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三章 两猛相斗【还债第八章】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张须陀斥跑了闯祸的徒弟,他一回头,便看见了杨元庆一行,顿时愣住了,“元庆!”

    杨元庆翻身下马,上前跪拜,“元庆参见师傅!”

    “真是你,你怎么来了?”

    张须陀又惊又喜,也顾不得将石狮子搬正,连忙上前扶起杨元庆,这个英武无双的徒弟令他心中感慨万分,这才几年,杨元庆官职已经超过他,但他又由衷地高兴,他教出的徒弟能名震天下,令他无比欣慰。

    “师傅,我是路过此地,奉旨去辽东公干?!?br />
    张须陀心里明白,从洛阳去辽东根本没有必要路过齐郡,这是元庆特地绕道来看自己,他心中一阵感动,便拍拍他肩膀笑道:“你虽然官职比我高,但你是我徒弟,咱们就不用行官场礼了,否则,师傅的老脸可挂不住?!?br />
    徒儿在师傅面前,永不敢以上自居,这时,那少年勇士又偷偷回来,侧身在石狮后打量元庆,张须陀一眼看见他,便呵斥道:“小子,还不快出来见礼!”

    少年勇士低下头磨磨蹭蹭走出来,张须陀指着他笑道:“这是我七年前收的徒弟,正好就是历城县人,名叫罗士信,算是你师弟,这小子天生神力,筑基极好,元庆,将来他的武艺绝不亚于你?!?br />
    杨元庆见罗士信居然是自己的师弟,不由心中大喜,便笑道:“你知道我吗?”

    罗士信当着师傅的面,不敢失礼,只得上前躬身施礼,“小弟罗士信参见师兄,听闻师兄是天下第一箭,小弟从未见过?!?br />
    杨元庆听他语气里居然带着一丝不服气,不由笑了起来,张须陀却脸一沉,“你胆敢这样无礼吗?”

    罗士信最怕自已师傅,他吓得战战兢兢道:“徒儿不敢!”

    杨元庆知道自己不lù一手,这个师弟恐怕会小瞧自己,他走到石狮旁笑道:“这头石狮怎么方位不对?”

    他双臂用力,将石狮子抬起一寸,轻轻一转,石狮的身子便正过来了,裴行俨是高手,他忍不住鼓掌喝彩,“好功夫!”

    把石狮子抬起一寸转动用的是臂力和腕力,这比扛在肩上转动,配合腰tuǐ之力要难度大得多,何况是千斤重的石狮,根本是不可思议。

    罗士信和杨元庆是同门渊源,心中却明白,杨元庆用的是师傅刀法中的‘斩江’之力’其实只是抬起的一瞬间用了力,后面的力量都是顺势而为,能把‘斩江’之力运用得如此如安纯青’恐怕只有师傅才办得到,他远远不如。

    罗士信立刻服输了,他知道自己和师兄还差得远,心中羞愧,再次躬身施一礼,“刚才士信无礼,请师兄宽容!”

    杨元庆拍拍他肩膀,从马袋里取出一把刀,这是当初从虞庆则的密室里得来的十二把宝刀之一,递给罗士信笑道:“第一次见面,这是师兄送你的见面礼?!?br />
    罗士信家境并不宽裕,他用的是一把五吊钱买来的劣刀,没有见过好刀,他轻轻拔出刀,刀锋上的森森冷气便扑面而来,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轻轻一挥,‘嚓!’一声,碗口粗的拴马木桩迎刀而断,令人周围所有人都动容,这种宝刀,他们还没有见过。

    罗士信欢喜得心都要炸开了,他抱着宝刀向杨元庆深深行礼,“师兄赠刀之恩,小弟铭记于心?!?br />
    旁边张须陀暗暗感叹,他发现自己的徒弟笼络人的手段真不一般,先是示以威,然后yòu以利,便使师弟服服帖帖,傲气全无,这才是能做事的人,难怪他屡获皇帝重用,是有原因的。

    “大家进去坐吧!”

    张须陀这才想起大家还站在门口,连忙招呼大家进去休息,他又看了一眼杨巍和裴行俨,杨巍骑在骆驼上,高胖的身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裴行俨却是一员猛将,张须陀一眼便看出来,此人武功不亚于自己。

    走进衙门,齐郡太守杨智积闻讯出来迎接,杨智积为皇族,是杨坚之弟杨整之子,也是杨广堂弟,虽是皇族,但杨广即位后,对皇族打压益严,就在几个月前,滕王杨纶和卫王杨集被构罪处死,使杨智积战战兢兢,不敢勤于政务,整天饮酒作乐,把政务都交给了长史崔熙和司马张须陀。

    虽然杨智积当了甩手掌柜,但他对京城的消息却很灵敏,他知道杨元庆深得圣上眷顾,拥有圣上所赐的天子剑,此人他得罪不起,杨元庆只要在圣上面前说自己疑似招募壮丁,他的小命就保不住,滕王和卫王不都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掉的吗?

