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网友上传章节 第四十八章 独孤家主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十八章独孤家主

    独孤家族在仁寿四年的贺若弼一案中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家主独孤罗被削职为民,七弟独孤整被赐死。

    不久独孤罗也病逝了,他痛定思痛,为了独孤家族的未来,临终前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独孤氏家主不考虑嫡庶,以能者而居,取消了自己长子独孤宏继承家主之位的资格。

    也正是这个决定,使独孤家族在反复协商后,一致推选独孤震为新任家主,而独孤震是独孤信的幼子,他的年纪比独孤宏还小两岁。

    独孤震没有让独孤罗失望,他审时度势,意识到圣上对关陇贵族的打击,他使独孤家保持一种低调,不准家族任何人去找杨元庆的麻烦,也正是这样,使独孤家族躲过了皇帝杨广对关陇贵族的继续清洗。

    而这一次京城局势húàn,粮食成了最重要的武器,眼看可以利用粮食武器将杨元庆打得灰头土脸,给独孤家出一口恶气,但独孤震头脑清醒,他还是决定放弃这次打击杨元庆的机会。

    他很清楚,这次并不是机会,这里面藏着极为凶险的暗流,杨元庆手执尚方宝剑,他的任务不是维稳,而是剑指齐王,如果独孤家族贸然介入,必将会再次遭受沉重的打击。

    他看出独孤器虽然做事jīng明,但对政局的判断还是有所欠缺,心中不由微微有点失望,有点东西不是他说说就能明白,而是需要一点天赋,独孤器已经不再年少,他的思想早应该成熟,可他依然不懂,只能说明他不是从政的料,只能管管家族产业。

    但作为一个长辈,作为家主,独孤震觉得自己有责任告诉晚辈一些深层次的东西。

    “你知道刚才元著来找我做什么吗?”独孤震注视着侄孙。

    “孙儿不知!”

    “他名义上是来和我讲述皇位继承人的变故,可实际上他真正的目的是希望我们独孤家能站出来对付杨元庆,他甚至还说杨元庆杀秦浩是头脑简单的莽夫所为,他真不懂吗?不!他很清楚,杨元庆杀秦浩是为了夺权,可他还要这样说,他的用意就是想让我降低对风险的认识?!?br />
    独孤震才刚刚反应过来,元著并不是偏jī,而是用心险恶,想把独孤家族推到前面去对付杨元庆,幸亏自己及时中断了谈话,想想都让他有点后怕,老jiān巨猾的元著。

    他深深看了一眼独孤器,又继续道:“你以为元氏家族没有对付杨元庆的能力吗?元氏的财力并不弱于我们,东宫六率府中的那些鹰扬郎将中,元家就有一个子弟和一个nv婿,他们完全有实力制造事端,比如屠杀流民等等,可他们并没有那样做,元胄被杨元庆暗害,元尚应更是在不久前被杨元庆亲手所杀,如此深的仇恨,他们居然没有出手,他们心里清楚得很,让我们独孤家出手,成功可沉重打击杨元庆,失败则能削弱我们独孤家,可谓一箭双雕,元家用心险恶??!”

    说完,独孤震长长叹了口气。

    独孤器半懂不懂地告辞而去,他有点听懂了,却又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独孤家和元家现在都不敢碰杨元庆?独孤家明明掌握着强大的粮食武器,却仅仅只是警告一下,浅尝则止。

    当年的贺若弼案,独孤器其实也参与了,他受祖父的委派,观察杨元庆的动静,决定独孤家的行动,但正是他观察失败,没有发现藏在马车中的晋王,最终使独孤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正是这个原因,使独孤器心中既很愧疚于家族,又对杨元庆恨之入骨,这一次粮食?;?,他是极力主张对杨元庆动手,但家主的反对使他无可奈何,尽管独孤器心中还是有一点不服气,可他却必须要听从家主的安排。

    独孤器的府第也是位于宽政坊,那是他父亲的府邸,独孤家的长房之府,独孤器刚走出大mén,却迎面看见姚奂匆匆赶来。

    “公子!”

    姚奂连忙上前施礼,“我刚才去找你,说你还没有回来?!?br />
    “杨元庆给你施压了?”独孤器猜到了姚奂的来意。

    “是的,他要派兵去查封所有粮铺,还威胁要杀我,bī我卖粮,公子,我真的没办法?!?br />
    “该死的!”独孤器低声骂了一句。

    “最后你妥协了吗?”独孤器感觉到了结果不妙。

    “我真的没有选择余地,只得被迫答应将店铺里的存粮卖掉?!?br />
    “既然你已决定,还来找我做什么?”

    独孤器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转身便下台阶了,上了马车,吩咐一声:“回府!”

    马车启动,向不远处的府邸驶去,姚奂望着少主人的马车走远,不由叹了口气,少主人什么都好,jīng明能干,可就是为人太刻薄了一点。

    独孤器的马车很快便停在了自己的府mén前,他走上台阶,随口问mén房,“有客人吗?”

