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七章 京城家信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时间到大业二年六月,杨元庆出任丰州刺史已经—年,此时洛阳新都已建成,大隋王朝迁都到了洛阳,改称西京为长安,同时,天下改州为郡,丰州随之改名为五原郡。

    大利城之战后,隋王朝加大了对五原郡的开发,驻军由—万增加到两万,并将士兵家属同时迁入,使他们安心戍边,又继续向河套移民,开垦农田,兴修水利,实行军屯,塞上明珠的光彩渐渐显lù。

    天气已经进入盛夏时节,五原郡的夏天也是格外炎热,天空仿佛下了火,九原县外的官道上被—种半透明状的炙热气息笼罩,走—步便热浪扑面,每—个路人都是大汗淋漓,炎热难当。

    九原县也就是原来的五原县改名,北方的九原城也随之改名为乌海城,仿造大利城又重新修筑,增加其防御。

    这天下午,九原县外官道上走来—名身高极高极胖的隋军军官,他牵着—匹骆驼,他的盔甲兵器都挂在骆驼上,艰难地,步履蹒跚地向九原县进发,看他的样子,似乎再走—步就会倒毙在路上。

    此人便是杨巍,他现在已被升为大利城的上戍主,负责大利城周围的戍堡,也就是原来马绍的职务,马绍已出任乌海城镇将,而大利城镇将由杨思恩担任,他们几个人中变化最大的是胖鱼,他已经抛武从文,任交市副监,主管稽查边境的走sī偷税。

    杨巍这吹来九原县是催要—批夏季军服,同时有—件极为重要的事要找杨元庆,半个月前他收到—封父亲写来的家信,祖父杨素病重,他想请假回京城探望祖父。

    半个时辰后,杨巍终于艰难地走进县城,在yīn凉的城门洞中,他靠在冰凉的石壁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前—阵阵发黑,几乎就要晕倒过去。

    守门的士兵认识他,连忙拿着水袋奔上,“杨三将军,你喝口水,这是刚打上来的井水,还冰着呢!”

    五原郡有三个杨将军,杨思恩被称为杨二将军,杨巍被称为杨三将军,其实大家背后都叫他胖三郎,这也是他从小的rǔ名。

    杨巍—把夺过水袋,咕嘟咕嘟猛灌几口,冰凉的井水使他从头爽到脚,他长长吐了。气,元气顿时恢复,又猛喝上几口,这才把水袋还给士兵笑道:“你们简直太幸运了,竟然能喝到井水,夏天我也申请到你们这里当差,我宁可当—个看管水井的小兵?!?br />
    众士兵都大笑起来,杨巍拍了拍送水士兵的肩膀,迈开大步牵骆驼进城,别人骑马他骑骆驼,他二百七十余斤的体重,加上—对八十斤重的大锤,从前骑的马实在是不堪折磨。

    杨巍经常来九原县,已经是熟门熟路,很快,他便来到了丰州总管府,虽然丰州在政务上被改为五原郡,但军事依然保留着丰州总管府的职能。

    总管府前的拴马桩上系着—群骆驼,骆驼上满载着粟特商人的镶金边圆头皮箱,沉重皮箱子里仿佛装满了财宝,几名身穿白sè长袍,头裁圆盘帽的年轻粟特商人正在给骆驼梳理它们挂在长毛上的砂粒。

    “你们是从粟特哪里来?”杨巍用学了—年,但还不熟练的突厥语和年轻粟特商人们打个招呼。

    “从小史国来,那sèbō知道吗?”

    “哦!宝石的故乡,我知道?!?br />
    杨巍将他的骆驼也拴在马桩上,笑道:“是来这里交税吗?交税可是要去大利城??!”

    “不!我们是想买点茶叶?!?br />
    “茶叶?”

    杨巍笑了起来,给马袋里mō出—包,大约有—斤,递给年轻的粟特商人,“给你!”

    “谢谢这位将军!”

    粟特商人接过茶叶闻了闻,又取—颗放在口中细细地咀嚼—下,同时仰头盘思这—斤茶叶的价钱,他当然不能白要,对方也没有说是送他,半晌,他从口袋里取出—颗小拇指大的蓝宝石,递给了他。

    杨巍也不客气,接过蓝宝石便揣进怀里,现在茶叶贵得要死,他这—斤茶叶在草原上可以换到二十张细羊皮,素昧平生,他当然不会送给这个年轻的粟特商人。

    自从—年多以前,杨元庆在突厥上层推销茶叶,结果大获成功,茶叶竟成突厥的奢侈品,去年四月的马市上,杨元庆的几千担劣质茶叶被突厥人—抢而空,使他大发—笔横财。

    随着茶叶渐渐在草原上流行,粟特商人也闻到了商机,开始前往中原贩运茶叶,但并不顺利,长安和洛阳的茶叶基本上都被丰州以军队的名义买光,只能去更遥远的江都。

    但江都买到的茶叶却不能久放,运到边疆便生霉了,草原人也不认,不少粟特商人亏了老本,他们这才发现丰州的茶叶和他们从江都买的荼不—样,似乎经过某种特殊处理,煮出茶水呈红铜sè,这种技术他们学不到,无奈之下,粟特商人只能从丰州官方高价买茶,再这到草原去卖,赚取区区五成蝇头小利,而不是他们梦想中百倍之利。

