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八章 尔虞我诈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今天宇文述父子三人都借口病假没有上朝,铁铺出事,使他们父子三人都陷入一和恐惧之中。

    “啪!……宇文述狠狠一记耳光chōu在长子宇文化及脸上,他随即转身又是一记耳光chōu在次子宇文智及脸上,将兄弟二人打得低下了头。

    宇文述指着两个儿子破口大骂:“你们两个蠢货,我非要被你们害死不可,我宇文述的一世英名,非要毁在你们两个蠢货的手上。

    宇文化及被打得几乎晕倒,他mō着火辣辣的脸,心中大恨,成功了功劳是他自己的,出事了,责任就是儿子的,一世英名,呸!

    心中虽然大恨,却不敢表lù出来,只得狠狠咬一下嘴chún道:“当初我去调查杨元庆之事,是父亲同意的,现在怎么能怪我?”

    “我是说杨元庆之事吗?我是说生铁,你这个蠢货,谁要你去卖生铁给突厥,当初我就觉得不妥,你却置若罔闻,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宇文述更加怒火高炽,他伸手还要再打,宇文化及一下子跪在父亲面前,带着哭腔求道:“父亲,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打死孩儿也没有用,我们冷静下来,想想对策吧!”

    宇文述无力地坐了下来,是啊,事情已经发生,打死儿子也没有用,关键是要想对策。

    宇文述今天没有上早朝,他听到丰都市铁铺出事的消息,便急忙赶去,铁铺已经被县衙控制住了,铁铺管事和几名伙计全部被杀,使他又惊又怒,同时又充满了担忧。

    他没有找到那本秘密帐,不知是他的执事藏起来了,还是被人搜走,如果这本帐被圣上看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更让他愤怒的是……到现在也查不出夜袭铁铺究竟是何人所为?

    他第一个想到是杨元庆,但觉得又有点不对劲,自己并没有对杨牙谈下手,杨元庆也没有报复自己的理由,再说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走sī生铁之事。

    而且杨元庆的红锈茶庄在昨晚也同样遭到了袭击,洛阳县令sī下告诉他,袭击红锈茶庄的人,后肩都有一朵墨莲huā,这便使宇文述一下子想到了齐王,难道智及的借刀杀人之计有了效果,齐王真的对杨元庆动手了吗?

    宇文家向突厥走sī生铁之事具体是由宇文化及负责,最早走sī生铁的建议也是宇文化及提出,铁铺掌柜是他的心腹幕僚……眼看走sī生铁之事可能会泄lù……后果严重,宇文述对儿子又恨又气,却又无计可施。电子书下载**

    这时,mén外传来管家的禀报声,“老爷,杨元庆在府mén外求见!”

    “??!”

    宇文父子三人同时站起,都惊呆了,杨元庆居然上mén了……是来做什么,挑衅吗?

    宇文智及咆哮道:“我去杀了他!”

    他拔出墙上的剑便向外冲去,宇文述一声怒斥:“hún蛋!你还要再闯祸吗?”

    宇文智及呆住了……他将剑恨恨地chā回鞘,站在墙边一声不吭,宇文智及心中恨到了极划,却又不敢惹恼父亲。

    宇头述立刻问道:“来了多少人?”

    “就他一人,连随从都没有?!?br />
    宇文述不由暗暗佩服杨元庆的胆量,竟然敢单枪匹马闯仇人家的府邸,他沉思了片刻,便命道:“带他去贵客房稍等,不可怠慢我随后便到……”

    他又对两斤,儿子道:“他既然敢上mén拜访,必有所恃,我们也不要表现得太胆怯,被他耻笑,就当是一般朝官拜访,你们两人都跟我去,不可胡luàn说话?!?br />
    兄弟二人不敢多言,便跟着父亲向贵客房而去。

    宇文述的贵客房以奢华而著称,一套上等紫檀木家具,一架用整块蓝田美yù做成的屏风,晶莹剔透,毫无瑕疵,墙上挂着王羲之和顾恺之的字画,猿糊之jīng美,让人怀疑是真迹,连小桌上的茶杯都是越窑的极品青瓷,甚至连墙面上涂的白灰都hún合有珍珠粉,使墙面有一和晶光闪烁之意。

    杨元庆坐在小桌前慢慢喝茶,虽然他敢单枪匹马上mén拜访,并不代表他会大意,他有一副用北极寒yù做成的小引,只有巴掌大小,这副小引却能辨毒,他试验过,几乎百试百验。

    他已经试过宇文家给他上的茶,没有问题,他才慢慢品饮。

    这时,院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只见宇文述带着两个儿子走进了院子,正向mén口走来,杨元庆站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宇文大将军,别来无恙乎!”

    他笑眯眯行了一礼,宇文化及心中憋了一肚子的气,他忽然看见了杨元庆,一股怒气蓦地从心中涌起,再也克制不住,他一指杨元庆,厉声喝道:“杨元庆,你做的好事!”

    杨元庆不慌不忙地拱拱手笑道:“宇文兄,当年我们一同出塞作战,当时的宇文兄风流倜傥,温文尔雅,怎么官做大了,脾气也大了?”

