煮着羊奶,杨元庆将一两茶放进壶内,很快,帐篷内就弥漫着奶茶的香味。

    大帐门口挤满女人和孩子。红红的脸上都带着盛情的笑容。他们好奇地打量着从未见过的隋军,闻着从未闻过的奶茶香味。

    两名老者皆红光满面,留着长长的白胡子。他们请杨元庆坐在洁白的羔羊皮上,又给面前的金碗里倒满了奶茶,一名老者呵呵笑道:“我们部落是契苾贵族的后裔,我们都姓契苾。我叫察里,他是我兄弟,叫察汗,是这个部落最年长之人,感谢隋军不侵扰我们,也欢迎杨将军来此做客?!?br />
    “你们没见过隋军吗?”杨元庆笑问道。

    年轻一点的老者回答道:“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贪漫山脚下,虽然久闻隋军大名。这次却是我们第一次见到?!?br />
    贪漫山位于伊吾以北,金山以南,那边也有大片丰美的草场,生活中突厥、吐谷浑、氏、羌、薛延陀、沙陀、契苾等等十几个民族。属于西突厥的控制之地。

    杨元庆又笑道:“虽然无礼,但我还是很想冒昧地问一句,你们怎么会离开家乡来到这里,还有,部落里青壮男子都到哪里去了?!?br />
    “我爸爸去打仗了!”旁边一个契苾孩子插口道。

    孩子的童言使两名长老不好再隐瞒,只得苦笑道:“金山暴雪,我们部落也受了灾,受可汗的调令东进避灾。不止我们,有上百个部落都一起跟来。你们向西去,还会遇到其他契苾部落。我们青壮都去集中训练了,要开春时才能回来?!?br />
    杨元庆心中一愣,竟冒出一个念头,难道契苾准备打仗了吗?是和谁,西突厥还是薛延陀?

    “那请问你们的敌人是谁?不会是隋朝吧!”杨元庆试探着笑问道。

    “怎么会是隋朝呢?是隋朝我们还会和将军坐在这里吗?”

    两人善良淳朴的老人没有察觉出杨元庆的试探,竟一句话泄lù了契苾的军事秘密。

    他们笑着解释道:“我们敌人是薛延陀,他们受灾,实力削弱,便是我们最好的进攻机会?!?br />
    这个消息使杨元庆大喜过望,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辛辛苦苦跑去突厥牙帐寻找联盟,结果失败,还险些被染干出卖,而真正的盟友却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他想起了乌图给他说过的话:契苾和薛延陀争夺铁勒之主,使西部铁勒出现了两个可汗,一鞘不容二刀,他们之间的内战也一触即发。

    杨元庆连忙笑道:“我们隋军也正准备和薛延陀作战,说不定,我们还能携手合作?!?br />
    两个老者对望一眼,眼中都lù出震惊之sè,这个消息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结束了,契苾老人和fù孺们都回了部落,隋军战士也各自回帐休息,杨元庆则骑马在营帐四周巡查,他不时会看见一些契苾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隋军士兵的营帐旁。

    这种情形他早已司空见惯,也不阻拦,就当没看见,隋军士兵身上都或多或少带有一点草原女人喜欢中原物品,主要以绸缎为主,还有铜镜脂粉之类,他们会用这些东西讨取草原女人的欢喜,从而得到自己的需要,杨元庆在边疆已经多年,深知边塞士兵的艰苦,女人抚慰是他们最渴盼的需求。

    杨元庆的目光又落到了百里外的yīn山,一轮皎洁的月光下,漫长的山线隐隐呈现在他面前,他叹了一口气,不知薛延陀会动用多少军队拦截他的归途。

    半夜里,他忽然被士兵的低唤声惊醒了,他翻身坐起,手本能地抓住刀柄,“什么事?”

