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十一章 夜访云氏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卷三一入京城深似海]第三十一章夜访云氏——

    第三十一章夜访云氏

    大隋王朝的天下子民大体分为三等,官、民、奴,无论居住服饰都有严格的等级规定,奴是最低一等,几乎没有人身自由,被视作货物买卖,或是主人的sī产,但奴又分为两等,一种是sī奴,地位最为低贱,很多sī奴终其一生连名字都没有,终生为主人劳作,所生的子nv也同样是主人奴婢,所谓代代为奴,而一些略有姿sè的nv奴运气好一点,被主人收为shì妾,替主人生下孩子,那她的孩子虽然出生低贱,但毕竟成了主人,至少可以成为良民。[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当年元庆的婶娘和妞妞就是杨府sī奴,为了她们能成为良民,元庆不惜和家族翻脸,由此可见脱离奴籍之难,一般良民不到活不下去,也不会轻易卖身为奴。

    另一种奴隶便叫官奴,比sī奴地位稍高一点,主要是替官府做事,有自己的住处和sī产,但没有人身自由,必须终身依附官府,官奴的来源一般是犯了罪的人,甚至很多人之前曾是权贵家眷或者高官。

    云定兴就是一名官奴,他之前曾是太子杨勇的岳父,他nv儿云昭训是杨勇最宠爱的妃子,为杨勇生下三子,长宁王杨俨,平原王杨裕,安成王杨筠。

    云定兴也因此飞扬跋扈,常以国丈自居,杨坚废太子时,认定云定兴佞huò杨勇,他因此获罪,本人和妻nv都被没为少府寺官奴,从此再无出头之日,但云定兴此人异常jiān猾,由于他善于工器,便时常制作jīng美器物献媚少府寺官员,使他全家免于沉重的劳役。

    一年前云定兴又抓住机会制作了一顶明珠络帐献给宇文述,宇文述便将他推荐给了齐王,他在齐王府如鱼得水,屡屡讨好齐王成功,渐渐地,他已经成为齐王身边的得力心腹。

    云定兴原来住在洛水北面的yùjī坊,全家人挤身在三间破草屋中,但自从成为齐王心腹后,他全家已摆脱了奴籍,并且搬了家,搬到丰都市附近的思顺坊,租住上了占地一亩地的瓦房,每天也能骑一匹老马前往齐王府,穿齐王shì从的锦袍、戴纱帽,又渐渐恢复了前太子杨勇时代的待遇。

    云定兴年约四十余岁,容貌清奇,一缕长胡飘于xiōng前,使他俨如神仙中人,这两天他得到一个任务,替齐王整顿死士,他已整理好行装,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夜幕初降,云定兴刚刚冲完凉,换上一身宽松的禅衣,准备去自己书房,就在这时,他的小儿子云景飞奔来报,“父亲,府mén外有人来访?!?br />
    “是谁?”

    云定兴家里已经好几年没有访客了,这个消息着实令他感到意外,他儿子摇摇头,“光线昏黑,看不清模样,身材很高,看样子像个军官?!?br />
    “笨蛋,连名字也不会问吗?”

    云定兴骂了儿子一声,快步向mén外走去,他提着灯笼走到mén口,却见mén外站着五六人,为首一名年轻男子,身着轻便军服。

    “杨元庆!”云定兴忽然认出了这个男子,他曾见过一面。

    他慌忙行礼,“杨将军是来找我吗?”

    杨元庆微微笑道:“云先生新家可不好找??!我去了旧府,才知道云先生已搬了家?!?br />
    云定兴脸一红,他的所谓旧府只是三间破烂的茅屋,居然被杨元庆看到了,他尴尬地笑了笑道:“杨将军找我有事吗?”

    “有重要之事!”杨元庆并不隐瞒自己的来意。

    云定兴当然很清楚杨元庆和齐王的矛盾,其实建议齐王派死士去搜查红锈茶庄就是他的主意,他心中有些害怕,他知道自己不该见杨元庆,作为齐王的心腹他应该将杨元庆拒之mén外,甚至怒斥他,但犹豫了一下,云定兴竟神使鬼差地点了点头,“那杨将军请进吧!”

    或许这几年苦苦寻找机会,使云定兴养成了一种绝不放过任何机会的习惯,他本能地意识到,杨元庆找他,说不定能给他带来什么机会。

    也正是云定兴欣然请自己进府,使杨元庆证实了宇文述对此人的评价,他绝不是忠诚之人,至少对齐王他不忠诚.

    杨元庆跟云定兴进了他的书房,两人分宾主落座,云定兴亲自给杨元庆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笑道:“杨将军怎么会想到来陋室一坐?”

