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三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二十二章 帝王心术(下)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收费章节(16点)

    第二十二章帝王心术(下)

    很快,六合城传来了杨广的最新旨意,‘高颎虽有欺君之罪,但念其旧功,可免死罪,罢免其一切官爵职务,贬为庶民,放归乡里,责令其闭门思过,终身不得进京?!?br />
    消息传出,顿时百官沸腾,无数的官员在牛弘的带领下,前往杨元庆营帐表达感激之情,可就在百官为高颎获生而欢呼时,杨广的第二道旨意下达,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丰州总管杨元庆未经朝廷同意,擅自以官方身份和突厥贸易,违法朝廷律令,革去其丰州总管和五原郡刺史之职,贬为庶民?!?br />
    杨元庆被贬的消息令百官错愕,皆为之嗟呀叹息,谁都知道,这时杨元庆因为救高颎而惹恼了圣上,原本深得圣眷,现在却被贬黜为民,这着实有点可惜了。

    裴矩几乎是第一时间忧心忡忡地找到了杨元庆,大帐内,杨元庆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旨意已经生效,他不再是丰州总管,而变成一介小民,几名亲兵都跪在地上,愿跟他归去。

    杨元庆却不肯,对几名亲兵喝令道:“你们皆被受仪同,在丰州军中至少都是校尉,做我的跟班家丁有什么前途?我意已决,你们全回丰州去,我有九名铁卫跟随便已足够,你们走”

    几名亲兵苦苦哀求,杨元庆只是不准,无奈,亲兵们只得含泪拜别,大帐里顿时冷清下来,只剩下杨元庆一人。

    杨元庆慢慢坐下,突然失去了官职,使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一样,似乎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它又真真切切发生了,他心中一片茫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元庆”

    裴矩走了进来,杨元庆坐在箱子上,抬头看了看他,却没有说话,裴矩慢慢走上前,语重心长地安慰他道:“没有什么,不就丢官吗?你还年轻,爵位和勋职都在,你还有机会复出,当官哪能一帆风顺,我年轻时也被贬过,现在不一样是高官,你不用放在心上,虽然有所失,却有所得,至少名声有了,这在官场上是极重要?!?br />
    裴矩按住他的肩膀,凝视着他的眼睛道:“你还是我的孙女婿,趁这个机会,,为下一次复出做准备?!?br />
    杨元庆笑了笑,却没多说什么,他虽然为救高颎而丢了官职,却得了满朝官员的人心,这笔帐,他算得很清楚,高颎他要救,人情他也要拿,做了好事不留名,那不是他的风格。

    但这件事他却不想和裴矩多说,尽管裴矩对他一直另眼相看,关照有加,但杨元庆始终对裴矩怀有一丝戒心,裴矩太过于老奸巨猾,和他谈谈杨家可以,但事关自己一些隐秘之事,他却不能和裴矩多说。

    杨元庆站了起来,躬身施一礼,“多谢裴公”

    裴矩又拉他坐下,笑眯眯问他,“有没有打算去哪里?”

    杨元庆沉吟一下道:“圣上曾赏过我一座皇庄,在靠近偃师县,我还从未去过,我想去那里隐居一段时间,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去一趟江南,见一见我的义母?!?br />
    “这也不错,不过我意见是最好先成婚,再去隐居,这样有一个妻子在身边,也不至于孤独,你觉得如何?”

    杨元庆点了点头,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高熲的声音,“元庆在吗?”。

    “高相来了”裴矩和杨元庆连忙站起身。

    帐门口出现了高颎瘦弱而苍老的身影,他身体被捆绑时间太长,走路有些颤颤巍巍,杨元庆慌忙上前扶住他,“高公,为何亲自来,派人说一声,元庆自当上门?!?br />
    高颎在杨元庆的箱子上坐下,他长长叹息一声,“我得罪奸佞,就算死了也就罢了,却连累苏相国和元庆为我丢官,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高相国不必这样,其实圣上之所以放了高相,根本原因是圣上最后已醒悟,上了张衡的当,否则他在盛怒之下,就凭我一个人的说服,他怎么可能让步,贬我和苏相国,也不过是他面子上放不下,只要能救下高相,我那个官当不当也无妨?!?br />
    “哎话虽这样说,我还是愧疚啊”

