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七章 逼出水面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卷三一入京城深似海]第二十七章bī出水面——

    第二十七章bī出水面

    一场原本旨在融洽世家关系而举行的狩猎,却因为杨元庆下手狠辣的一箭而不欢而散,众人各自匆匆回府,狩猎的兴致dàng然无存。~~

    李渊的书房内,李渊叹了一口气对长孙晟道:“传闻杨元庆心狠手辣,我还有点不相信,我想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能狠辣到哪里去,如今看来,传闻并非是空xùe来风?!?br />
    长孙晟却有点不以为然,他捋须笑道:“李使君长期生活在中原盛世,或许对元庆下手狠辣有点难以理解,但我是知道,他是边塞将领,如果他不凶狠,他根本就震不住突厥人,对突厥人讲仁义没有用的,他们只认拳头,你拳头硬,他们就服你?!?br />
    “虽然如此,可他却因此得罪了虞世基,不明智??!”李渊还是摇了摇头。

    旁边站着的李建成却忍不住道:“父亲,我倒觉得杨元庆这一箭只是借机发挥,从表面上看好像是争风吃醋,实际上他是另有所图?!?br />
    李渊知道自己长子不轻言表态,他这样说,倒有点让李渊感到意外,李渊便笑道:“说说你的理由?!?br />
    “父亲,虞世基独霸吏权,收受贿赂,jiāo换人情,顺他者升,逆他者免,已是满朝怨言,他儿子更是横行不法,在京中恶名昭著,杨元庆这一箭,我估计会赢得满朝喝彩,同情虞世基的人没有几个,这一箭虽然得罪虞世基,却能赢得大多数朝臣的好感,他并不吃亏?!?br />
    长孙晟很赞成李建成的分析,“虞世基所依仗者,无非是圣上的宠眷,但杨元庆,圣上也同样看重,他不会为这点小事处罚边疆重臣,这一箭我估计最后是不了了之,虞世基吃个哑巴亏,杨元庆得人情?!?br />
    “或许是这样吧!”

    李渊不想多说这个话题了,他便岔开话题问道:“季晟兄,这次圣上南巡,你也要同行吗?”

    长孙晟摇摇头,“我是奉命留守京城,不南下?!?br />
    长孙晟感觉李渊似乎有些话不想多说,便又寒暄几句,起身告辞了。

    李渊送走长孙晟回到书房,见李建成还在,便笑道:“打猎累了一天,你还不去休息吗?”

    “孩儿感觉父亲似乎有话要说,所以留下。首发”

    李渊点点头,“坐下吧!”

    “是!”

    李建成坐了下来,李渊微微叹息一声,“其实我知道杨元庆shè夏侯俨一箭不是那么简单,就像你所说,他是借机发挥,只是当着长孙晟的面,我不想深谈此事?!?br />
    李建成愕然,“父亲连长孙叔父也不相信吗?”

    李渊摇摇头,“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这件事的背后透着很多诡异,可能涉及到皇位之争,最好和谁都不要深谈?!?br />
    “父亲,我不大明白?!?br />
    “其实最初我也不明白,后来才慢慢想通?!?br />
    李渊叹口气道:“昨天我见到杨元庆时,是见他从应天mén出来,但他并没有参加朝会,我还以为他是去内史省办事,后来我才想明白,他其实是去见圣上了?!?br />
    李渊见儿子听得全神贯注,便又继续道:“后来快到中午时,我才听说前天晚上丰都市出了大事,在一家茶庄内死了一百多名齐王的死士,而且传闻那座茶庄就是杨元庆的产业?!?br />
    “父亲的是意思是说,齐王死士是杨元庆所杀?”

    李渊缓缓点头,“杨元庆昨天一早去见圣上,应该就是去汇报此事,眼看太子的身体越来越胖,病体沉重,如果太子西去,那么东宫之争就要起bō澜,圣上虽然只剩齐王一个儿子,但他还有孙子,是立皇子,还是立皇太孙?这是即将面对的大问题,杨元庆在这个关键时候杀了一百多名齐王死士,我就怀疑,他实际上是在替太子争皇太孙之位?!?br />
    李建成沉思片刻,忽然吃惊问道:“难道虞世基和齐王有关系吗?”

    李渊冷笑了一声,“你说得一点没错,虞世基就是齐王的幕后军师,杨元庆这一箭,就把虞世基bī出水面了?!?br />
    李渊背着手走了几步,又道:“杨元庆年纪轻轻就心思慎密、手段毒辣,这样的人我不喜欢,以后要尽可能少地和他jiāo往,以免被其所害?!?br />
    重伤了夏侯俨,杨元庆像没事一般将裴敏秋送回裴府,随即又回到自己的住处,其实作为正常的警告,杨元庆shè死夏侯俨的马,bī他答应不再纠缠裴敏秋,就算可以了,并没有必要shè伤他。

    作为担任了两年总管的杨元庆,他确实已经没有这样的冲动,毕竟裴敏秋不是妞妞,毕竟夏侯俨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他没有必要这样伤害他,莫名其妙和虞世基结仇。

    正如李渊的推断,杨元庆这样做,还是为齐王。

    在昨天晚上宇文娥英的寿宴后,杨昭告诉他,虞世基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是齐王军师,要想和齐王争皇太孙之位,首先就须除掉这个虞世基,而虞世基此人非常谨慎小心,很难被人抓住真正的把柄,他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继室孙氏,他太宠爱这个nv人。

    而夏侯俨就是孙氏和前夫所生,杨元庆的目光便落在在夏侯俨身上,他很想知道,虞世基,或者是孙氏,他们会怎么对付自己?

