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章 齐郡召将【求月票!】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洛阳东郊,裴敏秋将杨元庆送出了十里外,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使人几乎不能相信夏季的那几月已经过去,篱笆、田野、树木、山和原野,依然呈现着它们几个月来一直披挂的浓绿sè调,几乎没有一片落叶,只有一些细微的斑驳的黄sè点缀在夏季的sè调之间,才让人意识到秋天已经来临。

    秋天是个豁达的季节,天空高爽清朗,鱼鳞样的白云一行一行,一列一列地移动着,形状整齐,层次分明,呼吸清爽,令人心旷神怡。

    杨元庆和他的手下们的心中都充满了大战前的期待,连第一次和杨元庆随行的裴行俨也不停地手按刀柄,跃跃yù试,杨巍骑着骆驼,手提大锤,显得格外威猛。

    但秋天也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季节,裴敏秋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默默地望着一身戎装的杨元庆,她心中生出一丝淡淡的哀伤,他即将离别,不知何年他们才能再相聚?

    绿茶也换了一身短衣打扮,骑在一匹高头骏马之上,跟在队伍最后,她却有点心思不宁,趁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时,她偷偷向四处张望,忽然她看到了,在远处一座丘陵上的树林边出现了两名骑马之人,一红一紫。

    她捂嘴偷偷一笑,立刻又催马跟上了队伍。

    马车前,杨元庆拱手给裴敏秋作最后的告别,“敏秋,那我走了,你自已多多保重!”

    裴敏秋心中伤感,却强颜作笑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祝你沙场得胜,平安归来?!?br />
    杨元庆一抱拳,调转马头便向东疾驶而去,众人手下催马跟随,裴行俨向妹妹拱拱手,也催马疾奔而去。

    裴敏秋望着他们渐行渐远地背影,低低叹息了一声。

    在两里外一座丘陵的茂盛树林边,两名衣饰鲜艳的女子正远远望着杨元庆一行人远去。

    “阿姊,何必呢?一个负心汉,理他做什么?”年少的紫衣少女忿忿道。

    “他不是负心议,紫烟,你还不懂!”

    “阿姊做事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婆婆妈妈,上个月我们杀那个狗县尉时,阿姊那么果断,现在却拖泥带水,连人都不敢见?!?br />
    紫衣少女眼一瞥,看见敏秋的马车,她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了,是多了一个**,我一剑杀了她,替阿姊出这口气!”

    红衣女一惊,她蓦地怒视紫衣少女,“紫烟,你敢!”

    紫衣少女没见过长姊竟然有这么严厉的眼光,她吓得低下了头,“我只是说说,不会真杀她?!?br />
    “我对你讲过,非恶贯满盈者,不可滥杀,如果你再敢胡乱提‘杀人’二字’我就送你回南华宫,不准你再跟我了!”

    “阿姊,我知道了!”

    红衣女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对她笑道:“走吧!我们也去辽东?!?br />
    两人一催战马,向东奔驰而去。

    齐郡历城县,这里是齐郡的郡治所在,济水从郡内横穿流过,济水两岸人口众多,农业发达,自古便是山东地区的产粮重地。

    齐郡同时也是驻兵重地,有十个军府二万余人在这里驻扎,从前隶属于齐州总管,大业无年,杨广在中原地区废总管府后,各地军府便归属朝廷兵部直辖,齐郡的府兵也不例外。

    在齐郡除了府兵外,同时还有四千余人郡兵,由齐郡司马统帅,而齐郡司马,正是杨元庆的师傅张须陀。

    这天上午,杨元庆一行人出现在历城县城门外。

    “将军,我们来齐郡做什么?”裴行俨有些不解地问道。

    “来看看我师傅,顺便再会几个老朋友,你也认识的?!?br />
    杨元庆话音刚落,便听城头传来一个破锣般声音,“你们几个浑蛋,爷爷我是赖账的人吗?认赌服输,爷爷既然赌输了,就绝不会赖账!”

    “可是程爷,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多,你提都不提这件事,我们怎么知道?鄙店是小本经营,拖不起??!”

    “我知道,最近乎头有点紧,等我有钱就给你们,放心吧!我‘程咬金’三个字可是金字招牌’齐郡谁人不知?”

    下面几名守城士兵‘噗嗤!’一声捂嘴笑了,“他也能叫金字招牌么?”

    裴行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帮家伙在齐郡,杨元庆笑了笑,仰头大喊道:“程碳头,要不要我借钱给你?”

    “他奶奶的,谁敢叫我程碳头!”

    城头探出一个头大如巴斗,脸黑似锅底的男子,歪带一只头盔,两眼加铜铃般闪亮,正是程咬金,他在张须陀手下做事,两年已升为旅帅,今天是他负责当值城门。

    程咬金看见了杨元庆,‘??!’地大叫一声,翻身作势要从城头上跳下,吓得几名催债人急忙把他拖回去。

    “程爷,赌债好说,可千万别短见!”

