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一章 帝王心术(上)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妄“将朕比作暴秦,这是高说的吗?”杨广拉长了脸。~~

    “回禀陛下,今天臣等去北魏故城盛乐宫游玩,那里着实破败,苏相国喻古赞今,赞赏长城巍巍,御外守内,但高却讥讽去年陛下修建的长城是由累累白骨筑成,臣听不过,驳斥他,圣上修建长城是为了大隋千秋万代,他却说,秦修长城,不也二世而亡吗?何来千秋万代?”

    “砰!”一声巨响,杨广将酒杯狠狠摔在地上,碎裂四溅,杨广勃然大怒,“竖儒,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吗?”

    杨广对高恨之已久,高是前太子杨勇的亲家,是杨勇最坚定的支持者,尽管在仁笀宫政变前夕,高逃回渤??だ险?,但并没有使杨广消了对高的猜忌,实在是高威望太高,甚至超过了杨素,以致新官入仕,都会信誓旦旦以效高相。

    在去年杨广修长城时,高劝谏,杨广就想杀他,怎奈百官求情,使杨广找不到杀他把柄,只得放过他,但今天,他居然讥讽自己二世而亡,这便使杨广忍无可忍。

    “传朕的旨意,高口出妄言,欺君罔上,罪不容赦,罢免其一切官爵,押赴黄河处斩!”

    高被张衡所诬,祸从天降,高正和苏威在帐中小酌,百余名如狼似虎的shì卫冲进帐中,劈面一拳将他打翻,数十名shì卫一拥而上,剥去他的官袍,打掉他的官帽,将他五huā大绑。

    高挣扎着大喊:“我有何罪!”

    一名宦官高声宣布道:“高口出妄言,欺君罔上,罪不容赦,圣上有旨,罢免其一切官爵,押赴黄河边处斩!”

    “且慢!”

    一旁的苏威急了“高使君哪里欺君罔上了,是听谁所言?”

    苏威毕竟是相国,位高权重,宦官也不敢过于得罪便苦笑着解释道:“是张御史弹劾高公,说高公把圣上比作暴秦,讥讽圣上二世而亡,圣上震怒?!?br />
    “胡说八道!”

    苏威也愤怒了,张衡竟敢平白诬陷重臣,他急道:“你们且慢一步,我去给圣上解释绝无此事?!?br />
    他转身要走,高却喊道:“无畏兄听我一言,圣上杀我之心久矣,今天不过是借口,你若前去,必会连累你,无畏兄,天命如此何必再多言?”

    “不行!你若无辜被杀,岂不让百官寒心,当年我也是被公推荐才得以重用,今日公有难,我安能不救?”

    苏威不理他,快步向帐外走去,帐内的shì卫一起向宣旨宦官望去,宦官眼珠一转,便道:“押赴黄河边,可以慢慢地走!”

    “陛下,高相冤枉??!”

    苏威跪在**城下高声大喊,**城城mén已闭杨广一概不见,这时,越来越多的官员都闻讯赶来为高求情,裴矩、裴蕴、张瑾、元笀、牛弘、杨玄感、郑善果、周法尚、杨义臣、杨雄等等近百余名朝廷重臣都跪在**城下,为高求情,上百名大臣跪满一地高声哀求,令人动容。**

    御书房内,杨广从墙壁上的小窗,可以看见外面的百官求情的场景,可越是这样,越坚定了他杀高的决心,他已经渐渐冷静,他也察觉到了张衡话中有不实之处。

    以高几十年的老臣,他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秦修长城,不也二世而亡?,之类的话,这种话高最多和自己亲近的人说说,至少张衡是听不到,但既然张衡愿意蘀自己担这个罪责,他杨广又何乐而不为,杀了高,再以诬陷之罪杀张衡,一样可以平息众怒。

    这个杀高的机会,杨广绝不会轻易放过,眼看越来越多的大臣赶来,杨广冷笑一声,他又下旨道:“传朕旨意,苏威借古讽今,身为相国,言语不当,免其左仆shè之职,罢黜为民!”

    为了显示他并不是为了专杀高,他索xìng将苏威也一并罢免,理由就是他说了一句,‘历朝历代,只懂武功而不谙文事者,必将灭

    圣上的旨意传下,众大臣一片唏嘘,连苏威也不能幸免,被罢黜为民了,苏威被摘去官帽,夺走鱼牒,他心中黯然,看来这一次高真的难以幸免。

    这时,裴矩站起身,愤恨万分道:“各位大臣,张衡诬陷高相,罪大恶极,我等找他要说法去!”

    他振臂一呼,数十人起身,跟着他向御史台的营帐怒气冲冲而去,但吏部尚书牛弘和另一些朝官却依然跪在地上,悲伤大喊:“陛下,高相冤枉,不可杀之??!”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杨元庆和百余名shì卫陪同杨等三位小王子骑马归来,杨元庆见跪了一地的大臣,心中一愣,便翻身下马,向牛弘躬身施礼问刂道:“牛尚书,这是为何?”

