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五章 貌合神离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十五章貌合神离

    尽管杨广不停留九原县,直接前往大利城,但他的队伍实在太过于庞大,五十万大军连绵二百里,三天三夜都走不完,甚至杨广已经结束视察,离开五原郡了,他的后军才刚刚渡过黄河进入五原郡。全文字无广告

    虽然去年去草原巡视时,杨广曾一度采用定襄太守周法尚的建议,以方阵行军,但那只适合宽广的草原,并不适合山川复杂的中原,不久,杨广便取消了方阵行军。

    队伍簇拥着**城,开始浩浩荡荡向北方的大利城而去,千余名朝官也夹杂在队伍之中,有的坐马车,有的骑着马,无精打采地跟随大队北上。

    宇文化及身为太仆少卿也跟随在主要朝官之列,但和其他无精打采的朝官相比,宇文化及却精神颇好,或者说他有点紧张,进入五原郡后,他就一直在不安地等待消息。

    他的商队也就在这几天将进入五原郡购买茶叶,然后直接从五原出塞,前往突厥。

    商队之所以选择从五原郡出塞,很大原因是马邑郡那边从去年以来,加大了对违禁物品的盘查,风险极大,而这一次,他的商队将携带一万把兵器入突厥,这一万把兵器可以给他带来三十万吊钱的暴利,无论如何,他难以拒绝。

    而五原郡这边因为皇帝出巡,大部分军队都会用来?;せ实鄣陌踩?,对违禁物品的盘查力度也将随之减弱,这就出现了机会,宇文化及便决定铤而走险,他商队从五原郡以贩运茶叶的名义出塞。

    尽管他对杨元庆有些忌惮,但上次铁铺之事,圣上没有追究,他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更重要是,私卖违禁品所带来的暴利令他难以抗拒,蒙蔽了他的理智和眼睛。

    宇文化及这两天一直在焦躁不安地等待消息,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他的心开始越来越紧张。

    就在宇文化及心中一阵忐忑不安之时,远处一阵战马蹄声传来,宇文化及精神一振,回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着绯红色军服的虎贲卫军官疾奔而至,正是他的兄弟宇文智及。

    大隋王朝在去年改革了军制,原来的骠骑军府改为鹰扬府,骠骑将军改为鹰扬郎将,副将车骑将军改为鹰扬副郎将,而皇帝直属禁军改为虎贲卫,宇文智及便是一名虎贲副郎将,从五品官。

    宇文化及见兄弟到来,心中大喜,他便趁周围官员不注意,离开了队伍。

    “有什么消息吗?”

    在一杆大旗的掩护下,宇文化及低声问兄弟,宇文智及笑着点点头,“很顺利,商队已经进入五原郡,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去购茶,另一部分拿铁货在九原县等候,等茶叶到手,两支队伍再汇合出塞,应该没有什么问题?!?br />
    宇文化及想了想道:“这里毕竟是杨元庆的地盘,我们要防备他,还是小心一点,等两支队伍汇合后,你带几个弟兄护送他们出塞,就算遇到盘查,你也可以应付?!?br />
    “好吧!今晚我会找个机会离队,争取后天出塞?!?br />
    宇文化及点点头,“这次是兵器,可千万不能大意?!?br />
    兄弟二人又商量片刻,宇文智及便调转马头南下了,得到商队的消息,宇文化及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

    傍晚时分,杨广的**城从九原县以东十里外经过,虽然没有视察九原县的打算,但天色已晚,杨广便下令宿营,明早再走。

    **城上载有枪车,一辆辆枪车围绕**城两圈,车上密集的长枪对外,可有效抵御骑兵冲击,内圈地上洒满了铁蒺藜,就算冲破枪车,骑兵在内圈也寸步难行,不仅如此,六和城边缘布满了床弩,上面放置旋机弩,以绳索相系,只要有人触动绳索,弩机便会旋转,向触绳处发射,另外,四周还布满了铃柱、木槌和石磬等报警物品,三千甲士分三班在城头上昼夜巡逻,戒备异常森严。