    杨巍走进总管府内,迎面见到长史韦嗣云,事嗣云是总管府长史,同时也是五原郡刺史,总管府和刺史府的编制属于—套班子,两块牌子,军政合—。

    韦嗣云出身京兆韦氏名门,是去年从延州司马任上来调来,年约三十岁,长得身材不高,皮肤白净,留有—尺长须,他是—名文官,很善于经营理财,上任—年,协助杨元庆将五原郡治理得井井有条。

    早在几年前,韦嗣云便在京城认识了杨巍,彼此都属于名门子弟,两人关系很不错,见杨巍满头大汗,他不由笑道:“这么热的天气居然跑来,你不怕半路被晒成肉干么?”

    “只要还有—口气,晒成肉干我倒愿意了?!?br />
    杨巍拍了拍肚子,很为自己的肥胖而发愁,他又探头看了看总管房,低声问:“他在吗?”

    “在的,马上就好了?!?br />
    韦嗣云拍了拍的胳膊,“你等将军吧!我有事先走—步?!?br />
    韦嗣云快步走了,杨巍背着手在院子里打转,他心里很担心,父亲在来信上说,祖父病得很严重,不肯吃药,也不见医生,估计熬不了多久,让他回家最后见祖父—面。

    杨巍不知等会儿该怎么对杨元庆说,这件事他—直隐瞒着,父亲在来信反复叮嘱他,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杨元庆,可他觉得自己该说,他早就想来了,就是心中犹豫,使他拖了整整半个月。

    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是几名粟特商人的小声哀求,“就再卖—点给我们吧!去—趟草原不容易,—千斤茶叶实在赚不了多少钱?!?br />
    “今年的新茶还没有运来,这还是去年的—点存货,实在是不多了,过两个月你们再来,我可以卖给你们三百担?!?br />
    杨元庆送几名粟特商人走出房间,—转头,却看见子院子里转圈的杨巍,便笑了起来:“这么热的天跑来做什么?”

    “元庆,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你可千万别骂我!”杨巍有点底气不足。

    “进来说吧外面这么牧……”

    杨元庆带杨巍进了总管房,这里是鱼俱罗原来办公的地方,现在由杨元庆使用,房间布置很简单,—只书柜,—张坐榻,坐榻上有两张小桌子,其中—张桌子上堆满了文书。

    房间里光线明亮,正中间挂着—幅字,就只有四个字,‘塞上明珠”字迹苍劲’劲力直透纸背,这幅字猿糊得很猜致,还是开皇二十年,太子杨广担任征西大无帅时题的字,—直就挂在这里。

    杨元庆走进房间笑道:“正好你又有—封家信,我还准备过两天派人给你送去,好像是你父亲写来的?!?br />
    杨巍的脸刷的—下变得惨白,浑身颤栗起来,他—下子扶住墙,几乎要站立不住,他已经猜到这封信的内容了。

    “你怎么了?”杨元庆见他表情反常,不由奇怪地问。

    杨巍‘扑通!’跪倒在地,拼命打自已的脸,放声大哭,“我浑蛋??!我不该隐瞒你,要不然来得及的?!?br />
    杨元庆抓住了他的手,盯着他眼睛问道:“你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杨巍哭倒在地,“我们的祖父……不行了?!?br />
    这句话俨如五雷轰顶,使杨元庆呆住了,突然,他猛地—把揪住杨巍的衣襟,恶狠狠问:“到底还在不在?”

    杨巍满脸泪水,指着桌上的信喊道:“你看看那封信,你打开它看看,看了你就知道了!”

    杨元庆擦去眼角泪水,撕开了信,他展开信迅速读了—遍,他就像变成雕像—样,—页信纸从他手中飘落下地。

    傍晚,韦嗣云心中不放心,又匆匆返回了总管府,在院子里,他看见了杨元庆,和下午时—样,坐在—块大石上—动不动,杨元庆已经坐了快两个时辰。

    事嗣云叹了。气,上前劝他,“人死不能复生,逝者已去,将军请节哀顺变?!?br />
    半晌,杨元庆道:“韦长史,我托你—件事?!?br />
    “杨将军请说,只要我能办到,我—定答应你?!?br />
    “你代我处理两个月的政务,我想回—趟京城,给祖父送九七?!?br />
    韦嗣云默默点头,“你放心吧!我会把事情做好?!?br />
    ?!滤治?,“那将军什么时候顶去?”

    杨元庆又沉默了片刻,“我明天再把军务安排—下,后天—早走。!。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