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八章 连环布套【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杨元庆所住的客栈叫做‘布衣客栈,,位于紧靠定鼎门大街的淳化坊,客栈并不大,最多也只能住三四十名客人,杨元庆为了方便,将整座客栈都包下来,他和丫鬟绿茶以及十八名手下,一共二十人住在这座客栈中。

    天刚擦黑,杨五郎匆匆而归,给杨元庆带来了虞家的最新动向,出乎杨元庆意料的是,虞世基并不在家,昨天下午离开京城去洛口仓了,家里由他妻子孙氏做主。

    “公子,我们发现一名掮客进了虞府,此人叫尤顺,京城仇杀,都是找他牵线,据说此人能找到武艺高强的豪杰?!?br />
    杨元庆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样子孙氏准备买凶杀他了,愚蠢而短视的女人??!完全不懂朝廷规则,不懂得权力平衡之度,她以为丈夫收受贿赂皇帝不管,她就可以无法无天,买凶杀官,皇帝也会不闻不问吗?如果她丈夫知道,还不知会气成什么样。

    “公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杨元庆沉思着走了几步,便吩咐道:“你和杨四郎负责盯住这个尤顺,不准他逃脱,当心点,不要打草惊蛇?!?br />
    杨五郎答应一声,起身走了,杨元庆想了想,索xìng把事情做得圆满一点,他又把杨大郎叫来。

    “你去替我买几sè果品和糕点之类的东西,我要去虞府道歉?!?br />
    杨大郎摇摇头,“他们肯定不会接受公子道歉,去了反受其辱!”

    在九名铁卫中,杨元庆最信任的就是杨大郎,为人稳重,考虑问题周全,能给自己提很好的建议。

    杨元庆笑了笑,“我并非是真的要给他们道歉,不过是做个姿态罢了?!?br />
    杨大郎这才恍然,立刻道:“卑职这就去安排!”

    半个时辰后几名手下陪同杨元庆来到了虞世基的府邸,门房慌忙进去禀报,片刻,一名管家出来拱手道:“杨将军,很抱歉,我家老爷不在府内,外出公干了,请杨将军改日再来?!?br />
    杨元庆微微一笑道:“我并非是来找虞shì郎,只是来表达歉意,见夫人也可以特备一点薄礼,只是一点心意,请转交给夫人。

    杨元庆使个眼sè,杨大郎连忙将满满一篮子果品糕点递上去,里面还有两罐酒,管家瞥了一眼篮子,微弱的灯笼光映下,可以清晰看见篮子里的物品他嘴角微微撇了一下,心中着实有些鄙视,虽然送果品糕点和酒是探望病人的礼节但那是一般的小户人家,这可是虞府,没有千把吊钱,谁看得上眼。

    虽然心中鄙视,但管家脸上却堆满笑容,连声道谢,提着篮子进府禀报去了。

    内室里,孙氏亲手端着一碗燕窝粥喂儿子,御医的药非常有效果,一个多时辰后夏侯俨的伤势已有起sè,气sè转为正常,说话也不像刚进府时那样气短,伤势稍微好转,他心中又开始想到了裴敏秋。

    “母亲,虽然杨元庆很嚣张但我不想就这么惧怕他,我还是想娶敏秋为妻,恳求母亲替我去裴府求亲,我想,裴家人是通情达理,会慎重考虑虞家的求亲?!?br />
    孙氏心中暗叹,都成这个样子了,还念念不忘那个女人,但她又不想扫儿子的兴,便柔声笑道:“这件事缓一缓,等你父亲回来,我让他去裴府求亲,以他的面子,裴府不会拒绝,现在你只管安心养伤?!?br />
    “娈舅忄母亲!”

    夏侯俨tuǐ上稍微动了一下,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心中霎时间涌起了对杨元庆的滔天仇恨,咬牙切齿道:“母亲,杨元庆就这样放过他吗?”

    孙氏回头对几名shì女道:“你们都下去!”

    等房间里空无人,孙氏这才低声对夏侯俨道:“这年头只要肯出大价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我已决定出三万吊钱买杨元庆的命,虽然价格高一点,但只要能替你报仇,我也愿意?!?br />
    夏侯俨心中一惊,尽管他不是朝廷官员,但刺杀高官是大罪,这一点他是明白的,他急道:“母亲,还是等父亲回来,商量一下吧!”

    孙氏冷哼一声,“等他回来决定,你这个仇就别想报了,他那个人一天到晚战战兢兢,怕得罪齐王,怕得罪皇帝,今天怕这个,明天怕那个,一点男子魄力都没有,杨元庆这么狠毒地射伤你,他又怕过谁了,不要管他,有仇报仇,有冤报怨,那杨元庆仇人无数,我们只要谨慎一点,别人未必知道是我们所为?!?br />
    她见儿子还有一点犹豫,便道:“你到底想不想娶裴家小娘?杨元庆若不死,你能娶得到她吗?”

