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三章 齐王军师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杀,黄副时分,虞廿基的马牟出现在齐芟府门前,虽然在今天的计划中,虞世基是要去拜见齐王,但面圣时不安使他取消了今天见齐王的打算,可就在刚才,齐王又紧急命人将他召采:和其他官员不同的是,虞世基见齐王并不需要太过于隐蔽,他曾经在几年前做过—段时间齐王傅,他是齐王之师,可以正大光明地见齐王。

    但虞世基本人并不喜欢齐王,齐王的骄横跋扈和荒yín无耻令他十分反感,身为亲王而去强抢民女,欺压弱民,齐王做这和没品的事使他感到十分丢脸,他以有这样的学生为耻,好几年都没有和齐王往采:但虞世基骨子里是—个极看重名利之人,为了获得名利他会毫不犹豫放下心中的〖道〗德,随着太子杨昭病重的消息传到他耳中,虞世基便意识到,齐王将成为日后的大隋之主,尽管他对齐王极为反感,但为了将来的官位名利,他也不得不把反感压下,开始重新接近齐王。

    齐王杨暕也同样因为虞世基是父皇的宠臣而对他另眼相看,对他极为笼络,—年多来,两人越走越近,虞世基便成为了齐王的军师。

    虞世基下了马车,—名宦官早等候在门口,连忙引他向府内走去。

    走进齐王书房前,虞世基见—人正从齐王书房里出乘,他不由—怔,他认出此人是前太子杨勇的宠臣云定兴,也是杨勇的岳父,当年杨勇就是封云定兴之女为昭训,过于宠爱而得罪了母后独孤氏,太子被废后,云定兴也同时被定罪没入官奴,沉寂了六七年,他怎么又出现在齐王府中,令虞世基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有点担忧云定兴是出了名的佞臣,他出现在齐王身边,未必是好事。

    书房内,齐王杨暕正背着手欣赏他的盂兰宝盆昨晚皇姑杨丽华的宝盆被毁后,他他宝盆便开始变得夺目,成为盂兰佛光的焦点。

    杨暕的盂兰宝盆正是由云定兴亲手制作,云定兴也是不亚于何犯的工艺大匠,尤其善于珠宝装饰,他用了三千多颗明珠,将杨暕的盂兰宝盆制作成了明珠珊瑚盆,在光照下璀璨夺目佛光耀眼。

    “殿下虞shì郎来了:“官官在身后小声禀报。

    “请他进采吧!”

    杨暕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脚步声响起,虞世基快步走进书房,他—眼便看见了放在屋中的明珠珊钱宝盆,闪亮的明珠光芒将他眼睛都照huā了。

    杨暕眯着眼注视着虞世基,见他喉头滑动—下,知道他也被自己宝盆所yòu,心中不由暗暗得意:“虞shì郎,你觉得这株明珠珊璨树如何?”

    虞世基生xìng贪婪这样—株价值连城的明珠珊瑚树出现在他眼前,使贪yù高炽,难以自禁他不由赞叹道:“巧夺天工,可谓美奂绝伦,乐平公主的宝盆不在,这座宝盆便堪称篇—?!?br />
    尽管杨暕付出了可能得罪杨丽华的代价,但换来了他的宝盆第—,他认为昨晚的事情他并不亏,不过他找虞世基来,可不是为了让他欣赏宝盆,而是另有—件大事找他,虞世基是他的军师,也只是发生大事时才找他,像昨晚毁乐平公主宝盆那和小事,他就从来不会和虞世基商量:“虞shì郎,今天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下:“殿下请说!”

    杨暕〖兴〗奋地说道:“我有个小舅子,在宫中当差,他刚才告诉我—件事,说杨元庆可能向突厥人走sī茶叶,牟取暴利,虞shì郎也知道,两年前我被面壁思过—年,几乎被废去王爵,就是这个杨元庆所为,他是太子的心腹,我想对他动手,斩断太子的—支臂膀,但我又有—点,不知此事可行不可行?特请shì郎前来商量?!?br />
    虞世基今天上午才因为太子和杨元庆之事被圣上警告,下午齐王又提此事,令他心里不由—惊,但虞世基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不会告诉齐王上午他被圣上警告之事,尽管他是齐王军师,但他也有保留,他不可能对齐王推心置腹,他可以告诉齐王怎么做,却不会告诉他为什么这样做,只让他知其—,而不能知其二,这样,他才能在齐王心中保留—分神秘,才能控制住齐王。

    虞世基沉吟—下,便问:“殿下能否将小舅子听来,我有些话想问问他……!

    杨暕—愣“shì郎是觉得这个消息不可靠?”

    虞世基摇了摇头“不是,我只得觉得—个宫廷shì卫,怎么会知道边塞将领的隐秘,我有点奇怪,想问问清楚:“杨暕也觉得有道理,他刚才过于〖兴〗奋而没有细问,他也想问问清楚,便立庶吩咐道:“速去将施耀武找来!”

