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网友上传章节 第五十章 鸿门酒宴

作者:高月 类别:历史军事
    经过经过京兆府和县衙两天的努力,三十余万流民渐渐安顿下来,但粮食短缺问题依然十分严重,地方官仓手中能调配的粮食不足一万石,只能赈济三十余万流民几天,就在这时,第二份圣旨到了,圣旨中明确表态,准许各地开义仓赈济灾民?!赣蛎氪蠹沂熘埂丁?

    义仓也就是民众自己的储备粮食,每年秋收后会缴纳一部分粮食另外存储,待灾荒时拿出来赈灾,一般由地方官府掌管。

    开义仓赈济灾民,并不是说拿洛阳的义仓来赈济许昌的灾民,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各地开自己的义仓,也即是流民们必须返乡才能享受到自己以前年份缴纳的储备粮。

    这是一个安稳灾民的杀手锏,谁也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储存在义仓的粮食被别人吃掉,第二天一早,当官府在流民中正式宣布朝廷决定开义仓赈济灾民的消息后,尽管很多人依然持怀疑态度,但还是有不少人开始收拾东西返乡了。

    一家带动百家,百家带动千家,慢慢形成了一股返乡的cháo流,尤其在北市抢到米的流民更是担心官府清算,命他们退回粮食,这一部分人回乡的态度更加坚定。

    到中午时,浩浩dààng的返乡大cháo出现在官道上,正俨如他们逃难而来,现在是要回乡享受自己的储备粮。

    返乡cháo出现令崔伯肃和王顺芝都长长松了一口气,但这只是一个严峻问题开始解决,还有另一个严峻问题有待解决,那就是常平仓被抢,怎么向圣上jiāo代?

    ……

    丰都市大mén前的百宝酒肆,这是京城最大的一座酒肆,占地五亩,由三座四层的酒楼组成,可容纳上千人同时就餐,这座酒肆的后台也是独孤家族。

    不过一座小小的酒楼,在独孤家族眼中,实在是九牛一máo,只是为了给独孤家妆点一下mén面。

    上午,在百宝酒肆宽大的广场上,东宫左右卫shì率将军杨元庆摆下了上百桌酒宴,宴请京城一千余家具有代表xìng的富户。

    杨元庆的一千二百份请柬,在前天和昨天由军队挨家挨户送到大户们手中,‘特备薄酒一杯,邀君共商义举云云’,说得很客气,话语也很委婉,甚至还加了一句,‘府中有事,可事先告之,小将亲自登mén拜访’,落款是‘杨元庆’三个字,没有职务,也没有头衔。

    印刷也很简单,没有修饰,就是一张小小的纸片,用雕版印刷了几句谦虚的话语。

    可就是这么一封印刷简单且语气恭敬的请柬,所有接到它的人家,没有人敢请假说不来,老子病倒了,儿子也得来,谁都清楚,若真敢拒绝不来,那杨元庆就会单独登mén拜访,那时要掏出来的钱粮恐怕会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圣堂.

    杨元庆的威名传遍天下,只是这种威名中带着一丝杀戮和血腥的味道,他的名字签在最后,龙飞凤舞中总带着那么一点令人不寒而栗的东西。

    上午,络绎不绝的客人执请柬向百宝酒肆走来,每个人表情严肃,也没有刻意换上庄重的衣服,而是揣着一颗忐忑的心,默默计算着自己可能会出的钱粮。

    在酒肆四周布满了数千军队,全身盔甲,武器铮亮,目光冷肃,在这些军队前面,今天酒席的东道主杨元庆已经换了一身文官的袍服,带着十几名同样穿着文官袍服的鹰扬郎将,站在酒肆前欢迎到场的客人。

    “欢迎各位捧??!杨元庆不胜荣幸!”

    “请!请按名字坐?!?br />
    “时间仓促,招待不周,请大家见谅!”

    ……

    这确实是一场招待不周的酒宴,不是传统的分席,而变成了人们并不习惯且反感的合席,也就是十几个人围坐在大方桌前,每个人面前一只小盘,一双筷子,桌上就只有五六盘冷菜,连酒也没有。

    但名字却一丝不苟,这是为募捐便利,每个客人有自己固定的位子,每个人的座位前贴着他的名字,按所住的坊来分区,还是比较容易寻找。

    酒宴尚未开始,千余名客人已经陆续到场,一片窃窃sī语,互相打听着,他们更关注自己需要出的钱粮,而不是酒桌上的食物,都希望从别人那里得到一点消息,但遗憾的是,从五石到五百石,各种说法都有,就是没有一个准确权威的数字,就和桌上仅有的几盘冷菜一样,令人失望。

