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五章 初有收获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十五章初有收获

    长孙晟是这次狩猎的组织者,他的营帐位于营地最北面,由二十余顶帐篷组成,此时在帐篷外的空地上,李世民和正和长孙晟之子长孙无忌较剑。~~圣堂最新章节

    两人剑光闪闪,喝喊声不绝,长孙无忌今年十岁,要比李世民大一岁多,但身材却和李世民一般高,剑法上也略逊李世民一筹。

    杨元庆和裴行俨以及李孝恭三人站在一旁观看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的比剑,他们三人都是武艺高强之人,都不由对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的剑法摇了摇头,尽管他们二人的武功都是由长孙晟教授,但很明显,两人都不是练武的材料,李世民稍微好一点,而长孙无忌则就是书生舞剑,不到十个回合,长孙无忌已经有点招架不住。

    “长孙将军的武艺也算是天下绝顶高手之一,他的两个徒弟怎会如此不济?”裴行俨眉头一皱道,他是个心直口快之人,心里有事就会忍不住说出来。

    李孝恭笑了笑道:“世民骑shè不错,箭法高明,长孙将军赞他是文武全才,至于无忌,练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他是学文的料子?!?br />
    杨元庆在一旁也淡淡道:“这两人的长处不在武艺,他们二人,一个是帅才,一个是相才,真正练武的人,都会受他们驱使?!?br />
    “元庆的目光很独到嘛!”

    身后传来一声笑,杨元庆回头,只见李密手中拿一本书慢慢走上前,他向杨元庆拱拱手,杨元庆也向他微微欠身,他们两人jiāo往不多,今天只是他们第二次见面而已,但李密却和杨元庆父亲杨玄感关系十分密切。

    “不知元庆说他们一个帅才,一个是相才有何依据?”

    杨元庆微微一笑:“大凡名mén子弟,肯刻苦用功者,非将即相,法主兄认为他们将是庸碌之辈?”

    杨元庆这话说得极为含糊,无根无据,李密也笑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不信,他又问:“那杨将军认为我将来如何?可为相否?”

    杨元庆摇摇头,“法主兄卓越不凡,xiōng有吞吐天地之志,在盛世可为治世名臣,若在luàn世,则为一代枭雄?!丁?br />
    李密脸sè一变,杨元庆这句话说中了他心事,他也认为杨广所为,天下迟早大luàn,便闭mén读书,以待天时,这是他内心的秘密,从不告诉任何人,连杨玄感也不说,不料却被杨玄感之子一语戳穿,令他心中一阵阵惊恐,他干笑一声,“元庆谬言,不足为信,不足为信!”

    他转身便走远了,远远还传来他不屑的笑声,杨元庆暗暗摇头,他原以为只有自己才有先机之明,但昨晚杨昭告诉他,忧虑天下将大luàn,他这才意识到,杨昭能想到之事,很多才智之士同样也能想到,这个李密必然也有某种意识。4∴⑧0㈥5

    这时,杨元庆忽然感到他的手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牵住,他一低头,才发现他身旁不知何时跑来一个小娘,也就五六岁,梳着双丫角,长得粉粉嘟嘟,十分可爱,她正全神贯注地看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的比剑。

    “这小娘是谁?”杨元庆愣了一下。

    小娘忽然眉头一皱,“这两人比武难看死了!”

    她拉了一下杨元庆,小手一指前面,那便李秀宁正和李密的从弟王伯当过招。

    “元庆哥哥,我们去看秀宁姐姐比剑!”

    杨元庆蹲下来对她笑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认识我?”

    小娘怯生生的后退一步,“是爹爹让我叫你元庆哥哥?!?br />
    这时长孙晟笑呵呵走了过来,“元庆,这是我小nv无垢,你还没见过吧!”

    长孙晟走上前,将nv儿抱在怀中,对杨元庆笑道:“还记得你从军那年吗?我告诉过你,我想再要个小nv儿,结果两年后就有了她,你可以叫她小名观音婢?!?br />
    杨元庆忍不住笑了,原来这小娘就是历史上的长孙皇后,他忽然回头向李世民望去,长孙无垢后来应该嫁给了李世民才对。

    长孙晟对他的幼nv疼爱异常,他亲了一下nv儿的小脸蛋,对杨元庆道:“去准备一下吧!马上开始行猎了。(《7*”

    “爹爹,我也要跟你去?!背に镂薰妇咀「盖椎暮咏咳碌?。

    长孙晟对这个宝贝nv儿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了,“真拿你没办法,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br />
    长孙无垢嘻嘻一笑,却对杨元庆扮了个鬼脸,杨元庆摇头笑了笑,转身走了。

    长孙晟又对众人喊了一声,“不要再比武了,去收拾东西,准备出猎!”

    众人一声欢呼,兴奋地向自己营帐奔去。

    杨元庆和裴行俨催马回到自己营帐,却见夏侯俨在自己营帐边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便笑道:“夏侯兄,行猎马上开始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夏侯俨正在窥视裴敏秋的营帐,忽然身后传来杨元庆的声音,顿时将他吓了一大跳,他慌忙摆手,“没什么?我只是随便看看!”

