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五章 公主承诺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卷三一入京城深似海]第五章公主承诺——

    第五章公主承诺

    突来的情况使众人有些慌luàn,程咬金更是紧张万分,眼睛瞪如铜铃,拎着斧头翻身上马,准备和来敌决一死战。~~

    杨元庆和突厥人打jiāo道已有多年,对他们行动规律了如指掌,这是一队五百人的牙帐哨兵,说明突厥牙帐就在百里之内,他们是被自己点燃的篝火青烟吸引过来。

    “张胜,带两名弟兄去看一看!”

    张胜是十名亲兵的头领,跟随杨元庆多年,两年前也随同杨元庆去了突厥牙帐,现任旅帅之职,会说一口熟练的突厥语,他答应一声,带来两名亲兵,飞马奔驰而去。

    张胜三人很快便拦住了突厥巡哨,他们没有发生冲突,隐隐可以看见张胜在对一名突厥军官说着什么,又向这边指了指,片刻,十几名突厥骑兵跟着张胜三人疾驶而至。

    为首突厥军官是一名千夫长,极为年轻,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只见他满脸兴奋,冲至百步外便开始大喊:“杨将军,还记得我吗?”

    他越奔越近,杨元庆也觉得他很眼熟,外貌不太像突厥人,倒像黠嘎斯白种人,杨元庆凝神细想,他猛地想起来了,两年前在杨丽华寿宴上他们比过箭,就是那个少年神箭手,叫阿拉图,杨元庆怀中还有一只他送的寒yù小弓。

    乍见旧人,杨元庆心中欢喜无限,他催马迎了上去,两人翻身下马,亲热的拥抱在一起,正像杨元庆对秦琼所言,草原人看重的是实力,杨元庆便是以他的神箭征服了这个少年阿拉图。

    “阿拉图,你竟然当上千夫长了,恭喜你!”

    杨元庆还记得,当初这个少年只是一名黠嘎斯进奉给突厥可汗的箭奴,身份是奴隶,两年不见,他竟当上了千夫长,确实很不容易。

    阿拉图感jī地说道:“说起来还得谢谢你,去年chūn天可汗举行一次献宝会,被选中者可升千夫长,我便把你送我金jīng碗进献给可汗,被可汗选中,我因此脱了奴籍,成为千夫长,还娶了回纥酋长之nv为妻?!?br />
    阿拉图又歉然道:“按理,你送我的东西,我不该转给别人,但请你谅解我,我的身份是箭奴,我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主人,那只金jīng碗我迟早是保不住?!?br />
    杨元庆摇摇头笑道:“我当然不会怪你,它能帮助你脱离奴籍。那就是它最大的作用?!?br />
    这时,众人都催马上前,杨元庆指着一行人对阿拉图笑道:“这些是我的朋友和我的部下,我们是奉大隋皇帝之命来见启民可汗,你们可汗在哪里?”

    阿拉图肃然起敬,给众人深深行一礼,这才对杨元庆道:“可汗王帐在七十里外,我这就带你们去?!?br />
    他调转马头向北奔去,杨元庆招呼众人一声,“我们走!”

    众人跟着突厥哨兵,加快马速向北方疾驰而去。

    两人并肩疾驰,阿拉图的声音在风中时断时续,“杨将军,你的威名在突厥已是fù孺皆知甚至连我故乡的黠嘎斯大酋长提到你的名字都竖起大拇指,赞你是大利城的星铁城墙,杨将军草原没有人不怕你?!?br />
    杨元庆仰头大笑,“我可不要你们怕我,你们可汗说过,我是草原上最尊贵的客人?!?br />
    “正是因为怕你,才会尊敬你!”阿拉图大声道。

    他们奔行了近五十里,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号角声,在草原上回dàng。

    ‘呜——’

    数万突厥骑兵出现数里外,一杆金狼头大旗在空中飞扬。

    “杨将军,很抱歉!我用飞鹰向可汗传递了隋使到来的消息,我们可汗亲自来迎接了?!?br />
    杨元庆见对方披盔带甲,手执长矛战刀,俨然是准备大战的模样,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呢!