    傍晚时分,虞府大mén敞开,一群家丁抬着担架,紧急将受伤的夏侯俨抬进府内,孙氏从府内飞奔而出,“我的儿??!你怎么了?”

    夏侯俨流了不少血,脸sè苍白,身体很弱,他话都说不出来,还是一名随从解释道:“今天公子和杨元庆发生了冲突,公子被杨元庆用箭shè伤,他自己说是误伤,其实就是他故意shè伤公子?!?br />
    孙氏慢慢掀开被子,见一支狼牙箭shè穿的了儿子的大tuǐ,箭上血都凝固了,她心疼得叫起来,“还不快去找名医,还不快去!”

    家人们已经去找名医了,片刻,一名老御医拎着yào箱匆匆走进虞府,虞mén家人连忙将他请进内府给公子治伤,孙氏却要追问儿子受伤的详请,家人们的消息都很零散,东一句,西一句,最后才慢慢理清了线索,竟然是儿子和杨元庆为一个裴家之nv争风吃醋。

    让孙氏又恨又气,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个杨元庆竟然是朝廷高官,还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可以报复,情急之下,孙氏连夜派人去洛口仓通知老爷,请他立刻赶回京城。

    给夏侯俨治疗伤势的御医姓王,是宫中里的老御医,很善于处理各种伤情,他已经给夏侯俨取出了箭,并替他包扎好,这才走出房间.

    “王御医,我儿怎么样了?”孙氏迎上来问道。

    王御医叹了口气道:“情况不是太好。这一箭shè断了tuǐ上的筋脉,我不能保证他伤势痊愈后,还能不能站起身?!?br />
    “??!”

    孙氏惊呼一声,“你是说我儿以后就站不起来了吗?”

    王御医摇了摇头,“这个还不知道,如果伤口恢复得好,或许能够用拐杖走路,如果恢复不好,他的tuǐ肯定保不住了,夫人,我必须说实话?!?br />
    孙氏听说儿子最好的情况也是拄杖而行,她几乎晕倒,她强忍住悲痛,走进了儿子的房间。

    áng榻上,夏侯俨已经苏醒,他声音微弱地对母亲道:“母亲,孩儿后悔没有好好学武,以至于打不过别人,孩儿这条右tuǐ估计是废了”

    孙氏忍不住哭了起来,“儿??!你为什么要招惹那个恶魔,为什么非要去和他争nv人?”

    “母亲,孩儿没有和他争nv人,敏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既没有许给他,也没有和他定亲,孩儿是因为真心想娶她为妻,才去表达爱慕之情,敏秋都对我有意思了,可他却自以为是,自以为地把敏秋视作他的nv人,对我下手狠毒,不仅杀了我的马,我都表示认输不争了,他还不放过我,一箭把我shè伤,母亲,他真的太过份了?!?br />
    儿子的述说使孙氏恨得咬牙切齿,这个仇他一定要报,她决不能容忍儿子被人如此欺辱。

    一个时辰后,一名掮客被领进了孙氏的客房内,他躬身施礼,“在下尤顺,参见夫人,愿为夫人效力?!?br />
    孙氏喝了一口茶,缓缓问道:“听说你可以介绍几个武艺高强之人,我想杀一个人,需要请几名武艺高强之人,你开价吧!”

    掮客尤顺大喜,连忙道:“请夫人放心,我介绍的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人很可靠,不过夫人想杀谁,他们定能给你板办妥?!?br />
    “嗯!我想知道他们要多少钱?”

    “夫人,这里面有个区别,如果是普通民众,最多二千吊钱便足够了,可如果是朝廷命官,最少都要一万吊钱,而且还要根据人不同来定价,不知夫人想杀谁?”

    孙氏一字一句道:“我要杀的人名叫杨元庆?!?br />
    “是他!”掮客尤顺惊呼一声,连忙道:“夫人,此人地位很重,可能不能随意杀他?!?br />
    “我不管,你们尽管开价?!?br />
    “这个”

    掮客尤顺终于报了价格,“夫人,若是此人,要价三万吊,必须我们风险也很大?!?br />
    孙氏冷笑一声,“那好,我们就一言为定,三万吊,我先付一千吊钱,作为你们的经费,事成之后,凭他的人头来领赏,我会把余钱一次付清?!?br />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