    “当!”一声清脆的钟响,酒宴准时开始了,酒宴上渐渐安静下来,偶然有几个长得féi头大耳的富商伸箸去夹菜,却被同桌人严厉的目光惊吓,慌忙放下筷子,没有一个人动筷子,就仿佛菜里放有沾chún即死的剧毒。

    酒肆的掌柜姓张,昨天杨元庆派人来和他商量酒席时,他一口答应,心中欢喜无限,请一千多名巨商富户来他酒肆吃饭,这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宣传,他信心满怀安排着丰盛的酒宴,鹿chún、白鳝、鲈鱼,上好的大利蒲桃酒,各种上好的佳肴都在他的菜单中。

    可下午开始商量具体细节时,张大掌柜的心瞬间被冻成了冰坨,对方只肯付一百吊钱的酒菜钱,平均一桌只有一吊钱,别说酒,连ròu菜都上不起,这么寒酸的请客,要么就丢掉面子,要么就是他张大掌柜自己掏腰包充mén面。

    在面子和腰包之间,张大掌柜最终选择了后者,一吊钱,连米饭都准备不起,只有五盘冷菜,都是清新爽口的山野小菜?!丁?

    此时,张大掌柜正在房间默默流泪收拾自己的铺盖卷,他心里很清楚,这是一场鸿mén宴,恐怕至此以后,长安的大户商贾,没人再愿意来他的酒肆吃饭。

    宴会场上,杨元庆走上前台,他要开始发言了,这才是今天的主菜,每个人的耳朵竖起,憋着呼吸,一名féi胖的富商紧张得连声咳嗽,惹得全场人对他怒目而视,他更加害怕紧张,憋红了脸,竟一下子晕倒过去,引来一阵小小的sāo动,几名士兵连忙上前,将他抬了下去。

    杨元庆笑了笑,尽量用一种全场都能听到的高声说:“先向各位说一声抱歉,只是因为时间太仓促,酒肆方面来不及准备,所以有点怠慢大家了,我的手下正和酒肆方面严正jiāo涉?!?br />
    房间里,张大掌柜忍不住要嚎啕大哭。

    杨元庆继续在给众人阐述家国天下的道理,力图让大家觉得,这是一种光荣,是为朝廷和大隋分忧,和圣上同甘共苦。

    “三十余万难民涌入京城,都是大隋子民,都是兄弟姊妹,一方有难,当八方相助,朝廷已经下令开启义仓赈灾,但粮食还是不够,这就需要在座诸位慷慨相助,为朝廷分忧,让三十万灾民感觉到京城士绅们的善意,包括军队,我们也在尽全力…….”

    杨元庆的话题又转到了军队上,他要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明白,是军队在?;に?,他得到了恩惠,现在是他们报恩的时候。

    “我们数万兄弟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ぞ┏堑陌踩?,?;ぴ谧钗坏牟撇踩?,到目前为止,在座诸位没有一家被流民冲击,是我们在尽全力?;ご蠹?,也请大家配合官府和军队赈灾?!?br />
    杨元庆提高了声音,“我们也不愿意大家的府邸被流民冲击,我们会尽全力?;?,但不能保证,如果粮食不足,我们就会控制不住饥民闹事,很可能各位中就会有人家被饥民们破mén而入,这种情形是我们不愿看见,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我杨元庆就准备向圣上请罪了,各位,京城安全,人人有责,大家和我一起承担起这个责任吧!”

    开场白说完,杨元庆的发言进入了正题,“我们计算过,按每个灾民一石粮食计算,一共需要三十万石,而京城一共有六千大户需要为朝廷分忧,也就是说平均每户五十石粮食,如果粮食不够就按常平仓价格折现钱,我们可以去别处购粮?!?br />
    杨元庆说完,酒席上一片哗然,窃窃sī语声大作,常平仓粮价是斗米四百钱,一石米就是四千钱,四十吊钱,五十石就是二千吊钱,每家每户至少要出二千吊钱,而市价斗米两百钱,只需一千吊钱,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抢劫。

    “各位请安静!请安静!”

    宴会上又渐渐安静下来,杨元庆笑道:“我知道大家很奇怪,为什么不用市价来折算,因为我要圣上jiāo代,而圣上所用的就是常平仓的官价,圣上不知道市价,也不会考虑市价,主要是现在常平仓无米,价格依然维持在斗米四百文,所以我奉劝大家尽量捐粮食,若实在是家中粮食不够,可以去市场上买。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圣上还有几天就会返京,如果谁愿为圣上分忧,捐五百石以上粮食,我会把他的名字呈给圣上,请圣上特别嘉奖?!?br />
    一群士兵拿着认捐簿走进了客人中,请他们签名认捐,一名商人叹息一声,对众人低声道:“这个没办法,不捐估计走不了,而且说不定士兵会装扮成流民冲击府第,大家为自己的妻nv想想,认命吧!”