    杨智积格外热情,命人打扫宅院、置办家居,给杨元庆和他的随从居住,又命人去最好的酒肆订座位,要宴请杨元庆,礼数非常周到,但他又很聪明,把一切食宿都安排好,却不打扰杨元庆和张须陀的谈话。

    杨元庆和张须陀在房中坐下,罗士信得了宝刀,跑出去练刀去了,杨元庆取出一个小包放在桌上,推给了师傅,“这是徒儿孝敬师傅的一点心意,请师傅收下?!?br />
    “这是什么?”

    张须陀打开包裹,一下子愣住了,里面竟是数十颗亮光闪闪的明珠,价值至少上万吊。

    “你这是做什么?”

    张须陀脸一沉,把包裹推回去,“你把它拿走,我不要!”

    送师父明珠是杨元庆临时起意,他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师博培养一个徒弟之难,他们用的药极为昂贵,以师傅的俸禄根本买不起,罗士信家中也不富裕,他很清楚师傅的难处,这也明珠也是他借花献佛,从杨广赏给启民可汗的一斗明珠中挑了五十颗上好明珠,送给师傅补贴家用。

    张须陀确实为教罗士信而负债累累,他自己也有儿子,令他妻子极为不满,尽管他已是一贫如洗,但他却不能随意接受元庆这么昂贵的东西杨元庆还是明珠推了回去,态度十分坚决,“如果师傅不收,我就给师娘!”

    “你这孩子!”

    张须陀的眼睛有点红了,他被徒儿的细心和关怀所感动,便点点头,“那好吧!师傅收下你的心意?!?br />
    见师傅把明珠收下,杨元庆这才高兴起来,对张须陀道:“师傅,这次我去辽东,是奉圣上的密旨攻打契丹,但不是统帅隋军,而是要用突厥人之兵,我身边人手不足,想把秦琼和程咬金带走,师傅看,行不行?”

    张须陀笑了起来,“你这臭小手,先拿明珠贿赂我,再问我要人,你的人情手段不会是玩到师傅头上了吧!”

    吓得杨元庆慌忙举手解释,“这是两码事,那是徒儿的心意,要人是公事,师傅可别混淆?!?br />
    张须陀点点头,“既然是公事,我怎么能不答应呢?不过秦琼母亲这几大身体不好,他颇为孝顺,你要亲自去说服他?!?br />
    他话音刚落,院子传来程咬金破锣嗓子般的喝彩声,“好,厉害!”

    张须陀和杨元庆对望一眼,心中奇怪,两人便走到门口,只见院子里裴行俨正和罗士信比武,裴行俨使一根银sè马槊,舞动起来银光闪闪,槊影如寒冬暴雪,密不透风,招数异常精奇。

    而罗士信却使一杆生铁霸王枪,枪长一尺七,从枪尖到枪杆金是生铁打造,至少重一百余斤,黑黝黝的大铁枪就就像一条怪蟒,飘忽不定,总是能在裴行俨暴风骤雨般的槊影中找到漏洞,一枪刺入,但立刻又被裴行俨的长槊逼退,尤其还要防备裴行俨神出鬼没的飞锤,两人斗了三十余个回合,不分胜负,但罗士信毕竟年少,居于下风,他额头上都见汗了。

    杨元庆眉头皱了起来,罗士信也就十二岁,怎么看起来就像已进破功期,居然使用百余斤的大铁枪,自己十二岁时,才能用四十斤的槊。

    张须陀仿佛明白杨元庆的心思,便笑道:“士信其实还没有突破,但他天生神力,他的铁枪已是百斤,突破后估计能用一百四十斤,我准备给他加个枪锤,能砸能刺,将来天下若有排名,我估计他能排进前十?!?br />
    “师傅,那我呢?”杨元庆笑问道,他第一次听说大隋十将军榜,就是从师傅这里听来。

    张须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道:“我希望你能排进前三!”

    就在这时,一旁观战的杨巍看得血脉贲张,他忽然大吼一声,抡起大铁锤冲进战圈,铁锤向两人的兵器砸去,张须陀和杨元庆同时变sè,“不可!”

    已经来不及,只听一声巨响,杨巍的两柄铁锤同时被震飞,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裴行俨和罗士信比武正酣,争斗很难停下,无论是枪还是槊,都蓄满了强大的劲力,除非是杨元庆或者宇文成都那样的猛将才能分开他们,杨巍就有点自不量力了,他横来一锤,被劲力反弹,双膀深受重伤。

    众人一起奔上,扶起杨巍,杨巍躺在地上痛苦万分,他的两边肩膀同时骨折,肌肉被严重扭伤。

    “千万别动他!”

    张须陀喝住众人,他小心地检查杨巍的伤势,半晌,他回头对杨元庆道:“让他留下来吧!我给他治伤?!?br />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