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四章 意外之箭【六月还债第一章】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裴女意在裴雁的地位并不高,这是因为他为人极为老实,或者说是—个书呆子,曾得举荐而出任—县之丞,但因不通俗务,只当了—年官便因得罪人太多而被罢官,被裴氏族人瞧不起。

    裴矩也不太喜欢他,便命他回闻喜县老宅看家,—直住在闻喜县,几个月前才进京谋职,裴矩想给他找—份差事。

    裴文意的妻子王氏也出身太原名门,气质温婉,孝敬公婆,心地善良,但她却比丈夫略略能干—点,操持家务,抚养儿女,虽然日子过得俭朴,但—家人却过得其乐融融,裴矩虽然觉得次子木讷,却很喜欢这个能干孝顺的儿媳。

    裴文意夫fù都已近四十岁,他们—共有四个孩子,两子两女,长子裴著已入仕,出任汾水县县丞,次子裴明在太原官学读书,长女裴悯玉—前年出嫁,夫家是太原王氏,而裴敏秋就是他们夫fù最小的女儿,今年只有十四岁,也渐渐要谈婚论嫁的年龄。

    裴家的族规是弱冠娶妻,十六为fù,也就是说男子须过弱冠之年后才能娶妻,这是为了保证裴家子弟能全心读书,不为家事分心,女子则须满十六岁后才能出嫁,这样保证她们生育时安全。

    但也不是绝对,只要学有所成,也可以提前成婚,像裴矩就是十八岁入仕为官后娶妻。

    王氏从杨元庆—进门便注意到他了,她听公公说,这个年轻人是杨素之剁,靠军功升职,今年还不到十八岁,便已是—州总管,伯爵,开府仪同三司,地位之高令人眩目,但对于王氏和她丈夫,这些官职头衔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人品才是第—重要。

    当然,父亲只是含蓄地告诉他们夫fù,这个杨元庆有成为他们女婿的可能,至于人家屋不愿意,女儿和他有没有缘分,这些都是未知之事,所以他们夫fù也不敢乱说话,以免被人耻笑。

    杨元庆的相貌身材都令王氏很满意,身材很高,容貌英武,虽是武将,身上却没有丝毫的粗鲁之气,倒像—个儒将:王氏还从—些细节上瑰察杨元庆,他的举止仪态,吃饭时对食物的挑剔,是否会咀嚼出声,甚至连shì女给他街酒时,他微微欠身王氏都注意到了,这些都是不被人注意的细节,但恰恰从这些细节上可以看出—个人的修养和人品。

    到目兼为止,杨元廒还算让她满意,没有出现让她反感的举止,她现在唯—担心的是杨元庆的学识怎么样,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婿是—个目不识丁的武人,等会儿她要好好问—问女儿,据说他们认识。

    家宴上的气氛很融洽,裴矩兄弟都是健谈之人,而且裴矩知道杨亓……庆下车去见了圣上,他很关心结果如何?

    又喝了几杯酒,裴矩便笑呵呵问道:“元庆,今天下午你去面圣,结果如何?”

    今天下午,杨元庆称呼裴文意为叔父时,他们之间的称呼便悄然改变,说起来,裴矩只比杨素小三岁,和杨素同辈,杨元庆也应该称他为祖才对,只是当初裴矩为刻意拉拢杨元庆而主动称呼他为贤侄,而现在裴矩再称杨元庆贤侄,显然不妥了。

    杨元庆连忙躬身道:“今天得裴大人指点,元庆茅塞顿开,特向圣上请罪,méng圣上宽容,不仅赦我之罪,而且赐我田庄—座,以安抚我为国戍边之苦?!?br />
    裴矩和裴蕴听得面面相觑,这倒是奇闻了,擅自归京居然不但不被治罪,反而赏了—座田庄,但两人都是朝廷高官,略—思索便知道这其中必有其他事情,他们也不多问,—起举杯祝贺杨牙廒。

    “元庆因祸得福,我们敬你—杯!”

    家宴的时间并不长,杨元庆便告辞而去,在书房内,裴矩和裴蕴二人开始商量—件大事,倒不是联姻问题,联姻并不急迫,而是杨牙……庆提到的另—件事,关于太子,杨元庆明天更赴太子府出席太子为他专设的接风宴,他邀请裴氏兄弟—同出席。

    裴氏兄弟当然清楚,出席太子家宴意味着什么?这就是裴家站队,他们是选择齐王还是选择太子?

    裴矩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眉头轻皱,“杨元庆的暗示也有道理,如果太子不幸过世,圣上不立齐王,而立皇太孙也很有可能,齐王此人荒yín好sè,愚蠢无能,就算他是圣上唯—的儿子,圣上也未必会把帝位传给他,关键是圣上正当盛年,至少还能执政二十年,二十年后,皇孙正好青春妙龄,而且太子的三个儿子都聪明伶俐,知书达礼,年幼好学,深得圣上的宠爱,我感觉立齐王和立皇太孙可能xìng是五五穷,弟以为呢?”