    他调转马头便飞奔而去,杨元庆见自己营帐那边,只有裴敏秋在帐外晾晒máo毯,而裴喜儿和绿茶都在帐内,这个夏侯俨显然是在偷看裴敏秋,他不由回头向此人的背影望去,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他马鞭一指夏侯俨的背影,问裴行俨道:“此人的品行,你知道吗?”

    裴行俨冷哼一声,不屑一顾道:“一个新崛起的权贵纨绔子弟,京城谁人不知?此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元庆要留意他?!?br />
    裴行俨这次出猎实际上是裴矩的安排,任务是?;ち礁雒妹?,裴家族规森严,怎么可能容许家族未婚nv子随意跟别的男子去狩猎,传出去则会有辱mén风,所以裴矩特地安排了裴行俨随行,这就变成了裴行俨带两个妹妹出猎,就让别人无话可说。

    虽然家主没有告诉他,关于元庆和族妹敏秋之事,但裴行俨也是聪明人,他一大早便看出敏秋喜欢杨元庆,还专mén给他烙饼,虽然口口声声说她是给自己的午饭,可路上她全给了杨元庆当早饭,敏秋脸上那种快乐的笑容,裴行俨看在眼里。

    他当然希望自己的族妹能嫁给杨元庆这样的英雄,而且他也明白了家主jiāo给他的重任,他决不能容忍夏侯俨打他妹妹的主意,不管是敏秋还是喜儿。

    裴敏秋正在晾晒几块有点发霉的máo毯,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一回头见是杨元庆和族兄裴行俨回来了,她连忙笑问道:“是要出猎了吗?”

    杨元庆点点头笑道:“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我可以吗?”

    裴敏秋愣住了,她知道狩猎不是出游,纵马飞奔,追赶猎物,她骑马只能缓行,哪里可能跟得上队伍,她会成为大家累赘。

    “我还在留在营地吧!”裴敏秋小声道。

    “一起去吧!去体会一下行猎的感觉,有我在你身旁,不会有事?!?br />
    “敏秋,去吧!”裴行俨也在一旁鼓动。

    裴敏秋眼中lù出了期盼的神sè,在老家时,长辈们有时也出去打猎,可从来不准她们参与,她们只好在背后猜测打猎的jīng彩,其实她很渴望能亲身去感受一下,尤其杨元庆愿带她去,她心中更是充满了期待。

    “我去叫喜儿!”

    她欢快地向营帐内奔去,杨元庆和裴行俨也回自己的帐里,拿了弓箭和武器,他估计裴喜儿和绿茶都不会去,便吩咐三名手下留下来?;に?。

    走出帐,正好裴敏秋也从帐里出来,一脸黯然。

    “她不去吗?”

    裴敏秋摇摇头,刚才喜儿对她态度很冷淡,令她心中有些难过,她低低叹了口气。

    “敏秋,还跟我去吗?”杨元庆又问道。

    裴敏秋抬起头,见杨元庆满眼期待地望着她,她咬了一下嘴chún,眼睛里闪烁着宝石般的光彩,“我跟你去!”

    杨元庆大喜,立刻把马牵来,一路骑马,裴敏秋渐渐有点熟练了,这一次,她不需要杨元庆帮忙,直接翻身上了马。

    ‘呜——’远处传来了出猎的号角声,各营帐各家族的子弟们纷纷上马,nv子则留在营地,部分家人留下?;に?,

    号角声声,猎犬咆哮,大队猎手骑马向密林中奔驰而去。

    “杨将军,我还是回去吧!”

    裴敏秋奔驰不快,落到了最后,离大队人马已经落后一大截,她感到自己成了杨元庆的累赘。

    裴行俨已经跟随大队人马绝尘而去,只有杨元庆带着几名手下不紧不慢地陪同着她,这哪里是狩猎,分明是出游,令她羞愧不已,她才明白自己是不能参加出猎。

    杨元庆却微微一笑道:“这些人打猎都是外行,像他们这样咋咋呼呼跑去打猎,猎物早被他们吓跑了,我才是打猎的行家,不信到最后,我猎物最多?!?br />
    话音刚落,杨元庆忽然神sè凝重起来,他嘘一声,摆摆手,命所有人都停住,慢慢chōu出一支铁箭,张弓搭箭。

    裴敏秋也紧张起来,她知道一定是杨元庆发现猎物了,睁大了眼睛,捂着嘴四周张望,他们已经进入森林,四周幽暗,隐隐听见有沙沙的声音。

    杨元庆张弓便是一箭shè出,箭势强劲,向八十步外的幽暗深处shè去,只听一声凄厉的嚎叫,一头体格硕大的野猪发狂般向他们冲来,身上chā着杨元庆的铁箭,众手下大吃一惊,纷纷放箭,但竹箭却shè不穿野猪皮。

    眼看野猪发疯般地要冲到,裴敏秋的坐骑惊得稀溜溜一声叫,前蹄扬起,把裴敏秋也吓得尖叫起来,杨元庆却不慌不忙,又chōu出一支铁箭,就在野猪离他们还有二十步时,一箭shè出,这一箭shè透了野猪的头颅,野猪惨叫一声,在离他们十步处轰然倒下。

    众铁卫一片欢呼,纷纷围上去,杨大郎惊喜地笑道:“将军,这头野猪至少有二百五十斤,少见??!”

    杨元庆回头对裴敏秋笑道:“这头野猪送给你了?!?br />
    裴敏秋却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我要你这头野猪做什么?”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