    夏侯俨想起了裴敏秋那绝美的姿容,热血瞬间涌上头顶,对美人的渴盼压倒了他对杀人蠲恐惧,他咬牙道:“好吧!就宰了那个姓杨的?!?br />
    这时,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夫人,杨元庆来道歉了,就在府门外?!?br />
    “什么!”

    孙氏蓦地站起身,尖声喊道:“让他滚!滚!”

    “夫人,他还送了探望之礼?!?br />
    “金山银山我都不稀罕,给我扔出去!”

    孙氏心中痛恨之极,她快步走出门,厉声问:“东西在哪里?”

    管家指了指地上的篮子,“就是这个!”

    孙氏拎起篮子,向府门外飞快走去,她此时就恨不得手中有一把剑,一剑把杨元庆的人头砍下,居然还有脸来上门道歉,他杀自己儿子之时,怎么没想到会毁了自己儿子一生。

    孙氏走出府门,见府门外站着几人,便森然问:“谁是杨元庆?”

    杨郎在身后低声对杨元庆道:“此人就是夏侯俨之母孙夫人?!?br />
    杨元庆见她虽三十余岁,但气质高贵,容貌异常jiāo艳,难怪虞世基会被她mí得神hún颠倒,便拱手笑道:“在下杨元庆,误伤了令郎,心中万分抱歉,特上门道歉,请夫人原谅!”

    孙氏一下子爆发了…她尖声大骂:“你这个浑蛋!我儿子被你毁了,我恨不食你肉,寝你皮,你给我滚!滚!”

    她用尽全身力气将篮子向杨元庆砸去…杨元庆一动不动,任篮子砸在自己身上,篮子中两壶蒲桃酒洒开,泼溅他一身,糕饼之类的东西也砸在他身上。

    “轰!”的一声,虞府大门关闭,将杨元庆关在府门之外…杨大郎心中叹息,连忙上来给杨元庆整理身上的酒渍糕饼,杨元庆一摆手止住了他,“不要整理!”

    他转身便向自己的战马走去,翻身上了马,对众人道:“我们去皇宫请罪!”

    他一催战马,战马奔跑,向皇宫方向疾奔而去。

    皇宫内也十分混乱…到处是大包小包的物品,一只只大箱子装得满满当当,后天圣上就要出发去江都…这一走至少要四五个月才能回来,几乎一半的宫人都要带走,时间很紧,大家都忙碌不堪,连杨广今天也顾不上批阅奏折,亲自在御书房指挥shì卫们将他喜欢的书籍都带杨广有数万册藏书,他打算带走八成,已经装满一百多只箱子,还有一些sī人物品,他也要带上。

    杨广去江都并不是去游玩…整个朝廷都要跟随他走,还有朝官和他们的主要家人,数十万禁卫军,这就相当于整个朝廷南迁,是一件很浩大之事,而杨广只是在十天前才宣布此事…使朝廷上下以及皇宫都措手不及,不过这也是杨广的风格,他决定做某件事,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杨广正在安排把他收藏的一些字画带上,就在这时,一名宦官匆匆来报,“陛下,杨元庆在宫外请罪!”

    “请罪?”

    杨广愣住了,“他犯了什么罪?”

    “他说好像打伤了虞shì郎之子,他觉得有失大臣体统,特来向陛下请罪。

    杨广笑了起来,“他也会觉得有失体统么?宣他进来!”

    杨广倒有点兴趣了,让杨元庆这种xìng子勇烈的人都觉得有失体统,到底是什么事?

    片刻,宦官将杨元庆带上了,杨元庆跪下,羞愧道:“陛下,臣一时冲动,闯下祸事,特来向陛下请罪!”

    杨广见杨元庆浑身上下染了大片红渍,一股酒气,身上还沾有不少白点,他仲手在他肩头抹下一点,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好像是糕饼和蒲桃酒,他眉头一皱,指着他身上之物问:“怎么这般狼狈?”

    杨元庆苦笑一声道:“微臣不慎伤了虞shì郎的继子夏侯俨,刚才微臣去虞府赔礼道歉,虞shì郎好像不在府上,他夫人暴怒,不接受道歉,将微臣送的赔礼之物砸到微臣身上,两罐蒲桃酒碎了,溅泼了微臣一身?!?br />
    杨广也听说过虞世基的后妻很骄横,家里都是她做主,兄弟虞世南家贫,得不到兄长扶济,其实是虞世基的妻子一钱不给,虞世基也没办杨广心中有点不悦,人家上门赔礼道歉,也不该如果无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禀陛下,臣今天跟随长孙将军和李太守去狩猎,臣一直很倾慕裴家之女,便请她一同去游玩,不料夏侯俨见窥视裴女貌美,起了sè心,出言调戏裴女,臣忿然制止,他却当面羞辱臣,臣盛怒之下,射杀他的马以警告,却不慎误伤了他,臣冷静下来,也觉得不该随意动武,便上门去道歉,不料他母亲不肯接受臣的道歉,臣只能向陛下”

