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七章 接受密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朝会刚结束,杨元庆便被一名宦官带到御书房外,稍等了片刻,一名宦官出来对他道:“杨将军,圣上宣你觐见!”

    杨元庆整理一下思路,快步走进了御书房,此时杨广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的案头,又再次堆起了一尺厚的奏折,日复一日,他已经习惯了。~~

    “怎么,这么快就有消息告诉联了吗?”

    “回禀陛下,臣昨晚忙碌了半夜,有所收获?!?br />
    杨广放下了笔,淡淡道:“昨晚丰都市发生了两起群杀大案,据说死了一百多人,和你有关系吧!”

    “回禀障下,两件案子都是臣所为,一件是臣抢夺证据,另一件是臣被迫自卫,一百多人闯入臣所住的店铺,见人就杀,臣被迫还手?!?br />
    “好了,不用再解释,联心里有数?!?br />
    杨广笑了笑道:“既然敢做,还不敢当吗?”

    杨广关心的是结局,对于过程,化不关心,“联要的证据和幕后者真相,你能给联吗?”

    “臣从铁铺内找到一本帜!”

    一名宦官将放有账簿的金盘呈给了杨广,杨广拾起账本翻了翻,脸sè渐渐变得铁青起来,竟然卖给突厥人和契丹人二十几万斤生铁,这可以打造多少兵器,杨广简直怒不可遏,他重重一拍桌子,“大胆!”

    旁边几名宦官都吓得战战兢兢,今年以来,他们还从未见圣上这样发怒。

    杨广几次想喝令shì卫,但他最终克制住了,他将帐簿放下,又问杨元庆,“那幕后人是谁?”

    “回禀陛下!是齐王,死在红锈茶友内的一百多人,都是他所养的死士?!?br />
    “果然是他!”

    杨广无奈地叹息一声,清晨杨达向他汇报时,就已经暗示,死者后肩都有墨莲huā和齐王有关,他便知道,自己的儿子再一次卷进这件事中。

    其实齐王想借刀杀人并不是问题,真正让杨广恼火的是曾有御史弹劾次子睐养有三千死士,他也问过次子,但次子信誓旦旦说决无此事,他也相信了儿子的誓言。

    今天终于证实了这斤,传闻是真,也证实了儿子的誓言是虚伪,这使杨广心中对次子杨暕充满了失望,原以为他真的悔改,能对自己坦诚以待可事实证明他依然是满口谎言。

    杨广心中很难受便叹了口气,对杨元庆道:“杨将军,这件事联心里明白了,该怎么处理,联心里有数,联还是那句话,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不可外传。首发”

    “臣明白了。臣告退!”

    杨元庆刚要退下杨广忽然想起另一件事,便叫住了他,“等一等!”

    “陛下还有事吗?”

    “杨将军联忘记问你了,你打算每时回去?”

    “回禀陛下,臣准备后天离开京城回去?!?br />
    杨广笑了笑道:“再过三天,联准备南巡江都,同时也想了解南方的和茶情况,联对你的茶政很感兴趣,对内可以收茶税,对外可以赚取厚利,如果能成功,朝廷又多了一条取财之道,所以联打算让你一同去江南出巡,你没有问题吧!”

    杨元庆愕然,“陛下是要把臣调离五原郡吗?”

    杨广摇了摇头,“不是,你依然是丰州总管,联不会轻易调离你,你不在,可以让长史暂代你一段时间,元庆,你也不能总在北疆边塞,联希望你也能了解一下南方的情况,只有去南方,才能体会到真正的汉文化,才能感受我大隋的富庶?!?br />
    杨元庆躬身长施一礼,“臣愿陪陛下同行!”

    杨广提笔写了一张纸条,叠好了递给杨元庆,意味深长地对他笑了笑,“这张纸条出宫再看?!?br />
    杨元庆捏紧纸条,行一礼,便慢慢退出了御书房。

    杨广望着杨元庆走远,他又从桌上拾起帐本,仔细看了几页,恨得他咬牙切齿,“宇文述,你到底要让联忍你到几时?”

    他将帐本放进了自己一只专放绝密文书的chōu屉里锁好,这一次就算是警告,宇文述若不知收敛,自己绝不轻饶。

    杨元庆走出禁宫,在应天mén前翻身上马,向端mén外奔去,他心中却想着杨广给他写的纸条,等不及到端mén,他便找到一处僻静无人之地,打开了杨广写给他的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密查齐王死……士”杨元庆一拍自己额头,他明白了,这才是杨广要自己陪同他南巡的真正原因。

    太子病信传出,捧齐王之大臣如过江之鲫,有明捧,有暗奉,让杨广一时难找可信任之人,最后他竟然看中自己,他知道自己和齐王素有仇怨,又和太子关系极好,所以这件事他才会信任自己。

    杨元庆沉思片刻,早知道昨晚那帮人留下一两个活口多好,现在要让他查齐王死士,他一时也没有头绪,好在杨广没有给他规定时限,他可以慢慢查此事。

    杨元庆看了看天sè,天才刚刚大亮,还来得及去给祖父扫墓。

    应天mén大街两边都是朝廷的各个官衙……一栋栋巨大的建筑物与势宏伟,原池还有各卫的军衙,也有占地颇大的军营,这里便是大隋王朝的中央朝廷所在。

    大大小小的官员在街上匆匆赶路,急着回衙mén,也有不少是从地方初次进京的官员,一脸茫然,四处打听自己要找的部mén所在,不时一辆轻便马车飞驰而来,这是送文书的马车,大臣们纷纷闪开。

    杨元庆放慢马速,唯恐马速太快冲撞了路人。

    “1元庆!”