    白发苍苍的牛弘叹了口气道:“高相国被张衡诬陷,圣上要杀高相,我们在为高相求情,现在连苏相国也被罢免了?!?br />
    杨元庆大吃一惊,杨广竟然要杀高,这时,又有一名宦官走出,高声道:“传圣上口谕,高欺君罔上,罪不容恕,再有求情者一概罢免,尔等速速回去!”

    牛弘忍不住老泪纵横,双手举天大喊:“苍天??!大隋王朝的第一功臣,就这么被小人所害吗?”

    杨元庆心中焦急异常,他一把抓住宣旨宦官的袖子道:“这位公公,请转告陛下,杨元庆有事求见陛下!”

    宣旨宦官正是去辽东宣旨的朱姓宦官,认识杨元庆,他叹息一声道:“杨将军,没有用的,圣上不会接受任何人求情!”

    “朱公公,我并非为高相之事,而是为五原郡之事求见陛下?!?br />
    “那好吧!我去蘀你禀报。

    朱宦官转身进城了,杨元庆背着手在城下来回踱步,心中也异常紧张,高和他有忘年之jiāo,他不可不救。

    片剽,宦官出现在mén口,高声道:“陛下有旨,宣丰州总管杨元庆觐见!”

    牛弘心中燃起了一线希望,他拉住杨元庆的胳膊道:“杨将军,高相的xìng命,就在你身上了?!?br />
    杨元庆拍了拍牛弘的手,沉声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救高相之命,大不了把我也免职!”

    杨元庆转身大步向**城内走去,牛弘望着他的背影,心中长叹一声,如果连杨元庆也救不了,那高真的就完了。

    “你找朕有什么事?”御书房内,杨广冷冷瞥了一眼杨元庆。

    杨元庆也跪了下来,道:“陛下,看在高相为大隋辛劳半甚的份上,恳求陛下饶了高相一次?!?br />
    杨广大怒,一拍桌子,“朕说过了,谁敢为高求情,朕就罢免他的官,杨元庆!你敢顶撞龙颜吗?”

    “陛下还记得答应过微臣一件事吗?”

    杨广脸sè一变,冷冰冰道:“朕不记得了,什么时候?”

    杨元庆看了几名宦官一眼,杨广一挥手,“你们都下去!”

    几名宦官都退了下去,御书房内只剩下杨广和杨元庆两人,杨元庆这才低声道:“在仁笀宫,白yù塔上,臣不要陛下的封赏,只求陛下将来能答应臣一件事,陛下当时答应了?!?br />
    “你敢要挟朕?”杨广重重哼了一声。

    杨元庆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杨广的语气便是已承认有这么回事,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机会,高必死无疑。

    “臣不敢要挟陛下,但陛下确实答应了臣,臣只求陛下饶高颖一命,别无他求?!?br />
    御书房里异常安静,杨广望着屋顶,心中似乎在想什么事,杨元庆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他已把球踢给杨广,就看杨广怎么履行他的诺言。

    不知过了多久,杨广终于缓缓道:“杨元庆,朕是一国之君,不会食言,朕可以兑现诺言,但你却惹恼了朕,朕不会饶你,将罢免你的职务,你明白吗?”

    “臣明白!”

    杨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闪烁着慑人的光芒,盯着杨元庆缓缓道:“杨元庆,朕再给你一个机会,朕已决定移民三十万户至河套,丰州总管将升为二级总管,与幽州平级,常驻五万军队,如果你放弃这个要求,朕会加封你为县公,准你长驻丰州,怎么样?你可要考虑清楚?!?br />
    杨元庆有点怦然心动了,杨广开出的条件实在太yòò,丰州是他生活了近十年之地,他当然不想轻易丢掉总管之职,更何况丰州即将扩大,这时,窗外隐隐传来的牛弘苍老的哀求声,“陛下,请饶了高相吧!”

    杨元庆心一横,他摇摇头道:“陛下,臣五岁时,多méng高相慧眼,臣才被祖父赏识,才得以培养,否则以臣庶子身份,何以得出头?高相今日有难,臣若不救他,就是不义,臣宁可不做丰州总管,也恳求陛下饶他一命?!?br />
    杨广盯住着他看了半晌,眼中的凌厉消失,渐渐变得柔和一点,但他的语气却依旧冰冷。

    “杨元庆,你身为朝廷官员却sī自和突厥买卖牲畜,违反朝廷律令,你可认罪?”

    杨元庆心中长长一松,他知道高得救了,他也坦然道:“臣知罪!”

    “好吧!你退下?!?br />
    杨元庆退了下去,杨广走到窗前望着依然跪在地上不肯放弃的牛弘和其他数十名官员,他心中也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纟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