    杨广心里已猜到了七八分,估计这件事是年轻人为了争夺情侣而大打出手,那夏侯俨惹恼了杨元庆,所以杨元庆动手伤了他,以杨元庆的箭术,误伤是不可能,必然是一怒伤人,事后杨元庆也觉得后悔,便去道歉,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杨广事情很多,这两天所思所想都是江都之事,他不想在这件事上花太多心思,竟一时没有把这件事和齐王之事联系起来。

    更重要是,杨广并不知道虞世基和齐王的关系,这就是做皇帝的悲哀之处,很多事情大臣们都心里明白,但皇帝却不知,至于皇帝被大臣méng蔽之事层出不穷,所以历朝历代才会有典签、察事子厅、锦衣卫之类的皇帝耳目出现。

    “那你准备怎么办?”杨广问道。

    杨元庆诚恳地对杨广道:“臣是边疆重臣不该如此冲动,对一白丁动怒,射伤了他,臣也觉有失体统臣愿意降开府为仪同,以示对虞shì郎的歉意?!?br />
    “你承认是你故意射伤他?”杨广听杨元庆说漏了嘴,不由笑了起来。

    “是!臣盛怒之下,便射伤了他的tuǐ,臣确实不敢杀他,愿接受陛下的惩罚?!?br />
    杨广点了点头,“你能有此心说明你已懂为官自律,朕很欣慰,而且你能克制住自己,只伤不杀,这也说明你不想把事情闹大,能把握分寸,朕能理解你对虞shì郎的歉意,但从开府降到仪同那就没有必要了,这样吧!罚俸一年,作为对虞家的赔偿你意如何?”

    “僮无意见?!?br />
    杨广笑了笑,“你确实该考虑自己婚事了,说不定朕愿意替你做这个媒,先下去吧!等虞shì郎回来,这件事朕先替你调解?!?br />
    “多谢陛下美意,多谢陛下调解!”

    杨元庆慢慢退了下去,杨广想了想,又下旨道:“速召长孙晟来见朕!”

    杨广想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个时辰后,长孙晟被领进了杨广的御书房他躬身长施一礼,“臣长孙晟参见陛下!”

    杨广坐在御案后,淡淡问道:“长孙将军,听说你们今天去狩猎了?”

    长孙晟心中突了一下,圣上的消息怎么如此之快,难道是因为杨元庆那件事?他连忙躬身道:“臣今天约了荥阳太守李渊一家以及一些世家子弟,去西郊狩猎?!?br />
    “听说狩猎中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是吗?”

    长孙晟已经明白,圣上就是在问杨元庆射伤夏侯俨之事,估计是涉及到两个宠臣,所以圣上很关注。

    “是有这么回事,杨元庆射伤了虞shì郎之子夏侯俨?!?br />
    “嗯!朕想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你老老实实告诉朕,不准有半点虚假隐瞒?!?br />
    “僮不敢!”

    长孙晟便将他所知的事情真相详详细细告诉了杨广,夏侯俨和裴蕴孙女裴喜儿有议婚之说,夏侯俨今天去偷望裴喜儿,却看中了裴敏秋,而裴敏秋和杨元庆情投意合,夏侯俨趁杨元庆不在,跑去调戏裴敏秋,结果被杨元庆发现,盛怒之下,射伤了夏侯俨。

    杨广的脸sè越来越yīn沉,“那个裴敏秋也是裴蕴的孙女吗?”

    “回禀陛下,是户部shì郎裴矩的孙女?!?br />
    “他好大的胆子!”

    杨广恼怒起来,重重一拍桌子,“平时他欺辱民女的恶行朕已经忍了,他一个白丁,居然连重臣之女都敢调戏,看来是朕太纵容虞家了长孙晟趁机替杨元庆求情,“陛下,杨元庆久在边塞和突厥人打交道,xìng格勇烈,今天确实是夏侯俨挑衅在先,杨元庆虽在盛怒之下伤他,但这并不是大事,只要元庆肯道歉,这件事便可以解决,望陛下能宽容元庆,他毕竟是年轻人,心上人受辱,他一怒拔刀,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br />
    杨广点点头,“这件事朕知道该怎么处理,不仅杨元庆要道歉,虞世基更要为他的恶子道歉?!?br />
    【老高已经补充过,但很多书友都没有看到,这里再补充一下,关于孙夫人和夏侯俨此人,《隋书》在虞世基传中是如此记载:“其继室孙氏,xìng骄yín,世基huò之,恣意奢靡,雕饰器服,无复素士之风。

    孙复携前夫子夏侯俨入世基舍,而顽鄙无赖,为其聚敛,鬻官卖狱,贿赂公行,其门如市,金宝盈积?!薄?!。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