    他提笔写下捐粮五十石,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摁下手印,起身对众人拱手道:“兄弟回家准备粮食,先走一步!”

    陆陆续续有客人认捐完走了,捐款开始不久,在会场的东北角便陆续聚集一群人,约**十人左右。

    这些大户是陇右乡党,他们昨天开会协商了一天,终于决定集体抵制这次募捐,众人都汇聚在他们临时首领姜忪周围,姜忪给他们信誓旦旦保证过,独孤家已经承诺,支持他们抵制募捐。

    这时,宴会上很多客人都注意到了这群陇右乡党,渐渐安静下来,连杨元庆也注意到了。

    众人商议几句,姜忪霍然起身,指着杨元庆厉声质问:“请问杨将军,你口口声声说灾民如何艰苦,每人需要一石粮食,所以要三十万石,可据我得到消息,从今天上午开始,灾民已经大量返乡,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粮食,你却只字不提,你当我们是好愚nòng吗?”

    中年男子的厉声喝问使宴会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他就像一株拔地而起的大树,使无数ròu疼钱粮的大户们找到了一个依靠。

    杨元庆看了他一眼,低声问旁的县丞,“此人是谁?”

    县丞连忙道:“此人叫姜忪,陇右人,家资巨富,是宇文大将军的假子,他还有一个nv儿嫁给了独孤家,一直就颇为强势?!?br />
    杨元庆笑了笑,“原来是姜大户,失敬了,那你说需要多少粮食?”

    姜忪重重哼一声,“我们不知需要多少粮食,但你的算法有问题,肯定不需要三十万石,我们就不知道多出的粮食会到哪里去?”

    杨元庆的目光变得冷厉起来,“你的意思是说,多出的粮食被我杨元庆贪污掉,是这个意思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但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br />
    姜忪回头大喊:“大家说是不是??!”

    “是——”他周围乡党一起回应,却没有胆气,声音不大。

    “好吧!我就先给你一个说法?!?br />
    杨元庆回头给士兵使了个眼sè,又笑道:“那就请姜大户去房间里谈?!?br />
    姜忪向后退了一步,他绝不能进房间,就在这时,突然从他身后冲出来七八名士兵,用刀柄一下子将他砸翻在地,凶神恶煞地拖着他便走,而他旁边的**十名乡党忽然鸦雀无声,纷纷后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救他,在关键时刻,商人们的算计、胆小和自sī开始体现出来,为了五十石米和军队对抗,太不值!

    姜忪被倒拖进屋,他拼命挣扎,“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他又回头对其他乡党大喊:“你们都说话呀!快来帮帮我,昨天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

    可是除了同情他的目光,却没有人敢动,张县丞也有点不忍,毕竟是独孤家的亲戚,他连忙小声对杨元庆道:“杨将军,这样可能不太妥……”

    他话没有说完,杨元庆目光严厉地看了他一眼,吓得他不敢再求情。

    姜忪被拖进了房间,很快便没有了声音,杨元庆冷冷道:“继续吧!”

    他又一指陇右乡党,“这群人都是大户,捐一百石!”

    **十惊得面面相觑,开始互相埋怨起来,片刻,一名士兵拿一张认捐书jiāo给给杨元庆,杨元庆看了看,便起身对众人笑道:“出人意料??!姜大户很体谅圣上难处,竟然愿意捐粮五千石,望大家以他为榜样,大家踊跃捐粮,为朝廷解忧!”

    这个结果令所有人心惊胆颤,不敢再反抗,纷纷认捐,也有巨富愿意主动捐千石粮食,在杨元庆那里登记了名字,他们心里清楚,他的收获将和姜大户完全不同。

    一场千余人参加的鸿mén酒宴仅仅一个时辰便结束了,与此同时,数千士兵在其他没有参加宴会的大户人家募捐钱粮,到了晚上,常平仓便已运进了十万石粮食,完全弥补了常平仓被抢走的粮食。

    此时,杨广的圣驾已经抵达河内,准备渡黄河返京,这天傍晚,云定兴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朝官帐篷营,他找到了裴矩的帐篷。

    ……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
猪价格网 | 北京pk10奖金设置 | 盈丰会娱乐城 |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 苹果铃声 | 3k娱乐城 | 学习网 | 皇冠现金 |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 合乐888 | 网上牌九 |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 微信文章 |