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七章 世情冷暖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片刻,杨元庆的亲兵将三名纵火犯提了上来,他们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跪在地上吓得浑身战栗。

    “饶命!”

    两名瘦小的男子哀声求饶,他们二人身材如侏儒,看起来就仿佛孩子,但实际上已经三四十岁,正是这种身材伪装,他们二人在夜间钻入彩台下,才不容易被人注意,以为是孩童顽皮。

    另一名瘦高男子却紧闭双眼,一言不发,他知道闯下大祸,难以幸免,索xìng不闻不看,做一个哑巴。

    “你们三人,竟敢烧本宫的彩台,毁我至宝,罪该万死!”

    杨丽华想到她从前皇宫带出的白玉盆被毁,死伤惨重,名声被败坏,她顿时恨得咬牙切齿,杨丽华从不轻易杀人,但这一刻,她却想将这三人碎尸万段。

    “你杀我们吧!”

    瘦高男子闭着眼睛道:“我什么都不会说?!?br />
    两名侏儒男子却磕头哀求道:“此人叫王群,我们是被他指使,我们是汉中人,第一次进京,求公主饶我们一命?!?br />
    杨丽华走到他们面前,冷冷问道:“我要知道,是谁指使你们所为?”

    瘦高男子哼了一声,却不一言不发,杨元庆走上前,笑了笑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抓住你吗?我看见了你和梁师都的密谈,你叫王群,对吧!”

    瘦高男子狠狠呸了一声,又扭过头去,杨元庆却不恼,回头对杨丽华道:“公主殿下,这件事能否交给卑职全权处置?”

    “可以!”杨丽华点点头。

    杨元庆这才对瘦高男子笑道:“我们做个交易吧!你说出幕后主使者。我让公主殿下饶你一命,放你离开京城,如何?”

    瘦高男子低下头,半晌不语。杨元庆知道他已动心,便又继续道:“你也应该明白,有人肯定要杀你灭口,我就算把你放出去,无论于公于sī,你都必死无疑。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本帐,你和我无冤无仇,虽然你毁了公主至宝,但公主也不会找你赔偿,所以你只要配合我,我放你走?!?br />
    说到这,他的眼角余光迅速瞥了一眼两个侏儒男子。瘦高男子明白杨元庆的意思,直接纵火的人有了,需要再找出幕后主使,他也知道齐王必然要杀自己灭口,人人都有求生的本能,如果能活命,他当然也想求一命,瘦高男子沉声道:“我如果说了。今晚就放我走?”

    “可以!”杨元庆答应了。

    瘦高男子立刻在杨丽华面前跪下:“公主殿下,今晚之事,是齐王在幕后主使。他派手下梁师都和我们联系,承诺事成之后,给我两千吊的报酬,已预付给我一千吊,如果能毁掉公主殿下的宝盆,他会另付我一千吊,公主殿下,小人句句是实。不敢有半点欺罔?!?br />
    “原来是他所为!”

    杨丽华的眼中闪过一丝刻骨的恨意,毁自己的至宝,杀自己的下人,败自己的名声,杨暕竟是如此歹毒。

    “公主殿下。不如把这件事交给圣上来裁决?”杨元庆建议道。

    杨丽华摇了摇头,“对圣上而言这只是一件小事?;偌秆?,死几个人他不会放在心上,大不了赔我几件东西,他不会处罚齐王,我何必去自取其辱?”

    “可这件事就算了吗?”

    “算了?不!”

    杨丽华冷笑一声道:“这件事我会记在心上,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我的厉害,让他后悔今天的所为?!?br />
    她一指几名纵火者,吩咐杨元庆,“把他们带下去吧!这件事我不想再问?!?br />
    杨元庆给几名亲兵使了眼sè,亲兵将几名纵火者提了下去,瘦高男子大声喊道:“你答应我的,今晚放我走!”

    “放心,我既然已经答应你,自然会放你走?!?br />
    亲兵将他们押了下去,杨元庆又问杨丽华,“公主殿下,可以放了他们吗?”

    杨丽华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答应,我怎好让你失信,由你处置吧!我就不过问了?!?br />
    杨元庆点点头,走出了内堂,一名亲兵立刻上来请示,“将军,放他们走吗?”

    杨元庆回头看了一眼内堂,见杨丽华正在和裴家三女说话,他低声吩咐道:“把他们带到城外宰了!”

    “那个瘦高男子呢?”

    “也一并杀掉!”