    他冷笑一声,回头命手下们止步,他单枪匹马向突厥大军奔去。

    染干目光复杂地望着单身而来的杨元庆,他的内心深处想杀了此人,杨元庆在草原威名太盛,令草原人惧怕,令他心中着实不悦。

    但杨元庆又是隋使,代表了大隋,他又不敢再有小动作,不敢再触怒大隋天威,染干又想起了两年前那一幕,事实证明,他当时没有杀杨元庆是正确的,杨元庆一举击败了薛延陀部,使整个草原局势大变,薛延陀残部投靠了他,使他的势力向西延伸到了金山以北。

    正是这种想杀而不敢杀,想立威却又不敢得罪的矛盾心理使染干下意识地派出数万骑兵来迎接杨元庆,他希望从心理上给予杨元庆一定的威压。

    但当染干见杨元庆竟然是独自一人上前,毫不畏惧地迎着数万骑兵的威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不但没有半点效果,反而显出了自己的胆怯。

    染干心中暗暗后悔,杨元庆已经上前,笑容满面向他奔来,他立刻催马上前大笑道:“杨将军,我的茶叶罐子已经见底,你几时才能给我补充?”

    “我已在大利城备足了充足的茶叶,就等可汗拿牛羊来jiāo换!”

    两人大笑,在马上紧紧拥抱一下,数万突厥士兵顿时山呼海啸般的欢呼起来,隆隆鼓声大作,气氛由肃杀而变得热烈。

    数万突厥骑兵分开一条道,用欢呼声和深深的敬礼,向远道而来的大隋杨将军表达敬意。

    “杨将军,我这数万儿郎个个想一睹将军风采,大利城一战,将军威震草原,连突厥都想去大利城一睹将军风采?!?br />
    染干呵呵大笑,但他大笑中却带有一丝威胁,他是在告诉杨元庆,他打败的只是薛延陀,而不是突厥,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杨元庆却微微一笑道:“大隋一向仁义好客,如果是朋友来大利城,我们会用美酒和好茶招待,可如果是敌人来侵犯,那我们只能是毫不犹豫的反击,用侵犯之敌的尸骨再建一座警告的坟碑?!?br />
    染干脸sè微微一变,他知道在大利城北面的黄河边上有一座方圆三亩,高十丈的巨大山丘,山丘下面埋葬着八万薛延陀士兵的尸骨,外面用巨石立了一块碑,上面分别用突厥文和汉文刻着‘入侵者之墓’一行字。

    杨元庆指的无疑就是这个,用强硬来对抗染干的威胁,染干心中大怒,却又不得不按住心中的怒火,干笑一声道:“我们当然是朋友,去大利城是做客,就像杨将军来草原做客一样?!?br />
    “是??!可汗当然是我们的朋友,但西突厥不是,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br />
    王帐前方的空地上已经支起一座巨大的穹帐,里面摆好了宴席,数百突厥大汉杀牛宰羊,架上火烧烤,一队队突厥少nv将盛满各种水果的金盘端进大帐,大帐内,一群突厥少nv正翩翩起舞,突厥乐人弹起火不思,苍凉的歌声在草原上回dàng。

    能容纳数百人的穹帐内热闹异常,这一次染干给足了杨元庆的面子,准许他的二十余名手下一起进主帐就坐,一百余名突厥贵族出席陪客,众人推杯换盏,享受着突厥主人盛大的酒宴。

    “杨将军,这次来突厥,带来了圣人可汗陛下什么样的指示?”

    除非是正规的册封或者国事出使,那是需要举行隆重的礼仪,一般普通的出使,启民可汗都喜欢在酒宴上谈事情,这也是突厥人的习惯,酒宴上谈事情会更加融洽,双方容易达成共识。

    这个规矩杨元庆也深有体会,他放下酒碗,和怀中取出了麒麟金箭,jiāo给染干,注视着他道:“可汗是否还记得这个?”