    他又向宇文述微微一欠身,“听闻宇文大将军又复出,深得圣眷,可喜可贺……

    宇文述毕竟是长辈,比他儿子稳重得多,他也不发怒,冷冷道:“两年前méng杨将军所赐,我休息了一段时间,把身体养好了,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杨将军,否则,我也会像令祖一样为一帮无能的子孙劳累而死……”

    “确实,宇文大将军不卒有两个不争气的后人,若不好好休息,估计也熬不了几年?!?br />
    宇文兄弟大怒,他们刚要再骂,宇文述却拦住了两儿子,他盯了杨元庆一眼,试探着问他:“听说杨将军在丰都市开了一家茶庄,昨晚出事了?”

    杨元庆一笑,“一群小蟊贼罢了,可不比宇文家的铁铺,居然被大人物盯上了?!?br />
    宇文述心中一愣,立刻追问:“杨将军,你这是何意?”

    杨元庆笑而不答,宇文述醒悟,便一摆手道:“杨将军请坐!”

    两人分宾主落座,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兄弟却没有资格落坐,只能站在父亲身后……两双眼睛极为不友善地斜睨杨元庆。

    杨元庆对这兄弟二人视而不见,他微微欠身笑道:“我来拜访大将军,是有两样东西要给大将军?!?br />
    “愿闻其详!”宇文述不lù声sè道。

    杨元庆mō出一块木牌,放在桌上……推给了宇文述,“这是昨天晚土从入侵红锈茶庄那些人的身上摘下,一共有一百二十块,看木牌,好像和宇文府有关,元庆特来向大将军求证?!?br />
    宇文述拾起木牌看了看,金丝楠木做成,镶有银边……正面晃宇文府三个篆字……背面是名字……这是典型的宇文述假子的腰牌。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兄弟也好奇地探头看这面牌子,宇文化及先认出来,“这不是我们府土的牌子是假冒货……”

    “何以见得?”杨元庆笑问道。

    宇文化及快步走出去,片刻又回来,手中拿着一面同样的牌子,递给杨元庆,“你自己看……区别在哪里?”

    杨元庆接过牌子看了看,一眼便看出了区别,自己牌子的人名也是用篆体……但宇文家牌子上的名字却是行书。

    宇文述把牌子还给杨元庆,摇摇头道:“首先牌子是假冒,其次我也从来没有派人去红锈茶庄偷袭,昨晚那些人是假冒宇文家请杨将军明察……”

    杨元庆笑了笑,也不回答,又从怀中取出两封箭信,递给了宇文述,“宇文大将军看看就明白了,这是昨晚我收到的两封箭信有人想挑起我们之间的斗争……”

    宇文述一怔,他打开两封信匆匆看了一遍,心中顿时明白了眼中喷shè出怒火……”哗!,的一下,将两封捏成了一团。

    “父亲,是怎么回事?”宇文化及见父亲表情有异,在身后低声问道。

    宇文述恨得咬牙切齿道:“是齐王所为!”

    杨元庆叹息一声道:“齐王确实做得高明,同时出击,偷袭我红锈茶庄,又同时偷袭百锻铁铺,我便以为是宇文家所为,宇文大将军也以为是我下的手,他便挑拨成功,然后他就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若不是我看见那些尸体后肩都有一朵墨莲huā,我就真的上当了?!?br />
    宇文述气得泼身发抖,他本想借齐王之刀来对付杨元庆,没想到齐王却又反过来,挑拨他和杨元庆的恶斗,用心歹毒之极,他现在更担心,他的秘密帐会不会是落在齐王手中。

    杨元庆慢慢喝了一口茶,又试探着道:“这件事我需要得到明确的答案,我虽然听说过墨莲huā的传闻,但我没有证据墨莲huā就是齐王的死士,如果幕后并不是齐王,那问题就大了?!?br />
    旁边宇文智及哼了一声,“京城人谁不知道墨莲huā就是齐王死士?这还用确认吗?”

    宇文述似乎有点明白杨元庆的用意了,他似乎在套自己的话,想知道墨莲huā的秘密,宇文述心中暗暗忖道:“莫非杨元庆想对付齐王吗?如果真是这样,倒未必是坏事,让他们二人恶斗去,最好齐王能将杨元庆宰了,或者杨元庆扳倒齐王,这两个结果都是他乐于看到。

    宇文述便干笑一声道:“如果杨将军想想了解齐王死士的情况,我倒可以向杨将军推荐一人,此人对齐王死士情况非常了解?!?br />
    “请大将军明言!”

    “此人叫云定兴,是原太子杨勇的岳父,杨勇死后,他被定罪没为官奴,有一段时间曾和我有接触,他告诉过我,他参与了齐王死士的训练,只是当时我不感兴趣,也不相信他,所以也就没有多问,他现在是齐王府的奴仆,深得齐王信任,此人极贪贿赂,没有什么忠诚可言,杨将耸可以去找他打听?!?br />
    杨元庆站起身拱手笑道:“如此,就多谢宇文大将军了!”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