    发生在中元节前夜的修文坊失火事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结束了,杨丽华出钱百万,赔偿大火中的死伤者,同时她向隋帝杨广上书,自担责任,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但对杨广而言,这确实是一件小事,他将杨丽华的奏折压下,不做任何评价,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次日一早,杨元庆带着他的亲兵来到了安业坊杨府前,在杨府前面打广场上搭着一座大棚,那是杨素的灵棚,尽管杨素已经下葬,但灵棚却未拆,供亲朋好友前来吊孝,将在九九八十一天后拆除。

    大棚内布满了白sè长幔,正中一张长桌上摆满四时果品,供奉着杨素的灵位,百余名僧人在念经为杨素超度,十几名杨府子弟披麻戴孝,跪守在杨素的灵前,这时,内史shì郎虞世基在杨约和杨玄感的陪同下走进了灵棚,虞世基这是第二次来吊孝了,礼数很足。

    虞世基文采卓著,擅长书法,他曾在三天内为隋帝杨广写了数百道圣旨,无一错字,而且句句贴杨广之心,杨广竟找不到一处可更改之处,令龙颜大悦,虞世基由此得宠,入阁参与军机要务,成为七重臣之首,权势甚至超过了他的顶头上司内史令杨约。

    朝廷虽然有吏部,但杨广却不给他们吏权,而是将吏权给了七名内阁重臣,称为选曹七贵,两年一换,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都会延续,但这一次杨玄感改封礼部尚书,不再成为选曹七贵,实际上就是被排除了内阁重臣范畴,而沉寂了两年的宇文述重获重用,成为选曹七贵。

    虞世基是选曹七贵之首,实际上选吏之权完全被他控制,谁上谁下,皆由他一人说了算,他趁机大肆卖官捞钱,越级提拔,sī授高位,令朝野沸腾,尽管朝野愤恨,不少人上书弹劾,杨广却充耳不闻,虞世基趁机报复,所有弹劾他之人一律被寻衅削职,从此朝野无人再敢说他坏话。

    虞世基虽然为人骄横跋扈,但他的表面文章却做得很好,为表现对上司杨约和故去重臣杨素的尊重,他两次来杨素灵前敬香,虞世基在蒲团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两旁的孝子孝孙则跪下磕头回敬,虞世基随即为杨素的灵位敬上三支香。

    “虞使君,这边请!”

    杨约陪同虞世基在一旁桌前坐下,虞世基捋须叹息道:“司徒昨日已经下葬,圣上亲自扶灵,皇恩浩dàng,我想司徒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br />
    “多谢虞使君两次来吊孝!”杨玄感拱手谢道。

    父亲已经去世,杨家也得到了应有的名份,此时他们更关心活人的利益,杨玄感的长子杨峻出任上党县令已经五年,杨玄感想把他调进京中为官,其次他的次子杨嵘在一年多以前因为出言不逊,被革除了齐王府兵曹参军事之职,现在坐在家中无所事事,杨玄感也想为他谋一个职位。

    这两件事,虞世基第一次来吊孝时,杨玄感已含含糊糊对他说过了,不说两个儿子的官职都解决,至少虞世基应该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帮忙解决一个,这对他而言,是举手之劳。

    “虞使君,上次我说那件事,不知”杨玄感见虞世基闭口不提两个儿子之事,便忍不住提醒他一下。

    虞世基面lù难sè,“杨尚书,那件事我很难办,我看过令郎的吏部考评,去年考评是中中,德行不著,按照朝廷的规定,必须连续三年考评为上,才能调为京官,至于次子嵘,我会留意,将来如果有合适的职务,我会优先考虑他,杨尚书,真的很抱歉?!?br />
    杨玄感心中暗怒,前两天苏威之侄从县尉越级升为礼部郎中,这件事他很清楚,苏威也没送什么礼,就是一个人情,虞世基肯给苏威这个人情,到自己这里却要公事公办,至于次子嵘,那明摆着就是婉拒了,虞世基所说的‘将来’,还不知是何年何月?

    杨约在一旁也有点看不下去,这虞世基肯来吊孝两次,面子给足,但真求他帮忙,他却又肯了,难道自己兄长刚去世,世人就对杨家不买账了吗?

    “虞shì郎,我内史省不正好有个内史之职空着吗?杨峻才学很不错,就给他这个机会吧!”

    杨约是虞世基的顶头上司,但实权却远远比不上虞世基,他只能用一种商量的口wěn,希望虞世基能给他个面子。

    虞世基沉吟片刻,便笑道:“这样吧!这件事我提请内阁商量一下,如果大家都不反对,我就破格授他内史之职,两位看如何?”

    杨玄感和杨约面面相觑,他们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虞世基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杨家吗?还居然来杨府吊孝两次。

    就在这时,一名杨家子弟从外面飞奔进来,对杨约附耳说了几句,杨约脸sè一变,对杨玄感道:“元庆来了,要进来吊唁!”!。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