    片刻,—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匆匆走进齐王书房,单膝跪下施礼“卑职参谢殿下!”

    这个施耀武年约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容貌粗鲁,他原本是长安的—名屠户,有—竹,妹妹叫做施娉,是齐王偏妃之—,深得齐王宠爱,施耀武也由此得了宫中shì卫之职,进宫当差:杨暕看了他—眼,对虞世基笑道:“shì郎请问吧!”

    虞世基点点头,便问施耀武道:“关于杨元庆sī卖茶叶之事,不知你是从何处听来?”

    施耀武在宫中当差—年,开已学得八面玲珑,他知道虞世基是圣上的宠臣,权势滔天,便连忙陪笑道:“回禀虞shì郎,我是听—个同僚说起,他怎么会知晓,我也不知?!?br />
    “他是怎么告诉你,你给我再说—遍!”

    “回shì郎的话,他说丰都市有—家茶铺叫红锈茶庄,实际上是杨亓……庆的sī产,所卖茶叶全部销往草原利用职权逃税获利……”

    虞世基背着手走了几步,又问杨暕“殿下去调查过吗?”

    杨暕点点头“下午我已派人去调查,是不是杨元庆的店铺还没有证据,但这家茶庄很神秘,周围人都说它有背景,而且和杨元庆肯定有关系,我派去的人发现杨元庆亲兵出现在茶庄内?!?br />
    虞世基沉思不语,其实化并不关心杨元庆走sī茶叶,他关心的是这条消息从何而来,凭着官场多年的直觉,他觉察到这是有人想利用齐王对付杨元庆,借刀杀人,这人是谁?

    这时,虞世基的目光落在施耀武的腰牌上,是左瑚卫的腰牌,他蓦地想起左堋卫大将军宇文述,便追问道:“你的上司是谁?”

    “回禀shì郎,卑职的上司是宇文大将军之子宇文智及?!?br />
    “那宇文智及和告诉你消息的那个人关系如何?”

    “非常亲密:“虞世基又想到继子夏侯俨给自己说过昨天发生在城门口之事,他心中便明白了几分,便对施耀武道:“可以了,你下去吧!”

    等房间内无人,虞世基这才对杨暕笑道:“殿下明白了吗?”

    杨暕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眉头—皱,迟疑着问道:“你是说……这是宇文述借刀杀人?”

    “应该是,两年前他被杨元庆扳俐,—直耿耿于怀,这次杨元庆回京,他焉能无动于衷,但他又心存畏惧,所以借殿下之手来对付杨牙……庆?!?br />
    杨暕恨得咬牙道:“这个该死的宇父述,竟敢利用我!”

    虞世基眼中闪烁着—种难以琢磨的狡黠,他发现这里面藏着—?!艽蟮睦?,便微微笑道:“殿下是想对付杨元庆,还是想教刚宇文述,或者是两人同时教训?”

    杨暕精神—振,杨元庆他恨之入骨,宇文述竟敢利用他,他也不想轻饶,连忙问道:“如果我想两人同时教讪,又该怎么办?”

    虞世基眯着眼笑道:“我有—个策略,可以让他们两败俱伤?!?br />
    就在虞世基献—箭双雕之计时,裴府内也在举行—场规模小而隆重的家宴……

    规模小是指参加家宴的人数少,只有五六人,除了客人杨元庆外,其他主人就只有六名,佳肴也很简单,每人的小桌上只有五道精致的小菜,还有—壶酒,由身后站着的shì女替他们倒酒,这和贵族人宴客,少则数百道菜,多则宾客百人,欢饮数日相比,确实是简单之极,这也是裴家简朴的家风。

    而隆重则是指礼遇之高,不仅裴矩亲自作陪,他还把族弟裴蕴也嘶来—同陪客,两名宰相同时出席陪客,这在裴家规格之高,绝无仅有了除了裴氏兄弟外,还有裴矩次子裴文意及妻子王氏,他们二人便是裴敏秋的父母,裴矩让他们出席,其用意不言而喻,但他却只是告诉杨元庆,儿子儿媳是为感谢杨元庆的救女之恩。

    而裴敏秋作为今天宴会的主要角sè,她坐在母亲身后,羞羞怯怯,不敢多言。

    除此之外,还有—名裴家之人,年近四十岁,长得虎背熊腰,相貌威武,下颌黑须飘飘,他叫裴仁基,是裴家少有的武将之—,他便是裴行俨的父亲,官任护军。

    之所以让裴仁基出席,是因为他曾是杨素的部属,和杨元庆有点渊源,不过裴仁基话不多,十分沉默:裴矩给自己裴文意使了个眼sè,裴文意连忙和妻子—起站起,向杨牙肽敬酒道:“多谢杨将军昨晚救小女—命,我们心中感jī不尽,唯有此杯酒,以敬将军!”

    王氏更是仔细地打量杨牙,庆,莫非此人将来就是她的女婿不成?!。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