    身后忽然有人喊他,声音颇为惊喜,杨元庆一回头,只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两人,正向他招手,其中一人黑瘦健壮,年过五旬,正是长孙晟,而另一人四十出头,身材高胖……皮肤略白,留三缕黑须,却是他两年前在咸阳酒肆见过的李渊。

    长孙晟和李渊是世jiāo,父辈还是结拜兄弟……此外长孙晟还是李渊之子李世民的师傅,两人关系极好,长孙晟现任武卫将军兼突厥使,是杨广极为信任之人,因为年纪渐大,这几年一直在京中,没有再出使草原。

    李渊是新授荥阳太守,赴京述职……准备去荥阳赴任……今天是来吏部办理赴任手续。

    杨元庆连忙上前行礼……“长孔将军,李使君好久不见了……”

    长刹鬣对杨元庆极为欣赏,他知道圣上准备把杨元庆培养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主管对突厥事务,对圣上这个决定,他是非常赞同,他亲眼目睹杨元庆成长……知道杨元庆和突厥人关系很深,他出任突厥使确实是最为适合。

    长孙晟笑问:“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乩?,给祖父奔丧?!?br />
    “唉!”

    长孙晟叹息一声道:“杨司徒去世是朝廷的一大损失……大臣都痛感惋惜大隋朝廷俨如失去一根脊粱……”

    长孙晟又对杨元庆道:“你却很有出息,有你这样的孙子,你祖父在九泉下也可以瞑目了。

    杨元庆默默点头,他忽然发现长孙晟从前白了一半的头发居然大半又变黑了,气sè也比从年好了很多,便笑问道:“长孙将军的气sè好像比从前红润了一些也变得年轻了……”

    “是么?”

    长孙晟mōmō自己的脸,呵呵笑了起来,指了指李渊道:‘1年初在李太守家里,我遇到一个道士,他给我开了一副方子,我吃了大半年感觉不错……”

    李渊也捋须笑道:“这个道士确实不错,居然治好了我儿责霸的弱疾这两年变得强壮起来……”

    杨元庆心中觉得有些奇怪,李玄霸胎中带来的弱疾能被治好吗?这个道士是何许人?

    “不知那道士叫什么名字?”

    “姓孙名思姨……”

    原来是他,杨元庆久闻其大名,恐怕也只有他能治好李玄霸的病,莫非此人就是李玄霸的师傅?所谓紫阳真人。

    “怎么,贤侄认识此人?”李渊见杨元庆若有所思,便问道。

    “只听说过他的名字,却未见过?!?br />
    李渊也不再提剁思邈之事,又对杨元庆拱手笑道:“贤侄,上次咸阳匆匆一见,也没有细谈,贤侄有空能否到我府中一叙?”

    虽然杨元庆和杨家决裂之事早已经传遍朝廷,却真没几人把件事放在心上,大家都很现实,杨“庆年纪轻轻便被圣上任命为丰州总管,五原郡太守,手握实权,而且有乐平公主的后台,杨家把这样的俊才丢掉,那是他们的短视。

    至少李渊是这样认为,他很想让自己的孩子和杨元庆多jiāo往,这对他们入仕会多一点机会。

    长孙晟明白李渊的心思,便微微笑道:“不用去你府第,你府中那些繁琐的礼节要把我们这些出身边塞的人累死,明天我们不是要出猎吗?让元庆也参加不就行了……”

    李渊暗骂自己的糊涂,连忙笑道:“贤侄,明天我们几家关系密切的大臣家里组织去郊外行猎,不如你也一起去,如何?”

    杨元庆马上要去墓前祭祀自己的祖父,刚刚祭扫完自己的祖父,就立刻去行猎,似乎不妥,他脸上lù出为难之sè。

    长孙晟明白杨元庆的心思,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笑道:“打猎不是为了游玩,也是一和人脉jiāo际,有不少年轻才俊也要参加,还有名mén淑nv,这对你都有好处,你祖父若灵下有知,不会怪你,另外还有我的两叮,徒弟,世民和牙,吉都想见见你,还有玄霸,习武两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比当年你差,怎么样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杨元庆想到了李渊的几个儿子,便点点头答应了,“好吧!明天一早,我来长孙将耸府上?!?br />
    “那我们说定了,明天卯时正,在我府mén前汇合,我们两家的府上都在正平坊在坊内一问便知……”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