    大帐内霎时间鸦雀无声,染干摆摆手,令舞姬都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染干手上的那支麒麟金箭上,染干轻轻抚mō这支金箭,久久沉思不语,这是开皇十七年他亲手jiāo给隋帝的信物,他还记得自己的承诺,凭此金箭,隋帝可调动他部落所有之兵。

    当时他还只是一个小部落酋长,手下骑兵不足万,他才敢做出这样的承诺,可谁会想到,事隔十年,他已拥有近百万控弦士,隋帝却拿出这支麒麟金箭,难道他要把百万突厥战士都jiāo给大隋皇帝驱使吗?

    这无论如何办不到,但现在首要的问题,他该不该承认那个诺言,他该不该承认这支金箭。

    沉yín了良久,染干才缓缓道:“当年,我对先帝承诺,若隋朝需要,我的部落会尽力出兵相助,杨将军,希望你能明白一点,我当时指的只是启民部?!?br />
    染干所能控制的兵力包括东方突厥大大小小上百个部落,以及铁勒诸部,而启民部只是其中一个,启民部是染干自身的部落,虽然最为强大,但如果再细化到染干本人控制的核心部落,那最多也只能出兵十万人。

    染干不敢否认当年的承诺,草原人一诺千金,他如果失信,会极大影响到他在草原上的威信,他只能尽量缩小承诺的范围。

    杨元庆淡淡一笑,“可汗难道不想先问一问是什么事情吗?”

    染干拍拍额头,呵呵笑道:“酒喝得太多,失去对常识的判断,杨将军请说,圣人可汗陛下有什么事情需要突厥相助?!?br />
    “最近契丹对大隋多有不敬,我皇帝陛下认为,突厥御下不严,当有责任,所以皇帝陛下派我来突厥,希望突厥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br />
    杨元庆的话说得很重,大帐内一片寂静,这时,叶护咄吉起身道:“突厥虽为草原共主,但契丹并没有臣服突厥,它臣服是大隋,它是大隋的家奴,家奴造反,主人责打便可以了,为何要让邻居出面,这似乎有点不合情理?!?br />
    咄吉已经被隋王朝册封为叶护,也就是突厥可汗的法定继承人,随着年龄长大,他也不再像过去那样脾气火爆,也开始有头脑,变得成熟,说话也讲究有理有据,但他对隋王朝的强硬态度却一直没有改变,他从来就主张突厥和隋朝是平等之国,突厥不需要对隋称臣。

    杨元庆也提高了声音,依然带着笑容道:“这是一件对大隋和突厥都两利的事情,叶护太子为何如此计较?”

    染干摆摆手,让儿子坐下,他心里清楚,杨元庆拿出金箭,他就必须出兵,这和儿子所说谁的家奴没有关系,现在突厥不过是隋朝手上的一把刀,一根棍子,而不是什么主人和邻居的关系,这一点他必须要有明悟,但杨元庆说的双方两利却让他感兴趣。

    “杨将军请说,突厥该怎么履行自己的诺言,圣人可汗又会给我们什么奖励?”

    “很简单,突厥出兵,由我来统帅,剿灭犯事契丹部落,契丹子nv归突厥,牛羊两家平分?!?br />
    “那需要我出多少兵?”染干步步追问。

    杨元庆比出了两根指头,“两万骑兵!”

    染干沉思良久,他终于点了点头,“那好,我们就一言为定!”

    突厥盛大的欢迎酒宴需要举行三天,但并不是一直坐在大帐内喝酒,晚上需要休息,白天人在中途也可以离开,然后再回帐饮酒。

    下午,杨元庆离开宴席来到了义成公主的营帐,两年不见,杨元庆的到来使义成公主欢喜异常,这位身处异乡的孤独nv子对每一个来自家乡的人都格外亲切,尤其杨元庆和她有着更深的jiāo情。

    “杨将军浅饮几杯便可,为何要和那群粗鲁之人喝三天三夜?”