    “客人没有,但姜老爷来了?!?br />
    独孤器一怔,他来做什么?

    mén房口中的姜老爷,实际上是独孤器的岳父,名叫姜忪,独孤器有一妻四妾,姜老爷就是其中一名小妾的父亲,陇右巨富,曾做过宇文述的假子,大业元年被迁入新都,在京城也是大富户之一。

    虽然姜家有钱,但地位却不高,直到去年初姜家一个美貌的nv儿嫁进独孤家为妾,姜家才终于有了靠山,也有了地位,开始变得强势起来。

    独孤器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他不想理睬这个小岳父,直接向后院走去,但刚走进院子,他的姜岳父却拦住了他。

    “贤婿??!我遇到一件麻烦事,还得请帮帮忙?!?br />
    独孤器心中非常反感这个小妾岳父,却又不得不摆出一个尊重的样子,“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今天收到一份请柬,邀请我后天去百宝楼吃饭?!?br />
    百宝酒肆也是独孤家的产业,独孤器眉头一皱,“这是好事??!去就是了?!?br />
    “可是是杨元庆请客!”

    “杨元庆?”

    独孤器停住了脚步,有些惊讶问道:“他怎么会请你吃饭?”

    “不是请我一个,而是请了一千多户京城富户,我只是其中之一,不过我的请柬是六号,也是他关注之人?!?br />
    姜忪取出一份请柬递给了独孤器,叹了口气道:“大家都认为这是鸿mén宴,今天我和几十家大户商量了一下,大家的意思是抵制这次宴会,绝不会为那些强盗流民掏钱粮,我有点拿不定主意,所以来问问贤婿,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独孤器想了想道:“如果你能联系到一半的富商,那你可以不去,否则我劝你还是去,只要杨元庆做得不过分,其实也无妨?!?br />
    “如果他过份呢?”

    “如果他做得确实过份,那大家都要团结起来抵制他,你们不是流民,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他狠毒,也不会轻易动你们,不用太害怕?!?br />
    姜忪是陇右乡党的头领,他想率陇右大户抵制,但他希望能得到独孤家的支持,所以专mén来找nv婿。

    “贤婿的意思是,我可以做吗?”

    独孤器心念一转,如果他不能出面,让自己的小岳父闹一闹也是不错,总之不能让杨元庆那么舒坦。

    “做是可以做,但不要一个人做,一方面没效果,风险也大,要联络一群人,大家一起抵制,那就不一样了,反正我是支持你?!?br />
    姜忪大喜,“我这就去联络乡党!”

    他施一礼,转身便匆匆去了,但他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nv婿支持和独孤家支持,是不是一回事呢?

    独孤器望着他兴冲冲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这个岳父并不是舍不得那点钱粮,而是他太好出风头了,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是独孤家的岳父。

    次日天刚亮,姚记米行的十四家米铺都陆陆续续开mén了,正如昨天的约定,斗米四百文,每人限购一斗,消息迅速传遍了全城,络绎不绝的人群拿着袋子篮子,分别赶去各个米铺,很快,每家米铺前都排起了几支长长的队伍,军队也出动了,负责维持秩序。

    姚记米行是京城粮商领头羊,在它的带动下,其他四大粮商和许多小粮商也纷纷开mén营业,这使得京城由粮价?;⒌慕粽牌?,终于稍稍得以缓和。

    在永丰坊坊mén旁,也有一家姚记米铺,在十四家米铺中只能算中下,掌柜姓苏,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一大早,他便开始指挥伙计忙碌起来,米铺前很快便排起了上千人的长队,他管理的米铺只有三千石存粮,可以应付三万个购粮人,但苏掌柜心里明白,他的存米最多只能支撑两天。

    “掌柜的,为什么不从城外米仓多调一点米来?”一名伙计抱怨道。

    “上面的事情不要多问!”苏掌柜不耐烦地训斥一句。

    伙计不敢吭声了,苏掌柜自己也心烦意luàn,明明有生意可做,为什么就不多调一点米来?

    “苏掌柜!外面有人找?!庇腥嗽趍én口喊他。

    “知道了!”

    苏掌柜jiāo代几句,走了出去,只见街道对面几个年轻人在向他拱手,旁边停着一辆华丽马车,似乎有贵人找他。

    他快步走上前问:“谁找我?”

    两名年轻人走到他身后,笑道:“苏掌柜请上车吧!”

    苏掌柜一愣,立刻厉声问:“你们是谁?”

    两名年轻人一左一右挽住他的胳膊,力气极大,一下子将他推上了马车,里面有人将他摁倒,马车立刻飞驰而去。

    苏掌柜被带进一间屋子,只见里面坐着一名年轻的军官,他微微笑道:“我是杨元庆,听说苏掌柜在姚记米铺做了二十年,特请教掌柜一件事?!?br />
    眼前之人居然是杨元庆,苏掌柜心中害怕,战战兢兢问:“什么事?”

    “我想知道,姚记米行在城外的粮仓在哪里?”

    !@#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