    大臣来觐见也必须有专门人带领入内,稍有不慎,就会死于非命。

    队伍停下宿营,早在宿营前一个时辰,韦嗣云便带领数百名士兵随从将上万头牛羊送至军队中,又送来了几十桶上好的蒲桃酒和数百桶马奶酒,由于队伍太漫长,大部分军队还没有进入五原郡内,此时也只需供应皇帝、百官以及先头的数万军队。

    军队中有专门的厨营,他们接收食料后便开始杀牛宰羊,准备晚饭,当队伍扎营后,晚饭便已准备停当,一队队侍卫将精心烹制的烧烤牛羊肉以及美酒送上**城和百官营帐。

    大臣们的辛苦就在于白天赶路,夜晚还要集中处理朝务,皇帝出巡,并不等于朝廷停止运转,由于主要大臣跟随出巡,实际上就是一个流动朝廷。

    五品以上的大臣可以乘坐马车,能在马车内处理一些公事,但很多公事需要多方协商才能定下来,因此宿营后,各大营帐内都格外热闹,朝官们在互相讨论,阐述各自部门的意见。

    临时朝廷是由一定可容纳数千人的大帐和数十顶小帐组成,大帐是宇文恺制作,堪称帐中之王,连突厥的王座也只有它的一半大,它就是临时朝廷大殿,四周如众星拱月般围着数十顶可容纳数百人的稍小之帐,每一顶小帐就是一个部寺。

    此时,各个帐中人声鼎沸,大臣们有的在讨论朝务,有的在吃晚饭,不断有各部的跑腿从事拿着牒文进进出出,还有奉食的士兵端着一盘盘食物走进帐中。

    杨元庆在礼部员外郎裴晋的引导下找到了礼部所在的大帐,在大帐门口,杨元庆却意外地遇到了高熲,高颎在去年北行时两次触怒隋帝杨广而被贬为礼部侍郎,但实际上没有任何人敢使唤这位德高望重的老相国做事,他基本上是个闲职。

    “元庆!”

    高熲惊讶地喊了他一声,一年多年他一直郁郁不乐,脸上罕有笑容,但今天意外地见到杨元庆,高熲脸上出现了一丝少见的笑容。

    “你来礼部做什么?”高熲笑问道。

    杨元庆指了指大帐,无奈地苦笑一下,“我去见见父亲!”

    高熲长长的‘哦!’了一声,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朗,他捏了捏元庆的肩膀,笑道:“这就对了,哪能真的父子反目,让人诟病,半年前,太史令庾质和内史侍郎薛道衡还联名上书弹劾你,指责你不孝,引发朝中很大的舆论,对你非常不利,我也是想找个机会劝劝你,你能自己认识到这个问题严重,那是最好不过?!?br />
    半年前发生在京城的弹劾案杨元庆也有所耳闻,最后弹劾虽然被皇帝杨广压下,不了了之,但杨元庆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他一直处于一种两难的抉择,一方面他知道皇帝杨广不希望他回杨家,甚至当年他被革除族籍,也和杨广有关。

    但另一方面,他父亲杨玄感已经向他表示悔意,他却拒不妥协,保持沉默,使他备受非议,尤其令各大世家对他不满,认为他有违人伦,一面是皇帝的阻拦,另一面是士族的压力,令他左右为难,今天杨丽华给他提供了一个折中意见,让他表面上和父亲和好,至少面子上过得去,以绝外人非议,杨元庆便接受了这个方案,他将来要想得到士族支持,他就必须学会妥协。

    尽管他也知道,这个妥协可能会令杨广不满,但从长远考虑,他还是决定和父亲表面上和解。

    他便点头道:“我应该见见父亲,以尽地主之谊?!?br />
    高熲欣慰道:“等会儿见了父亲,到我帐中来一下,我想和你聊一聊?!?br />
    “等会儿吧!我一定来!”

    高熲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便走了,杨元庆望着高颎已瘦成一把骨头的背影,不由心中有些奇怪,历史上高颎好像是在去年被杀,却不知为何活了下来?