    裴矩感觉到杨元庆有话要对高颎说,而自己在一旁,他似乎不肯明说,他心中有一丝不悦,元庆对自己还有什么隐秘不成?他便笑道:“高相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八十大寿时,我一定去为高相祝寿?!?br />
    “多谢裴使君美言”

    “那你们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br />
    裴矩告辞而去,高颎望着他的背影,他想说点什么,但一想到杨元庆和裴家已联姻,他便不好多说,只淡淡道:“此人是官场不倒翁”

    高颎是在含蓄地提醒杨元庆,裴矩极为圆滑,让他自己当心一点,杨元庆默默点了点头,在扳倒虞世基时他便领教过了,包括刚才救高熲,裴矩的避实就虚,表现出他极为圆滑的一面。

    “元庆,你真说对了,他一直想杀我?!备唢G叹了一口气。

    “高公,其实他杀你之心已经淡了,杨勇之子已斩草除根,他皇位坐稳,高公对他已经没有威胁,他今天想杀高公,我估计一是因为旧怨,其次是高公在官员中威望太高,就像我祖父,让他感到了威胁,和杨勇关系倒不大,希望高公回乡后尽量深居简出,不要再和朝廷官员有任何联系,我估计他会命人监视高公,只要高公为人低调,渐渐地,大家就会相忘于江湖?!?br />
    高颎默默点头,他心中感慨万分,十几年前那个‘宁为百夫?000ぃ-蛔鲆皇樯——奈逅旰⒆樱-裉炀谷痪攘怂-拿——馐撬-蹦晡蘼廴绾我蚕氩坏剑-松-视鲋-婷?!此?br/>

    六合城内的木地板上‘咚咚’作响,显示着行走人的怒气,杨丽华下午骑马有一点累,小睡了片刻,她刚刚醒来便听说了杨元庆被贬职为庶民的消息,这个消息令她怒火万丈,径直冲来找杨广。

    守卫门口的十几名侍卫感觉到了她怒火,没有人敢阻拦她,让她直接闯入了圣上的御书房。

    御书房内,杨元正在批阅奏折,他已经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微微一笑,放下了御笔。

    杨丽华冲进御书房,怒气冲冲道:“陛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天下之大,敢这样怒气冲冲闯入御书房并质问皇帝之人,恐怕除了杨丽华,再没有第二人,包括萧后也不敢。

    长姊如母,杨广还在少年时期,便被已成为皇后的长姊所管束,杨华丽对他严厉而不乏疼爱,使她成为杨广心中最敬爱之人,有时甚至超过他的母后。

    杨华丽终生守节和洁身自律更是让杨广尊重,此时,杨广也是暗暗惊讶,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皇姊这样发怒了。

    “皇姊,这是为何?”杨广故作不解地问。

    “哼你心里明白?!?br />
    杨华丽冷笑一声道:“你非要我说出来,那好,我请问陛下,杨元庆究竟身犯何罪?竟让陛下对他一贬到底”

    “他身为丰州总管,却擅自向突厥人购买牛羊,违反朝廷律令,而且朕也没有把他一贬到底,朕保留了他的爵位和勋职?!?br />
    这时,杨丽华忽然意识到自己强硬的态度可能会触怒圣上,反而会把事情弄糟,她便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放缓口气道:“好吧我承认说话过急,陛下没有把他一贬到底,可是陛下对他的处罚是不是他太严厉了一点,竟贬黜为民,仅仅是因为他向突厥人买了牛羊招待圣驾,俗话说,伸手不打送礼人,这种罢官理由于情于理也让人难以接受?!?br />
    “朕知道对他的处罚过重?!?br />
    杨广面无表情道:“一个不足十万人的小郡,让它给五十万军队献食,他除了向突厥人买牛羊,确实也别无他法,而且不止他,所有的边将,哪个不和突厥人打交道?这些事情,朕心里都有数,所谓擅自向突厥人购买牛羊,违反朝廷律令,不过是个借口罢了,朕之所以处罚他,实在是他胆大妄为,竟敢用往事来逼迫朕放了高颎,朕不杀他,已经是对他宽容有加了?!?br />
    “他用什么往事来逼迫陛下?”杨丽华心中也有一点不安起来,她知道,逼迫皇帝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如果严重,那可是要灭族。