    “将军,他们长老找你有事?!?br />
    杨元庆和士兵们一样,都是和甲而睡,他站起身走出营帐,只见白天见过的一名长老等候在帐旁,他记得此人是兄长察里。

    “长老,有什么事吗?”他上前笑问道。

    察里向他深深行一礼道:“将军,请跟我来,我儿子回来了,他想见见你?!?br />
    “你儿子是什么人?”杨元庆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儿子是契苾有名勇士,名叫契苾烈,也是可汗手下十二名万夫长之一?!?br />
    “走吧!我跟你去?!?br />
    杨元庆跟着契苾长老快步向部落营帐而去。

    在一座光线明亮的大帐内,杨元庆看见了一个身材极其魁梧的大汉,身高和他相仿,但比他更加粗大魁梧,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在肩头,俨如一只雄狮。

    “你就是丰州杨元庆?”

    男子年纪约二十四五岁,声音很低沉,回头盯着他,目光十分锐利。

    杨元庆点点头,“你知道我?”

    男子凝视他半晌,一摆手,“杨将军请坐吧!”

    两人在一张小桌前坐下,一名年长的女人给他们上了奶浆,男子忽然笑了起来,lù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今天喝到了你的奶茶,味道很不错,我很喜欢?!?br />
    “我回头送你十斤茶叶?!?br />
    杨元庆也笑道:“你父亲说你叫契苾烈,是契苾可汗手下十二名万夫长之一?!?br />
    契苾烈点了点头,“我父亲说得没错?!?br />
    他又低声叹了口道:“其实我很感jī你,能约束军纪,让我看到了活着的父亲?!?br />
    “隋军的军纪都不错,更不会伤害自己的朋友?!?br />
    “朋友!”

    契苾烈笑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友善,“既然是朋友,那我们就谈谈共同的敌人吧!听父亲说,你们也想对付薛延陀,为什么?”

    杨元庆笑了笑道:“原因很简单,yīn山以南是隋王朝的势力范围,薛延陀没有经过主人同意,擅自闯进我们院子?!?br />
    契苾烈的眼光依然很友善,但友善中却有一丝和他身材不匹配的精明,他摇了摇头,“这不是真正的原因,那里毕竟不是丰州,薛延陀只是暂住一冬,隋王朝是宽容大度的民族,不会因为这个就与他们为敌,杨将军,我需要知道真实原因,否则,我无法相信你,更难以和你谈合作?!?br />
    “好吧!我给你说实话,我杀死了乙失钵的两个儿子?!?br />
    “两个儿子?除了薛乞罗,还有谁?是夷男吗?”契苾烈的目光变得异常关心,注视着杨元庆。

    杨元庆能感受到他对这件事的关心,他摇摇头笑道:“可能让你失望了,不是夷男,而是刺铎?!?br />
    半晌,契苾烈终于点了点头,“我相信了,乙失钵只有三个儿子,被你杀掉两个,他无论如何不会放过你?!?br />
    契苾烈沉吟一下又问:“那你怎么回出现在这里?”

    “我去找染干,希望能够一起对付薛延陀,可他却要把我出卖给乙失钵,我是逃回来的?!?br />
    契苾烈不屑地哼了一声,“突厥人最不可靠,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信誉,出尔反尔是他们的家常便饭,我们契苾人已经吃够了苦头,好在你们逃出来,这里离丰州不远了?!?br />
    杨元庆还是摇了摇头,“还没有结束,前面我还会面临薛延陀的截杀,染干把我的消息已经泄lù给了薛延陀人,估计在yīn山内,他们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网?!?br />
    契苾烈沉思了片刻,他慢慢捏紧了拳头,抬起头对杨元庆诚恳地说道:“我没有权力和你谈合作,但我这次回家探父,手下带了一千士兵,就驻扎在北方十里外,和你们一样,我的手下也是骆驼骑兵,杨将军,我愿意祝你一臂之力?!?br />
    杨元庆眉头一皱,“可是这样一来,薛延陀就知道契苾要和它开战,这会泄lù你们的军事秘密?!?br />
    “他们其实应该知道了,我们十万大军已经部署在金山以南,就等着开春后和薛延陀一战?!?br />
    有些事不用说得太清楚,杨元庆需要用薛延陀作为他向上升迁的垫脚石,契苾烈也想用战功和结交隋朝来向可汗显示他的能力,从而在春季即将爆发的大战中获得重用。

    两人都有共同的需要,薛延陀身上有着他们共同的利益,他们伸出手掌重重一击。!。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