    “谁稀罕欠你们的债,爷爷的兄长来了,把钱给你们?!?br />
    程咬金一阵风似的从城头上奔下,来不及叙兄弟之情,只管拱手哀求,“元庆大哥,元庆爷爷,救救兄弟吧!今天三拨人上门来讨债,实在是受不了?!?br />
    杨元庆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小子,怎么见你一次,欠账一次,你怎么不用拳头揍那帮讨债人,在京城你的拳头不是蛮硬的嘛!”

    程咬金苦笑一声,“丙开始揍过,但你师傅的拳头更硬,把我打得半死,不敢再乱来了?!?br />
    杨元庆见三名讨债人从城头跟下,皆身着统一黑衣,估计是赌馆里负责讨债之人,便问他们道:“我兄弟欠你们多少钱?”

    黑衣人见杨元庆一行人个个威武雄壮,他们不敢嚣张,一名为首的黑衣人连忙躬身道:“一共连本带利两百二十吊?!?br />
    程咬金大怒,指着他们大骂:“不是说好半年内不算利息吗?我只欠你们一百五十吊,多一文不给?!?br />
    “可是程爷,半年已经过去了一天?!?br />
    杨元庆回头对负责管钱的杨八郎道:“给他们一百五十一吊,多一吊是今天的利息?!?br />
    黑衣人还向再说什么,杨元庆一瞪眼,“再敢四嗦,我定你们是突厥jiān细!”

    程咬金得意洋洋笑道:“你们可知我这个兄长是谁?杨无庆听说过吗?惹恼了他,他把你们全部定为突厥jiān细抄斩!”

    黑衣人听说是杨元庆,吓得不敢再罗嗦,连忙去杨八郎那里收钱。

    替程咬金还清了赌债,杨元庆又命杨八郎跟随一名士兵去替程咬金还酒债和职分债。

    被重债缠身近半年的程咬金终于无债一身轻,他兴致高昂,带着杨元庆向郡衙而去。

    “元庆,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跟你去大利城,否则,我现在不说名震天下,至少也是个团主,总比整天当看门狗强?!?br />
    程咬金提到两年前的决定,他便后悔不已,当时是因为大利城太寒冷,他怕老娘吃不消,现在想想,可以把老娘放在灵武郡也行。

    杨元庆听他一路悔恨,便微微笑道:“这次我来,就是要给你一个机会,我要去辽东作战,你去不去?”

    程咬金眼睛一亮,拍着脑门一迭声道:“去!去!去!谁不去就是傻子了?!?br />
    程咬金外表粗鲁,心里却精细,现在太平盛世,在军中想升官全靠背景,他不是什么名门世家,更是难上加难,唯有军功,可军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必须要有作战机会,程咬金想打仗已经想疯了。

    “奏琼现在怎么样?”

    “秦大哥是我的顶头上司,混得比我好,我觉得他就没有必要去辽东了?!?br />
    “如果他不去,那你也别去?!毖钤炱沉顺桃Ы鹨谎坌Φ?。

    程咬金胀得满脸燥红,庆幸的是别人看不出,但他的小心眼却被杨元庆看透了,程咬金慌忙道:“我是担心他不想去,他要照顾母亲,最近他老娘身体不太好?!?br />
    “见到人再说吧!”

    一行人来到了郡衙,却见郡衙门口围着几十名士兵,不断鼓掌叫好,杨元庆骑在马上看得清楚,一名身材仅比他矮一点点的少年正在搬动郡衙前的石狮,少年面容虽年少,但膀大腰圆,身材雄伟,将一只千斤重的石狮子扛在肩头,一路小跑转圈,最后轻轻巧巧将石狮子放在底座上,最后一跃而起,跳上八尺高的石狮子,赢得一片喝彩鼓掌声。

    杨元庆心中暗暗惊讶,这少年能扛动千斤石狮,说他有蛮力倒也罢了,但他竟能一跃跳上八尺,这种轻功连自已也比不上,现在是内外兼修,武艺高强之人,看他年纪也只有十二三岁,此人会是谁?

    程咬金咧着嘴笑了起来,“元庆,这是你师弟??!”

    “我师弟?”

    杨元庆愣住了,难道这也是张须陀的徒弟?

    这时张须陀大步从衙门内走出,他见石狮子放反了,居然是面对衙门,便知道是自己的徒弟在捣乱,他怒喝一声,“士信你又在给我惹祸……”

    众士兵见张司马出来,皆吓得四散奔逃,少年更是吓得抱头鼠串,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杨元庆望着他魁梧的背影,忽然知道这少年是谁了。!。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