    “几年前他在仁寿宫救过朕一次,朕答应他将来会应允他一件事,时隔五年,他居然真的把这个老帐翻出来了,皇姊,你说朕能不生气吗?”。

    杨丽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仁寿宫之变,杨元庆确实救过圣上一命,估计那时圣上答应过他什么,可是

    杨丽华心中暗暗叹息,元庆这件事做得果真不妥,就算圣上答应过他什么,也不能用此来要挟,逼圣上放人,他还是太年轻了一点,不懂得君心如虎,还好是圣上对他圣眷颇隆,如果换一个人,恐怕早就用别的借口杀了。

    杨丽华的语气再一次变软,“圣上,能否给我一个面子,对他宽容一点,哎我还曾想把静训许给他,不料”

    杨广其实并不想把杨元庆一贬到底,只是他知道皇姊会来求情,而且皇姊的面子他必须得给,索性就杨元庆贬低一点,才便于他让步,杨广之所以让杨元庆跟他来榆林郡,他便在找机会要贬黜杨元庆了,高颎之案,正好恰逢其时,如果没有高颎之案,他也会找别的借口,至于让杨元庆去做什么,他也早有打算。

    杨广故作沉吟片刻,便点点头道:“好吧朕就任命他为汾阳宫监,替朕去修汾阳宫,修得好,朕再考虑慢慢提升他?!?br />
    杨丽华也希望杨元庆有一点挫折,少年居高位并不是好事,做汾阳宫监其实也不错,至少没有被踢出官场,以后有机会再给他说情,慢慢提升他。

    “那就多谢陛下了”

    杨丽华欣然施一礼,便退下去了。

    杨广等皇姊的脚步声远去,他刚坐下来准备批阅奏折,却若有所感,一抬头,只见长孙杨倓站在他面前,表情有些怪异。

    杨倓是杨广最疼爱的孙子,一直带自己在身边,并准许他可以随意进入自己的御书房,杨广微微笑道:“倓儿,有事吗?”。

    杨倓却跪了下来,给杨广磕头哀求:“孙儿求皇祖父饶了杨元庆将军?!?br />
    杨广放下笔,点点头道:“你先起来吧”

    杨倓站起身,垂手站在祖父面前,杨广抚摸一下他的头,疼爱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替他求情?”

    “他救过父亲一命,为人子,当知替父报恩”

    长子杨昭曾经被刺杀未遂之事,杨广后来也知道了,他也命人查此案,最后一无所获,此案也就不了了之,他倒把这件事忘了,没想过孙儿居然一直记在心中,这孩子不错,懂得知恩图报,杨广心中更加喜欢他。

    杨广一挥手,命几名宦官退下去,他这才对孙儿缓缓道:“倓儿,你是朕的长孙,有些事情朕要教你,朕问你,假如你想重用一个人,但又有点不放心他,你该怎么办?”

    杨倓想了想道:“孙儿会试探他,查看他内心的真实想法?!?br />
    “不错不愧是朕的长孙,说得非常好?!?br />
    杨广捋须呵呵直笑,他对这个聪明的孙子简直是喜欢之极,他又问:“那你会怎么试探呢?”

    杨倓想了一想,便摇摇头,“孙儿不知”

    “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朕的孙儿很诚实,你记住了,祖父教你一招帝王之术,你要牢记在心中?!?br />
    杨倓重重点头,杨广便握着长孙的手,缓缓道:“假如你想重用一个人,但又有点不放心他,最好的试探方法就是狠狠地贬他,甚至是一种惩罚,然后看他的表现,如果此人能够坦然接受贬职,心无抱怨,兢兢业业去做事,那说明此人对你很忠诚,可以大用,相反,若此人口出怨言,心怀不满,那说明此人不可信,绝不能用之?!?br />
    杨倓恍然,“皇祖父是在说杨元庆?”

    杨广捋须笑了起来,“朕打算大规??⒑犹?,就不知道杨元庆能否让朕信得过?”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二章帝王心术(下)

    第二十二章帝王心术(下,到网址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