    杨元庆已经事先派手下了解云定兴此人,此人为讨好官员已将家财耗尽,表现光鲜,实则家贫如洗,而齐王待手下又刻薄寡恩,云定兴替他做了不少事,竟只得赏一匹老马,他知道云定兴对钱财的渴求和对齐王的一点不满。

    杨元庆取出六饼各重五十两黄金,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云先生笑纳?!?br />
    云定兴眼睛一亮,呼吸顿时有点急促起来,这是三百两黄金??!价值六千吊钱,凭这些黄金他可以买更大的宅子,全家锦衣yù食,几年来的落魄生涯使他对钱财有一种特殊的渴望。

    但云定兴也知道,杨元庆绝不会无缘无故拿三百两黄金给他,必然是有重要事情找他,他盯了一眼桌上金光闪闪的黄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便问道:“云某无功不受禄,怎敢收杨将军重礼,杨将军有什么事要云某效力吗?”

    嘴上虽这样说,他却没有把黄金推回来,很显然,他想要这黄金,只是想听听杨元庆有何事求他?

    这些细节被杨元庆看到了眼中,连杨元庆也没有想到他竟贪到这个程度,最起码的推辞客气都没有了,杨元庆心念一转,把此人留在齐王府,其实未必是坏事,当年太子杨勇就是因为此人而被自己祖父杨素抓住了把柄,最终被废,他毁了一个太子,也未必不能再毁一个齐王。

    本来杨元庆是想huā重贿来买齐王死士的情报,但这一刻他改变主意了,他要用这个云定兴为饵,慢慢使齐王走上不归路。

    杨元庆取出了盘郢剑,放在桌上,凝视着云定兴道:“元先生认识此剑否?”

    云定兴仔细看了一眼这把剑,心中顿时一惊,翻身跪倒在剑前,他认出这把剑是先帝赐给晋王杨广,现在应该是天子剑,怎么会在杨元庆手上?

    他惶恐跪拜道:“卑微庶民,怎敢妄见天子之剑?!?br />
    “云先生请坐!”

    杨元庆收了剑笑道:“我与云先生素昧平生,也素无恩怨,今天来找云先生,实际上奉圣上密旨而来,调查齐王死士的详情?!?br />
    杨元庆又取出杨广给他的纸条,道:“这是圣上给我的密令,云先生想看一看吗?”

    杨元庆的一句‘奉圣上密旨调查齐王死士’已如五雷轰顶,将云定兴惊呆了,他心中也一直很惊疑,齐王一百余名死士被杀,圣上怎么可能不闻不问,原来竟是派杨元庆来密查,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和死士有关。

    云定兴心中害怕到了极点,他因太子杨勇之案而获罪为奴,已经成为他一生的噩梦,他费劲心机huā了六年的时间才刚刚摆脱,难道这场噩梦又要降临到他头上吗?

    他再次翻身跪倒在地,浑身因惊恐而颤抖,杨元庆看得出他内心的恐惧,看来他也知道自己所为是圣上大忌。

    杨元庆脸上笑容已消失,他重重一拍桌子,冷冷道:“云定兴,你协助齐王豢养死士,你知罪吗?”

    云定兴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杨元庆缓缓拔出天子剑,放在桌上,“我给你一个选择,你是愿意效忠圣上,还是继续效忠你的齐王?”

    云定兴牙齿打战,“庶民愿效忠圣上!”

    “那好,既然你愿意效忠圣上,我那我告诉你,圣上想知道齐王sī养死士的详情,你知道该怎么办吗?”

    云定兴抹了抹头上的汗,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他颤抖着手从怀中取出一张叠成方块的纸,递给杨元庆,“这是齐王养死士的情报,是我sī下记录,请将军过目?!?br />
    杨元庆展开这张纸,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齐王豢养死士的人数和藏身地点,让杨元庆也吓了一跳,竟然有三千人之多,齐王这是要做什么?

    “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我所知都在这上面?!?br />
    杨元庆点点头,将这张纸揣进了怀中,又将黄金推给他,“你尽管安心在齐王府做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黄金是圣上所赏,希望你不要再重蹈杨勇之案覆辙?!?br />
    说完,杨元庆便起身扬长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云定兴才从极度恐惧中恢复过来,他心中生出了一丝疑虑,杨元庆真是圣上派来的吗?可一转念,又觉得不可能还有别人,太子已薨,只能是圣上。

    云定兴目光又落在了三百两黄金上,眼中闪烁着贪婪之sè,他将黄金搂进怀中,亮闪闪的金光照huā了他的眼睛,他竟忍不住纵声狂笑起来,管他什么道义忠诚,都统统是放屁,只有黄金财宝才是最真实。

    半个时辰后,杨元庆出现在杨广的御书房,他将云定兴写的死士记录呈给了杨广,杨广看了一遍这个记录,眼中流lù出一种深深的悲哀,长子去世对他打击巨大,而次子又居然豢养三千死士,使他心中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和失望,他甚至不想问杨元庆的记录从哪里得来,便摆摆手,示意杨元庆退下。

    杨元庆行一礼,缓缓退下,至始至终,杨广都没有对他说一句话,杨元庆了解杨广此时的心情,他依然沉浸在失去长子的巨大悲痛之中,现在又多了一分对次子的无比失望。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