    杨元庆确实不知,正是他改变高熲的命运,在历史上的大业三年,高熲和贺若弼议论杨广待突厥人太厚,结果引发杨广震怒,以诽谤朝廷罪趁机杀了高颖、贺若弼和宇文弼三人,但因为贺若弼早死,而宇文弼因独孤罗之案变得畏不敢言,议论之事便没有发生,竟使高熲躲过了大业三年的死神,仅仅被贬职。

    在礼部大帐后面有一座连在一起的小帐,供尚书处理朝务专用,此时,礼部尚书杨玄感正在小帐里吃晚饭,和几年前的意气风发相比,他变得沉默了,也苍老了不少。

    尽管杨氏家族力争爵位,但杨玄感最终没有正式得到楚国公之爵,仅仅得到了一个假楚公,也就是非正式楚国公。

    除了在爵位上没有能如愿以偿外,别的方面杨广对他还不错,他继承父亲司徒的散官,官任礼部尚书。

    但杨玄感心里明白,这其实是圣上一手软一手硬的策略,朝中他父亲的门生故吏太多,圣上想打压杨家,却又不敢做得太过分,表面上提拔他作为掩饰,但背地里却严厉打击杨家,他的二叔杨约就因为拜祭兄长之墓而被革职,几个庶弟的勋职也被革去,等二叔去年病入膏肓时,却又重新任命他为淅阳郡太守,不久二叔便病逝。

    皇帝表面上的恩宠和背地里的打压猜忌使杨玄感心中十分抑郁,再加上长子杨俊担任上党县令多年,却一直不得提拔,而次子杨嵘又不争气,变成一个纨绔子弟,日久天长的失落感使杨玄感心中开始对杨广生出了怨恨之心,但他又不敢有半点表露,只得压在心中,终日郁郁寡欢。

    眼看到了五原郡,杨玄感又想到了儿子杨元庆,想到父亲对元庆的一直关爱,想到自己的有眼无珠,竟把明珠丢弃,随着年纪渐老,他开始回忆对杨元庆小时候的种种冷漠,使他心中愈加悔恨,今天一整天他都闷闷不乐。

    这时,一名从事上前施礼,“禀报尚书,杨总管求见!”

    杨玄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奇怪地问:“哪个杨总管?”

    从事苦笑一下,索性直说,“就是元庆公子!”

    “??!”

    杨玄感蓦地站了起来,他有点呆住了,元庆来了吗?

    半响他又慢慢坐下,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像做梦一样,但他只是短暂茫然了一下,便立刻道:“快!快请他进来?!?br />
    片刻,杨元庆走进了后帐,他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父亲,从小他对父亲的感情就很淡薄,在某种程度上,祖父杨素取代了他心中父亲的角色,但无论如何,这是他的生父,和他有着共同的血脉。

    他上前深施一礼,“元庆参见父亲!”

    杨玄感心中涌起一丝难言的苦涩,儿子还是不肯跪他。

    “元庆,坐下吧!”

    杨玄感不敢因为儿子的不跪而恼火,以前他会不满,而现在他不会,他心里明白,杨元庆肯来见他就已经是一种妥协,他若再摆出父亲架子,最后他们还是不欢而散。

    杨元庆坐了下来,杨玄感又笑问道:“吃饭没有?”

    “还没有呢!等会儿回去再说?!?br />
    “一起吃吧!”

    杨玄感立刻命从事道:“再端一份饭菜进来!”

    杨元庆也没有拒绝,很快,从事端了一份饭菜,另外两人又端来一张小桌子,杨元庆席地而坐,也笑问:“父亲感觉这里饭菜如何?”

    杨玄感笑着点点头,“能吃到牛肉,这就是口福,大家都很夸赞这一点,在中原,随意宰牛,先杖六十再治罪,也只有边塞才能品尝到?!?br />
    杨玄感又关心地问道:“这次北巡,有没有给五原郡造成很大的压力,我是指献食?!?br />
    杨玄感毕竟是礼部尚书,他深知献食给地方上带来的深重灾难,巡游江南时,竟使运河两岸两百里范围内的农民悉数破产,这种献食恶果令每一个大臣都忧心忡忡,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因为洛阳粮食不足,圣上被迫想到的一种解决办法,就食地方,虽然有点荒唐,但杨玄感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杨元庆微微欠身道:“还好吧!五原郡毕竟靠草原,可以从草原上搞到牛羊,我们用茶叶换,基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br />
    杨玄感瞥了杨元庆一眼,淡淡道:“你就不怕有人弹劾你私通突厥?”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