    杨元庆身上散发出浓烈的酒味使义成公主对他有些埋怨,“你把我的营帐都薰了酒味?!?br />
    杨元庆歉然道:“微臣只想来探望公主,不想对公主失礼?!?br />
    “你能来探望本宫,我当然高兴,但在我的大帐,你就得按我规矩做事?!?br />
    义成公主取出一件洁白的锦袍,递给他道:“这是我无聊时给皇兄缝制,既然你来了,你就换上它,先说好,等会儿不准你穿它去喝酒,只准在我帐里穿一穿?!?br />
    杨元庆知道义成公主有洁癖,只得无奈地笑了笑,接过锦袍,义成公主见他听话,不以臣子自居,她心中欢喜,不由嫣然一笑,对旁边的尉迟绾道:“尉迟,你带杨将军去别帐更衣,再来见我,我要亲自煎茶招待他?!?br />
    尉迟绾一直不敢和杨元庆单独相处,她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他,当年她决定离开杨元庆,跟随义成公主,这件事她就没有和杨元庆说过,擅自做主,如果说得严重一点,她这是逃兵,而且隋军中有规定,nv人不得从军,她扮男从军本身就已犯罪。

    更重要是,她觉得自己对杨元庆有了一种不该有的感情,她不敢去面对,种种不安的情绪使得她这些年来一直在逃避杨元庆,包括两年前她差点就答应了胖鱼的求婚,都是她这种逃避心理在作祟。

    而今天,她终于不得不面对他,尉迟绾低着头,拿着衣服跟杨元庆进了别帐,杨元庆也没有跟她说话,进了帐,背对着她张开了双臂,这是要她帮自己换衣服。

    尉迟绾咬了一下嘴chún,慢慢替他解开军服上的带子,杨元庆淡淡道:“我以为你会嫁给胖鱼?!?br />
    “我其实不喜欢他?!?br />
    “那你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你该怎么办?”

    尉迟绾从军时虚报了两岁,军籍上她今年二十三岁了,但杨元庆知道,她今年其实是二十一岁,但不管怎么说,在隋朝二十一岁不婚,都已很严峻了。

    尉迟绾替他脱下军服外套,小声道:“我也不知道!”

    杨元庆心中一直很生她的气,不辞而别,他开始以为尉迟绾是攀上了义成公主,后也明白了,尉迟是在逃避,或许是她想恢复自己的nv人身份,杨元庆心中对她的不满也消去了七八分。

    “你逃避婚约,逃避大利城,逃避弟兄们,你不能一生都在逃避,你回来吧!你的军籍我还给你保留着,你回来,我会禀明圣上,让你做大隋的第一个nv将军?!?br />
    尉迟绾替杨元庆穿上外袍,她还是摇了摇头,“将军,我和公主名为主仆,其实情同姐妹,公主如果真是突厥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倒也罢了,我离开她也无所谓,可公主真的可怜,可以她是大隋最可怜的nv人?!?br />
    “染干欺辱她吗?”

    “染干至少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被染干欺辱还无话可说,可是一个月前,咄吉喝醉酒冲进了公主的寝帐,要对她施以强暴,我听见公主的哭喊,冲进去才用刀砍跑他,公主去找可汗哭诉,可汗却说,他死后,咄吉就是公主的丈夫,说这很正常,根本就不处罚那个hún蛋,公主和我抱头痛哭一夜?!?br />
    说到这里,尉迟绾在杨元庆面前跪下,含泪道:“将军,求你救救公主吧!”

    杨元庆也知道历史上和亲公主大多命运悲惨,尤其是嫁给草原胡人,不仅要嫁其父,还要嫁其子,历史上义成公主就是在染干死后,被迫嫁给了咄吉,后来又连续嫁给咄吉的两个弟弟,最后被李靖所杀,结束其悲惨的一生。

    杨元庆心中叹息一声,他也想帮助义成公主,但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尉迟,请你转告公主,等真到那一天,我一定会帮助她,送她回中原故乡?!?br />
    五千字大章求月票、推荐票!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