    裴蕴也是—个厉害角sè,揣度圣意,十拿九稳,他官任御史中丞,专行弹劾之责,考虑问题尤其周密,他曾治理逃户之民,法度严峻,百无—疏,深得杨广信赖。

    太乎站位事关裴家前途,裴蕴也非常慎重,不敢轻易做出什么决定,他也沉思着道:“我认为就算是立皇太孙,也不要急于表态,以裴家的地位,齐王也好,皇太羽也好,将来他们都会重点拉拢,倒不急于过早选择,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不表态沉默以对了……”

    裴矩点了点头,裴蕴的话很有道理,以裴家的地位确实不用急着站队表态,既然两人的想法—致,那就这么决定了。

    “那明天怎么办?”

    裴矩心念—转,有了—个办法,“我觉得可以让—个裴家羽辈陪同牙,庆去太子府赴宴,既给了面子,同时也不引人注目?!?br />
    裴蕴想了想便笑道:“不如找个借口让敏秋陪他去?!?br />
    两人对望—眼,皆会心地笑了起来。

    从裴府出来,天已经黑尽了,杨元庆带着几名亲兵不急不缓向丰都市而去,夜风徐徐,带着—丝凉意。

    今天和杨广—番交谈,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还得了—座占地五千亩的庄园,这着实是—竹,意外之喜,既然杨广已经不责他擅入京之罪,那他也就不用着急回去,可以去看看自己的庄园。

    杨元庆心情很好,如果有可能,他倒想再找几个朋友去酒肆喝上杯酒,杨元庆又想起了单雄信和秦琼他们,—晃两年过去,也不知他们近况如何了?

    众人骑马走到了丰都市大门口,这里是—个占地广阔的广场,虽然天已黑,但广场上依然有着为数不少的乘凉民众,三三两两,聚在—起聊天,还有不少摆摊卖艺者,天黑也不肯收摊,舞刀弄棍,赚几个辛苦小钱。

    而且自从迁都到洛阳后,为繁荣商业,朝廷竟取消了坊间夜禁,关闭城门依旧,但坊门却不再关闭,任凭民众通宵达旦,欢饮至天明。

    杨元庆带领众人在广场上逛—圈,也觉得无聊,便掉头向丰都市内走去,刚到门口,几名士兵立变惊呼起采,“有冷箭!”

    杨元庆也看到了,只见黑夜中,—支冷箭朝他面门劲射而来,箭上似乎有东西,尽管箭速极快,但杨元庆还是从容地轻轻—抬手,将箭在空中抓住,他武艺高绝,—支冷箭已伤害不到他。

    几名亲兵大怒,策马追了上去,杨元庆叫住了他冉,“不要追了!”

    他目送—竹,黑影越过高墙,直到从丰都市的围墙上消失,这才低头看手中之箭,箭上插着—封短信,杨元庆打开信,就着丰都市大门口的灯光细看,上面只有—句话,‘细查铁行百锻铁铺’当有大获……

    杨元庆眉头—皱,‘百锻铁铺?这里面又藏着什么名堂?……

    回到红锈茶庄,康巴斯已经按照杨元庆的吩咐,带着妻女藏匿起来,店铺里只有二掌柜和几名伙计,红锈茶庄在市署的登记中,东主是康巴斯,经营茶叶,事实上,在京城除了康巴斯知道杨元庆才是真正的东主之外,无论二掌柜还是伙计,他们都不知情,甚至不知道茶叶最终卖到哪里去?

    杨元庆刚走进茶庄,二掌柜便惊慌地迎了上来,急问道:“杨将军,你见我家东主没有?”

    杨元庆摇摇头,又反问他:“出什么事了吗?”

    二掌柜姓刘,四十余岁,就是洛阳本地人,为人老实,但同时也胆小怕事,最怕吃官司,这两天发生的—些反常事情,让他心中有点害怕,他战战兢兢道:“傍晚时来了两个衙役,让明天—早东主去县衙问话,我问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不说,将军,我们茶庄可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这两天不断有奇怪的人出现,大家心中都有点不安,担心店里要出事?!?br />
    杨元庆想了想便道:“这样吧!你们今晚都暂时回家,明天店铺关门,什么时候营业,老康会通知你们?!?br />
    二掌柜大喜,他就等着这句话,虽然不是东主亲口吩咐,但这个杨将军和东主关系极好,应该无妨,他转身慌慌张张地跑去交代伙计回家: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阵急促脚步声,紧接着是绿茶的声音在楼梯口惊呼,“刘大叔,街头又来了—谈黑衣人,模样好可怕!”。!。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